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五十三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十九:怖怖的真相上

第两百五十三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十九:怖怖的真相上

  一口又一口黑色的血液从颜慕恒口中吐出来,恽夜遥感到脑袋昏昏沉沉的,一个人身上的力量仿佛都被抽干了,连自己的神经都没有办法听自己的大脑的指挥,兀自像挣扎一样颤动着。

  尤其是左手,已经疼到麻木,这一回不是什么欺骗,也不是什么计划,而是真实地被凶手给暗算了,看来凶手真的隐藏他们身边,就在眼前的这些人之中。

  颜慕恒不放弃继续允吸着恽夜遥的手背,希望可以看到殷红的鲜血从里面流出来,但是已经晚了,不知道是什么毒素,通过血液运行的速度比想象中要快得多,当颜慕恒抬起头来喘口气的时候,恽夜遥整条小臂都已经开始肿胀发黑,让人不忍目睹。

  地上的人也是,柳桥蒲虽然已经全力救援了,但他依然在一阵剧烈抽搐之后,停止了呼吸,整个人像棉花一样瘫软在柳桥蒲怀里。

  “该死的!小遥,你忍一下!!”颜慕恒急得冷汗布满脸庞,他将恽夜遥的毛衣脱下来,顺手从自己内侧衣服上撕下布条,就往恽夜遥的小臂上方捆扎,他用足力气死死勒住那里,布条深深潜入恽夜遥的皮肉,令他发出痛呼声。

  事情的发展似乎凶手再一次险胜,不管刑警和演员想出什么样的计策,听到多少人背后的秘密,凶手都有办法为自己留下动手的余地!

  颜慕恒捆扎好恽夜遥手臂之后,对他说:“小遥,我现在要划开你的小臂放血,你忍受不了就使劲咬我,不要心软,知道吗?”

  “不行……小,小恒……不行的。”恽夜遥发出断断续续的反对声,可在这里没有任何解毒药剂,也没有医生,这是颜慕恒可以想到的唯一办法,为了救命,他顾不得那么多了。

  一把撕开恽夜遥手臂上剩余的布料,颜慕恒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挑出其中比较平整尖锐的一把,对柳桥蒲说:“老师,有打火机吗?”

  “有!”柳桥蒲迅速摸索着口袋,从里面找到吸烟用的打火机,然后点亮凑到钥匙底下。打火机的火苗在灯光下恍惚不定,就像周边每一个人的心情一样,极度的恐惧让他们无法行动也不能说话,只能看着眼前的事态,一步一步向未知的方向发展。

  给钥匙消过毒之后,颜慕恒再次看了一眼,已经吓到不知所措的恽夜遥,那要是抵上恽夜遥小臂发黑的部分,闭上眼睛狠了狠心,手里的钥匙一下子扎入了皮肉里面,恽夜遥立刻发出一声惨叫,被柳桥蒲捂住了嘴巴。

  睡着钥匙一点一点向下滑,恽夜遥皮肉翻开的地方,大量乌黑色的鲜血涌出来,其中夹杂着丝丝缕缕鲜红色,十几秒之后,鲜红色变得多了,开始代替黑色鲜血,出血量也减少了很多。此时恽夜遥和颜慕恒两个人身上的衣服和裤子表面都已经被血染透,恽夜遥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

  颜慕恒一把将他抱进怀里,小遥总算是活下来了,下一件事,颜慕恒就要找在场的人算账,他把小遥手里的黑色笔记本交给柳桥蒲保管,不顾老爷子在后面警告他的声音,回头用一种骇人的眼神看着在场的人,瞳孔中如同淬上鲜血,被他看到的人全都吓得瘫软在椅子上,一动都不敢栋。

  “颜慕恒!你冷静一点,现在还不确定到底是……”

  “老师,你不要说了,现在,请让我掌控局面!”

  “你……不要忘了你的职责!”柳桥蒲没有办法,只能提醒了他一句,看到颜慕恒点头,他才闭上了嘴巴,如果颜慕恒不做出格的事情,柳桥蒲不会动手阻止,因为他也对凶手的做法愤怒之极。如果颜慕恒要伤害在场的人,那么柳桥蒲一定会全力制止,他不想让颜慕恒因愤怒而毁掉自己。

  “是谁?我只警告一遍,最好自己承认,如果被我查出来的话,后果我可不负责任!”颜慕恒咬牙切齿的说,那隐藏在幽暗森林之中,残酷冷静的另一半意识,仿佛有侵占回了他的脑海中,让他变成了‘恶魔’。

  面对凶神恶煞一般的男人,所有的人全都沉默了,许久之后,久到颜慕恒即将要爆发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终于从旁边传了过来,她回答的话语居然不是解释,那就给自己脱罪,而是质问!

  “你凭什么认为我们之间有凶手?还有,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身份!从柳爷爷和小遥对你的态度,我就知道,你不是颜慕恒,你是谢警官对不对,颜慕恒早已经和你互换身份,到了楼下去,你利用颜慕恒的身份混入我们之中,却不好好演戏,故意露出破绽让我们识破是为了什么?”

  “也许小遥总部根本就是假的吧,你想的也是,谁能保证待会儿我们离开它,不会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你们是想吓唬我?让我们知无不言对不对?最终,你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到楼上来寻找什么女主人?或者从那些日记中分析线索,你们只是想要把我们这些嫌疑人关在三楼这个密闭的空间里,与其他人隔开。”

  “因为你们武断的认为,凶手一定在我们之中,对不对?在非常情况下,刑警使用非常手段,也无可厚非。而我们,只能任凭摆布,在你们的威胁下说出实情,谢警官,你不要再演戏了,抱在你怀里的人真的受伤了吗?那手臂上的伤痕,不会是你用死者的披着伪装出来的吧,就像你脸上的那条疤一样!”

  别人的手机滔滔不绝,从边上传过来,奇怪的是,颜慕恒低垂着眼眸,一眼都没有看向她,等到她说完,颜慕恒才抬起头来说:“你倒是才想的很多,居然可以睁着眼睛忽略事实,你不是应该帮助我们的吗?可是现在,为什么要突然之间转移目标指责我们呢?让你到楼上来的目的是什么?怖怖?”

  当这个名字说出口的时候,最最惊愕的人就要数王姐了,她一把拉开女人头上戴着的帽子,声音尖锐地问道:“她,她不是文曼曼?!是怖怖?!!”

  “是的,真正的文曼曼才是那个演戏的人,也是那个帮助我们的人,他给你们早晨异常的印象,然后按照计划,脱离到你们的视线范围之外,那还要归功于小航的配合,怖怖当我们打开机关门之后,就故意让自己回到了楼下,想要以此摆脱我们的视线,所以老师才让小乔跟着你一起下去。”

  “难道说……怖怖就是这栋房子里的凶手?!”一边的陆浩宇惊叫起来,他的手无意识之中抬到胸前,似乎要去扼住女人的咽喉一般。

  可是颜慕恒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头看向了怖怖说:“你在说谎,你一直都在说谎,走一开始到现在,就算是最后对小乔讲的那个故事也都是谎言!小遥早就说过,你没有一句实话,当时老板娘是怎么失踪的?连帆房间里的血屋到底是谁造成的?你一整天在餐馆厨房里杀那些活鸡,最终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要以为我们得到的线索全都没有办法指向你,怖怖,我们之所以让文曼曼大费周折再次把你换上楼,就是为了从你嘴中得到真相,如果不让你暴露在众人眼前,我想你是绝对不会说的,老师和小遥费尽心思,我想在可以好好说一说你的故事了吧!”

  被颜慕恒雨泽的女人一步一步向后退去,边上的王姐早已按捺不住,伸手去撕扯她脸上的疤痕,王姐的那很简单,她和厨娘对怖怖那么熟悉,如果想要瞒过她们两个人的眼睛,怖怖就必须有所伪装才行。”

  可是指尖划过的地方,没有任何伪装物剥落下来,颜慕恒对王姐说:“你不用白费力气,怖怖脸上根本就没有做什么伪装,他那条很急,她那条痕迹是真的,是在三楼上袭击小航的时候,被小航看准时机划上去的吧?”

  “我下楼之后根本就没有回上来,楼下的人都可以给我证明,不信,你可以先去问问!”怖怖歇斯底里的喊叫,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幅模样,“我承认,我是怖怖,那又怎么样?我一直都在你们身边,就算是有所欺骗,那也不可能杀人。”

  “我……我们不是说你杀了人,我们是说……你不该隐藏你的真实身份,安茜小姐……”

  颜慕恒怀里传出了一个虚弱的声音,恽夜遥微微睁开眼睛,他因为疼痛和失血,整个人没有一丝力气,只能努力维持着头脑的清醒,“我想……我和老师千算万算,还是疏忽了你的身份……还让小航因此伤害了自己,你当时以为小航就是……单明泽,毫不犹豫想要杀掉他……”

  “可是小航利用这个机会,脸上的伪装都失去了……不是怖怖一直在扮演女主人,而是女主人……一直在扮演小女仆,你去餐馆老板娘那里打工也是一样,为了不在……厨娘和管家以前露出破绽……整整十年,你都让自己处于隐居的状态中……不见任何人,甚至为了让他们也找不到你,所以每天白天都偷偷溜到餐馆里去……”

  “而整整当年的小女仆舒雪,也就是老板娘的小女儿……则被你代替自己关在了三楼之上,直到死亡为止……楼下墙壁里的白骨就是舒雪……对不对?”

  “不要问我是怎么猜到这一切的,王姐……请你扶着厨娘婆婆坐到连帆先生身边去……那里比较安全……”

  “我知道了,婆婆,我们走。”王姐总算是冷静下来,不管心里有多少疑问,她毕竟也是个饱经风霜的女人,在这种状况下,也不可能再去一味替怖怖辩驳。

  等到他们两个人坐定之后,恽夜遥才继续开口,颜慕恒此刻满眼心疼,这个从来不哭的男人,眼眶里居然湿润了。恽夜遥朝他微笑了一下说:“小蒙,你不要担心,我没事的。”

  他的这句话,也等于坐实了刚才怖怖的猜测,但演员和刑警的计划究竟是怎么实施的?从二楼上到三楼,再到现在,他们到底做了多少秘密行动?马上,这一切都会顺着谢云蒙的讲述让大家知道。而同一时刻,在楼下的人还不知道楼上发生的状况,还在连着黑色笔记本上的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