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二十八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五

第两百二十八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五

  争吵告一段落之后,恽夜遥接上自己刚才的话题,问颜慕恒:“小恒,你没有找到电灯开关吗?”

  “找到了,但是坏了,打不开。”颜慕恒回答说。

  恽夜遥随即又问了一句:“你手上的伤还好吗?”

  “还行,已经不疼了。对了,你不是要问厨娘婆婆过去的事情吗?那就赶快问吧。”

  这时候柳桥蒲也催促了一句:“小遥,你赶快问,没有电灯的话,我们不能在黑暗中呆的时间太久。”

  “我知道,柳爷爷,可这里是女主人曾经呆过的地方,我希望能够修复电灯,好好看一看。也许,还可以让厨娘婆婆的记忆更清晰一点。”恽夜遥的这句话明显意有所指,不光是刑警和厨娘自己,在座的所有人都应该能听得出来。

  大家把视线转向厨娘婆婆和王姐,虽然互相之间看不清面目,但是身体轮廓还是可以大致看到的。秦森开口问:“恽先生,厨娘和王姐都亲口说过,她们根本就没有到过三楼上面,为什么你说这里可以让厨娘婆婆的记忆更清晰一点呢?”

  面对秦森的质疑,恽夜遥朝厨娘指了指说:“这要让婆婆自己来告诉你,虽然,她之前已经很清楚的告诉过我了,但是现在,我还是希望婆婆能够亲口说一说,她为什么要一直对我们说谎?”

  “恽先生,我想我从没有告诉过你,我曾经到过主屋三楼这样的话语。”厨娘反问恽夜遥,她的声音透露着有气无力,和刚才并没有什么两样。

  恽夜遥问:“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娱乐室里的交谈吗?”

  “记得。”

  “您说通往这里二楼和三楼的门,只有女主人和管家先生两个人知道,平时女主人一般不会提起,只有来客人或者偶尔想起来的时候才会提醒一句,这是什么意思?”

  “女主人是不想有人随便进入主屋上层,才会提醒新来的客人,你们刚到这里的时候,管家先生不也关照王姐提醒你们了吗?”厨娘回答恽夜遥,她还没有弄清楚恽夜遥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恽夜遥的下一句话,让厨娘婆婆瞬间哑口无言。

  “我的问题是,女主人和管家先生是在提醒你们?还是在提醒客人?”

  “……”

  王姐替厨娘回答说:“管家先生前天确实让我和厨娘提醒大家,千万不可以到主屋二楼和三楼上去,我亲耳听到他这样说的,婆婆没有说谎。

  “我不是说管家先生说谎,也不是说厨娘婆婆在说谎,我是问她管家先生和女主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提醒?”恽夜遥继续耐心的提出问题。

  王姐说:“他们也许是不想让新来的客人随便走动吧,毕竟三楼只有女主人和管家可以去。”

  “王姐,你看到过女主人上三楼吗?”

  “这个……”王姐被恽夜遥问得愣住了,她只能说:“我没有看到过,这十年来,女主人没有出现在过我们眼前,都是怖怖和管家先生在照顾她。”

  “那么女主人要对你们说什么?也都是怖怖和管家先生来传话的吗?”恽夜遥问王姐。

  “是的,大多数时候是管家先生,怖怖传话的次数比较少。”

  “大家可以想一下,如果这个家里真的除了管家先生和女主人之外,其他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怎样进入主屋二楼和三楼,那他们提醒又有什么意义呢?只要他们两个自己不说,刚才我们进来时所看到的那种机关,我想根本不可能有哪个新来的客人会无意之中打开的。”

  “他们本可以保持沉默迎接客人,谁都不会怀疑什么,但是这样一提醒,反倒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也许有的人就会在屋子里研究一番。作为一直小心谨慎处理事情的管家先生来说,他会这么傻吗?”

  “再说女主人,她整整十年都没有出现在家人面前,如果真的是因为烧伤或者精神状况不愿意见人,那她索性躲到三楼上去就行了,为什么还要住在主屋这里?要怖怖照顾她呢?”

  “厨娘婆婆,”恽夜遥说:“前天您还对我说过,你们曾经问过很多次怖怖,让她给你们指出上楼的入口在哪里?可怖怖总是摇头,一副完全不知道的样子。就连于恒问他的时候,怖怖也只是摇头。我还问您,怖怖会不会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说出来。可是您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您说怖怖对于肯定或者否定什么事情,不是用摇头就是用点头来表达,你们都已经习惯了,所以我说的那种可能性应该不存在。也就是怖怖不存在有难言的事情,只是单纯不知道怎么进入三楼而已?婆婆,我现在再问您一遍,您是不是这个意思?”

  “……是的。”厨娘婆婆的回答开始带上了犹豫。

  恽夜遥好像没有听出来一样继续说:“王姐,你来告诉厨娘婆婆,刚才你们进入三楼之前,怖怖到底去了哪里?去干什么了?”

  王姐这个时候,已经抽回了搂住厨娘婆婆的手,她带着抱歉的语气,对厨娘说:“婆婆,您真的不应该对恽先生说谎,其实柳爷爷让我带着怖怖一起进入主屋二楼,就是为了证明您有没有对他们说谎。从一开始,恽先生就已经对您的话产生了怀疑,尤其是您看到怖怖将管家先生推进雪地里那件事,刑警已经很仔细的勘察过现场了。”

  “管家先生根本就不是怖怖推下去的,是有人陷害怖怖,让她和管家先生一起从天桥上掉落下去。不过,我一直相信您是看错了所以才会那么说,但是怖怖知道通往三楼的机关怎么打开这件事?您为什么不告诉刑警先生呢?”

  “我……”厨娘婆婆的话语稍稍停顿了一下,随即说:“恽先生当时问起我怖怖知不知道上楼的通道,我只是说出自己的猜测而已,怖怖又没有告诉我她到底知不知道!我也是因为相信怖怖才会那样说的。”

  恽夜遥叹了一口气,说:“婆婆,我可以肯定,您不仅知道怖怖上过三楼,而且,您对这里的机关非常熟悉,请您务必对我们说实话,好吗?”

  “恽先生,我不明白你是根据什么作出这样的判断?我确实没有对你们说谎,王姐可以替我证明的,还有我的小恒,等到大雪过去之后,他回到山上,你们可以问一问。”

  王姐这个时候也替厨娘辩解道:“恽先生,婆婆每天的活动范围就是厨房和自己的房间,平时出门的次数都很少,我确实没有看到她进入过主屋楼上,这一点,我想她是不可能说谎的。”

  三个人的对话似乎要这样无休止的延续下去,而柳桥蒲和颜慕恒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他们只是和几个年轻的大学生坐在边上静静倾听而已,黑暗中,凝重的气氛让在座的人都感受到了压力,尤其是处在被质疑位置上的厨娘,她开始呼吸急促,并用手按压着心脏部位。

  恽夜遥本应该能看得到厨娘的动作,听得到她的喘息声,对于一个心脏不好的老婆婆来说,这个时候,恽夜遥就不应该再继续往下质问了,可是演员先生却置若罔闻,还在继续着自己的话题。

  “婆婆,还记得昨天管家先生出事之前发生的事情吗?当时因为女主人失踪,大家全都聚在餐厅里。柳爷爷,我和小恒去偏屋废墟那里寻找线索了,连帆先生去了厕所,一直都没有回来,他应该是那个时候无意之中掉进岩石地洞里去的。”

  “秦森先生、陆先生和乔先生都去了褐色塔楼,估计是想回房间休息一会儿吧。”

  恽夜遥说到这里,秦森插了一句嘴:“其他两个人我不知道!我自己确实是想回去睡一会儿,可我没有睡着,所以很快又回到了楼下。”

  恽夜遥说:“我不在餐厅里时发生的事情,王姐已经对我详细说过了,秦先生是所有人之中最先回到楼下来的,他在婆婆您下来通知管家先生出事之前就回来了。而桃小姐和文曼曼回房间的时间紧跟在小魅之后,算是最早回房间里的人。对吗?”

  桃慕青稍微想了想说:“应该是的,我记得刑警小姐上楼不久之后,曼曼就对我提出一起到她的房间里去休息,然后我们立刻离开了餐厅。”

  “好,现在我们就来看看,婆婆您到底是不是像您所说的,对这栋房子的密道,还有主屋楼上的情况一无所知。除了刚才我所说的那些人之外,管家先生和你当时都上了楼,你们的房间就在蓝色塔楼里面。”

  “以上这些行为本来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但是,您和管家当时并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一前一后去了钟楼,你们自以为没有人会看到,但不巧的是,乔先生是我们的帮手,为了调查山下凶杀案,他跟着我们一起来到诡谲屋。”

  “所以你们在进入钟楼的时候,只考虑到了陆浩宇先生,却没有想到住在他隔壁的乔克力先生。”

  听恽夜遥提到自己,陆浩宇马上问他:“他们为什么要考虑到我?我当时什么都没有做啊!”

  “陆先生,你耐心听我讲下去,你的房间是褐色塔楼最靠近钟楼的那一间,其实在塔楼底部的小门只是一个伪装,真正能够进入钟楼的出入口,是你的那扇房门。这件事要归功于小航,要不是他发现书房门的秘密,我们也不可能发现,其实你的房门才是进入钟楼的真正出入口。”

  “管家先生以为你们都睡着了,偷偷溜进钟楼,乔先生无意之中听到他的声音,打开房门偷看,才发现他进入了陆先生的房间。当时,乔先生还以为是你们在密谋什么事情?但是他趴在陆先生房门上什么都没有听到,他把这件事告诉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很疑惑。”

  “我们一直都没有找到正确的原因,后来,管家先生出事之后,乔先生来敲你的门,让你跟他一起下楼。他敲了很久都没有听到回应,最后你出来的时候还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我和柳爷爷都怀疑你是不是被人下了迷药?”

  “联想起午饭之后,为我们准备饮料的正是管家先生,再加上管家先生偷偷进入你房间的事情,我们就大致认定,应该是他给你下了迷药,才让你在房间里一直昏睡不醒。可光有这一点,我们还是不明白,他到你的房间里要干什么?”

  “直到小航发现双开门的秘密,我们才恍然大悟,管家先生是想到钟楼里面去,而且,他根本就不是从天桥上摔下去的,而是从钟楼上面被人推下去的,要不然的话,当时那么多人在塔楼里移动,任何人想要把管家的尸体搬到天桥附近,都不能保证一定能躲过所有人的视线。”

  “大部分人都集中在那个时间点回大楼休息,如果嫌疑人直接走楼道,完全就是自掘坟墓。如果走密道的话会更加麻烦,两栋塔楼之间的密道并不通过天桥,要想到达天桥只有两条途径:一条是从某一间密室里进入没有人住的空房间,然后再从正常楼道进入天桥,这和直接走楼道没有任何区别。”

  “另外一条是直接走过全部密道,再从房子的其他部分绕到天桥上,那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屋顶了,外面的风雪那么大,一个人要单独爬上屋顶都很困难,何况是拖着一个肥胖的人,我想,就连小蒙不借助梯子的话,也没有办法完成这样的任务。”

  “所以说,无论怎么样,凶手都不可能冒险把管家先生的尸体拖到天桥上再设计机关。管家先生肯定是去了钟楼,而跟着他去钟楼的人,就一定是把他推进雪地里去的那个人,厨娘婆婆,乔克力已经亲口对我们说,他总共看到了两个人进入诡谲屋钟楼,第二个人就是你,所以这件事,你再怎么辩解都是没有用的。”

  “这也是我认定你熟悉这里机关的原因,管家先生曾经对我们说过,这东房子里的钟楼钥匙,是保管在女主人身上的,定期去调整时间,给大钟上发条的也是女主人。发生血屋事件之后,您和王姐也承认自己没有打开褐色塔楼底部小门的钥匙,不可能进入钟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