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五十三章狭小空间里的交流中:文曼曼的异常表现

第一百五十三章狭小空间里的交流中:文曼曼的异常表现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隐瞒大家了,另一个女仆就是餐馆老板娘,她的名字叫文玉雅,火灾发生的时候,女主人失去理智差点把他冤枉成凶手,事后为了补偿,才出钱让她在山道边开了一间餐馆,以此维持生计。”

  “女主人曾经嘱咐过我和管家,文玉雅的事情不可以和任何人说。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我们连小王和怖怖也没有告诉。”

  话题已经完全偏离了单明泽伤口的事情,也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都身体前倾,听厨娘婆婆继续往下叙述。

  柳桥蒲也在连帆的帮助下完全坐直了身体,他问:“文女士两个女儿的事情你知道吗?”

  “玉雅从没有过女儿啊!她当年和管家先生有过一段恋情,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好像红了脸,就这样再也没有交往过。玉雅到餐馆住之后,也一直没有嫁人。我也曾偷偷跟她介绍过男朋友,不过玉雅都拒绝了,她说一个人过更自由。”

  “那么说文曼曼和文舒雪都不是老板娘的女儿喽?”柳桥蒲问题问出了口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厨娘并没有听到文曼曼的故事,当时她睡熟了。

  果然,厨娘一脸迷惑,问:“曼曼什么时候成了玉雅的女儿了?”

  在王姐把文曼曼所说的故事解释给她听的时候,一件奇怪的事情,也不得不引起大家的注意了,因为厨娘和柳桥蒲的对话进行到现在,却没有听到文曼曼反驳的声音,她究竟在干什么?

  ——

  坐在认真倾听的同伴身边,少女的心思却不在对面的谈话上,他感到头脑昏昏沉沉的,又涨又痛,太阳穴的神经不停抽搐着,连带耳根也感到很不舒服。

  隐隐约约之间,她听到了‘玉雅’这个名字,多年以前,这个名字对她来说,包含了所有的爱。可是现在听来,却如此残忍,少女不知不觉捂上了自己的耳朵,一半是因为身体表面的疼痛,另一半是因为心痛。

  提到玉雅的人接下来说了什么?少女已经完全听不到了,因为她的思维逐渐走向自己内心深处,那一片与生俱来的幽禁之地。

  在沼泽树影间,她看到了文舒雪,对方正带着一脸鄙夷不屑看着自己,嘴巴上下开合,少女听不清楚舒雪究竟在讲些什么?许久之后,觉得好像即将迎来时间尽头,少女耳中才听到一点点声音,不是完整的句子,只是几个若隐若现的音符或者词语。

  “血……血……头颅……你”远方舒雪的手指指向她,声音也在继续着:“头颅……是你,你……杀了我!”

  少女感到心脏在一点一点收紧,他没有办法接受舒雪所说的话。是的,她没有办法接受,所以在一步一步向后退去。那不是恐惧,不是伤痛,也不是犯罪所带来的不安和彷徨,只是无法接受,就像一个做手工的人,没有办法接受劣质材料一样。

  少女的脸色其实与舒雪是一样的,充满了鄙夷不屑,两个人互相厌恶着对方,可是,她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种感情已经强烈到不得不放在表面上了。

  文舒雪和文曼曼这两个名字在少女心中回荡,‘我们真的姓文吗?’少女想着,可是随即,她的心又坚定起来,‘我必须姓文,至少是现在,我必须同她有一样的特质。’

  想到这里,少女回转身体,像逃跑一样离开了眼前黑暗幽深的地方,她如同向往光明的稚鸟,拼命向来时的方向飞翔,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身后的双手缓缓向她靠近,一下子遮住了那双明亮的瞳孔,让光明不再。

  ——

  “曼曼,曼曼,你怎么了?”桃慕青发现身边的文曼曼不对劲,靠在她肩膀上一动不动,出于害怕,她使劲摇晃着文曼曼的身体。

  这个举动也影响到了一边的夏红柿,她猛地站起身来,离开文曼曼身边,一双眼睛里满是惊恐,大概这个小姑娘认为在自己身边也有可能会出现一具尸体!

  不过幸好,文曼曼并没有死亡,她只是打了个瞌睡,被桃慕青一叫,迷迷糊糊从梦中惊醒,抬头环顾四周,才发现大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她身上,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对。

  柳桥蒲正在奇怪厨娘说了那些话,为什么没有听到文曼曼的反驳声,转头看到刚才那一幕,老爷子立刻就警觉起来,他想起了恽夜遥离开之前所说的推断。

  ‘难道文曼曼也是……’柳桥蒲仔细注意着文曼曼的一举一动,小姑娘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没有破绽,她昨天经历了那么多事,也有困顿的理由。

  柳桥蒲问:“曼曼,你没事吧?”

  “没事……”话语出口的一瞬间,不仅是柳桥蒲,其他人也都惊愕不已。因为那根本就不是文曼曼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女孩的声音。

  这一回桃慕青也害怕了,她离开文曼曼身边,颤抖着问:“曼曼,你怎么了?”

  文曼曼自己都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她张着嘴,想要说话,可是声音被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来。

  柳桥蒲现在还不能站起身来,他尽可能用与大家一样的目光看着文曼曼,不让她察觉出什么来。同时,柳桥蒲也在判断,文曼曼到底对恽夜遥所猜测的事情知道几分。

  渐渐的,老爷子眼中的文曼曼不仅声音变了,表情也在变化,她从震惊中平复下来,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开始沉思。片刻之后,她的视线就看向了柳桥蒲,不是空洞无意义的观望,而是保持着一种想要说什么却没有办法说的神情。

  ——

  这边文曼曼莫名其妙发生变化,明摆着让众人对她产生怀疑。那边谢云蒙也处在于泽制造出的诡异事件中。

  唐美雅莫名其妙失踪在墙壁假体之中,谢云蒙和雅雅正拼命寻找的时候,她又突然之间出现在了他们身后,一惊一乍的发展过程,差点把雅雅吓出心脏病来。

  那么唐美雅究竟在什么地方呢?原来墙壁假体倒下之后,唐美雅根本就没有压在下面,而是被气垫给吃了。

  怎么说呢,唐美雅本身身材矮小,又很瘦。而气垫‘岩石’里面充了气之后,会产生和真岩石一样的凹凹凸凸的地方,凹缝的地方很容易让人陷进去,唐美雅就被卡在里面了。

  而谢云蒙救人心切,拉扯用力过猛,把岩石假体给扯破了,一旦漏气,褶皱就会更多,整个把唐美雅包裹在里面,差点窒息。幸好谢云蒙和雅雅在调查暗门的时候,唐美雅自己奋力爬了出来。

  现在,她正坐在潮湿的地面上拼命喘息着,老太太也算是经历了一次死里逃生的危险事故。

  喘息未定,唐美雅就抱怨了一句:“谢警官,你太心急了,刚才差点踩到我。”

  “真是抱歉,我没想到这东西会这么麻烦。”谢云蒙表示歉意,和雅雅一人一边扶起了老太太,问:“您还好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受伤倒是没有,就是有点憋闷。谢警官,你们在墙壁后面看到了什么?”唐美雅迫不及待问道,她太想知道刚才看到的到底是不是故人?

  看着唐美雅期待的眼神,谢云蒙只能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出入口太过于狭窄,供桌又卡在内部,什么都看不到。”

  “那么雅雅你呢?有看到什么吗?”唐美雅转头看向自己的孙女,期待着她的回答。因为雅雅身材娇小,所以唐美雅指望他可以从桌角的缝隙中看到一些什么?

  可是雅雅的否定让唐美雅眼神瞬间黯淡下来。

  谢云蒙问:“唐奶奶,你对故人还有感情吗?”这句话本不该是刑警口中问出来的,但是听了雅雅的故事之后,谢云蒙一直很好奇,唐美雅究竟是依然爱着过去的于泽,还是恨他。

  “那只是年少无知的错误,”唐美雅说:“现在,我并不是想要见到他,而是想要知道,他这么多年以来究竟又干了多少坏事?这个家为什么要隐藏恶魔。”

  “您称他为恶魔?当初您离开恶魔的时候为什么会如此轻易?难道恶魔从来就没有挽留过吗?”

  谢云蒙并没有质问,而是用了一种与恽夜遥接近的温和语气。他的问话让唐美雅眼中瞬间闪过错愕,她恍惚着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问题,只能闭上眼睛,装作头晕。

  可是当眼眸关闭的时候,苍老面庞上的痛苦却在加剧,因为瞬间吐出脑海中的回忆,对于唐美雅来说,是不得已的错误,也是一生的悔恨。

  谢云蒙怜悯地看着唐美雅,终于明白恽夜遥为什么要让他们两个到这里来了,有谢云蒙在,他们不会有危险,而唐美雅过去的回忆,则是打开案子关键线索的钥匙。

  ‘看来一切要重头开始思考了,也许我和小小之前的推断真的是错误的,难怪老师会如此相信小遥。’

  心中思绪不能让眼前人知晓,谢云蒙离开唐美雅祖孙,开始探究墙上的那扇小门,不知道小门后面还有没有别的通道可以通向其他地方?但是如果把这里的出入口堵死的话,那么神秘人就只能从刚才书房的出入口进出了,只要他走那里,谢云蒙就有机会可以逮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