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八十二章难以启齿的伤痛回忆

第一百八十二章难以启齿的伤痛回忆

  戴宗山外围,十五年前

  闹市区就像是让小姑娘心情开朗的调味剂一样,看什么都是新鲜的,尤其是对于一个没有多少机会出门的女孩子来说,更是充满了诱惑力。

  蹦蹦跳跳的女孩今年才13岁,她的奶奶总是说,身强力壮的男孩子才是人贩子盯着的目标呢,她这个没什么用的女孩子反倒是不会出什么事。虽然奶奶这话有重男轻女之嫌,但是单纯的小姑娘不会去多想,再说她的奶奶平时也并非做得太过于明显,对小姑娘还算是好的。

  就像哥哥如果有一颗糖的话,她必然也会有一块饼干,虽然饼干没有糖好吃,但对于小姑娘的内心来说,她还是知足的。

  今年,从外地回来的母亲给兄妹两个都做了新衣服,母亲一向辛苦,同父亲一样工作繁忙,可还是不忘记照顾他们。哥哥的新衣服做了一套,因为奶奶说男孩子出去要服服帖帖体面才行,而她的新衣服是一件绣花的棉袄和一个红色蝴蝶结,虽然看上去没有哥哥高级,但也已经很漂亮了。

  一边走着,小姑娘白净的手伸进衣服口袋里,那里有一张崭新的一百块钱。因为长大了也懂事了,所以今年她头一次拿到了奶奶给的压岁钱,一百块对于她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从来就没有花过钱的小姑娘,不知道该买些什么。

  闹市区的铺位上面,样样东西在她眼里都是值得购买的,尤其是那些几块钱就可以购买的发卡和胸针,最最吸引小姑娘的视线。

  一个13岁女孩的午后,尤其是一个刚刚拿到压岁钱又穿着新衣服的快乐女孩的午后,是那样的惬意,好像有花不完的精力,寒冷早已经成为不足挂齿的事情,口袋里的小手虽然冻得通红,但她依然紧紧捏着那张一百块钱,好像抓在手心里的暖炉一样,让她觉得世界都变得温暖了,因为那不仅仅是钱,还是奶奶第一次给她的礼物。

  微笑始终挂在天真的小姑娘脸上,让她的瞳孔中也染上了喜悦,甚至连干涩的眼眸中溢出来的泪水,都映衬着脸上明媚的光辉。

  这是一幅多么快乐的画面,然而这幅画面此时此刻就只会在梦中出现,当睁开眼睛的时候,女人已经不记得梦境中的细节,因为有太多的事情要等着她去做。

  照顾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男人,同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每天相对而卧,早已经将她的活泼可爱磨砺的干干净净,剩下的只有哀怨和悲伤。不止一次的,女人想要向男人提出分手,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正式的法律约束。

  但是女人不敢,不是因为男人对她粗暴,而是因为精神压力太大了。她没有钱能够养活自己,也没有家可以回去,留存在梦中的那个家早已经消失在她的生命中,不复以往了。

  女人不能说自己对男人一点感情都没有,毕竟这几年来,她吃他的用他的,虽然日子清苦,男人也不是赚钱的料,但是女人还是怀揣着一份感恩之心的,至少没有在艰苦的日子中饿死,那不就是一种恩德吗?

  其他的女人不敢多想,也不愿意多想,她只想要自己的孩子,自己那个不属于男人的女儿过得幸福。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之前,男人曾经有过一个儿子,但是16岁就不愿意读书了,一个人跑到外地去找工作,一开始,男人还是愿意支援自己儿子的,虽然他的手头也不宽裕。但是一个16岁的孩子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呢?

  可是当他发现自己的孩子再也不愿意回来的时候,男人就失去希望了,拿着他那些单薄的工资独自生活,直到女人挺着大肚子来到他的身边,成为一起生活的伴侣。

  女人一直瞒着男人,女儿究竟是谁的!因为她觉得这件事没有必要说,反正她只要死心塌地的跟着这个男人生活,女儿就会永远留在她的身边,谁也夺不走。

  但是世事难料,女人万万也没有想到,很快她就要失去自己年仅六岁的女儿了,而她也会因为寻找而进入那栋诡异的房子里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姐被自己的沉思控制住了心绪,居然想到了许许多多年都未曾想起的过去,这么多年以来,在诡谲屋中的生活虽然安稳,但是王姐依然十分忌惮自己的过去,在她心中,那是难以启齿的苦难。

  所以,王姐对恽夜遥撒了谎,不,不仅仅是恽夜遥,还有这个家里所有的人,王姐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们自己真实的过去,那个男人对她来说是无法面对的负担,虽然他已经死了,但王姐的心依然还停留在过去的那个时间点上。

  小时候的事情只记得那一天午后了,最幸福的时刻总也流逝得最快,十几年来,她把怖怖当作是自己的女儿,不是替身,而是真真实实当做了自己的女儿,所以她事事处处宠着怖怖,爱着怖怖,甚至在窥知到怖怖和女主人的秘密之后,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怖怖每天外出的信息瞒得紧紧的,她觉得只要小姑娘开心,怎样都是好的。

  现在,怖怖究竟去哪里了呢?王姐担忧着,这让过去失去女儿时的情景在她的心中更加清晰,已经淡化的悲伤也逐渐浓重起来,就如同15年前一样。

  ‘我必须保护怖怖,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也要搞清楚怖怖究竟在哪里!’暗自下定决心,王姐的目光紧盯着柳桥蒲,瞳孔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好像从柳桥蒲那里,她能得到自己心中一切疑问的答案一样。

  手无意识中扶着厨娘婆婆的胳膊,王姐把半边身体与老婆婆紧紧靠在一起,对于这个在诡谲屋中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王姐认为她是可以让自己充分信任的,所以王姐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厨娘婆婆,就算是她说怖怖是杀死管家的嫌疑人,王姐也只当她是看错了。

  可是在王姐不注意的地方,老厨娘的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脸庞,那眼神中带着戒备,还带着一些说不清楚的东西,好像她正在盘算着什么事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