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四十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十三

第两百四十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十三

  厨娘看到王姐的样子,轻声安慰说:“小王,不要紧张,反正我们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不管他来的是谁?与我们都没有关系,你说呢?”

  “婆婆,我还是很担心怖怖,我越来越觉得……这桩凶杀案的凶手,应该不是外来者。”

  “那可不一定,小王,你不能这样想,你这样想不就等于撇清了那些年轻人的嫌疑,把我们自己身上的嫌疑提高了吗?”厨娘婆婆说的没有错,也同时说明她虽然年纪大了,可脑子却一点都不糊涂。

  “婆婆,王姐,你们不要再猜测了,曼曼最后一次失踪确实是个意外,我也是刚刚才推测到的。之所以曼曼会被我们引导到这里来,是因为另一个人在帮忙,请你们耐心先听曼曼讲完,之后的事情我会说明的。”

  “可是,我总觉得曼曼……”王姐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恽夜遥坚持住了,因为先生朝她摇了摇头,表示有什么问题等一下再问。

  王姐只好作罢,她依靠着厨娘婆婆,一双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文曼曼斗篷帽子的边缘,希望可以看清楚里面那张熟悉的容颜。

  文曼曼坐定之后,并没有像众人猜测的那样,将自己头顶上的帽子取下来,反而低垂下头,目光看着放在膝盖上的双手,那双手正在揉捏斗篷边缘的布料,好像在犹豫要不要让大家看到容貌一样。

  恽夜遥坐到刚才陆浩宇坐的那把椅子上,轻声问少女:“曼曼,你先说说看,你是怎么从楼梯间离开的?”

  “这要从柳爷爷和秦森的行为说起,当时,柳爷爷让秦森去看墙壁缺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秦森因为害怕不愿意,两个人争辩几句之后,柳爷爷也没有强迫他。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在关注着几个特定的人,他们分别是秦森、连帆和婆婆。关注小帆是因为他昨天下午离开的时间太长了,虽然之后有枚警官的说明,但还是免不了让人怀疑。”

  “观察秦森是因为我总觉得在柳爷爷中毒昏迷的那段时间里,秦森好像不在大家身边,这件事我不能确定,但当时我确实没有看到秦森在什么地方?”

  “我当时就在大家身后!你没有看到我也不能这样说呀,会让人怀疑的,曼曼!”秦森急吼吼的为自己辩解,瞪着文曼曼。

  文曼曼解释说:“秦森,你先不要着急,我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叙述而已,我并没有说你做了什么坏事。”说这些话的时候,文曼曼依然没有抬起头来,没有让任何人看到她的表情。

  秦森见她解释了,也不好再争辩什么,只能耐着性子继续往下听。

  “观察厨娘婆婆,是因为我觉得婆婆同怖怖一样,都没有对我们说实话,如果说别人不知道15年前的真实状况还情有可原,但要说婆婆不知道的话,那就解释不通了,她可是从诡谲屋建成开始就住在这里的人啊!”

  “那你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很冷漠?不愿意跟任何人交谈呢?”桃慕青问道。她也同王姐一样,拼命想要看清楚文曼曼斗篷底下的真面目,不过,好像她的努力都徒劳了。

  “我为什么要变得冷漠?我自己也不知道!”文曼曼说:“这个问题你要问恽先生,是他偷偷告诉我,进入三楼之后,一定要疏远所有的人,让自己看上去冷酷无情,很难接近的样子。在主屋二楼停留的时间里,大家因为我的改变疏远质问我的时候,真的让我非常难过。恽先生,等一下请你解释清楚,到底为什么要我改变态度。”

  这件事恽夜遥本来也是要说明的,所以他并没有再故作神秘,开口说:“是因为我想让大家觉得曼曼和怖怖,还有舒雪很相似,我指的是那个死在孟琪儿房间里的舒雪,她也是在褐色塔楼密道里,第一次跟着颜慕恒见到小蒙的舒雪。至于更具体的原因,但所有的故事完整之后,大家自然会明白。现在,曼曼请你继续往下说。”

  “好吧,我看到秦森说什么也不愿意朝墙壁缺口里看一眼,本就觉得很诧异,所以一直死死盯着他,发现他摔下楼梯的原因,是因为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当时我就认为,秦森的手心里一定沾上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我抢在柳爷爷前面去看秦森的手,看到了上面的鲜血,也算是印证了我的想法。我当时还抢先想去看看缺口里面的情况,现在想来,大家一定觉得非常奇怪,我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勇敢?其实多半是因为我的母亲,我昨天晚上就说过,我的母亲是文玉雅,可是我给了她机会,她却依然不肯认我,这让我非常伤心。”

  “过去的我虽然还小,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记忆,再加上现在发生的那些事情,我认为这栋房子里就算有一个凶手,也一定是隐藏在三楼上的女主人,当年,这里确实有女主人,并非如恽先生之前猜测的那样,是怖怖在伪装女主人,或者女主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不,完全不是这样的。”

  “而且我还怀疑,这个女主人有可能就是我的母亲。”

  “可是,曼曼,我让文玉雅女士一直都跟着小小,就是为了防止她突然发生改变,私自行动。有小小在,文女士没有任何机会可以进入三楼,就算她知道机关所在,也没有办法避开小小的监视。”恽夜遥说。

  文曼曼把头偏向恽夜遥的方向,稍稍抬起一些说:“恽先生,我……”

  “曼曼,你不该叫我恽先生的!”

  恽夜遥突然打断文曼曼,说了一句像是暗示的话,文曼曼瞬间愣了一下,仿佛明白了恽夜遥的意思,马上改口说:“抱歉,小遥,我怀疑女主人就是自己的母亲,并非空穴来风。我的母亲十几年前曾经担任过这里的女仆,他到底是怎么怀上我和舒雪的?我的父亲是谁?这我都不知道!也没有人和我提起过。”

  “当初在我的印象中,我没有见到过王姐和现在的管家先生。过去明镜屋有过一位年长的管家先生,没有正式和我打过照面,但我有一次在明镜屋玩耍的时候偷偷看到过他的背影。这位管家先生和安泽年龄相仿,我看到他的时候,安泽已经不在明镜屋里了。”

  “等等,曼曼,我问你的是,你怎么离开的楼梯间?这个问题你还没有解释。”恽夜遥强调了一遍他的问题。

  “小遥,要解释清楚我进入缺口的原因,就必须从我的想法开始说起,还有我从缺口里看到的情况,也有可能和过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些等一下我还要和厨娘婆婆对证一下,因为在这个家里,唯有她能证实我所说的话。”

  “可是,你说你看到以前那位管家现身的时候,安泽已经不在明镜屋里是什么意思?当时你不过四五岁,我想,以你母亲的身份,除非你的父亲是安泽,否则你出现在明镜屋里的几率应该是少之又少的吧!你难道是想说,你和舒雪的父亲有可能就是安泽?”

  恽夜遥的问题又把大家带到了过去,厨娘婆婆这个时候也好像要说什么?一直在找机会插嘴,却又逮不住两个人说话的间隙。

  文曼曼回答说:“不管你怎么猜测,当年的事情我说过了,我只是有一些模糊的记忆而已,至于说的究竟与事实有几分相同,只能由厨娘婆婆来证实了。我不知道我们的父亲是谁?是管家也好,安泽也好,这些我也不在乎。”

  “我的意思是,我怀疑那位管家先生就是安泽,我看到他是在火灾发生之前,那个时候我并非偶尔才能到明镜屋中去,而是经常可以随着母亲一起过去,从没有人阻止过我和舒雪进入明镜屋。”

  “但一开始,我完全没有看到过,或者说发现过明镜屋中有什么管家先生?那里的一切都是女主人在管理。当时我母亲经常在厨房里忙碌,而女主人会呆在书房很长的时间。后来,女主人不知道为什么不再出现了,安泽也是,取而代之的就是那位从没有跟我们讲过话的神秘管家先生。”

  “我没有看到过他的正脸,只看到过背影,那身材和头发都跟安泽非常相似。”

  “所以你才会怀疑,有可能火灾之前,安泽就被某个人除掉了,或者是他自己策划的火灾,并且扮演成神秘的管家先生,对不对?”

  “也许吧,反正一切都是我的猜测。”文曼曼回答,她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考。

  厨娘婆婆终于逮到了说话的机会,对文曼曼说:“曼曼,你说的没有错,当年文玉雅确实是我们聘请来的女仆,我想你所说的女主人应该指的就是我,而并非你的母亲。在火灾之前,我和安泽曾经一起管理明镜屋,而是他女儿的家庭教师,也是她女儿的替身,安泽的女儿安茜被他藏在了主屋三楼之上,这一切我都已经跟恽先生说过了。”

  “不是我不明白,你说了那么多临摹两可的过去,到底想说明什么?如果你真的要说明这些过去,和你在楼梯间墙壁缺口里面看到的事情有关系的话,那就请先告诉我们,你到底看到了什么?行吗?我想有些事情,我也许能帮着你解释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