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七十三章关于双开门秘密的一点提示

第一百七十三章关于双开门秘密的一点提示

  少女因为自己的疏忽,从墙头掉了下去,木板之间移开的空间有一部分没有地板,很危险。少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在一声惨叫之后,她掉进了某个被破坏过的家具内侧。

  当身体从黑暗处进入被灯光照亮的地方,然后再从明亮的地方滚进黑暗处的时候,少女瞬间疼到呲牙咧嘴,整个人也差点吓晕过去。这种情况下,她想要立刻开口呼救,但是头顶上传来的摩擦声又让她陷入绝望。

  告诉她行动方式的人说过,那片木板墙是活动的,不能用太大的力也不能让它反弹回去,要掌握得恰到好处才行,可是现在,一时的疏忽,让少女变成了孤家寡人,这种害怕的感觉,除了用绝望来形容之外,没有合适的词语了。

  流淌下来的分不清是冷汗还是泪水,反正不到几分钟,水渍就布满了少女的脸庞,还伴随着她低低的啜泣声。她不敢太大声,万一凶手路过的话,被发现可就麻烦了。少女希望自己的运气可以好一点,也许谢云蒙或者枚小小会在不知不觉中路过她的身边,并发现她!

  或者某个自告奋勇留在这里的人还没有离开,他很聪明,绝对可以保护自己。

  但是要让人发现,少女就必须从地上重新站起身来,可麻烦的是,她已经吓得腿都软了,怎么可能再站得起来?

  就在少女左右为难的时候,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从附近传来。

  “怖怖!怖怖!你在这里吗?在的话就回答我一声!”

  诡谲屋事件第二天午后,娱乐室机关内侧

  柳桥蒲跟在所有人后面进入所谓的诡谲屋二楼空间,但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向前走,而是一进入秘密空间,就停住了脚步。老爷子的脸朝向墙壁右侧,那是一块厚实的木板,并且看上去好像还有点微微晃动。

  因为空间实在是太昏暗了,所以要靠得很近才能发现墙壁的木板在哪里?柳桥蒲伸出手轻轻推了一下,木板并没有移动,想来应该是推在了中心轴上面,所以老爷子脚步又向前移动了一点点,在木板晃动幅度比较大的地方又推了一把。

  果然,这一下面前的空间被扩大了一点点,在木板向后移动的同时,一丝若隐若现的光亮也传导了进来。

  光亮是从地板下面传导上来的,老爷子可以看清楚那一部分并没有地板的遮挡,只有细细窄窄的墙头。

  转头看了一眼空间更深处,那里黑暗的地方已经没有人影了,说明里面确实有更加开阔的地方,单明泽的任务完成得很好,他把其他人暂时同自己隔离开来了。

  安下心来,柳桥蒲尽量放轻脚步声,将面前木板一点一点向前推去,随着他的推动方向,不仅他所在的空间发生了改变,刚刚打开过一次的墙壁,也从另一个方向缓慢打开。

  这里大家可以想象,两片组合在一起的墙壁,大致就像一个t形。就拿之前书房的那扇门为例,文曼曼和柳桥蒲不是发现门框两端都有门轴,并且都可以打开吗?

  一端打开之后是正方形的书房,里面有排列整齐的书柜。而另一端打开之后可以看到大雪纷飞的户外,而且柳航已经亲身试验过,确实可以直接到达户外,没有任何阻碍。

  再来看客厅、书房和女主人房间的结构,客厅和女主人房间是呈直线连接在一起的,他们与书房之间仅有一墙之隔,也就是说,书房的2/3与客厅相邻,1/3与女主人房间相邻,在书房靠近女主人房间的那一侧,还连接着房间里的窗户。

  这扇窗户的位置也非常关键。我们先来说外侧的墙壁,这里的墙壁对书房门打开之后会进入什么样的空间,起到的作用非常大。

  根据我刚才的描述,在普通的想象中,客厅和女主人房间就是一直线的,而书房会向前突出,女主人房间的窗户外面应该就是褐色塔楼和主屋之间相隔的空间,恽夜遥和管家第一天早晨的时候为了找女主人,曾经从这里走过。

  可是,大家别忘了我一开始的描述,管家先生和恽夜遥从主屋绕过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突出的部分,主屋前面看上去与褐色塔楼是平行的,而且上面的屋顶都是相连的。

  那只能说明,他们经过的地方是书房与褐色塔楼之间的空间,也就是说,书房有可能穿过整个褐色塔楼的底部,与之融为一体。至于中间那一段空开的地方,有可能是一个视觉上的误导。

  而且在第九章中,其中的描述也可以说明一些问题,在这里我引用几段:

  ‘环顾四周,没有什么特别的事物,只有像图书馆里那种一排一排的大书架。看上去书的收藏量比一般图书馆还要丰富。书房比外面的大客厅要简单的多,由于书架的原因,看不清房间的全貌,但大体上可以猜测是方形的。’

  ‘地上是暗红色的木地板,墙壁上也是,颜色很阴暗的那种,带着微红,不仔细看的话会以为是黑色。’

  ‘走进去,中间有一条未经分明的通道,地毯两边划着很清晰的分割线,正好在两边第一排书架前一步远的地方,不影响拿书,也不会想让人更加靠近’

  ‘规规矩矩沿着中心线向内部行走,书架全都是深褐色的,每个有九层,高达屋顶附近。就连最上层都摆满了各种书籍,几乎找不出一丝空隙来。’

  从这些描述之中,大家能够想到一些什么呢?对于双开门的秘密,在这里就只能说这么多了,更具体的解谜要放在最终推理的时刻。但是这些已经足够发挥想象空间了,而且还可以引伸到柳桥蒲他们打开的机关上面,因为两边虽然细节上有所不同,主体结构用的却是相同的原理。

  相对的三个空间:可以是书房、女主人房间和客厅,也可以是餐厅、厨房和娱乐室,事实上就是大同小异,就看用什么样的视角去解谜了,当然,还有卫生间门的秘密,那里也可以找到同样相对的三个空间哦!就请大家先自行想象一下吧!最终我一定会做出详细解释的。

  我们把视线回到柳桥蒲那里,老爷子将木板推开一个缺口之后,他小心翼翼踩在没有地板遮盖的狭窄走道上,伸头朝里面喊了一声:“怖怖,快出来,跟爷爷一起走了。”

  可是什么回音都没有,柳桥蒲又喊了一遍,还是没有听到少女的声音,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这是怎么回事?怖怖到哪里去了?’

  疑问在脑海中形成的时候,老爷子同时想到了唯一的可能性,于是他朝着下面张望,脚下的空间一个人也没有,空荡荡的。

  柳桥蒲不能大声呼唤,他只能仔细观察着所能看到的每一寸地方,希望怖怖可以自行出现。就在老爷子心急如焚的时候,他突然之间看到,从角落里伸出一只手来,这只手瘦骨嶙峋,手指细长关节粗大,而且皮肤还挺黑的。

  这个人没有露出自己的脸,而是用手对着上面的老爷子比了一个v,意思就是让他安心,自己已经解决眼前的问题了。

  柳桥蒲怎么可能看不懂,老爷子一眼就认出了手的主人是谁!宽心地舒了一口气,开始向后退去,慢慢将推开的木板一点一点重新合上,而刚刚伸出来的那只手,也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诡谲屋事件第一天下午,蓝色塔楼密道里面

  文玉雅的变化令枚小小始料不及,但她必须想办法解决好眼前的问题,因为文玉雅如果再次陷入失心疯状态的话,会大大影响之后的行动计划,而且也很难对她进行保护,因为毕竟对于现在的枚小小来说,她没有办法及时找到帮手。

  唯一的办法就是死马当成活马医,按照谢云蒙告诉她的,用梦境来刺激文玉雅。

  枚小小回头示意单明泽(没有受伤的那个)退到房门外面去,并且将房门虚掩上,然后她自己凑近文玉雅耳朵边上问:“你还记得黑暗深处的人吗?”

  恽夜遥曾经告诉过谢云蒙和柳桥蒲幽暗森林这个词语,那是他在半昏迷的状态下,听吻他的人说过的,谢云蒙也传达给了枚小小,但是这件事枚小小记得有些模糊,她觉得幽暗森林和黑暗深处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但对于一个精神状况上面有异常的人来说,有时候某个特定的词语所能产生的效果,远远大于想象,但绝对不可以说错或者有所改动。枚小小这个时候的话语明显犯了一个禁忌,让文玉雅的状况更加糟糕。

  即将陷入疯狂的文玉雅听到‘黑暗深处’这四个字的时候,脑海中圆形大钟内部的血腥场景被扩大了无数倍,一下子她的瞳孔瞪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在那双快要失去颜色的瞳孔中,除了浓重的惊怖之外,什么都没有。

  恶魔所制造的血腥,正在一步一步将她的心灵和大脑重新侵蚀,文玉雅身体僵直,浑身每一块肌肉都在剧烈颤抖着,连枚小小都快要控制不住,她嘴里连续发出惨叫声,惊动了整个密道里的人,包括恽夜遥和颜慕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