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四十章刑警的疑问

第一百四十章刑警的疑问

  唐美雅祖孙二人发现小方桌下痕迹的时候,谢云蒙实际上已经在赶回来了,此刻时间临近中午,他安顿好杂货铺老板夫妇与西西,马上开始处理外面的尸体。谢云蒙找了一个大口袋(因为这里常年大雪封山,餐馆里有很多装白菜的编织袋)。

  他将尸体装进编织袋里面,扎紧并埋到了餐馆后面的雪地深处,然后尽可能把雪地上的痕迹抹掉,办完这些事情之后,谢云蒙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天空中依旧是白茫茫一片,过不了多久,大雪就会将他埋尸体的地方掩盖,除了谢云蒙之外,没有人会知道餐馆外面的尸体在哪里。

  刚才欺骗老板夫妇说他会带尸体回诡谲屋,是为了让他们安心住在这里。尸体不可能跟着他一起行动,只能藏起来,等待之后法医上山验尸。

  谢云蒙算了算,到现在为止,不算上今天早晨,他们在诡谲屋中呆了一天两夜,从一开始的血屋之谜,到现在发现不知名的尸体,诡谲屋中已经有五个人被杀了,管家、孟琪儿、和雪崩中幸存的中年妇女,还有眼前这具尸体,谢云蒙都实实在在接触到过。

  唯独舒雪的尸体他一直存在着疑问。刑警锁好餐馆后门,朝着诡谲屋返回,脑海中反复思考着关于舒雪的事情。

  孟琪儿房间里的舒雪死亡方式诡异,根本没有人碰触,头颅却自己从身体上掉下来了。从柳桥蒲的叙述中,谢云蒙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想象凶手到底是怎么杀死舒雪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谢云蒙根本就不相信文曼曼后来说的话,不管文曼曼是不是在说谎,她都有50%的可能性是舒雪假扮的,也就是说,孟琪儿房间里的尸体也有50%的可能性是文曼曼。

  想到尸体,就避免不了要想起在颜慕恒身边看到过的活着的舒雪,那张脸,谢云蒙与孟琪儿房间里的尸体反复对比过,虽然到现在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之处,或者明显值得怀疑的地方,可刑警先生总也不能释怀,他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关于以上的问题,昨晚谢云蒙也问过恽夜遥,但恽夜遥的回答令他更加疑惑,无论怎么思考都无法理解。

  恽夜遥只说了一句,文曼曼是真的。

  当时谢云蒙简直觉得自己和演员先生说的根本就不是一件事。什么叫文曼曼是真的?恽夜遥怎么可以肯定谁是谁?他之前并没有来过诡谲屋,而且对文曼曼和舒雪两个人,同自己一样完全不了解,凭什么这么肯定呢?

  但是行动时间的交错让谢云蒙没有办法再问下去,因此关于文曼曼和舒雪的问题就被搁置下来了。

  不光恽夜遥是怎么想的谢云蒙弄不明白,柳桥蒲居然会同意恽夜遥的反击计划也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照理说,柳桥蒲是第一次见到恽夜遥,以老爷子之前的脾气,这种需要当事人配合的冒险计划肯定会被搁置下来。

  不明白的问题太多了,谢云蒙一路奋力前行,一路思考,可是到达诡谲屋门口,他也没有想清楚任何问题,只好暂时放弃,赶紧会书房去帮忙。

  他必须要保证唐美雅祖孙的安全,这是老师再三嘱咐的事情,照恽夜遥的话来说,唐美雅祖孙可以给他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也正是因为如此,此刻谢云蒙心中,对这一老一少两个女人也充满了好奇。

  向着左手边绕向主屋侧面,谢云蒙摸索着墙壁,找到自己出来时留下的标记,然后他脱下手套,手指从标记的地方往下移动,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刑警先生的指尖就碰到了一个圆圆的突起物。

  突起物表面非常光滑,还结了一层薄冰,谢云蒙敲碎薄冰,指甲扣住某个细小的地方,慢慢转动手里的物体,不一会儿,墙壁外侧便一个人也没有了,刑警已经进入了某个黑暗温暖的空间。

  不知道他是怎么进去的,方法是恽夜遥猜到的,连诡谲屋本有的居住者也不知道。第一次出入的时候,说实在话,谢云蒙对恽夜遥的猜测怀疑多过于相信,可是有了一次经验,接下来就容易多了。

  在黑暗的空间里,依然要依靠手指摸索,恽夜遥不可能全盘猜到所有的机关,有些是刑警先生第一次进入的时候自己找到的,因此他在所有关键的地方都留下了标记。

  再次碰触到这些标记,谢云蒙松了一口气,他可以确定在自己离开的时间里,并没有人来过。

  看来,恽夜遥和柳桥蒲把所有人都困在屋子里了。谢云蒙抓紧时间行动,现在他要把唐美雅祖孙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

  那么现在房子里的凶手会有些什么想法呢?凶手的注意力一定集中在老刑警遇袭这件事情上面。简单来说,会发生凶手计划外的袭击事件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就是搭便车杀人。第二是做戏给真正的凶手看。

  但是有一件事让凶手不可能选择第二种想法,那就是西西被抛弃的行动。把西西推进雪地里的人不是整件事情的凶手,他只是一个想要掩盖自己某桩犯罪行为的小鬼而已。

  谢云蒙和恽夜遥都是如此认为的,因为在他们的推断中,这个人首先不可能袭击管家先生,而且也没有时间完成褐色塔楼里的凶杀案,引诱这个人出手,不过是想要让真正的凶手转移注意力而已。

  真正的凶手如果隐藏在幸存者之中,一定会关注到身边所有异常的事情。西西被推进雪地里面,等于是被杀。因为没有人发现并救援的话,在这种暴雪天气下,一个受伤的小姑娘很快就会被冻死,那么真正的凶手就会认为是谋害西西的人同时也袭击了柳桥蒲,也就是他在搭便车杀人。

  我们可以把谋害西西的人称为第二个凶手,把之前的杀人者称为第一个凶手。

  既然第二个凶手想要借着与他无关的连环杀人事件栽赃陷害,那么第一个凶手完全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反过来将自己的罪行栽赃到第二个凶手头上。所以说刑警们只要紧盯着后面的人,就可以抓住前面人的狐狸尾巴了!

  这也就是百密必有一疏的道理,谁也不可能说自己想出来的计划是完美无缺的,只要有一点缝隙可循,真正聪明的人就会找到破绽,并最终瓦解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