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四十九章关于案情的分析推断五

第一百四十九章关于案情的分析推断五

  恽夜遥在文女士和单明泽的帮助下,成功欺骗颜慕恒让他与自己一起行动,两个人前往勘察孟琪儿死亡的地点,恽夜遥似乎是想要瞒着谢云蒙,自己逐个勘察所有的死亡现场,但是他非要与颜慕恒在一起的目的,应该与颜慕恒本身的行为有关。

  现在我们来总结一下12月31日早晨到目前为止每一组人的位置以及他们的行为,谢云蒙和唐美雅祖孙在主屋一楼地下室里面,他们发现了一具新的骷髅,而且,骷髅掩盖的地板下面好像还有一个新的空间,此刻他们正在探究下面隐藏的秘密。

  柳桥蒲带着剩余的九个人和脸上受了伤的单明泽正在娱乐室后面的暗门里,这扇暗门的机关目前还没有讲明,是恽夜遥半夜偷偷打开的,但是有可能真正的凶手就在这九个人之中,所以娱乐室暗门的机关凶手也有可能知道。

  清醒之后的文女士一直不愿意说出文曼曼生世的真相,也不愿意承认文曼曼和文舒雪就是自己的女儿,但是,她却答应了刑警愿意和单明泽一起帮忙,文女士和脸上没有伤的单明泽此刻在孟琪儿房间衣柜正后方的隐藏房间里面,枚小小按照行动方向来看,有可能回到了他们身边,不过还不能确定。

  颜慕恒回到诡谲屋内部,因为被风雪冻伤晕倒在玄关里面,当他苏醒之后,就被突如其来的头痛弄的意识模糊,看到了一些不应该属于现实中的情景。我们不知道这个时候颜慕恒是否再次昏迷?但是之后,有一个黑影代替他在玄关里行动起来了。

  这个黑影的身份未知,也许他和颜慕恒之间有某种关系,也许什么关系都没有。他并没有杀死颜慕恒,而是打算立刻离开,从别的地方进入主屋,以免剩余的人看到他。但是由于谢云蒙已经将大门锁死,黑影被关在了屋子里。

  无奈之下,黑影只能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准备进入主屋去欺骗那些剩余的人。但这样就很奇怪了,要知道现在所有的人基本上都在屋子里,在外围的只有西西和颜慕恒(杂货铺老板夫妇不算)。黑影到底打算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如果他扮演成调查者的话,一眼就会被柳桥蒲和恽夜遥拆穿。

  但扮演成其他人也是如此,因为房子里的人已经被各就各位安排出去了,柳桥蒲和恽夜遥很清楚不在他们身边的人究竟应该在哪里?所以黑影根本就没有机会扮成除颜慕恒之外的其他任何人。

  但是直到黑影准备行动的时候,突发事件又不期而至,似乎是地上的颜慕恒苏醒了,又好像是他自己被什么东西控制了一样,他也开始头痛,然后,黑影就倒在了地上开始挣扎。

  不久之后,受到神秘人袭击的颜慕恒就逃到书房内部,被唐美雅祖孙救下来,然后遇到了谢云蒙,唐美雅和谢云蒙一度怀疑颜慕恒是否在说谎,这时餐厅里的行动已经开始,谢云蒙唯有让颜慕恒先到餐厅里去同恽夜遥他们会和,以后再做打算。

  毕竟到时在这里有九个人,他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全都是凶手的帮凶,在谢云蒙的思维中,恽夜遥会一直和他们在一起,直到行动结束,如果发现颜慕恒身上有疑点的话,其他人也会一起帮忙控制他的。

  可是谢云蒙的想法正中了恽夜遥下怀,他料定颜慕恒一定会出现在餐厅里,所以安排柳桥蒲和剩余者通过他找到的暗门进入娱乐室墙壁后面,自己独自一人假装昏迷等待颜慕恒的到来,以达成和颜慕恒一起行动的目的。

  恽夜遥利用的是什么我们暂且不来探讨,通过这件事,我们是否可以想象,是恽夜遥安排袭击了颜慕恒呢?这也许是颜慕恒虽然受伤,但并未被凶手杀死的原因,但是,恽夜遥真的会为了破案去犯故意伤害罪吗?这种几率太小了,所以在这里我们还是要打一个问号。

  现在谢云蒙只想尽快收集到需要的线索,回到其他人一起。他根本就不会想到演员先生居然瞒着他做了那么危险的事情,但冒险有的时候或许会让我们破解最大的秘密,恽夜遥当然也是冲着这个去的。

  有某一件事同时在怖怖、颜慕恒和文曼曼身上发生了,而恽夜遥的刻意伪装,让颜慕恒认为恽夜遥或许同他们是一样的,所以他虽然答应一起行动,但对恽夜遥的戒心却越来越深了,不再像之前那样敢相信他,或者靠近他。

  且不论这是好事还是坏事?除了以上这些人之外,目前在西西和文女士身上也在发生着同样的变化,只是大家都没有察觉而已,文女士一开始是一个热情好客,对什么事情都保持好奇的餐馆老板娘。失踪之后,她因为尸体的恐吓而患上了失心疯。在5月30日晚上的时候,文女士的情况还时好时坏。

  但5月31日早晨,文女士没有再失态,似乎一下子所有的一切惊吓和痛苦都好了,参与行动的时候,甚至比身边的单明泽还要冷静。光这一点来说就非常奇怪,让人感觉文女士好像恢复得太快了一点。这可能和她本身的身体素质有点关系,但是我们更愿意相信和她某些思维改变有着直接关系。

  单明泽也很奇怪,他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同样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一个受了新伤,另一个却依然带着旧伤,而且两个地方的人都非常确定,他们所见到的就是单明泽本人。

  在这两个单明泽之中,可以确定有一个人肯定是假的,但我们要探究清楚的,不仅仅是真假,还有他假扮单明泽的目的,以及是否有人在幕后主使。

  最后就是西西和杂货铺老板夫妇所在的餐馆了,这里也有几个疑点:第一,杂货铺老板夫妇离开自己家进入文女士的餐馆是枚小小的安排,女警这样做的意义何在?从表面上看来,一般都会认为,案件发生之后,文女士的餐馆比其他地方要更加危险。

  事实也证明了确实如此,杂货铺老板夫妇一进入餐馆之后,房子就立刻被人做手脚封冻了,还在屋子外面抛下了腐烂的尸体,5月31日早晨也是,神秘人袭击了颜慕恒,又企图撬开被冻住的餐馆后门,如果不是谢云蒙带着西西及时赶到,这个神秘人就有可能做出对杂货铺老板夫妇不利的行为。

  谢云蒙的到达对于餐馆里的人来说,是一种巧合,没有这种巧合,就算神秘人杀了餐馆里的老板夫妇,也不会有任何人察觉。

  之前我们也曾经推测过枚小小让杂货铺老板夫妇转移居住地点的目的,一来是避开颜慕恒的视线,因为当时刑警已经开始怀疑颜慕恒了。二来,餐馆里面已经人去楼空,凶手根本不知道杂货铺老板夫妇会住到那里去,所以不会再把餐馆作为袭击目标。

  但这两点推测还是有些牵强的,毕竟事实与枚小小所想的大相径庭,如果他们没有更加安全的计划,一旦杂货铺老板夫妇出事,那么刑警就有很大的责任。

  第二个疑点就是户外的那具尸体,谢云蒙推理尸体死于他们上山之前,尸体有可能是屋子里幸存者中的一个,凶手将他杀死,借用尸体的身份自己进入诡谲屋中行凶。这种推理的可能性很大,不过一具腐烂的尸体身上很难在没有专业工具的帮助下,找到能够判断身份的信息,也就无从得知房子里到底是哪个人杀了他。

  还有第三个疑点,假设谢云蒙的推理是正确的,凶手既然要代替尸体的身份,那么他就应该把死亡者好好的隐藏起来,永远都不要暴露在别人面前。可是为什么大家进入诡谲屋才不过一天两夜而已,凶手就迫不及待把本该隐藏的尸体暴露在大家面前呢?

  这是最最不合常理的一点,而且冰冻房子的意义何在?是要将餐馆里的人困死在房子里,还是要提醒餐馆里的人某些事情呢?也许,在餐馆的机关诡谲屋也会有。不过即使是这样,诡谲屋也不可能被封闭起来,因为它内部暗道错综复杂,还连接着悬崖边上的偏屋。

  所以,基本上就算装了给整个房子洒水的装置,也是徒劳。那就不是暗示了,也就让刑警更加搞不懂凶手将餐馆冰冻的意思。不应该出现的尸体,不应该被冰冻起来的餐馆,这些看似多余的行为到底能给凶手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又或许,他对于凶手来说是多余的,而对于某些想要致凶手于死地的人,就是最好的手段也说不一定。

  ——

  时间一分一秒过的飞快,已经到了12月31日中午,我们把视线转移到诡谲屋唯一的书房,来看看谢云蒙和唐美雅祖孙的行动。此刻,地板下面的白骨已经被刑警先生藏起来了,他将书房最后排的书架向前拖,然后取下上面的书,空出足够白骨安置的位置,然后把白骨放进去,再将书架推回原位。

  这样子一来,白骨就被隐藏在了书架和墙壁之间,没有人可以看得到,也不可能被轻易找到。至于那些拿出来的书,谢云蒙和雅雅两个人将它们塞进了其他的书架之中,书架上的每一层书摆放得并不紧密,都会空出一点点位置,只要把其他的书稍微挤紧一点,就可以再塞进一本不是很厚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