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五十九章房门背后的书柜上

第一百五十九章房门背后的书柜上

  恽夜遥和颜慕恒现在还在蓝色塔楼密道的顶部,塔楼很高,只要枚小小他们不大喊大叫,上面的人不会注意到。进入房间之后,果然文玉雅就在里面,此刻的她与之前失心疯时一模一样,惊恐、慌乱、身体没有办法控制的颤抖着。

  枚小小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发生这种状况?她快步走到文玉雅面前,蹲下身体抱住她问:“文阿姨,你怎么了?”

  “大钟里!可怕的尸块……有个人把尸块扔进去了……就在大钟里!!”文玉雅的话断断续续,仿佛他一刹那直接回到了昨天下午刚刚从大钟里被救出来的时候。

  对于她的这种异常反应,枚小小终于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她问:“文阿姨,你还记得我们刚才跟恽先生说了什么话吗?就在这间房间里。”

  “……”文玉雅把脸庞埋进膝盖之间,摇着头。

  枚小小继续问:“刚才你和单先生在一起做了些什么?”

  “我……不知道!”这回有了回答,但是明显文玉雅完全记不得刚才的那些事了,这让枚小小再次想起柳桥蒲说的‘血缘’两个字,女警不笨,不是每件事需要说的明明白白才会了解,现在她终于开始认识到血缘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也许这个家里并没有外来者,而是在用外来孩子的名义,掩盖某些秘密,这些秘密很有可能与安泽的梦境之谜有关,也就是继承他血缘的人。”

  在蓝色塔楼顶部,恽夜遥对颜慕恒说道,他当然不可能想到,此刻在楼道底部的女警,正在萌生与这些话相似的想法。

  恽夜遥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颜慕恒打开了一扇房门,而这扇房门之前一直是锁住的。

  可为什么打开房门就能让恽夜遥老老实实透露自己的推理呢?因为那扇房门的背后,不是一个房间,而是一排隐藏的书架,在书架上每一本书的书脊底端,都赫然写着安泽的名字。

  恽夜遥此刻正拿着其中的一本书在翻看着,在书中,他看到安泽对血缘关系的自白。

  颜慕恒任由恽夜遥翻看房门内侧的书籍,自己默默站在一边,注视着全神贯注的演员先生,他的眼中有轻讽、也有迷恋,但已经把刚才枚小小看到的冷酷收敛起来了。

  两个人此刻在蓝色塔楼的密道里,还是靠近孟琪儿死亡的墙角附近。这里的房门除了可以进入岩石地洞的那一扇之外,其余的昨天都没有打开过。因为没有钥匙,为了让隐藏的凶手不至于逃跑,刑警们也没有考虑再次撞开房门。

  言归正传,安泽在书中说,自从妻子离开之后,他就开始做奇怪的梦境,而且醒来之后,脾气性格总是会有所变化,到最后甚至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样的人。只能放弃再次做梦,以及因此得到的社会地位和财富。

  而安泽的女儿,名字叫做舒雪,在来到明镜屋不久之后,也开始做梦,并不断出现诡异的性格,脾气也时好时坏,这让安泽非常害怕。女儿的事情让他觉得,自己身上的特质不再是令人艳羡的东西,而是遭受到了恶魔的诅咒。

  所以安泽毅然决然放弃了一切,准备带着女儿在明镜屋里终老一生。

  “舒雪吗?这栋屋子里似乎充斥着这个名字呢!”恽夜遥像是自问一样说道。

  颜慕恒说:“安泽的女儿究竟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在我小时候,晚上睡不着,就会偷偷溜进娱乐室看电视,这是诡谲屋中唯一的乐趣。我经常会在半夜听到客厅里传来月光曲的声音,不用看到人,我也可以知道那是一个女性在弹奏,因为琴声是那么温婉,充满了女性的轻柔。”

  恽夜遥抬起头来,说:“弹琴的人有可能就是走出房间的女主人对吗?可你并不是去看电视的,我也可以感应得到,过去的你朦朦胧胧的样子,你是去见那个你所爱,却不被你母亲和管家先生认同的人。”

  “你的直觉还真是敏锐啊!”颜慕恒赞叹了一句,含糊问道:“是梦境,还是我话中的破绽?”

  “我说是梦境,你会信吗?”恽夜遥反问他,眼波流转中,仿佛过去的人儿重新回到了颜慕恒眼前,令颜慕恒眼中的迷恋更甚。

  恽夜遥眯起了眼睛,把视线挪开重新回到书页上,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演技,也都是一种试探,试探他与颜慕恒心中那个人到底有多少相似度。要不是谢云蒙带回的残缺日记,以及神秘人在半昏迷之间所说的那些话,恽夜遥不可能想到自己可以扮演成某个关键的人物。

  不过现在想到了,他也就必须把颜慕恒引入自己设下的彀中,就像是困住泥蛙的深井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