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零七章纯白色的幽暗森林篇章一和15年前的掌控者三

第两百零七章纯白色的幽暗森林篇章一和15年前的掌控者三

  诡谲屋事件发生的第二天下午,屋子外围

  西西此刻终于意识到,凭自己的能力,根本没有办法回到诡谲屋中,她走到雪地里,那就是把自己送进了坟墓里面。

  但现在已经太晚了,西西完全失去知觉的身体,像一尊雕塑一样被白色的大雪所掩盖,细碎冰雹不停打在她的脸上,露出来的皮肤除了青紫之外,便是渗人的惨白,就连一双瞳孔也开始扩散,放大,让人感觉可怜之极。

  西西想喊,可是喉咙也一起被冻僵了;西西想动,可是双手和双脚已经与雪地相融。在白色的沼泽之中,西西只能任由自己一点一点向下沉去,直到沉入她从未有见过的那片幽暗森林。

  西西不拥有特殊的梦境,也从没有见过幽暗森林中自己的另一重人性。在她的眼前,那里仿佛是救赎之地一样。只不过锁住永恒之心的幽暗森林是墨绿色的,而属于西西的幽暗森林是纯白色的而已。

  肺部和心脏也随着手脚一起动僵了,西西完全感觉不到自己胸腔中的搏动,也完全感觉不到痛苦的窒息,她在潜意识中抬起眼眸向纯白色的幽暗森林深处望去。

  那里树影摇曳间有一个人正在等着他,那是一个伤害过她的人,在西西的记忆中,这个人眼里都是钱。和他交往的时候,自己就像是一个移动的钱包一样。

  甚至西西觉得这几年自己连钱包都不如,钱包只需要付完钱之后就可以休息,而她,付完钱之后,还要成为爱情名义下的玩物!

  所以西西恨他,不爱他,即使是一开始的那一点点喜欢,也早已消磨殆尽。现在剩下的只有厌恶。

  ‘为什么出现在眼前的不是小于?’

  西西感到很伤心,她拼命想要向后退去,可是身体已经由不得她去做主了,因为死神!拿着镰刀人人敬畏的死神早已经站在西西身后,不让她再退却半步。

  虚空中传来男人若有似无的忏悔声,以及那一字一句都已经听腻了的表白言语。在西西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她都不愿意回应盘旋在脑海中的声音,爱让她只想着诡谲屋中的欺骗者。

  而现在真正爱西西的那个人,难道不也是因为过去的欺骗和贪婪,才失去了本应该属于自己的纯真爱情吗?

  皑皑白雪又无声无息的吞没了一条生命,悲伤和疯狂注定要再次发生,在悲剧中唯一还值得庆幸的是,被西西袭击的杂货店老板娘没有生命危险,因为冬天的衣服本身就穿的很厚,西西那一刀看似扎在老板娘的胸口,其实在碰触到皮肤之前就歪斜了。

  再加上小姑娘本身力量不足,当杂货店老板掀开老婆衣服的时候,才发现刀尖只是在皮肤上划开了一条很深的口子,并没有触及内脏。这让两个当事人都松了一口气。

  替老婆包扎好伤口,安顿下来之后,善良的杂货店老板还惦记着西西的安危,所以他不顾生命危险冲进了雪原之中,可是这个时候如何还能找到人影,除了漫天遍野的白色之外,什么都没有,杂货店老板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想,他唯有祈祷奇迹发生,西西已经进入了诡谲屋内部……

  到目前为止,死亡正在不断发生着,诡异的事情也在不断地挑战者我们的头脑。

  管家先生和厨师先生的死,可以认为是真凶想要封锁住诡谲屋过去秘密的行为。诡谲屋女主人和餐馆老板娘文玉雅的失踪事件,既可以认为是某些人想要引导刑警走向正确方向而做出的行动,也可以认为是凶手想要掩盖真相,误导刑警的行为。

  但是接下来死亡的那些人却都让人有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比如孟琪儿,这个任性、豁达,与诡谲屋还有山下凶杀案都没有瓜葛的女孩,为什么会在进入诡谲屋的第一个白天就遭到杀害呢?杀她的动机究竟是什么?

  如果说杀死孟琪儿单纯只是想要陷害谢云蒙的话,这个理由应该没有多少人会信服。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又想不出更多的理由来解释孟琪儿的死亡真相。

  还有西西的姨母,她是在雪地中被救起的三个幸存者之一,也是至今为止唯一还不知道名字的中年妇女。她虽然与山下的凶杀案挂钩,但明显不是主谋,在她死后,单明泽、西西以及那个西西所爱的神秘男人,好像都没有因为她的死亡,而感到有多少悲伤,反而很快就将她抛之脑后了。

  而且关于她是西西姨母这件事,我们也只是从西西对她的称呼中猜测出来的。因此这个中年妇女的真实身份,还有待考究。

  除去以上两个人,在户外死亡的那具冰冻尸体,谢云蒙已经将他掩埋在雪地之下,只要接下来真凶的面目露出端倪,我们距离知道这个人的真实身份也就不远了。

  最后就是一开始的三重血屋谜题,究竟是凶手的故弄玄虚之作,还是由其实际存在的意义,这些,都要等待恽夜遥的推理来破解答案。

  现在看来,如果没有人及时救援的话,死亡人数又要增加一个了,单纯、任性的西西,究竟死神能不能放过她呢?只希望纯白色的幽暗森林能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线索和结局。

  15年前,明镜屋

  与男人在书房里的会面结束之后,女人若无其事的走进了偏屋厨房,在这里,明镜屋中唯一的女仆正在忙碌着。自从安泽突然之间去世之后,女仆的生活也显得轻松了不少,不用再面对安泽那些无法理喻的要求了。

  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女人随便找了几句话询问一下,便又似无意地离开了厨房。彼时,明镜屋中的一切生活劳作,都还集中在偏屋。因为主屋安泽在世的时候要求绝对洁净,所以那里没有厨房也没有阳台。

  那么大的地方,连卫生间都只有一个。两栋塔楼里甚至连窗户都没有。不像偏屋,才有一个家的样子,无论做什么都很自然。

  女人之所以进入厨房,只是为了试探一下女仆是否听到了他们刚才在书房里的对话?结果让她很满意,女仆似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边的食材上面了。

  在自己喜欢的地方踱了几圈之后,女人走到窗前深深呼了一口新鲜空气,山上不容易受到任何污染的侵袭,就算是城市里常见的雾霾,在他们这里也几乎没有见过,除了雨雪之外,女人见过的天空大部分都是晴空万里,就好像今天一样。

  心里估算着女仆什么时候招呼他们吃饭,女人刻意绕开厨房,轻手轻脚回到了书房里面,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她利用工具打开了两层合并在一起的书柜,一打开,女人的鼻尖就立刻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刺鼻臭味。

  强忍着不适的感觉,女人来不及因为这臭味而停顿脚步,身体迅速潜入书柜之中。在黑暗深处,地板上赫然开着一个方形的洞口,一条向下的木质阶梯迎接着女人的进入,臭味就是从阶梯下面涌上来的,但应该不是在很近的地方,要不然没有人能够忍受得了。

  ‘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看来是该好好处理一下,这件事是他的软肋,也是他能够永远留在我身边的筹码,所以,在计划实施之前,我必须把老家伙移动到完全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才行。’

  心中的想法催动脚步,女人迅速进入岩石地洞之中,沿着自己从小到大经常行走的道路前进,脚下冰凉的水渍微微溅起,寒意自下而上,从脚心逐渐渗透进女人身体的各个地方,令她缩起了娇小的身躯。

  这个女人不过1米5几而已,她那矮小瘦弱的身躯虽然做很多事都会造成不便,但也有方便的时候,就比如在这岩石地洞之中,女人可以挤过任何一条缝隙,甚至普通人挤不过去的地方,她也可以勉强通过。

  很快,女人就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那是一幅怎样恐怖的景象,当时的她已经没有办法去形容了。用准备好的干净毛巾将自己的面部整个遮掩起来,只留下一对闪亮的瞳孔,然后女人开始行动了。

  在女人身后留下了一条散发着恶臭的痕迹,令地上清澈的水渍瞬间变得污浊不堪。

  ‘我该把他带到哪里去呢?放在供桌后面的密室里面吗?’女人一开始确实想要这么做,因为只有那个安泽总是用来祭奠祖先的供桌后面,才可以将她所携带的东西永远隐藏起来。不过,好像有什么声音在女人心底告诫,让她前往另一个方向。

  犹豫片刻,女人决定跟随心中的那个声音行动,于是她立刻改变了原本的方向,离开正想要挤进去的狭窄缝隙,朝着位于岩壁上方的出入口前进。

  如果说从这里出去的话,一来女人要多费很多力气,二来她之后也要提心吊胆一段时间。

  因为计划安排在第二天白天的时候,在此之前,书房里的臭味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发现。女人光用想象,就感觉红色的恶魔已经侵蚀了她的心智。

  ‘这也是为了之后让他随时就犯而做的准备,没办法,只能冒险了!’

  女人闭上眼睛,屏住呼吸,不看不闻手中恶心丑陋的东西,虽然这么多年以来,她的憎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但是此时此刻,她心中还是有一丝不忍的。毕竟生活总是会带给女人更多的情感和牵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