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二十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一:交换

第两百二十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一:交换

  解释完主屋一楼的进入方式,接下来就应该是三楼出入口的结构了。这里先不说,先来看恽夜遥与柳桥蒲带着所有人进入三楼之后的行动。

  恽夜遥进入之前已经弄清楚了文曼曼失踪的原因,他通过楼梯间墙壁缺口看到的事情,让他非常担忧,不过暂时,他还不能急于回到刚才和颜慕恒在一起的房间里。

  上到三楼之后,眼前就呈现出弯弯曲曲的走廊了。每一条走廊的折角都挨得非常近,走廊与走廊之间很多地方都是共有墙壁的,也就是紧贴在一起,如同折断的管道一样。

  管道上方有很多看不见的暗门,熟悉掌握它们的人可以找到捷径,直接到达自己想要去的房间,而不熟悉它们的人,就只能像之前的恽夜遥一样,绕来绕去寻找了。

  恽夜遥在前面开路,柳桥蒲依然注意着所有人的动向,他站在入口处一动不动,直到所有人都进入三楼走廊之后,才跟上队伍。厨娘婆婆和王姐正走在他的前面。

  王姐问柳桥蒲:“柳爷爷,刚才曼曼是怎么回事?”

  “你问问小遥吧,我老眼昏花,没有注意到她的动向。”柳桥蒲低声回答,语气淡淡的,似乎不想往下说。

  王姐知道老爷子心如明灯,但他不愿意回答,自己也不好再问下去。这里狭窄阴暗的走廊空间,就像是挤兑人的牢笼一样。令王姐越来越不舒服,心里的担忧也更甚了。

  其实她想问的是怖怖,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文曼曼。说完全不关心文曼曼的情况,那也不可能,只是怖怖就像她的女儿一样,免不了一直挂在心头。

  虽然怖怖消失的事情,王姐并不是全盘被蒙在鼓里,但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老爷子为什么只字不提怖怖之后的动向呢?王姐实在是想不通,难道刑警还是不能信任她吗?

  越想心里就越压抑无措,没有吐露心声的对象,王姐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所以她只能伏在厨娘婆婆耳边,说出了担忧的事情。厨娘婆婆是她现在唯一还可以信任的人,不管怎么样,总比把话憋在心里强。

  王姐的一举一动全被柳桥蒲看在眼里,他注意的重点不是中年女人,而是在中年女人身边病歪歪的老年妇女。到现在为止,这个家里经历过15年前火灾的人就只有厨娘婆婆了。可是老婆婆却始终不肯说出实话,她的动机是什么?是因为某一个家人,还是因为本身有什么需要隐藏的秘密?这些柳桥蒲一直都想要搞清楚。

  不动声色听着两个女人的对话,当王姐讲完之后,厨娘勉强转头瞥了她一眼,说:“怖怖不会有事的。”

  “婆婆,可是怖怖都离开那么久了……”王姐依然一副不放心的样子。

  厨娘轻咳一声,说:“让怖怖离开的是柳先生,他一定会给怖怖留好后路,而且你看,又不是所有人都在三楼,谢警官和小小就不在,还有乔先生,他们可都是追查凶手的人,怖怖现在很可能就和他们待在一起,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厨娘婆婆的话是没有错,但表现出来的情绪好像太过于平静了,之前她可不是这样的。柳桥蒲在后面接了一句:“婆婆说的很对,一楼的状况交给小蒙和小小处理就可以了。”

  “你们两个是诡谲屋仅剩的家人,需要好好注意三楼,昨天婆婆不是说这里有一个仓库吗?堆的都是诡谲屋以前的旧东西,还有管家先生买回来的东西。要是能找到仓库,也许就能找到与女主人相关的东西,或者一些线索。”

  王姐说:“我根本就没有上过三楼,而且管家先生以前在楼上拿东西的时候,都是趁着我们休息的时间,现在要让我们辨认他和女主人用过的东西,恐怕很难。不过怖怖在这里就事半功倍了,毕竟怖怖呆在女主人身边的时间要比我们多得多。”

  “那可不一定啊!小王。”

  柳桥蒲说的话让王姐听不懂,怖怖确实比她们更了解女主人,这一点是事实。她问:“难道你们还在怀疑女主人根本就不存在,是怖怖扮演了十年的女主人吗?”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边上的厨娘婆婆有气无力回答说:“女主人我见过,怎么可能不存在?再说假扮一个人十年,还是怖怖那么老实的小姑娘,说什么我也不相信!”

  柳桥蒲说:“怖怖是否扮演了女主人,和女主人存不存在是两回事,婆婆你说说看,当年的女主人是什么样子?”

  “我记不得了,人老了忘性就大,十几年前的样子怎么可能还记得?再说,就算我描述出来,也不能给你们带来什么帮助,因为年龄是会改变一个人容貌的,我们家女主人还被烧伤过,与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厨娘婆婆好像因为老刑警的话陷入了回忆中,话音尾端带着嗟叹,自己一个人开始啰啰嗦嗦、断断续续的讲起过去的事情。她这个样子,柳桥蒲和王姐都不再说话,默默倾听着。

  三四分钟之后,只听见恽夜遥在队伍前面说:“大家停一下,这里墙壁上有扇门,上面写着第三个拐弯处第一扇门,应该后面有一个房间,我们先打开看看吧。”

  “上面写着?……”厨娘突然停下叨叨絮絮的回忆,问了一句,但马上她又自己收回话尾,抬头看了看前后左右的人,没有人注意到她,厨娘又低下了头。

  她刚刚完成这些动作,身后的柳桥蒲就接上话头,说:“第三个拐弯处第一扇门,婆婆,这是谁写的门牌?管家先生吗?”

  “……我不太清楚,大概是管家先生吧。”

  “可是我数了数,刚才我们没有经过三个拐弯啊!”

  “也许……我也记不得自己走过几个拐弯了,问问前面的人吧。”

  “那就等一下再说。”柳桥蒲结束了话题,他挤过厨娘和王姐之间,向恽夜遥的方向走去。除了颜慕恒和恽夜遥,其他人都盯着老爷子看。

  这个时候,颜慕恒背对着老爷子的方向,恽夜遥站在最前面,被颜慕恒挡的严严实实,一点都看不到。

  ——

  诡谲屋主屋内部

  插曲一:第一,第二,第三个男人的互动

  “叩叩叩……叩叩叩……”敲门的声音不知道是从前面还是从后面传过来的,刚刚向前走的人(第一个男人)又倒转了回来,他自言自语的说:“好像是后面有人在敲门吧?”

  听到他的这句言语,本来站在前面的某个人(第二个男人)也挤了过来,与此同时,被他挡住的身影(第三个男人),和打开一条缝的墙壁一起呈现在大家面前,瞬间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第二个人问第一个人:“你听到后面什么动静了吗?”

  第一个人反问第二个人:“你没做梦吧?”

  第二个人晃了晃左手说:“裂开了,疼死了,我还有心情做梦吗?”

  第一个人松了一口气说:“那你去看看吧,好像后面有人在敲门,我在这里等着。”

  “好吧,等一下,我们一起再挤到前面去。那个……女士们最好站在两边不要动。”

  第二个人说完,消失在了黑暗中,第一个人没有食言,果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着他。一两分钟之后,同样面目同样身高的第二个人回来了,他走到第一个人面前说:“你听错了,我们赶快挤到前面去吧。”

  于是第一个人让第二个人先走,自己随后跟上,他经过几个女人之间的时候,胳膊肘不小心碰到了上了年纪的人,第一个人赶紧道歉,并帮忙扶稳差点被他推倒的女人。

  第二个人很快走回到第三个人身边,高大的身躯将他完全挡住,就如同刚才一样,但第三个人脸上却露出了比任何时候都要轻松的微笑,还往第二个人怀里蹭了蹭,好像他非常信任第二个人。

  他们的举动被第一个人看到了,第一个人挤过去朝着第三个人狠狠瞪了一眼,压低声音说:“不要忘了你对我的承诺。”

  第二个人听不懂他的话,可第一个人却听懂了。脸上的喜悦瞬间消去大半,只是对身边两个人说:“我们快点从这里进去吧。”

  然后,所有的人陆续开始移动起来。此刻的时间接近第二天傍晚。

  ——

  插曲二:抱怨和恼怒

  暂时消失在黑暗中的第二个人捂着自己的左手,那里裂开了,他感觉疼得快没知觉了,神经一直在跳动。

  他在心里抱怨着:“居然撕我伤口这种事也能做得出来?我也是佩服的!不想让我失去意识,也不用做得这么绝吧!可恶!!’不过抱怨归抱怨,第三个人所做的那些事也都是他心甘情愿的,虽然他刚才确实亲了人家了。

  回味起刚才柔软甜蜜的触感,第二个人居然开始傻笑……

  “喂!笑什么笑?!你刚才干了什么?!!”

  当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第二个人吓得差点掉头逃跑,左手的手腕猛地蹭到墙壁,差点疼出眼泪了。衣领被人一把抓住,轻轻松松就拉到了后面。

  凶神恶煞的家伙又问了一遍:“你没对他干什么?对吧!”

  “没有!喂喂!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帮忙,你的职业道德被狗吃了呀!没看见我受伤了吗?”虽然男人把声音压得很低,但是语气中的愤怒显而易见。

  拉住他的人冷笑一声说:“职业道德,我自己心里有分寸!你现在赶紧给我出去,还有,脸上的东西撕下来!”

  “切!我等一下,可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逃跑或者杀人自己都说不准,你们最好还是派个人看着我。”

  “放心吧,人不是住在你脑子里那个人杀的,这种天气你逃跑也跑不到哪里去。”顺手撕下第二个人脸上的‘皮肤’,拉住他的人松开手,任由其继续朝黑暗深处离开,自己则在原地鼓捣了一阵之后,朝前走去。

  “你听错了,我们赶快挤到前面去吧!”没走几步,说话声就响了起来,像是第二个人的声音。

  ——

  插曲三:左手受伤的男人和脸部变形的男人

  左手继续一抽一抽疼痛着,第二个人带着无奈的心情走向出入口,幸好离的不远,他还能找到正确的位置。

  一分多钟之后,他就回到了刚才熟悉的地方,借着微弱的灯光,他迫不及待钻出出入口,进入灯火透明的空间里。这时心情总算是放松下来了,第二个人准备赶紧到楼下去。

  没想到放松不到五秒钟,他就又因为眼前出现的男人吓了一跳。

  这一回不是什么一脸凶神恶煞,上来就揪衣领的行动派。而是在原地心急如焚,脸都快肿得变了形的半个男子汉。第二个人之所以能一眼就认出是半个男子汉,是因为他的身高,和那稍稍有些驼的背部,这个人只要穿毛衣就特别明显,一看就是个常年拿笔竿子的人。

  “喂喂!你难道也是自己下的手?太狠了吧!”第二个人惊吓之余,问道。

  “关你屁事!我没名字的啊!一开口就喂喂!”半个男子汉明显心情不好,冲着他吼。

  “你难道也是受了上面那位的气?!”

  “别问了!赶紧跟我出去,他们都在娱乐室里面。出去赶紧拿药敷一下,我的脸都快没感觉了!”

  “啧啧啧!”第二个人咂着嘴说:“我的左手也差不多,快走吧!”

  两个人按照之前的方法很快就消失在了一楼厨房里面。

  (插曲完毕,第一,第二,第三个男人到底谁的身份被换了呢?聪明的读者,我想应该很容易就能猜得到吧。)

  ——

  诡谲屋主屋三楼

  恽夜遥推开了写着字的隐藏门,柳桥蒲只走过来看了一眼,就再次回到队伍末尾,厨娘婆婆的心脏不好,刚才又受到了一点点惊吓,他需要在后面守着。

  颜慕恒朝后看了一眼,正想要开口,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他的脸颊,耳边同时传来细微的声音:“别动!没贴紧。”

  “哦。”颜慕恒随口回答一声。视线从后面的人身上收回,他的身躯自然而然挡住了恽夜遥,问:“刚才柳爷爷的话什么意思?”

  恽夜遥正在往门缝里张望,好像没有听到颜慕恒的问话。颜慕恒也不介意,他一把揽过恽夜遥的腰,将他控制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说:“你别胡乱张望,小心有人从里面扎了你的眼!我来看看吧。”

  对于颜慕恒突然变得强势的态度,恽夜遥好像并不介意,他乖乖调换了两个人的位置,站到颜慕恒身后。

  后面正好是桃慕青和夏红柿,两个小姑娘立刻紧挨进他的怀里,好像逮到了一个安全港一样。颜慕恒稍微听了一下动静,就一把推开了眼前的暗门,正想要回头招呼恽夜遥跟上,却一下子对上了他左拥右抱的样子。

  这种情况颜慕恒能说什么呢?抱的又不是自己女朋友,他也只好扶额了。

  “……进去吧!三个人并排走不过,你们两个还是到后面排队去吧!”

  说完,他一把拉过恽夜遥,走进了暗门。

  “喂,他怎么变了?”姚慕青说。

  “是啊!会不会同文曼曼一样,我可是吓死了。”这是夏红柿的声音。

  “快走,你们密谋什么呢?”后面的秦森开口,一下子惹到了两个小姑娘。

  胆小的夏红柿一声不吭跟上恽夜遥,桃慕青狠狠朝他瞪了一眼,说:“你才是那个密谋的人呢!”跟在夏红柿身后离开了。

  秦森脸色阴沉,他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也没有心情继续回应桃慕青,跟着她进去了。接下来的几个人,在柳桥蒲的催促下,也陆续进入了暗门。诡谲屋三楼最靠近出入口的三段走廊,很快回到了之前空空如也的状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