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四十七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十五

第两百四十七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十五

  “曼曼,婆婆,你们两个都不要再说了,我这里有本日记,你们先听我念一念。”恽夜遥插嘴说。

  与此同时,在一楼,手掌上裹着纱布的男人也在说同样的话:“大家,你们都不要再讨论了,我这里有本日记,你们先听我念一念。”

  不同地点的两个人拿出同样的黑色封皮笔记本,一个是从他后背的衣服内侧,一个则是从羽绒服前襟里面。

  三楼上围坐在桌子边上的人一下子全都安静下来,文曼曼和婆婆也看向恽夜遥,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恽夜遥清了清嗓子掀开日记本,从侧面看去,日记中的每一页纸张都很陈旧,布满了褶皱,好像被水浸染过一样。恽夜遥说:“我现在把日记主人的名字省略去,先念内容给大家听,曼曼,婆婆,如果你们听到与你们相关的内容,请一定打断我,详细讲给我听。”

  “好,恽先生,你念吧。”婆婆被文曼曼气得不轻,靠着王姐说道。

  “以下是日记内容:”恽夜遥补充一句,开始入戏,他变得忧郁、悲伤,仿若换了一个人,房间里的灯光也随着他的变化暗淡了许多。“我不记得到底过了多久,是何年何月何日,这些都是父亲带走的,我已经不能够明白很多正常孩子可以明白的事情了,甚至我都看不懂座钟。”

  “那是一台老家里的座钟,像一尊木头的雕像,只有钟面上有一点金属零件,总是发出刺耳的滴答声。以前我和排斥它,但是现在,它却是我唯一的回忆。它总也走得不准,每天晚上12点,我会拨动它的指针,让它正确,可是到了早上,时间老人又会将它拨快一个小时。”

  “每天中午12点,我也会拨动它的指针,让它正确,可是到了傍晚,时间老人还是会将它拨慢一个小时。时间老人总是和我作对,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希望我的时间正确,他希望,我永远活在错误之中。”

  “这里,不是我的家,父亲不承认,他把家里的房本放在我抽屉里,让我每天看到,仿佛房本会告诉我这里是我的家一样。可惜,那对我没有任何用处。又一次,我看到父亲乱翻我的抽屉,问我房本到哪里去了,明明就在那里,是他委托管家先生放进去的,可是他自己去忘了。”

  “后来,我一个人拉开抽屉的时候,房本好好躺在那里,看上去父亲的视力也开始有问题了。好了,我不想再提父亲,来说说经常到三楼给我送饭的女仆和管家先生。”

  念到这里,恽夜遥停下了,他已经完全进入了被囚禁者的角色中,从他脸上显露出来的落寞,正在一点一点带着每一个人入戏。柳桥蒲观察着这些入戏的人,他在寻找目标,而颜慕恒正准备提出问题。

  在楼下,同样有一个讲述者,一个观察者和一个提问者,只不过,楼下的讲述者演技并不好,观察者的分析能力远远不及老刑警,提问者的脾气有点暴躁。

  我们先来看楼上会如何发展:

  颜慕恒问道:“时间问题从我们一进入诡谲屋开始,就已经显露出来了。诡谲屋中除了大钟之外,没有任何钟表,王姐,你们家人的说法是女主人极其讨厌钟表,不希望听到任何相关的声音,现在我再问一遍,确定是这样的吗?”

  “不是,”回答的人是婆婆,她说:“在安泽女儿被关在这里之前,家里是有钟表的,但是后来都被安泽扔掉了,他说安茜很讨厌钟表,看到时间会让她精神状况更差,所以把全部钟表都扔掉了。我觉得其实是安泽自己讨厌钟表才对。”

  “那么王姐呢?你对此有所了解吗?”颜慕恒转向王姐问道。

  王姐摇了摇头说:“我所知道的都是管家先生告诉我的,他只是说不可以带钟表进屋子,其他什么都没说过。”

  “好吧,接下来一个问题是问其他人的,你们对此有什么看法?在三楼最后一个房间里,我和小遥看到过日记中描述的那台座钟,已经不走了,不过看上去并没有报废。”

  “你想问哪方面的看法,是关于钟表?还是关于曼曼或者女主人的?”连帆反问,他的位置现在在文曼曼斜对面,可以看到斗篷遮掩下的脸庞。

  没等颜慕恒回答,陆浩宇直接说:“时间的话,我认同婆婆的看法,不是女儿讨厌钟表,而是安泽本人,我觉得安泽能在这种地方建造房子,本身就说明他已经是一个疯子了,疯子做事总是不可理喻,所以我推测不出理由来。要说到曼曼,她一来就同婆婆吵架,自己奇怪的行为一点都没有解释,我认为她是在刻意回避。”

  “文曼曼,我不接受反驳,所以你最好闭嘴听我讲完。”陆浩宇对着想要发作的文曼曼说,看着文曼曼不得不闭上嘴巴,才继续往下讲:“既然曼曼刻意回避,那我就来替她说一说。练舞蹈的人身体都非常柔软,如果楼梯间里的墙洞可以拉大一点的话,文曼曼也许就可以钻进去了。”

  颜慕恒说:“可是,陆先生,你不要忘了,在曼曼朝墙洞里面看之前,秦先生用手拉过墙洞边缘,当时他整个身体都挂在墙边,墙洞没有任何可以再次打开的迹象,如果里面的机关能够承载一个成年男人的体重,那慢慢又怎么能轻易拉开呢?”

  “我不知道,我又不是侦探,是你问了,我才说出想法的,你让我具体解释,我怎么可能解释得通,这些得你们自己去研究吧!”陆浩宇觉得颜慕恒又不是刑警,凭什么一副调查者的样子来询问他们,老刑警不是说过吗,他也是嫌疑人之一,所以现在自己回答问题,那是给足了他面子。

  颜慕恒看得出陆浩宇的心思,这家伙是找茬最多的一个,颜慕恒不想跟他争辩,所以闭上嘴巴,继续听他讲下去。前面的柳桥蒲一只手还是藏在背后,他的手指偶尔敲着颜慕恒的膝盖,用只有他们可以懂的方法提醒颜慕恒自己的观察结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