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三十七章15年前的掌控者八

第两百三十七章15年前的掌控者八

  1999年4月份,明镜屋

  处理完了岩石地洞里的尸体,老年男人还有一件事没有去做,那就是去往主屋三楼,可是岩石地洞的两头都被中年女人给封住了,他应该要怎么办呢?

  这并不是一个太大的难题,老年男人坐在属于自己的狭小空间里,呼吸着带着腐臭味道的空气,思考着,等待着。

  在房子里还有一个认识他的人,那个人默默无闻,每天忙忙碌碌,被人支派却也自由自在,如果不是为了主屋上面那位可怜的少女,这个人绝对不会出现在明镜屋中。

  时间快要接近傍晚了,等到七八点钟,这栋屋子里所有管事的人回塔楼里去的时候,男人所想到的人就会到这里来给他送饭,然后,他就可以暂时离开了。当然,他的行动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也包括送饭给他的人。

  ‘她真的很善良,这么善良的人不应该出现在明镜屋中,出现在安泽的身边。’老年男人兀自想着,计算着时间,这里有足够的空气,足够舒适的地方让他等到晚上。

  很多年以来,老年男人都住在岩石地洞内最最狭窄的一块区域里,这里俨然已经成为了他的‘房间’。只是湿气重了一些,令老年男人的骨头总是不舒服。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脱下鞋子的双脚,脚趾又开始互相摩擦活动,他的双手也交叉放在胸前,一个人半躺着,让眼睛正好可以看到头顶上方的岩石,灰白色的石头仿佛随时随地都会掉下来,砸中他的脑袋,让他一命呜呼。

  现实中的危险和虚幻的威胁,交替在男人脑海中呈现,让他一刻也不敢松懈。未来,他还需要熬十几年,才能熬出头,才能回到心爱的女人身边。到那时,他们两个都已经白发苍苍了,将会错过很多东西,可是男人不后悔,因为错过会换来得到,这笔用大半个人生来做的交易在他眼里并不吃亏。

  好不容易熬到了一片漆黑的夜晚,老年男人点燃一支蜡烛,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八点钟,他的脸色看上去有些焦躁了。

  ‘我还没有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等待的人一向很准时,许多年以来一次也没有迟到过,侧耳倾听外面传来的动静,一点脚步声都听不到,耳边的虚空中寂静得可怕。

  ‘再等等,也许今天那个中年女人睡不着,在楼下呆得晚了,明天要做那么大一件事,她紧张也是正常的。’男人自我宽慰着,强迫自己依旧待在原地等待,他做任何事都必须冷静,一旦慌了手脚,那就会出错,而出错是他绝对不允许发生的状况。

  一分钟一分钟数着时间,男人看着岩石顶板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可是耳朵边却依然没有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直到过了晚上10点钟,男人真的开始着急了。他走出自己藏身的地方,看了一眼角落里那因为黑暗笼罩,变得更加恐怖的麻袋,朝地下室方向走去。

  他不能再等了,今天晚上,他必须去见一见那个小姑娘,某些人死了,就一定要带走另外一些人,在男人脑海中认为,这是必然的经过,要不然,这会影响他的全盘计划,也许还会影响到他的未来。

  ‘已经不再需要了,在其他那些双重人格的孩子们长大之前,明镜屋必须保持那种与世隔绝般的寂静。’一边快步走向地下室,一边想着:‘就算今天晚上她不来,我也要想办法进入偏屋书房,只要从外围走,我才有机会登上钟楼,进入密道。

  ——

  1999年4月份,主屋三楼上

  晚上8点钟已经过了,细心的年轻女仆默默陪着小安,她刚刚哄着小安睡着,这个小姑娘已经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女仆想要告诉她,她唯一的亲人也已经不见了踪迹,但是,犹豫了很久都没有说出口。

  年轻女仆单手搂着小安,在她的另一只手边,紧紧抓着一张照片,在照片上,两个女孩紧紧依偎在一起,其中一个四五岁,笑得很灿烂,另一个还未学会走路,但已经学会了如何快乐。

  女仆抬起手来,用袖子擦了一擦眼眶,不知不觉间,那里已经湿润很久了,但湿润始终没有落下来,不是女仆不再感到悲伤,而是因为他陷入了沉思,那思绪中的点滴,让她的悲伤暂时停滞下来。

  ‘为了他,我也许应该在某一份工作的,在这里的话,总有一天,三个人都会感到痛苦。’女仆想着,蹙起了眉间,因为她感到突然之间腹内一阵绞痛,那是因为没有吃饭造成的,今天整整一个下午,她都在想方设法安慰小安。

  小安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已经出现了自杀倾向,年轻的女仆知道,这种情况必须到医院去,但是,这个家里的一切由不得她做主,他只是一个外人,一个安泽并不待见的外人,就算现在安泽不在这个家里了,她还是抹不掉这种感觉。

  ‘小家伙们,安分一点吧,妈妈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做,让我好好休息一会儿。’年轻女仆摸着自己的肚子,用手一圈一圈的打转,安抚着肚子里还没有成型的小生命。

  是的,她还只有二十几岁,但肚子里已经有了第三个孩子,刚才照片上的那两个女孩,都是他的小孩,也都是这种屋子里某个不应该和他在一起的男人的孩子,这个男人成熟、聪明,看似掌控着一切,其实骨子里太需要明镜屋的庇佑了,所以他们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

  女仆什么都明白,她只是不说而已,因为说出来也没有任何意义。不会娶她的人终究不会娶,想要和他在一起的人,也终究不会和他在一起,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牵绊,年轻女仆也不例外。

  她选择原谅,选择自己承担一切,表描上也许所有的人都会认为她是个傻瓜,做的全都是吃亏的事情,但实际上,女仆很清楚,她选择‘吃亏’,便是给自己自由和方便,这两样东西是无论多少金钱都没有办法买来的。

  ‘孩子们,妈妈会努力的,一定会的。’

  可是,打算的再好也敌不过命运安排,年轻女仆不知道的事,在天亮之后,厄运降临到她的头上,她不仅会失去自己第三个孩子,还会丢失掉她的大女儿,永远将小女儿留在诡谲屋中。

  而在她怀里的小安,将成为改变她小女儿命运的人,在未来,小安将用最宝贵的东西,来报答她现在的关怀与怜惜!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