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七十二章多了一个,少了一个下

第一百七十二章多了一个,少了一个下

  ‘该是要怖怖回归的时候了,那多出来的一个人,也要让他离开。’柳桥蒲在心中盘算着,多一个同时又少一个的计划,本身就是藏匿当事人的最好方法,只要人数不变,在紧张的状况下,不太可能会有人注意到人头的变化。

  他之所以挡在墙壁出入口的前面,也是因为要控制着剩余的九个人一个一个进入诡谲屋二楼,好控制人头的变化。文曼曼第一个行动起来是一件好事,她本身就是老爷子试探的目标,当然这目标绝不止她一个人。

  在柳桥蒲的劝说下,大家逐渐安静下来,文曼曼也重新跨出了脚步,老刑警用手捂着胸口,他的心脏跳的有些厉害,大概是因为刚才药物的关系,虽然他没有真的中毒,但为了效果逼真,还是服用了一些安眠类的药物,现在,这些药物的作用让他心脏有些难受,不过老爷子忍了下来。

  对于这一点,恽夜遥当时也很担心,他和谢云蒙都不赞成老师真的服药,但是柳桥蒲却坚持这样做,因为他会和剩余的人在一起待很长时间,如果一点表面症状都没有,肯定会被人怀疑的,安眠类药物至少可以让他的脸色和精神感觉相对差一些。

  等待了那么长的时间,药效也挥发得差不多了,老爷子努力控制着最后的不适感觉,一手依然紧紧握着墙壁边缘,控制里面空间不至于打开的太大,他可不能让里面帮忙的人被发现了。

  就在文曼曼刚刚进入墙壁内侧,毫无预警之下,墙壁上的压力突然增大了,柳桥蒲差点没有推住,瞬间露出惊愕的眼神,朝里面看了一眼,黑暗中存在的东西还是在原地,并没有打开其他的缺口,老爷子稍稍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在文曼曼的背后。

  可是他刚刚转回视线,里面的惨叫声又再一次想起,这一回是一个少女的声音,非常清晰,几乎要把耳膜震聋。

  ——

  文曼曼进入了像走廊一样的空间里,她刚才在外面所有的震惊都是装出来的,她很清楚这里面的机关是怎么一回事!那个老刑警想要忽悠他露出破绽,可没有那么容易。

  昨天在楼道里,与颜慕恒的密谋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幸好,在关键的时刻真正属于自己的思维又回来了,这一点文曼曼很开心,那女孩把她控制得太久了,就如同永恒之心把颜慕恒控制得太久了一样。

  孟琪儿本来没有必要死,谁让她太过于贪婪,居然想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活该被他们利用。

  至于孟琪儿的死,是破绽最多的一件死亡事件,如果不把这件事推给谢云蒙,不可能解决问题。推给谢云蒙的好处是,要么刑警借此查明真相,要么刑警自己来背这个黑锅。

  对于这栋诡谲屋第一天发生的事情,80%在此刻的文曼曼心中都一目了然。也正因为如此,文曼曼正在把自己一步步送进坟墓!她确实是真正想要回来复仇的人,但绝不是唯一的一个。安泽所造下的罪孽,远远超过了他留给诡谲屋的美梦。

  文曼曼毫不犹豫的一直向前走,她刚才发生变化之后,就一直没有刻意隐藏自己,那样没有一丝恐惧向前移动的背影,完全落在柳桥蒲的眼中,老爷子眼神深邃,心中似有所想。

  微微动了几下嘴唇,柳桥蒲对所有人说:“文曼曼已经进入诡谲屋二楼了,大家赶紧行动起来,一个一个进来吧,我们先要去找找看女主人是不是藏在这里,如果可以找到女主人的话,谜题就有可能迎刃而解了。”

  “可万一我们发现的还是一具尸体呢?”陆浩宇问道。

  柳桥蒲呼出一口气,让自己的心脏稍微好受一点,然后对陆浩宇说:“不可能是一具尸体,要么是活人,要么是白骨,要么就根本没有。反正找找看再说吧,我们人多聚在一起,用不着那么害怕。”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单明泽和文曼曼两个人进去,都发出了毛骨悚然的惨叫,虽然能够听得到她们的声音,也可以确定发出惨叫的并不是他们两个人,但毕竟是有惨叫声,大家想不犹豫都难。

  最后,还是诡谲屋的女仆王姐做了文曼曼之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我进去,柳爷爷。”王姐说完,挤到柳桥蒲身边,正当要弯腰进入墙壁内侧的时候,一直和她在一起的厨娘忍不住了,在后面喊了一声:“我跟你一起进去。”

  说完,厨娘就匆匆挤到王姐身后,对着柳桥蒲露出一个求平安的眼神,柳桥蒲知道她是什么意思,随即点了点头说:“放心吧,小单和曼曼都很安全,我们动作快一点就行。”

  王姐和厨娘一前一后进入墙壁出入口里面之后,这回没有再发出惨叫声,里面非常安静,只能听到两个人窃窃私语,还有向前挪动的脚步声,这让其他的人多少感受到一点安慰。所以他们也开始慢吞吞行动起来。

  柳桥蒲并不在意其他人行动的快慢,他在嘴里轻轻嘟囔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这些被他数到的人都是直接照着他的话去做的人,第一个是文曼曼、第二个王姐、第三个厨娘婆婆、第四个是连帆,然后接下来依次是秦森、陆浩宇、桃慕青和夏红柿,这样子一下就进去了八个人,空间里还剩下最后一个人,这个人磨磨蹭蹭的落在所有人后面,当他走到柳桥蒲面前的时候,眼神中带着不安看向老爷子的眼睛……

  多了一个,多出来的人是个男人,少了一个,丢失的人是个少女,不管是从外貌和体型上面来说,这两个人都无法完成替换工作,但是柳桥蒲和恽夜遥硬是让他们完成了,而且没有被任何一个人发现,因为柳桥蒲利用两件事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开了。

  至于这两件事是什么?我们在这里只能说,一是半个男子汉的勇气,二是想要寻回真相的执着。

  目前在门外的人柳桥蒲不准备让他再进入诡谲屋二楼了。老爷子在走进墙壁内侧的时候,轻声对外面嘱咐:“你去找小蒙,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但是千万不可以说小遥和小航的事情,知道吗?”

  “我知道了,柳爷爷,只是小航的伤,我很担心,他这样很可能会留下永久性的伤疤!”

  “没事,男子汉受这点伤有什么可怕的,我会关照他的,你放心吧!记得注意安全,现在谁也不能保证,这栋房子里还有没有其他隐藏的人。”

  “嗯!您自己也要注意安全,我等您离开关上墙壁之后再走。”

  简单的交流在柳桥蒲匆匆离开的脚步声和墙壁移动的声音中戛然而止。多出来的那个男人很快消失在狭窄的空间里,他并没有先去找谢云蒙,而是意识到了一个柳桥蒲没有发现的可能性。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去确认一下才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