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六十三章唐美雅第一次确认尸体身份

第一百六十三章唐美雅第一次确认尸体身份

  诡谲屋底下岩洞内部

  谢云蒙弯腰进入偏屋废墟的地下室里面,刚才雅雅的问题还在他脑海里盘旋,恽夜遥的身影也因此挥之不去,谢云蒙努力强迫自己忘掉感情的事情,集中注意力在尸体上面。

  此刻地下室里的状况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柳桥蒲将它两头的出入口全部打开了,而且在周围破损腐烂的墙壁上开了很多洞,里面的泥沙本来就吸足了水分,现在被冷空气这么一吹,木板后面基本上都结起了冰,所以室内的温度一下子变得非常寒冷,就连刑警先生进入的时候都打了一个寒颤。

  谢云蒙回头提醒唐美雅,把身上的羽绒服裹紧了,外面很冷。雅雅则暂时留在岩石地洞里面,不过不是就这样站在空旷的地方,谢云蒙将她的身体抱到一块凸出的岩石上方,这块岩石就在他们的头顶上,雅雅呆在上面的话,下头的人只要不抬头,根本注意不到她。

  这里也是枚小小观察好之后告诉谢云蒙的,他让雅雅留在上面一来是为了安全起见,二来也是为了观察岩石地洞里的情况,以防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有人在这里活动。谢云蒙关照雅雅,看到人要尽量注意隐蔽自己,不需要提醒他们,只要事后把看到的一切告诉他们就行了。

  雅雅一一点头答应,小姑娘用一种很认真的态度接受了任务,好像自己也已经是一个女警一样,谢云蒙很喜欢雅雅的性格,所以忍不住表扬了她一句,这让雅雅更加得意了。

  谢云蒙先进入地下室,观察了一下情况,由于柳桥蒲简单的改造,厨师尸体表面果然没有多少改变,地上的血迹和尸体都已经在寒风中冻僵了,延缓了腐烂的时间。

  不过即便如此,唐美雅第一眼看到尸体的时候,也吓得心怦怦直跳,战战兢兢不敢靠近过去。

  谢云蒙蹲在尸体边上问:“唐奶奶,你能分辨出他到底是不是管家先生吗?”

  “我…”唐美雅控制住害怕的心绪,仔仔细细观察着尸体的脸,乍一看上去,那张脸泛着青灰色,还带有血迹,确实让人不忍直视,但忽略掉这些之后,唐美雅发现它确实像管家先生。

  于是,唐美雅不自觉地凑近了一点,俯下上半身,这回眉眼更清晰了,“他的眼睛和鼻子的轮廓……好像……”

  “好像什么?”谢云蒙回过头来,一手撑着膝盖,问道。

  唐美雅说:“我也不能很清楚判断,说他像管家先生这一点我承认,但是于泽的话,就很难讲了。你也知道,我只见过年轻时的于泽,那个时候他并不胖。过了几十年之后,老了胖了,人的外貌是会有很大改变的。”

  “如果非要说这具尸体有什么地方和于泽相像的话?那就是上眼脸的地方了,那里的双眼皮缝隙中有一条细细的疤痕,我记得于泽年轻的时候也有过这样一条疤痕,就在双眼皮的中间,你仔细看,就在那里!”唐美雅说完,用手指着尸体右边眼皮上方,但现在尸体的皮肤全都被冻僵了,谢云蒙也分辨不清皮肤上的到底是双眼皮折痕还是疤痕,毕竟他不是法医。

  “那也就是说,这具尸体虽然外表不同,但还是有可能是于泽的对吗?”谢云蒙问道。

  但唐美雅依然表现得犹豫不决,她再次确认之后,才开口说:“有这个可能吧!于泽眼皮上的这条疤痕说起来,和我有很大的关系,当时我们两个都年轻气盛,在没有发现他做坏事之前,也会经常小吵小闹,有一次吵架的时候,我想打他,结果在他躲避的时候,长指甲滑到了他的眼皮上方,才留下了这么一道疤痕,当时还挺深的,流了不少血。”

  回忆起过去,唐美雅的眼神瞬间变得悲伤,看来年轻时候于泽给予她的伤害还没有完全消弭。

  谢云蒙没有注意这些,他看着唐美雅继续问:“于泽还有其他的特征吗?”

  “没有了,他身上应该没有胎记,在我离开他之前,也没有其他疤痕,不过后来我就不知道了。”

  “一个人虽然说是老了,胖了,但五官的轮廓应该还会保留一些原来的样子吧?”谢云蒙说:“唐奶奶你再仔细看看,忽略掉肥胖的因素,尸体的五官到底和于泽有没有相似之处?”

  “嗯……如果硬要说相似地方的话,我觉得那就只有他鼻子的轮廓了,于泽的鼻梁很细很窄,鼻头也不大,尸体的鼻子也有一些这种特征,你看,她的鼻头和鼻孔都不大,眼睛中间的鼻梁也是很细的那种。”

  “确实如此,那还有其他的地方吗?”

  “不清楚了,改变实在是太大,我只能确认这么多。”唐美雅说完,站直了身体,她的腰因为长年照顾小孩子,劳损非常严重,所以没有办法蹲的太久。

  这个时候,岩石地洞里传来雅雅的招呼声,虽然很轻,带两个人立刻就听到了。

  “奶奶,小蒙哥哥,你们好了吗?”

  唐美雅赶紧问:“雅雅,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不是,我只是觉得有些害怕,这岩石上面冰凉冰凉的,我的手都快冻僵了。”

  谢云蒙紧跟着说道:“再稍微坚持一会儿,雅雅,我们很快就出来了。”

  “好,你们快一点。”

  看来小姑娘是冻坏了,所以才会开口催促他们,谢云蒙和唐美雅两个人最后再确认了一遍尸体,实在找不出什么相似之处,才快步离开地下室,当谢云蒙伸出双手将雅雅从岩石上面抱下来的时候,小姑娘很开心的扑进了他的怀里,还偷偷用脸颊蹭了蹭谢云蒙的手,就像是一只小猫咪一样。

  唐美雅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她虽然没有出声制止,但明显目光中的担忧更甚了。刚才尸体那张青灰色的容颜,像照片一样定格在唐美雅脑海中,她不是找不出更多的相似之处,只是她不敢说,也不敢确认那具尸体究竟是谁?因为唐美雅害怕,过去的罪恶会全部浮上水面

  恽夜遥的猜测一点都没有错,每个参与行动的人都在逐渐显露出自己的本质,这些人既可以让他们付出相对多一点的信任,同时也可以让他们探究到更多的事实,光唐美雅和文玉雅两个女人,所能带来的幕后真相就已经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