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三十三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八

第两百三十三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八

  听完厨娘婆婆叙述的过去,除了关于于泽的那一段之外,其他听上去还算是合理。恽夜遥对此也没有办法提出更多的意义,不过,于泽的年龄问题确实非常不合理,而且,厨娘婆婆所说的于泽,和他们从唐美雅嘴里听到的于泽是不是同一个人?目前也不能下定论。

  恽夜遥对颜慕恒说:“小恒,你先不要急着分辨,过去的事情还没有全盘调查清楚,再说,厨娘婆婆到现在再对我们来说谎,也应该没有任何意义了,毕竟管家先生都已经死了,所以,我们还是稍安勿躁,等厨娘婆婆和唐奶奶对峙之后,再来分辨孰对孰错吧。”

  听到恽夜遥这样说,颜慕恒也安静了下来,他继续当一个旁听者,但是目光中的锐利之色却越来越浓烈了,幸好坐在三楼上的人都不知道刚才在颜慕恒身上发生的事情,要不然的话,一定会有人怀疑颜慕恒被隐藏的另一种人格又从身体里面苏醒过来了。

  厨娘婆婆的手还是捂着心脏,王姐替她轻轻按摩着背部,希望这样做能让她舒服一点。轻咳几声之后,厨娘婆婆停下了说话声,她要说的已经都说完了,连自己当年隐藏的爱情,现在也摆到了刑警和演员先生的眼前,她确实不需要再隐瞒什么东西了。可以光明正大的为管家先生的死而难过。

  但是,厨娘的眼泪含在眼眶中,却始终没有掉落下来,布满皱纹的脸庞此刻显得比一开始见到时更加苍老了,也许是黑夜的作用,让她的皱纹如同镶嵌在皮肤里的刻印一样,如果不是知道实际年龄的话,大家一定会以为这位厨娘婆婆应该有七八十岁了。

  皱纹也许代表了她曾经吃过很多苦头,曾经生活得非常艰辛,也许什么都不能说明。不过,这些不是恽夜遥现在急需要考虑的问题,他接下来要做的是在这间大房间里,找到女主人曾经留下的痕迹,以判断某些事情的真相。

  确实,过去的事情纷繁复杂,要想判断真相的话,必须把那断裂如同碎片一样的线索,一点一点拼凑起来才行。

  其实我们已经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来了,不管厨娘婆婆所说的是否合理。从之前的几章对过去事件的叙述中,我们依然就可以看出,最与她接近的那个人,就是‘我’的过去与现在章节中的中年女人,当时这个中年女人进入明镜屋的时候,已经是三十六七岁了,而她见到管家先生的时候,管家先生还不满30岁,与她相差了十岁左右。

  这样的管家先生真的能和厨娘婆婆产生爱情吗?而且在之前的叙述中,中年女人很有可能就是造成诡谲屋偏屋火灾的罪魁祸首,在岩石地洞中,还有一个年近五旬的男人在帮助她,这个男人如果活到现在的话,应该同于泽或者于恰的年龄差不多。

  也许,我的故事写得多了,就能从中找出一定的规律的,尤其是关于凶手的规律,当然,这个我只能在这里稍微提点一句,至于是什么样的规律?我想我是不能多说的。

  在诡谲屋中的凶手,其实已经开始浮现出来了,只是这其中纷繁复杂的线索,蒙蔽了我们的眼睛而已。就像迷宫一样,其实出口很容易就能找到,但是中间弯弯曲曲的通道,却让我们感到如此复杂,没有办法一下子用肉眼辨识到通往出口的正确道路,这可真是一件令人非常困扰的事情。

  不过困扰归困扰,线索情节还要继续下去的,就请大家耐心一点,等我之后的推理再来慢慢说明吧。

  言归正传,上面说到,在诡谲屋的岩石地洞中,有一个年近五旬的男人帮助了过去的中年女人,他帮助中年女人的目的是为了掩盖自己存在背后的秘密,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且,还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中年女人一直都是诡谲屋中某些人的傀儡,从来都没有摆脱过被控制。

  她过去是安泽的傀儡,摆脱安泽之后,又成为了隐藏者的傀儡。但是厨娘婆婆这一生,很多人都可以证明,一直在诡谲屋中承担着厨房女仆的角色,王姐曾经说过,从她进入诡谲屋以来,她和婆婆就一直共同为诡谲屋服务。

  那个时候距离现在也应该有十年以上的时间了,除非王姐说谎,要不然的话,除了年龄之外,厨娘婆婆真的很难同过去那个中年女人挂钩起来。

  而且,大家不要忘了,在管家先生之前,明镜屋中还有一个神秘的管家,就是经常到三楼上去看望安泽真正女儿的,那位温和的管家先生,这位管家先生同于泽和于恰的年龄也相仿,当年,他还有可能控制着活着的安泽。

  这些现在对于恽夜遥和柳桥蒲来说,都是既明显又没有办法真正考证的东西,除非还有一个像厨娘婆婆一样,经历过15年前火灾之前生活的人出来作证,才能更进一步得到线索。

  厨娘婆婆的话语结束之后,大家再次陷入一片寂静之中,估计都在等待着恽夜遥的下一步行动,又谁也不愿意第一个去催促演员先生。颜慕恒就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他开始在房间里到处走动,并且查看,奇怪的是,柳爷爷和恽夜遥都没有阻止他。

  柳桥蒲沉默片刻之后,开口问道:“小遥,你认为曼曼会不会等我们走后,从小卫生间那边溜出去?”

  “不太可能,因为楼梯间的墙壁都是封闭的,文曼曼要躲藏到哪里去才能避开我们的视线呢?当时我还回去看过,那个楼梯间里面根本就藏不住人。唯一的墙洞又那么小,她也不可能通过墙洞钻到隔壁房间里去啊!柳爷爷,文曼曼的事情您觉不觉得和怖怖有些相似?”

  “怖怖吗?确实,”柳桥蒲回答说:“两个人都是时好时坏的,一直都在被另一种人格反复控制,我有点搞不清楚,她们这个到底是来自于遗传,还是后天造成的,文曼曼有可能是当年被抛弃而造成的多重人格,但是怖怖呢?难道是因为寂寞吗?”

  “不,柳爷爷,我想还是和血缘有很大的关系。”恽夜遥说:“您觉得如果说她们都是安泽的孩子,这种说法合不合理?”

  “小遥,我觉得不像,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孩子的性格迥异,相貌也没有相似之处,表面来看真的不像是兄弟姐妹。”

  两个人一句我一句地聊着关于文曼曼和怖怖的事情,有转移大家的视线的嫌疑。但做得如此明显,又不像是柳桥蒲和恽夜遥的风格。他们完全不去关注一直在房间里胡乱移动的颜慕恒。其他人想不明白,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