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六十六章再次利用挡箭牌的凶手

第一百六十六章再次利用挡箭牌的凶手

  于泽、于恰、诡谲屋中的小于、罪犯小于,以及诡谲屋主人安泽,还有女主人和厨娘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对于目前来说,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只能慢慢从当事人的口供中加以了解。

  但我们要说到的近似于解答的线索,却与这个没有多大关系,于恰既然是唐美雅过去唯一的知情者,那么带他来这里的人,一定是想要借唐美雅的过去来为自己掩盖,所以说,于恰被发现是必然的。

  那张卡在供桌缝隙里的小纸片,不是遗落物,而是某个人故意夹在那里用来吸引看到者的视线,这个人应该就是之前厨师先生被杀的时候,偷偷在岩石地洞里活动的人,他带走了供桌上原本的东西,将小纸片夹在关键的位置。(那个人当时还遗落了一点什么东西?他自己没有找到,但也并不是很着急,所以这样东西我们稍后再说)

  动手脚的人不可能知道,在他之后会有谁进入岩石地洞,但不管谁进入,只要发现于恰就一定会想办法将他带到刑警的面前,而于恰的口供可以将一直默默无闻的唐美雅推到风口浪尖之上。

  过去的杀人事件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警方知道之后一定会加以深入调查,然后呢?将唐美雅和于泽于恰的关系全部透明化,当然会联系到儿童贩卖团伙的身上,因为于泽过去不是他们的成员吗?

  这一盆脏水泼得恰到好处,既不是完全栽脏,当事人也称不上无辜,而且还能最大限度的吸引警方的注意力,将本应该被注意的人物隐藏起来。所以,在这条线索下,我们可以肯定一点,带于恰进诡谲屋地下,囚禁在这里,并且故意动手脚要让刑警发现的人一定是凶手。

  只有杀人者,才会想到要用杀人犯来替自己掩盖罪行。这就好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人,他要找挡箭牌的话,当然会找与自己犯了同等错误的炮灰,如果炮灰犯的错误太不起眼,那就起不到挡箭牌的作用了。但是呢,这个炮灰又不能和自己的关联太过于紧密了。

  所以由此衍生,诡谲屋中真正的凶手,很可能并没有参与儿童贩卖事件,不过是想要得到有预知梦境的人,和诡谲屋中的财富而已。当然这一点,目前谁也不能肯定,我们只能以假设的方式先把它放在这里,等待最终推理再来确定真相。

  接下来,我们来看于恰进入诡谲屋的途径,这里可以有两种推断,第一,于恰假装死亡之后,就一直秘密生活在诡谲屋中,直到如今被凶手利用。第二,于恰与诡谲屋没有任何关系,是偶然之间遇到凶手,被他用一些理由骗上山来的。

  不管这两种推断哪一种成立,总之于恰一定认识凶手,要不然凶手不可能把一个这么大的人轻易带到山上来。

  此刻,谢云蒙已经把砖瓦墙壁全部都清理干净了,只留下里面的铁条,唐美雅也终于看清楚了于恰现在的样子,她立刻就心疼得老泪纵横,可以看得出,唐美雅对于恰是有感情的。

  而雅雅,也仔细观察着自己的外公,她怯生生地喊了一句:“外公。”

  这句话让于恰瞬间打起了精神,顾不上疼痛,于恰伸出颤抖的手想要触摸孙女,可是手指却只碰触到冰凉的铁条,让他非常难过。

  三个人在外面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可以打开通路的机关,谢云蒙也是很着急,他每一根铁条都试过了,完全纹丝不动,但是拉动供桌的时候,里面连带着的铁质杠杆确实是可以移动的,从外面看进去,杠杆就连在铁条上面,根本就看不出破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谢云蒙不禁脱口而出,他拼命思考着,可是却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个时候,唐美雅发现于恰所在的空间里,有食品包装纸,她问:“小于,你待在这里究竟多长时间了?”

  “大概有好几天了吧,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于恰说话的声音稍微恢复了一点正常,因为心绪在逐渐平复。

  “那这几天一直有人在给你送食物吗?”

  “不是的……我被关进来的时候,这里就有食物,好像是某个人故意留在这里的,而且……”于恰颤抖着手从地上捡起一个食品包装袋,对唐美雅说:“这个,虽然我看不清楚保质期……但是这些东西吃上去感觉很新鲜,不像是放在这里……很久的样子。”

  “有人把你故意关在这里,又故意留下破绽,等待我们发现你,如果不是小遥在了解到我们对儿童贩卖团伙的调查情况之后,猜测唐奶奶与此有关,故意让她和雅雅随同我一起行动,引导她自己说出真相。不然唐奶奶可真的会成为被怀疑的犯罪嫌疑人。”谢云蒙说。

  “这个凶手非常狡猾,他安排了很多步撇清自己的计划,比如说昨天的栽赃,差一点就让他得逞了,还有现在于恰的出现,要是唐奶奶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我们质问到过去的事情,你会怎么做?”

  唐美雅低头沉吟了一会儿说:“我一定会否认,没有见到小于,我想我不可能说实话的。”

  “这就对了,不管你们过去杀死于泽是有意还是无意?我们都会因此怀疑你们进入诡谲屋的目的,而且诡谲屋中本来就有一个小于,你根本就说不清楚这里面的关系,等我们全盘调查清楚,再把视线转移回来,凶手说不定早已经逃走了。”

  “简直太狡猾了,看来单明泽和颜慕恒那里也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故事!”谢云蒙一边说,一边还在仔细研究着如何能把于恰从铁条里面放出来。

  了解到于恰只是受了轻伤,并没有被饥渴困扰,谢云蒙和唐美雅都安心了不少,唐美雅的眼眸始终都没有离开过暗室里面虚弱的老头,她不停同于恰说话,生怕他再次一声不吭地离开自己。

  现在,于恰已经在我们面前了,我们就快要了解到于恰和于泽过去的故事,它到底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新的线索呢?那就稍微再等一等吧,等待下一章的叙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