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二十一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二

第两百二十一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二

  三楼上所有的人都进入了所谓的‘第三个拐弯处第一扇门’,其实除了恽夜遥和颜慕恒之外,其他的人根本不清楚,他们究竟走过了几个拐弯,只是一味跟着走而已。

  甚至连柳桥蒲都没有关注走廊和房间的位置。老刑警最重要的工作是将所有人看牢了,一来是为了保护他们,二来也是为了不让某些人再有私自行动的机会,尤其是刚刚想要致西西于死地的那个人。

  秦森的心里越来越不安定,不仅仅是文曼曼突然失踪给他带来的影响,还有刚才颜慕恒和恽夜遥的互动。秦森明显感觉到,颜慕恒左手插在口袋里,这个举动很不正常。

  颜慕恒的左手受了很重的伤,这一点大家都知道,本没有什么可以奇怪的。可是在进入三楼之前,颜慕恒都没有把他的那只手伸进口袋里,为什么停顿了一会儿,讲了几句话之后,手就插进口袋了呢?而且颜慕恒和柳桥蒲挤到所有人后面去,到底在讨论什么?

  秦森一边走一边努力思考着,可他完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无奈地放弃。

  ‘也许是柳爷爷帮他包扎了一下伤口吧!他那伤口看上去不比单明泽的好多少。’秦森在心里安慰着自己,紧走几步,跟上了前面的桃慕青。他此时没有回头,所以没看到柳桥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跟在了他身后,并且一直在盯着他们几个舞蹈学院的学生,完全不去管身后的厨娘婆婆和王姐。

  本来六个舞蹈学院的学生也算是无辜卷进这场杀人事件之中,可是现在看来,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无辜?该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孟琪儿莫名其妙死在谢云蒙的面前。柳桥蒲亲眼看着文曼曼倒下,又亲眼见证她回到众人之中,根本搞不清楚生者与死者究竟谁才是真的。连帆昨天被人关在岩石地洞里那么久,没有不依不饶的追究原因,反而到现在说话最少的人就是他。

  秦森这个一开始胆大英勇的年轻人,现在就好像惊弓之鸟一样,时时处处忐忑不安。唯一稍微正常一点的就是桃慕青和夏红柿,也就剩下他们两个没发生过什么特殊状况了。

  四个少女和两个男生,他们真的是因为庆祝自己的第一份工作,而来到诡谲崖上游玩的吗?文曼曼坚持说自己是餐馆老板娘文玉雅的女儿,却没有得到当事人的证实。她还说文玉雅就是火灾之前诡谲屋中的女仆,也没有得到任何人的肯定。

  这个家里的人包括文玉雅,都好像对文曼曼敬而远之。还有怖怖的事情,怖怖到底有没有第二种人格?她说给乔克力听的过去究竟是不是事实?这一切也许只有在找到女主人之后才能够证实。

  女主人是否存在?安泽当年留下来的梦境之谜究竟涉及到多少无辜的人?此刻是恽夜遥和柳桥蒲最想要知道的问题。他们不去满屋子的寻找凶手,而是不遗余力探查出每一个人背后隐藏的秘密,就是为了让拼图能够完整,让凶手无所遁形,自己出现在他们面前。

  从第三个拐弯处第一扇门开始,才算是真正打开了诡谲的大门,接下来,这些人所要进入的所有地方,都将成为他们终身难忘的经历……

  ——

  诡谲屋一楼

  在那摆满了食材的凌乱地方,两个男人背靠桌面,并排站在一起,他们都饿坏了,简单弄了一些东西吃,还准备给外面的人送一些出去。

  其中一个男人脸上缠着纱布,另外一个男人左手都被白色的纱布给覆盖了。此刻两个人就像两个老朋友一样,简单交谈着。

  脸上缠着纱布的男人说:“我干的不错吧!三楼上的暗影可是被我制服了呢!”

  左手被包裹严实的男人说:“你可拉倒吧,要不是我把人抱上去,你哪有机会跟上去。他还真是聪明,昏倒了还能算计我!”

  “谁让你见色起意了,把他带到那么偏僻的房间里,而且,我到三楼上去做的那些事一早就计划好了,根本和你没有关系好不好?就算你不做梦,他也有办法带我上去。我可是和爷……啊不,老师揪出了两个恶鬼呢!不过那女人还真是厉害啊。趁我不注意来那么一手,要不是我反应快,还真是下不来了!”

  “你那是吓得腿软了。哎!当时他真的趁我睡着的时候来和你见面了吗?他说什么?”

  “他差点把我吓死,你知道吗?当时我们根本就没有约好要在三楼上见面,因为他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醒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我就放心大胆的在三楼上,拐来拐去找你们所在的房间。”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缠着纱布的男人还用手比划着,模仿自己拐来拐去走路的样子。

  他继续说:“我即将拐过第三个拐弯处的时候,他的手突然之间就从对面伸过来了,我还以为是藏在三楼上的恶鬼呢!立时寒毛根根直立,连动都不敢动。”

  “别卖关子,现在又没有人偷听,趁我还不是杀你的那个人,快点说。”左手被包裹严实的男人催促道。

  “你别威胁我,我告诉你,除了老师之外,我谁也不怕,我可是留着勇敢者血液的人,和你这种多重人格的家伙不一样。”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缠着纱布的人虽然没有办法做出明显的表情,但从他的眼神中,我们可以看见得意之色。

  另一个人只是撇了一下嘴,并未吱声,他选择忽略掉同伴的话,继续做个安静的听众。心里却在想:‘你就得意吧!谁知道之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也许我的另一种人格会给我带来过去的秘密和财富,也许我根本就没有那么正义,谁知道呢?’

  脸上缠着纱布的人继续说:“他当时只是让我闭上嘴巴,听他说话。他说他已经摸清了路线,然后他给了我一张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上面标记了三个地点,大致就是从入口处开始数,第三个拐弯处第一扇门、第四个拐弯处最后一扇门和你们两个呆过的那间房间,也就是房门底下有隐蔽的房间。”

  “我还以为他当时用了点手段让你昏倒了呢,对了,他脖子上的吻痕真的是你造成的吗?”

  “我怎么知道?另一个人干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甚至在雪地里,在仓库里,他到底干了什么?我都想不起来。”包裹着左手的人沮丧的说。他说的是实话,永恒之心虽然存在于他的体内,但在幽暗森林里的恶鬼到底干了什么?他的的确确是没有任何记忆。

  “我问你,你真的喜欢他吗?我觉得刑警先生好像对你面色不善啊!”

  “刑警先生和女警是男女朋友,你不要胡说八道了好伐!小心被听到了挨女警的拳头!”

  两个男人说到这里,视线同时看向所在空间的大门口,那里是两扇玻璃门,移门外面还有厚厚的门帘遮着。此刻门帘缝隙中,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怒瞪着他们,嚷嚷说:“你们两个吃饱喝足,在这里聊什么聊?!快把东西拿出来,不管老人和女生了,是吧?!!”

  “好了,好了,我们这就出来,不过是想聊聊刚才经历过的事情嘛!受了惊吓,还不许人倾吐一下啊!”脸上包着纱布的男人虽然嘴里抱怨,但脚下却没有挪动脚步。

  而左手包裹严实的男人立刻跟着门口的女人走了出去,女人对他说:“你先和单先生照顾一下于爷爷,我要问小航几个问题。”

  走出去的男人并未在意,只是朝着后面挥了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这个男人此刻还是他们的帮手。

  当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女人表情严肃的说:“你见到过女主人了?”

  “我只见到过一个恶鬼,她想要伤害我,可我,却想要就她和楼上的九个人。”

  “小遥说过,有一个年轻的,一个中年的,还有一个年老的,你觉得你见到的那个是谁?”

  “我不清楚,也许只有小遥能够猜测得到,但颜慕恒对小遥来说很危险!虽然刑警先生及时赶到了,但下面的烂摊子还没有人去收拾。”

  “你还打算回进去吗?”

  “是的,老师的话比什么都重要,我要回去帮他们。”

  “可你的伤……”

  “没事,小小,你这边也要小心了,不说颜慕恒随时随地会改变,我觉得于先生和单明泽你也不能忽视,最近都有可能是……”

  “好了,不要再多说了,我有数。凶手一定在这些人之中,你自己小心了。”

  “明白。”脸上缠着纱布的男人应了一句,然后说:“那个……西西她不会有事吗?”

  “不会的,你放心吧!你和单明泽都有够痴心的。”

  “小蒙不也是一样?”

  “他和你不一样,算了,赶紧行动吧,楼下的事情交给我。”

  “好。”

  楼下几个人的对话就到此为止,在以上的这些对话之中,我已经交代出了之前‘诡谲屋主屋三楼上的暗影’究竟是谁?只是没有说出名字而已。

  其实名字也好猜,脸上缠着纱布的人,他是受伤的‘单明泽’,是在三楼上帮恽夜遥的人,是引导谢云蒙进入三楼的人,也是诡谲屋杀人事件第二天白天,直到现在为止唯一不曾交代的人,对了,还有他很关心西西和柳桥蒲。

  左手上被包裹严实的人,这个不用我说了,他是上一章在三楼交换身份的当事人之一。女人是枚小小,还有那个他们口中提到的,昏迷被带上三楼的人,自然是恽夜遥无疑。

  至于他们对话中绕来绕去说到的行动,那些大家就根据之前的章节,自行先揣测一下吧,等推理篇一定会详细交代的。

  接下来,事件篇章节会主要集中在主屋三楼上的调查、15年前的掌控者、‘我’的过去和现在、纯白色的幽暗森林篇、藏在阴影中的永恒之心,以及‘纸牌’别墅的结构解析上面。

  除三楼上的调查和‘纸牌’别墅的结构解析,这两部分不用我过多于解释。

  15年前的掌控者,这一部分章节会用第三人称的方式详细描述15年前火灾前后所发生的故事。

  ‘我’的过去和现在,事实上就是在说女主人的过去和现在,就像恽夜遥所猜测的,其中包括一个年轻的女人,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年老的女人。

  纯白色的幽暗森林篇,会用心理活动,和第三人称互相对话的方式,来叙述诡谲屋外围曾经因为罪恶脱离父母怀抱,现在却无法与诡谲屋摆脱关系的孩子身上所发生的故事。他们都与安泽的梦境之谜有关。

  藏在阴影中的永恒之心,这一部分章节则是以Eternal为中心人物,围绕着诡谲屋内部那些命运多舛的孩子们展开,也会用心理活动,和第三人称互相对话的方式,讲述他们的故事。

  这些章节会在事件篇完结,然后就是一分为三的推理篇,而解决篇会如同罗雀屋杀人事件一样,不仅得出最后的答案,各个主人公的情感部分也将走进高潮。

  纠缠着好几代人爱恨情仇的诡谲屋杀人事件,最终,是会迎来一个痛苦悲伤的结局?还是会让某些人真正获得幸福,获得走向光明的勇气?就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