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五十一章近在眼前的虚幻和柳桥蒲的怀疑

第一百五十一章近在眼前的虚幻和柳桥蒲的怀疑

  岩石地洞里的行动在逐渐向正确的方向发展,而恽夜遥和颜慕恒两个人正站在孟琪儿死亡的地点对话。

  恽夜遥看着中空的墙壁说:“小恒,你觉得这里的骷髅应该会是谁?”

  他的这个问题有些勉强,因为颜慕恒即使对诡谲屋很熟悉,凭他的年龄,也不可能了解到过去的事情,颜慕恒说:“我怎么可能知道?”

  “那你怎么可能找到这个家里隐藏了那么久的舒雪?”恽夜遥反问。

  颜慕恒看着掉出墙壁的骷髅说:“因为舒雪是我爱的人,我和舒雪是管家先生撮合到一起去的,也是他将舒雪带到了我的面前。”

  “那么怖怖呢?”

  “我不知道你想问什么?”颜慕恒回答说:“我是很心疼怖怖,因为他无父无母,但是我……”

  “撒谎!”恽夜遥正眼都不看一下颜慕恒,就说出了这两个字,而且语气非常肯定。

  颜慕恒问他:“你凭什么认为我在撒谎?”

  “因为你爱着的人根本就不是这两个女孩子,你知道幽暗森林吗?我在梦中曾经见到过,在那里,我看到了你,也看到了自己的样子。而且你一个劲地叫我Eternal,我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从你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到爱。是那种深沉的,无法忘怀的爱情。”

  本以为颜慕恒会无声回避,可万万没有想到,他听到这话之后情绪异常激烈,怒吼道:“我根本就没有爱过Eternal,他永远是那么自私,那么恶毒,我爱的是……”

  “你爱的是谁?”恽夜遥回过头来追问,他的表情一片淡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颜慕恒瞬间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再收回话头,只能将话尾咽回肚子里去,不再开口。

  恽夜遥等了片刻之后说:“小恒,你爱的人曾经在这个家里居住过,曾经是女主人最宠爱的孩子,曾经是安泽唯一的血脉,对不对?”

  “你……”颜慕恒想要问你怎么知道?但是话语哽在喉头,却怎么样也说不出口了,只能死死盯着眼前人,他那无声的惊恐已经将自己心底深处的秘密都暴露了。

  “你用舒雪和怖怖做挡箭牌,一直在欺瞒自己的真心,这样不觉得对怖怖和舒雪不公平吗?”

  恽夜遥的质问却换来颜慕恒更激烈的反驳,“你知道什么?根本就是戴着推理的假面具在那里胡说八道,就这一天两夜的时间,你能了解过去几十年的事情吗?我,”颜慕恒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说:“会保护所爱的人,不像你,连爱都不敢承认!”

  “可你的保护,让他走向了死亡!这也能算是保护吗?”恽夜遥依然言语轻缓,却字字戳心。

  一刹那之间,颜慕恒仿佛再次听到了那个在梦中忧伤的声音,他脚步踉跄,差点绊到地上的砖瓦摔倒,一手扶上墙壁之后说:“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来自于梦中,而是来自于你的推理?”

  恽夜遥立刻接口说:“来自于Eternal的行为,我早就应该盯上他了,就在昨晚他销毁食品仓库里的证据之前,可是我的反应太迟钝了,直到凶手对小蒙和小小下手,我才意识到我应该关注的是什么!如果不是小小夜里冒险再去一趟户外,西西和杂货铺老板夫妇,有可能也已经成了冤魂。”

  “是的,我猜到了很多事情,但都没有证据。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一起来了解永恒之心到底是什么?了解这栋诡谲屋里所有的秘密。我和你不是敌人,小恒,不管我猜的对不对,为了蓝色囚室里的牵挂,请你对我敞开心扉!”

  恽夜遥的手指突然指向墙壁里的骷髅,颜慕恒感到心脏一阵抽搐,恽夜遥猜对了,虽然不是全对,但这一定与他的梦脱不了干系,所以说,颜慕恒此刻完全可以确定,恽夜遥也拥有他想象中的东西,而自己可以趁这个机会让过去的爱情重新回归。

  看着颜慕恒突然之间直勾勾望着自己的眼神,恽夜遥明白他成功了,成功吸引了这个男人的心,演技有的时候还真的可以让现实和虚幻倒错过来。但现实是既定的,而虚幻的东西无论你怎么去抓,都不可能抓到,那只是蒙蔽眼睛的镜花水月而已。

  恽夜遥低下头,好似不想再争吵,又好似忽略了颜慕恒此刻的反应,他回头调查墙壁内外的线索,而身后的颜慕恒还没有从刚才的思维中解脱出来。

  ——

  恽夜遥真正的行动柳桥蒲心里一清二楚,他确实是冒险,如果恽夜遥有什么危险的话?老爷子没有办法对自己的徒弟交代,可是,柳桥蒲相信,恽夜遥凭着自己的智慧,一定会化险为夷。

  现在,虽然呕吐的不适感依然困扰着自己,但柳桥蒲其实早就可以起来走动了,但他不能,他需要为谢云蒙争取回归的时间,而且躲在这个狭小空间里的话,他可以完全看住身边的十个人,就算是有凶手在其中,也没有任何行动的办法。

  柳桥蒲的眼睛看向在人群之中的单明泽,目光中透露出戒备之色,单明泽目前是这里最值得怀疑的人,他昨天为什么要假装昏迷那么久?为什么明明知道已经发生了凶杀案,还要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惹人怀疑?这个年轻人的行动实在是太诡异,柳桥蒲感觉完全捉摸不透。

  说他是凶手吧,虽然他一个人呆着的时间很长,但是他所住的那间客房的钥匙在刑警的手里,发生失踪和杀人事件之后,他根本无法预知刑警会在什么时候进入他的房间?所以说行动完全不受限制,也是不成立的。

  说他不是凶手吧,这些人之中唯有他有充足的作案时间,昨天一天,其他人都聚在一起的时候,只有单明泽是完全游离于众人之外的。

  柳桥蒲并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遇到想不明白的案件时,就会缓一缓,等一下再重新开始想。现在也是这样,柳桥蒲闭上眼睛,不再去关注单明泽,他的呼吸轻微,眉头紧锁。

  王姐关心地问:“柳爷爷,您没事吧?”

  “没事,我只是想休息一会儿,你放心吧。”柳桥蒲说,他假装闭目养神,其实并没有放松对每个人的监视。

  搪塞那些人问话的理由早已经想好了,柳桥蒲心里估摸着谢云蒙和唐美雅祖孙会在什么时候回归,静静等待着。

  ——

  枚小小始终坐在房间的角落里,一言不发,她与谢云蒙接头之后,就匆匆回到了文女士和单明泽所在的地方,当她得知恽夜遥要单独行动,并且这件事只瞒着谢云蒙一个人的时候,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虽然说恽夜遥是个软脚虾,让他单独行动确实有些危险,不过也不至于瞒得谢云蒙那么紧啊!

  老师到底在想什么?昨天晚上他就觉得老师和小遥的交流方式有些怪异,只是说不清楚怪异在什么地方而已,枚小小觉得自己可以了解谢云蒙和恽夜遥之间是怎么回事,是一种超越了知己的感情,但究竟超越到什么程度,她也没有数。

  谢云蒙平时对恽夜遥担心过度也就算了,像这种时候,每个人的行动都应该毫无保留的放到桌面上来吧,要是恽夜遥那边真的会出什么事?而自己这边又出现变故,那么岂不是完全没有救援的人了。

  枚小小想着,看来只有自己带着文女士和单明泽跟在他们身后,才最保险。不过问题是,跟在他们身后的话,自己这一路应该完成的任务要怎么办?

  思来想去,枚小小还是决定先保证恽夜遥的安全,何况他也看不出恽夜遥计划中交给自己的任务能得到多少线索。正是因为枚小小的一念之差,让她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也让她差一点忽略了最重要的线索,导致某个人差点为救人丢了性命。

  当然这些此刻枚小小是预料不到的,她只是不想再让任何一个无辜的人受到伤害,她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文女士和单明泽紧跟在她身边,就可以规避掉这两个人被凶手杀死的危险,也可以时时刻刻监视单明泽,而恽夜遥那边则可以得到及时救援。

  至于线索,只要逮住凶手,最后有大把的时间来勘察。

  耳边听着恽夜遥和颜慕恒两个人远离的脚步声,感觉差不多之后,枚小小站起来,对房间里的另外两个人说:“走吧,我们也可以开始行动了。”

  “可是这些东西要怎么办?”文女士指着桌上一堆被羽绒服遮着的东西问。

  “没关系,暂时这间房间不会有人来,我们先上楼再说。”

  对于枚小小的意思,单明泽似乎想到了一点什么,但他没有打算说出来,而是乖乖跟着女警走向房门口,文女士也只好勉强跟上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