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二十三章15年前的掌控者七

第两百二十三章15年前的掌控者七

  1999年4月份,明镜屋岩石地洞中

  50多岁的黑瘦男人吃力的移动着,他的腰几乎要弯到地上,双手死死抓住麻袋上面的绳索,拖曳着发出腐臭味的巨大麻袋。粗糙的麻袋不停与岩石摩擦,刮擦声伴随着流淌出来的褐色污渍,令人反胃。

  好不容易挤过那条狭窄的岩石缝隙,他的肩膀和手臂外侧,已经蹭满了绿色青苔的碎末。岩壁上的水渍渗入衣料,冰冰凉凉的,让他忍不住发抖。很多年以来,他为了躲避自己所犯下的罪孽,没有好好生活过一天。

  长期的压力,还有恶劣的生活环境,让他身体始终处于一种亚健康的状态中,只是本人没有意识到而已。

  老年男人心里盘算着接下来要怎么做,一边继续慢慢向后移动。他的后背逐渐接触到地下唯一一块柔软的‘岩石’,这块‘岩石’不仅仅是一个伪装物,还是一个特殊的装置,能让人在他背后隐藏存活很久,都不受影响的装置。

  男人非常清楚,将来一旦遇到想象中的危难时刻,这里就会成为他唯一生存的希望。所以,他绝不会将这里的秘密告诉任何人,除非有人自动发现。

  柔软‘岩石’前面紧挨着一张又高又窄的桌子,这张桌子以前是安泽用来祭奠祖先时使用的,因为上下山很不方便,所以每到清明,安泽总是在岩石地洞中完成对祖先的祭拜,当然这里面还有其他的因素存在。

  除此之外,桌子还是机关的一部分,它后面暗藏着杠杆,整个桌子和杠杆就像是打开暗门的‘门把手’一样,关键时刻,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这里绝不能让任何人发现,男人很明白世事多变的道理,他不可能永远依靠着明镜屋的保护存活下去,过去所做的事情虽然已经烟消云散了,但惩罚或许会在未来的某一时某一刻等待着他,所以他必须一直做好万全的准备,以免自己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走向死亡。

  抬头看向自己走过的路途,在他的位置上,还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岩石缝隙外面,那里没有什么异常的状况,他安心了不少,将麻袋扔在桌子前面,然后站直身体喘息着,让剧烈跳动的心脏慢慢平复下来,还有那长时间弯曲又痛又麻的腰部,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在这片刻的时间里,他习惯性的用手扶在岩壁比较干燥的地方,双脚脚趾在鞋子里不停小幅度运动着。

  屋子里的中年女人对他来说并没有太大价值,倒是麻袋里的东西,能起到不小的作用。所以不能同屏幕一起毁掉,最好是能留下白色的骨骼,藏进蓝色或者褐色密道的某一个地方。

  让麻袋里的东西变成白色骨骼并不难,但要做到不伤及无辜,天衣无缝地瞒过这个家里其他的人,将骨骼带进密道里面,就有些困难了。所以他不得不借着偶然相遇来‘帮助’30多岁的女人,同时得到她的‘保护’才行。

  可以猜想得到,现在那个中年女人已经将岩石地洞两头的出入口都封闭起来了,她想要置男人于死地,但却万万也想不到,这种行为正好让男人得到了暂时‘保护’,并能够更放心大胆的去进行之后的行动。

  ‘希望明天一切顺利。’男人想着,要说他的心里一点担心都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栋偏屋里的机关,大多都只能使用一次,也就是说,明天的行动,他同女人一样,都只有一次机会。

  身体稍微恢复一点之后,年近花甲的男人就迫不及待地绕过麻袋,朝偏屋地下室方向走去。麻袋扔在这里,暂时可以不用去管,等晚上的时候再处理也来得及,反正臭味根本弥漫不到屋子里面去。

  ‘得想办法除掉三楼上那个小姑娘,让她一起变成白色骨骼,至于控制这栋屋子的中年女人,她一个人知道我的存在,并没有大碍,而且控制她也不难。最麻烦的就是永远处在夹缝中的老太婆,无论如何我都要让eteal远离她的身边。’

  想法总是比行动要容易的多,很多年以前,男人曾经产生过千千万万的想法,尤其是当那个与她血脉相连的人,向他求助的时候,男人毫不犹豫的夺走了他的爱情,将藏在自己怀里的‘毒罂粟’狠狠埋入血亲的身体里面。

  这是他当时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可以让他的想法成为现实,又省去了很多行动带来的麻烦。自此以后,这个男人便开始变本加厉了,他学会了用一颗残酷的心、一张温柔的脸、一双怯于拥抱的手和像刺猬一样的后背,来撑起他全部的生活。这让他得到了,比面临危险的行动更方便,更快把想法变成现实的途径。

  20岁以后,第一个十年,让他摆脱了与血亲共同犯下的罪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明珠’,‘明珠’分为两种,红色和蓝色。第二个十年,他用爱情和友谊的牵绊,将红色‘明珠’分别送到了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身边。

  这三个人,第一个是个女人,她得到了最小的‘明珠’,在热闹的城市里经营着学校,未来,男人希望再次出现在她们面前的时候,能够一起构建一个安逸舒适的家庭。

  第二个是个男人,他得到了最悲伤的‘明珠’,这颗‘明珠’为沉默自卑的地理老师,带来了财富和名声,也成就了雪白色山崖上的诡异之屋。让男人可以在这里躲过他应该得到的所有惩罚。

  第三个也是个女人,她得到了两颗‘明珠’,一颗被她阴错阳差弄丢了,流落到了城市的角落里,另一颗被第二个男人发现,锁闭在了那无人问津的楼层之上,终日郁郁寡欢。这个女人也因此自责了一辈子,但她恰恰是所有‘明珠’,现在唯一剩下的亲人。

  第三个十年,男人将两颗蓝色‘明珠’带进了明镜屋,其中一颗,他偷偷放在明镜屋的大门口,送给了那个无儿无女的老佣人。第二颗他则带在自己身边,隐藏了起来,直到被围困在明镜屋中的‘小工人’发现,成为了他不遗余力保护的eteal(永恒之心)。

  现在,男人已经50多岁了,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个十年可以利用,但他知道,他已无需做更多的事情,只要等待那些‘明珠’长大,让他们因为梦境和财富,在明镜屋中自相残杀,最后与明镜屋一起毁灭。

  而这个男人,就会带着他们遗留下来的财富,回到最小的,最单纯的那颗‘明珠’身边,这颗‘明珠’一直隐藏在幕后,男人会以她唯一的亲人姿态出现,然后和养大她的人结婚,最终得到幸福和永远花不完的钱财。

  用大半个人生来兜一个大圈子,虽然浪费了很多时间,但是他将因此逃过阴暗的监狱,逃过别人的唾骂,逃过那一双双充满了悲伤和愤怒的眼睛。然后在永恒之星的眷顾下,掌控生活和财富,永远延续下去。

  所有的这一切计划,看似天衣无缝,却是在掩目捕雀。男人的灰色脑细胞中忽略了刑警的存在,他自认为一直以来,罪恶的勾当都不是他亲手去完成的,刑警没有任何理由来打扰他。

  可是他错了,总有一天,明镜屋会变成致命的沼泽,让他永远沉入其中无法求生,而那些因为他失去父母失去亲人的所谓‘明珠’,都会成为压垮他最后希望的石头!

  ——

  对于过去人物和事件的解析。

  第一、这一章中所叙述到的老年男人,15年前就已经50出头了,现在依然还活在诡谲屋中,应该是65岁以上的老人。

  第二、所提到的‘明珠’。红色明珠代表女孩,蓝色明珠代表男孩,都是曾经被贩卖,被夺走原有生活的孩子,现在应该都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究竟是哪几个?活着还是死了,请大家根据我的描述先自行猜测。

  第三、如果大家能想到老年男人的身份,那就很容易想到他托付明珠的那几个人的身份,我在这里只能说,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中的,那个男人已经死了,而且是死在15年前,也是现在诡谲屋中的白骨之一。

  第四、此章开头叙述的几样东西,桌子自然是指供桌,‘柔软’的岩石就是谢云蒙他们发现的岩石假体,老年男人所说的机关,也就是岩石假体后面的小空间,但是供桌、假体和后面的空间为什么会被他称为‘危难时刻,唯一生存的希望’呢?到底这里还有什么谢云蒙和枚小小没有发现的作用?

  第五、麻袋里的东西很好猜测,也没有必要隐藏,是尸体,更进一步说,是一具在15年前意料之外被杀的,腐烂的尸体,而50多岁的男人,和之前30多岁的女人所想的第二天的计划,就是明镜屋中的那场火灾。那么尸体究竟是谁呢?火灾既然是他们两个人计划出来的,为什么最后会引伸到女仆的头上?连累女主人受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