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九十五章通往三楼的机关上

第一百九十五章通往三楼的机关上

  在走廊里徘徊许久之后,恽夜遥终于摸索出一些门道来了,其实不去在意那些频繁出现的拐弯角,和相同的走道以及房门,如果把所有的空间看作是一个整体的话,那么就会发现,走廊就像是折叠在一起的管道一样,还是可以找到一定规律的。

  其实这里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迷宫,大家可以想象一下祖玛小游戏里面的地图,那些容纳小球的弯弯曲曲的通道。通道来回折叠的地方紧挨在一起。如果把它们看成是走廊的话,是不是有很多墙壁会重合在一起?而那些墙壁上的房门,有些其实都占用了同一个空间。

  这些空间只可能在管道内部,也就是说,有的房门打开之后,能够通向一个相应的房间,而形成房间的空间又成为了走廊之间的障碍,它们阻隔断了一定的通路,然后就必须靠另外一些假的‘门框’来形成新的通路。

  这些假的‘门框’有些可能只是墙壁上的一个缺口,不要说房门,甚至连基本的框架都没有。它们不着痕迹的打开新的通道,把寻找出入口的人,引入未知的方向,甚至将人引回到他们刚刚走过的地方,如果行人只顾向前走而不去仔细观察的话,这里就会像迷宫一样,无论怎么走都找不到正确的位置,而眼前永远有可以通行的地方。

  所以恽夜遥把所有的走廊看成是一个整体,等到摸清楚它们组合的规律之后,将不必要的‘门框’全部忽略掉,就可以看清楚真正的起点和终点了,也就是出口和入口。

  一路上,靠着恽夜遥钥匙圈上的小手电筒,他和颜慕恒两个人花了将近20多分钟的时间,终于找到了一扇演员先生认为有可能是连接着楼梯间的房门。

  可是颜慕恒心中却存在着疑问,因为他根本没有办法像恽夜遥那样看的透彻。跟着恽夜遥一起行动,绕来绕去,早就把他绕晕了。

  颜慕恒对恽夜遥说:“柳爷爷不是告诉你,他所在的那个楼梯间根本就没有什么门吗?你看我们眼前的房门,有门框,有门锁,对面肯定也是一样的呀,这么明显的房门柳爷爷会找不到?”

  但恽夜遥只是微微一笑,回答说:“你先不要着急,进去看了不就知道了吗?我也只是在猜测而已。”

  “那好吧,我来打开房门,我们进去看看。”颜慕恒一把抓住房门上的把手,用力向下扭动,没想到居然很轻易就把房门给打开了,这扇房门是向外开启的,颜慕恒打开它之后,恽夜遥立刻就向内部走去。

  颜慕恒赶紧一把拉住他,说:“你不要命了吗?里面到底什么状况还不知道,你就敢往里走?万一被凶手暗算怎么办?”

  “放心吧,里面是楼梯间,而且我们现在的位置,就在一开始出来的那间房间隔壁。”

  “你到底在说什么鬼话呢,走了那么远的路,就走到了一开始那间房间的隔壁呀!难道我们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都是在浪费时间吗?”颜慕恒说着说着有些生气了,恽夜遥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不跟他说清楚的话,他要怎么帮忙啊。

  但是恽夜遥依然不打算多过于解释,他拉了一把颜慕恒,让他跟着自己走进黑暗的楼梯间,里面确实有木质的楼梯,但不是柳桥蒲他们所在的那个楼梯间。因为这里非常破旧,根本就没有漂亮的楼梯扶手和窗户。

  恽夜遥一边走一边说:“柳爷爷他们全都搞错了,其实真正的出入口并不在楼梯间里面,我在猜测,他们进入楼梯间之前是不是先经过了一个小隔间,如果猜对的话,那么我现在的想法就可以说得通了。”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颜慕恒问道,他恢复常态之后,一直都很小心翼翼,现在走在楼梯上也是每踏出一步,都要使劲踩一踩再往前走,生怕中凶手什么陷阱。

  不过恽夜遥也不比他胆子大多少,目前在这栋诡谲屋里面,应该只有凶手和刑警们胆子最大了。

  两个人眼前是一条直通向下的楼梯,也不是很长,等走到楼梯的最底端,恽夜遥指着面前的墙壁解释说:“小恒,现在就以我们站立的地方为中心点,刚才那些曲曲弯弯的走廊,你全都不要去想,就想象我现在说的话。”

  “如果我的推断是正确的,在柳爷爷他们所在的楼梯下方,真的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隔间。那么我们就可以来假设,现在我们所面对的墙壁外面,就是那个小隔间。”

  “可是不对呀,小遥,如果小隔间在柳爷爷他们进入的楼梯间下面,不是和二楼的位置差不多嘛?可我们现在的位置应该比二楼高啊,这条楼道这么短。就现在脚下的地板,无论如何想也不可能和二楼地板齐平吧,是二楼的天花板还差不多。”颜慕恒指着两个人的脚下,说道。

  “这里不是二楼的天花板,也没有与二楼地板齐平。小恒,你听我把话讲完再发表意见,我只是假设,我们所面对的墙壁外面是个小隔间,不是说我们所在的空间一定与隔间齐平,我们现在所站立的地板,应该在小隔间的正中央位置,也就是说,这个楼梯间只有一半楼梯,而柳爷爷他们刚才所在的楼梯间,还能拐过弯通到更低的地方。”

  “你是说我们现在站着的地板,在楼下房间的正中间,比楼下高半个房间的位置对不对?”

  “确实如此,然后我们再来看右边,假设右边这片墙壁的隔壁,是我们刚才停留的三楼房间,那么按照我刚才的话来推算,房间的地板就应该在这个位置。”恽夜遥伸手比划着楼道墙壁的正中间,他的意思是,他们现在所站的空间,下面一半与二楼房间重合,而上面一半与三楼房间重合,都不齐平,但又都相交。

  等颜慕恒勉强弄明白他的话,恽夜遥继续说:“接下来,我们就要说到左边墙壁了,左边这片墙壁的外面,就是柳爷爷他们所在楼梯间的上半段楼梯,那么你再想象一下,是不是同这里一样,延伸上去就是三楼了?而且,楼梯间顶部的墙壁,就位于我们背后那扇房门的左边。”

  “那里是封死的,根本不可能有缺口,所以,柳爷爷他们走到楼梯顶端,遇到的确实是死路。既然不可能从上面走的通,那么进入三楼的通道就只能在下面了。”

  “不是,小遥,这里还有好多问题说不通,首先,那里有两扇窗户,照你的说法,那两扇窗户就不可能与户外想通,可阳光是从哪里来的呢?就算窗户不能打开,是装饰品,但阳光不可能作假吧?还有,主屋与塔楼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二楼和三楼有这么大的空间,不可能一点都不涉及到塔楼吧!这个你又怎么解释呢?”

  颜慕恒的话似乎听上去很有道理,光凭恽夜遥刚才的解释,确实不能说明什么问题。那么接下来恽夜遥又会怎么说呢?他能解释得通所有的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