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零四章单明泽的疑惑下

第两百零四章单明泽的疑惑下

  单明泽沉默着站到一边,把脊背靠在墙壁上,看着枚小小与那些人对话,他现在想要采取以退为进的态度,既然刑警们还愿意相信他,那么为了保证这份信任,他不能够太过于增强自己的存在感。

  不过还是有一个问题憋在他心里,一直都想找合适的时机问一问,那就是刑警把他囚禁起来的那段时间里,西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人在哪里?这些问题单明泽全都不知道!就算是刑警囚禁他的理由,单明泽也是半信半疑,刑警说囚禁他是为了让一个人能更方便的行动,这个人到底是谁?

  刑警是不是想让这个人代替他的身份?一开始单明泽确实是这么怀疑的,但现在看来,刑警能够光明正大的把他带到其他人面前,就证明并没有人代替他的身份,那么他失踪究竟可以为谁提供方便呢?单明泽百思不得其解。

  在枚小小留下他一个人看顾文玉雅的时候,单明泽就知道女警没有把他当作凶手。之前他躺在塔楼客房里一个人呆了那么久,其实早就已经醒来了,昨天半夜甚至还在王姐眼皮底下同某个人互换了身份,这件事虽然互换身份的另一个人不会担心,但单明泽总觉得王姐应该可以察觉到一点什么?并且暗示给刑警们的。

  至少演员先生已经从王姐的态度中看出端倪了,再加上囚禁的事情,单明泽已经做好准备接受质疑,但是他没有想到女警居然还能给予他这样的信任,所以当时单明泽对枚小小也是说出了心里话,他留在这里唯一的目的就是保护西西。

  不管是否是自己带西西下山,还是撮合西西与柳航,单明泽的心意都不会变,爱一个人就是要让她幸福的,那才叫做真正的爱情。单明泽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至少之前,他花的一直都是西西家里的钱,但是花钱并不代表他没有情感,到了关键时刻,单明泽还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娱乐室里的所有人一目了然,既没有西西,也没有那个会对西西不利的男人,这样看来,他们有可能都在柳桥蒲的身边,还有舞蹈学院的学生们。且不管其他人如何?老刑警真的有能力关注这么多人,让他们不发生危险吗?万一被钻了空子,西西就有可能死得不明不白。

  单明泽心里希望刑警可以主动跟他说起西西的事情,但表面上,单明泽不能催促,他当然不想影响刑警们安排好的计划。这样做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所以他只能隐忍等待,祈祷西西一切平安。

  可是,祈祷已经没有用了,爱情的牵绊和担忧,也救不了此刻的西西,小姑娘自己给自己本来可以很美好的人生,在逐渐画上句点。

  事实上不用单明泽担心,刑警们很快就会告诉他西西在哪里,而且他们会对单明泽保证西西非常安全。也就是这样的说法和西西的任性妄为,让本可以100%信任刑警的单明泽,在之后差一点因为愤怒,让自己走上绝路。

  ——

  “秦先生,有必要这么惊慌吗?你们应该从这里进入!”

  这句话就像是咒语一样,定格了所有人的行动,秦森缓缓回过头来,他只看到狭窄的小卫生间里,自己左手边的某一片墙壁角落里,有一双脚在晃动,那双脚上穿着一双灯芯绒拖鞋,颜色非常暗沉,一眼就可以看出穿这双拖鞋的主人是谁?因为之前已经看到过很多次了。

  “恽先生?!”秦森一边发出质疑,一边缓缓把头向上抬起,目光最终聚焦在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上,眼前的男人有着俊逸的外表,致密的心思,令秦森不得不害怕。

  秦森深吸一口气,站直身体对着恽夜遥问道:“你为什么会在那个地方?”

  “因为这里才是进入三楼的真正通道,你们都被刚才那个华丽的楼梯间给骗了,那里只是一个蒙蔽视线的伪装场所而已,不过,我可以肯定,也是一个非常安全的场所,所以我才让老师无论如何也要把你们留在那里。”

  “为什么?你凭什么认为楼梯间里是安全的,它不是可以窥视到三楼房间里面吗?”秦森完全不明白恽夜遥的意思。

  恽夜遥继续说:“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那里才会绝对安全,窥视才是建造楼梯间的真正原因,要不然的话,光凭这个小卫生间,安泽就可以很好的保护通往三楼的出入口,根本不需要楼梯间来做进一步伪装和欺骗。”

  “你是说这里所有的机关都是安泽一个人涉及控制的?”

  “很正确,除了安泽不会有任何人可以如此改造诡谲屋。”恽夜遥从墙壁上面跳下来,他的身后赫然出现可以容纳一个人进出的方形缺口,在缺口里面,露出颜慕恒那张依然带着刀疤的脸。

  秦森想要继续提出质疑,但刚刚张开嘴就被柳桥蒲的声音打断了:“秦先生,你少问几句吧!现在我们不能浪费时间。”

  说完,柳桥蒲快步走到恽夜遥的面前,压低声音凑到演员先生耳边问了一句:“他还好吗?”

  “很好,老师,他很勇敢!”

  这句话如同灵丹妙药一样,让老爷子瞬间精神百倍,老爷子直起腰杆对着身后所有的人说:“大家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危险?跟着我们进入三楼就可以了,我们之所以一定要这么做,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一个秘密,而不是要把你们推入危险的境地之中。这个秘密可以告诉我们,15年前真正拥有梦境的人是谁?”

  “可我们要知道做梦人干什么?”陆浩宇问道,他终于没有办法再忍耐了,想要把心中的疑惑一吐为快。“安泽的梦境给他带来了财富和名声,这些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用处,我们现在只想知道杀人的凶手到底是谁?只想知道该怎样离开这栋该死的诡谲屋。”

  “要知道杀人的凶手究竟是谁?就一定要知道这栋房子里15年前所发生的一切,不然的话,我们永远不可能得到真相!”

  柳桥蒲瞪了陆浩宇一眼,不再同他分辨,第一个在颜慕恒和恽夜遥的帮助下爬上了进入三楼的通道,接着,沉默的年轻人一个又一个跟着老爷子爬进去,恽夜遥在帮助他们的同时,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

  突然之间,他拉住最后一个想要爬进通道口的连帆问:“文曼曼呢?”

  “文曼曼?不是在……哦!对了,刚才秦森从楼梯间墙壁上面的缺口里,摸到了有血,大家都吓得惊慌失措,文曼曼自告奋勇爬上墙头去看房间里的情况,后来所有人都想要跑出去回到一楼,我们还以为文曼曼就跟在后面呢!”

  “不好!!”恽夜遥惊呼一声,抛下一脸懵的连帆,就冲向了里面的楼梯间……

  ——

  女人的两条胳膊如同扭曲断裂一样,从墙壁上面的缺口处申请房间里面,虽然女人是练习舞蹈的,但这种柔软程度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美感,甚至让人感到了一丝恐怖。

  房间里的男人仰着头,用双手捂紧整个脸部,藏身在阴暗的角落里等待着,默默目睹着这一切。

  渐渐地,不止是胳膊,女人的头颅也进来了,然后就是绝对不可能进入的肩膀,随着骨骼发出的‘咔咔’声,那对缩起的肩膀如同猫咪一样居然穿过了狭窄的入口。

  男人简直目瞪口呆,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做的?他真的很害怕女人会突然变成一个怪物,将他吃掉!

  ‘现在不跑的话,再等一会儿恐怕就没有机会了,可是……我答应过的,我不能只做半个男子汉……’

  男人很害怕,他不断用诺言激励着自己的勇气,就算这样,他的双脚也无法控制地开始颤抖,好像下一秒,就会放弃大脑的意志,瘫软下来。

  为了自己可以坚持下去,男人暂时闭上眼睛,将身体更深地缩进躲藏的角落里面去。

  眼皮遮住了房间里仅剩的光线,有一股异样的感觉在男人心中膨胀,那是绝对黑暗所带来的变化和决心,也许他的胆小正是他可以利用的武器!

  片刻之后,男人慢慢张开嘴唇,露出两排咬紧的牙齿,那两排牙齿轻微摩擦着,里面还发出嘶嘶吸气的声音,好似男人已经害怕得控制不住了。

  女人利用自己的柔软进入房间之后,刚刚站稳,她的嘴角就露出了冷笑,因为她发现这个房间里居然有一只‘大老鼠’在等着自己。原本女人进入房间就不是为了血迹,而是因为她看到了一样可以拆穿自己身份的东西,现在,她不仅要将这东西拿走,还准备杀掉房间里的‘大老鼠’。

  既然是潜入者,大可不必留他性命,事后来拆穿自己的秘密,女人已经做好了对付颜慕恒的准备,现在,是该她一个人掌控全局的时候了。

  身体向蛇影一样溜进房间里,女人一寸一寸地移动,生怕惊扰了自己的猎物。

  在她的耳边,猎物所发出的磨牙声和抽气声都是害怕的表现,所以这个猎物一定看到了很多东西,她绝对不能放过他!

  ——

  匆匆进入装修高雅的楼梯间,恽夜遥一路向上,目标非常明确,死死盯着墙壁上的缺口不放。文曼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不成她钻进了狭小的缺口中?

  ‘不,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否定自己得出的答案之后,恽夜遥迅速利用身高攀上墙头,朝缺口里面自己刚刚进入过的房间看去,他要确认文曼曼到底看到了什么!

  但是房间里正在发生的激烈一幕完全超出了恽夜遥的猜测,他吓得心惊肉跳,却无法马上阻止,因为在够不到摸不到的情况下出声阻止的话,恽夜遥认为只会给里面某个人带来更多的危险。

  ‘必须想办法拉他一把,我绝不能看着他冒险,老师也不会愿意的!’

  下定决心之后,恽夜遥从缺口处小心跃下,不让脚底与地面接触的声音传进隔壁房间里,然后他顾不上穿拖鞋,直接冲到了楼梯下面,当恽夜遥再次出现在颜慕恒面前的时候,他朝着颜慕恒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匆匆爬进了通往三楼的出入口。

  此刻,恽夜遥心中已经有了对策,他要让一个人成为真正的勇者;一个人成为骄傲的爷爷;一个人作茧自缚,成为被俘的豺狼。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