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六十九章至之绝境而后生带来的真相一:单明泽的勇气

第一百六十九章至之绝境而后生带来的真相一:单明泽的勇气

  自私的陆浩宇先生也在一刻不停的观察着单明泽,他尽量与其他人都保持开距离,想要看看柳桥蒲和单明泽究竟要做些什么?同时这位先生也在重新判断房间里每个人的身份,他发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就是没有那个聪明智慧可以马上搞得清楚。

  不过此刻陆浩宇的怀疑,也就是我们心中的怀疑!柳桥蒲并不打算那么快把底牌亮出来,他首先要弄清楚文曼曼和怖怖身上存在的秘密。恽夜遥在昨天夜里根本就没有提到文曼曼,而是提到了怖怖。怖怖的身世确实是一个谜,而且她有可能与安泽的梦境有很大关联。

  刚才在外面客厅的时候,怖怖的每一个细节变化都没有逃过老爷子和演员先生的眼睛。柳桥蒲觉得,她当时的某些反应与现在的文曼曼太像了,所以老爷子不得不怀疑,文曼曼昨天晚上所讲的故事根本就不是事实。

  他需要进一步试探,需要有确定的证据来佐证他心中的想法,可现在在这个地方,要找到证据应该很难了。但凡头脑精明的凶手,首先就会把能纳入视线范围的证据给销毁掉,因为不管怎么样推理,实物总是会比想象更有说服力。

  此刻老爷子已经站在了房间一侧的墙壁前面,这一侧根据推断来说,应该在客厅吧台的正上方,推开它到底能看到什么?现在不得而知,恽夜遥当时对于娱乐室机关的推断分为两个部分。柳桥蒲已经成功打开了第一部分,而现在他手里即将碰触到的,就是机关的第二部分。

  稍稍用了一点力,柳桥蒲才发现自己身体里的药效还没有完全褪去,两条手臂软绵绵的,神经感到阵阵麻木,等了这么久,身体还是没有恢复如初,不禁让老爷子有些埋怨。演员先生给他安排的‘中毒’事件虽然已经试探出了很多东西,但就是影响行动这一点不太好。

  又试着用了用力,柳桥蒲放弃了手上的动作,他站直身体回头对几个年轻男人说:“你们谁过来帮一下忙,这边的墙壁应该可以推开。”

  老爷子的话音落下许久,却没有一个人接茬,陆浩宇是其中最自私懦弱的一个,所以没有人指望他能够帮忙。秦森和连帆的视线里带着犹豫,他们虽然没有开口反驳,但是柳桥蒲看得出来,这两个小子害怕遭暗算,都不肯过来帮忙。

  这种事情柳桥蒲见得多了,他也能够理解几个年轻人的想法,毕竟昨天那么厉害的谢云蒙都差点遭了暗算。要这几个人现在帮忙打开机关,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要不是柳桥蒲自己目前无力推开眼前的墙壁,他也不会向他们求助。

  所以,柳桥蒲最终把视线定格在了受伤的单明泽身上,虽然这个男人他不甚了解,但是从之前的行为来看,柳桥蒲相信他比在场的其他年轻人都要勇敢。

  收到目光中的暗示,单明泽其实也在思考,要说在这种连续发生恐怖杀人事件的房子里,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那还是不可能的,但是单明泽扪心自问,他对柳桥蒲这个老刑警是有信任感的,要不然也不会选择在人人自危的情况下,冒着被怀疑的风险回到这里来。

  他相信柳桥蒲并没有把自己当做凶杀嫌疑人,而且,单明泽的脑袋要比其他年轻人清醒得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互相帮助,只有团结一致,才能让凶手没有可乘之机。虽然说这种团结有可能带来的风险也很多,但是落单的话就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已经一天一夜过去了,外面的大雪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山道上随时有可能发生第二次雪崩。在这种情况下,与其相信其他人,还不如相信这栋屋子里真正的刑警。单明泽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柳桥蒲的身份,而谢云蒙和枚小小,他在山下的时候就知道这两个人是刑警。

  等待片刻之后,柳桥蒲问单明泽:“你犹豫了?怕这里会有机关要你的命?”

  这句话可以说是非常尖锐,单明泽稍稍愣了一下,突然之间,他低下一直仰着的头,感受到牵扯肌肉所带来的疼痛,他的手捂上面颊,只露出那双对柳桥蒲来说并不陌生的眼睛。

  正当老爷子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单明泽突然之间挤到他身边,在柳桥蒲耳边低声说了几个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字,这几个字虽然无关紧要,但是听在柳桥蒲耳朵里却是另外一番滋味,有一种此刻无法言明的心绪在老爷子心中上升,令他瞬间改变了很多看法。

  从私心来讲,柳桥蒲并不希望任何人受伤,他作为一个刑警,就算是已经退休了,也一直都把保护市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当做己任,有时候就算是被人说多管闲事,也会尽己所能帮助别人。在这种特殊的危难环境之下,柳桥蒲当然义不容辞。

  不过现在,问题不是他一个人义不容辞就能解决的,要拆穿在这里连续杀人的凶手,必须依靠智慧,因为他们手里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而凶手与诡谲屋,与在场某些人的纠葛,也必须调查清楚才行。恽夜遥的计划正是想让这一切都显露到表面上来。

  如果经历了昨天的事情,贸贸然今天一早就把所有人聚集起来,逐个进行怀疑和询问。柳桥蒲可以预见,其中一大半人都不会说实话,尤其是对过往的实话。就像是进入诡谲屋的第一天,至少管家、怖怖和厨娘,还有文玉雅就都撒了谎,要不是凶杀案发生之后的恐惧,勉强逼出了他们一点实话,否则到现在为止,刑警们连这点线索都不会有。

  想要直接得到有用的信息,就必须让某些人陷入绝境而后生。此刻,柳桥蒲面对的这九个人已经大致可以分出几个嫌疑人了,而这几个人与过去的牵绊,对刑警们来说,比文玉雅和颜慕恒更重要!

  在柳桥蒲思考间,他不知不觉和单明泽换了一个位置,单明泽站在了墙壁边上,正在用力推墙壁的一侧,似乎很难推开的样子。柳桥蒲定了定神朝周围看去,其他的年轻人还是一脸漠然,并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

  回过头,柳桥蒲对单明泽说:“别推了,机关并不在墙壁上!”他的这句话令所有人都不明所以,难道柳桥蒲在耍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