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八十六章十五年前真正的掌控者一

第一百八十六章十五年前真正的掌控者一

  15年前,明镜屋主屋二楼

  穿着一身蹩脚西装的男人再一次走进由自己亲手设计改造的空间里,看着这个他梦想中将来会给予妻子孩子的楼梯间样板,心中感慨万千。他本来虽然贫穷,但是却有无限美好的未来。

  现在虽然衣食无忧,也掌握了自己本来可能一生都无法掌握的‘幸福’生活,但是却感到如此颓废和压抑,男人第一次认识到,这个世界上确实有金钱买不到的东西,那就是自由!

  原本的他一直认为,工作就是用钱买走了自由,买走了爱好,买走了生活中相对的某些美好事物。而努力攒钱,就是对未来最大的负责。可是现在,这一切都被他自己推翻了,他从没有像此刻这样,强烈想要回到过去贫穷的状态中,重新开始努力和奋斗。

  为什么会留在这里?为什么要相信那虚幻的爱情?他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可是现在就算是搞清楚,也已经来不及了。那个人带给他的快乐和伤痛已经成为了他生活的全部,再也无法逃脱。

  男人懊悔过,也痛苦过。最终只能乖乖接受现实,因为他犯下了无可挽回的罪恶,把自己一生的自由全都给搭进去了。

  穿着拖鞋的双脚缓慢行走在光洁的楼梯表面上,每一步都让他更加向往以前那种泥泞,满是灰尘的狭窄水泥楼梯,那才是他应该呆的地方,是他的师傅叫他学手艺的时候,经常带他往来的地方。

  他还记得白色的墙一点一点滴落在地板上的样子,还记得自己当时破旧的满是污垢的工作服,还记得小时候路过的厂房间,那一排排窗户中认真工作的工人师傅。这一切再也不会回来了,就如他失去的自由那样,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个家里没有人能感受得到男人的伤痛,包括那个倾心爱她,差一点葬身在火海中的女人。那场火灾,到底是怎样发生的?男人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他一直在想,刚开始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掉进那死神的陷阱中?而是换成了另外一个人。为什么在自己刚刚离开之后,大火就蔓延起来了?

  而他始终相信的那个人,为什么要把全部的罪过都推给女仆?男人搞不清楚的事情有太多了!但其中只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女仆和火灾绝对没有任何关系!但是这一点给他带来了更多的疑问,还有更多的伤害!

  脚步继续向下,事实上,这个男人并不是从明镜屋二楼朝着三楼的方向走,而是从三楼走向二楼最大的那间房间。六边形对他和某个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而下面那间六边形的房间之所以没有摆设任何家具,更正确的来说,是男人把她当做了一间墓室,而不是一间房间。

  是的,如果这栋明镜屋将来要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他和所爱的人就一定会将自己囚禁在主屋二楼,不让任何一个人找到他们,永远将自己埋葬,这是男人最后可以自由选择的结局。

  身影逐渐消失在狭窄阴暗的卫生间里面,最后连脚步声都听不到了,没有人看到男人是怎么从三楼上下来的,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在三楼的空间里呆过,只有那最后留下的一声叹息,昭示着男人那颗因为罪恶而破碎的心灵……

  ——

  明镜屋(诡谲屋)没有人知道它到底存在了多少年,也没有人了解当年安泽建造它的年份,根据厨娘婆婆的记忆,她到明镜屋的时候,这里就已经在使用了,而且已经为周围的人们所熟悉。

  属于明镜屋的日子比较短,厨娘记忆中有大概五六年的时间,那还包括火灾之前和之后的日子,如果不是当时女主人坚决不同意修改房屋的名字,也许年份会更短。而属于诡谲屋的日子前前后后加起来总共有十年以上的时间。

  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明镜屋正式成为了诡谲屋,家里先后多了小怖怖和女仆小王。而女主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除了管家先生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她在哪里。

  厨娘不能确定,到底是管家先生把女主人藏起来了?还是女主人自己希望远离尘世,过清静的生活。总之,管家和女主人决定的事情,她也没有办法干涉。十年之间厨娘只有一次看到过女主人,那就是小王来到诡谲屋的第一天,那一天也是怖怖最开心的日子,因为她终于有了一个能像母亲一样照顾她的人。

  也许是心意相通,怖怖第一眼见到小王就有了母女的感觉,这是厨娘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为什么做不到?她没有办法说得出口。

  平静寡淡的日子一天一天流失,不可以说不幸福,也没有办法说清楚到底生活是何种感觉,所有的人都像是生活在梦境中一样,无法控制又按部就班。而怖怖和她的儿子是其中最孤独的两个人。

  他们的交往完全是以前那个人留下的恶意,厨娘从来不觉得这栋诡谲屋里女主人是真正的当家人,他觉得总有一股恶意围绕在他们的周围,时时刻刻掌握着他们应该平静的生活。是的,应该平静,这四个字听上去虽然不那么合理,但却是厨娘心中隐藏最深的事实,她也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事改变过自己的想法。

  总有一天,所有的事情都会爆发开来,就好像火山一样,该来的谁也没有办法避免,管家先生死了,诡谲屋也在逐渐向地狱深处沉沦,而厨娘,她所希望的,更正确的说她所要求的到底是什么呢?无论能否活下来,厨娘都不想要好不容易拥有的家就此毁灭!

  这种想法不仅仅存在于厨娘的心中,也存在于另外一个始终隐藏着身份的人心中,这个人是生者还是死者?是现在的尸体还是过去的骷髅?我们都没有办法揣度。那所谓的家究竟拿什么来定义呢?如果拿人来定义,那么有没有诡谲屋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厨娘和某个人的愿望也许只是想要守护家人而已。

  如果拿房子来定义,那么我们不能保证,厨娘是否参与了连续杀人事件?是否是某个真凶的帮手?也许这个目前唯一最了解诡谲屋过去的人,就像怖怖一样,根本就没有说过一句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