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五十四章藏在阴影中的永恒之心六

第两百五十四章藏在阴影中的永恒之心六

  真正的颜慕恒此刻确实在一楼里面,他就是那个手上缠着纱布念日记的男人,脸上的伪装已经全部卸去,露出的真面目倒还算眉清目秀,五官居然和雅雅有几分相似,不过,楼下除了枚小小之外,并没有人关注到这一点。就连唐美雅也没有注意到,因为她一直都在关注着枚小小冻伤的双脚和于恰的身体状况。

  雅雅则全神贯注看着颜慕恒,听他继续念下去。不过此时的颜慕恒却不说话了,他抬头看向天花板,沉默一会儿之后,突然说:“过去那种感觉又来了,楼上真的什么都不会发生吗?”

  他像是询问自己又像是在询问枚小小,枚小小奇怪地问:“你怎么了?”

  “我觉得心很疼,就像小恒出事的时候一样。”

  “小恒是谁?”枚小小问,她看到颜慕恒瞳孔中空洞的眼神,从唐美雅祖孙怀里抽回双脚,手也摆出了戒备的姿势。

  颜慕恒依然一动不动,说:“小恒就是Eternal,也是我的永恒之心……”

  “是日记中提到什么,让你感觉到危险了吗?”枚小小伸手从颜慕恒垂着的右手手指间接过黑色日记本,翻开到他刚刚看的那一页,却没有看到任何异常的词句。

  当女警再次抬起头来诧异地看向颜慕恒时,看到了颜慕恒朝向她的目光,颜慕恒问:“你认为现在的我是谁?”

  “是你自己,爱着小恒的小于,对不对?”枚小小立刻回答。

  “是的,十几年来,我的感情从来没有停止过。枚警官,你听我说下去,我不知道日记是谁写的,也不知道火灾之前的事情,我在诡谲屋生活到现在,只见过怖怖、管家先生、厨师先生、王姐和厨娘,当然还有文女士。”

  “那么说,管家和厨师真的不是同一个人?”

  “是的,厨娘也知道这件事,他们都是小工人,一个善良,另一个却贪得无厌,我不知道厨娘、怖怖还有王姐与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在诡谲屋中扮演小恒那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搞清楚过他们之间的关系。”

  “那你为什么要扮演厨娘的儿子小恒,欺骗她呢?”枚小小连续提出问题,戒备一直都没有松懈,她知道,颜慕恒一旦改变人格,现在楼下只有自己一个人可以制得住他,单明泽留在了餐馆里,其他人中还有两个老人,枚小小必须保护他们。

  老师和恽夜遥在楼下的安排,枚小小承担的风险非常大。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然,谢云蒙虽然上楼去了,他也不会不管枚小小这里,后招肯定是留好的,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枚小小认为自己的能力不需要动用后招。

  回答的声音超乎想象般平静,颜慕恒坐回椅子上,把受伤那只手上的纱布一层又一层解开来,露出他那血肉模糊的手心,正对着枚小小,似乎是在证明自己并没有失去正常的意识。

  “呼…”长出一口气,颜慕恒说:“其实小遥让我带着日记下楼来,我就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想要试探我知不知道火灾之前的事情,毕竟我在那之前就已经是个懂事的孩子了,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本日记绝对不是女主人写的,我看了最后一页的日期,是在1999年2月份的时候,而火灾的时间是在1999年4月份,所以,这个写日记人的身份,我想只有厨娘婆婆才会知道了。”

  “枚警官,我感到与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发生了共鸣,似乎他也很担忧,不是因为日记,也不是因为你们正在揭开真相,而是因为永恒之心受到了伤害,这同当年失去小恒时的情景一模一样,你能明白我的意思?爱受到了伤害,我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么多年了,我努力追随着小恒的脚步,想要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可是我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身体里的另一个我不断捣乱,他好像在帮助什么人?却又好像并不知道事实,我知道,过去的我和现在的我都被欺骗了。”

  说到这里,颜慕恒举起他那只受伤的手,给枚小小看,受伤裂开的皮肉仿佛在显示他心中的伤痕一样。

  “我之所以拼命控制另一个自己的出现,就是为了借用你们的调查,弄明白小恒的死因和被欺骗的根源。本来我不想这么早说出这些,但我真的可以感应到,永恒之心的生命力变得薄弱了,请你相信我,三楼也许已经发生了变故,无论如何,让我上去看看行吗?”

  “他们很快就会下来的,有小蒙和老师在,不会有人受到伤害,之前,你不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可是现在不同了,我身体里的恶魔也在颤抖,他也是为了爱才一直留滞在这里的,我必须要上楼去看看才能让自己和他都平静下来!”

  “对不起!如果你现在上楼的话,会破坏小遥和老师的计划,我可以告诉你,厨娘和怖怖之前都没有讲真话,所以现在,是拆穿女主人身份的关键时刻,你不能去打扰他们。”

  “女主人?你是说怖怖和厨娘都知道女主人是谁?”颜慕恒问道。

  “我不确定,但小遥和老师都是这么想的,我相信他们的判断。”枚小小回答。

  “你等等……啊!我明白我为什么这么担忧了,是小遥,一定是小遥,之前我的隐藏人格就是因为他才三番四次出现,每一次看到他,藏在幽暗森林里的恶魔都会悸动不止,证明他和过去的永恒之心实在是太像了。我忍不住对他出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枚警官,你相信我一次,楼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让我上去看看。”

  “如果他们的计划顺利,我决不会打扰他们,立刻偷偷回到楼下来,如果他们的计划有什么变故的话,我才会出手帮忙,行吗?”

  “你认为楼上有小蒙在,有你出手的余地吗?”枚小小警告他,身边的唐美雅和于恰也开口劝颜慕恒,他们都不相信颜慕恒的直觉会是真的,可是颜慕恒自己却坚信不疑,不时抬头看向天花板的中央,似乎那里随时会出现一个通往三楼的洞口。

  最后,脸上带着伤口的‘单明泽’开口说:“要不这样,我再上去一趟,我知道捷径,对上面的路也熟悉,以单明泽的身份上去,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应该也不会破坏谢警官和小遥的计划。”

  “你不行?你脸上的伤本来就很严重,你上去会让老师更加担心的。”枚小小立刻劈口否决,她可不想看到柳航再次冒险。

  事情发展到这里,受伤单明泽的真实身份也被揭露出来了,他就是因为爷爷的赞扬,勇气值全部打开的柳航,一开始那个胆小懦弱的男人,现在终于体现出一点点从柳桥蒲身上遗传来的勇敢和果决了。

  “我看还是等等吧,上面总算是有惊无险,你们也不要太担心了,柳爷爷心里有数,现在正在对怖怖展开询问,上去不是时候。”就在他们僵持不下的时候,隔壁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枚小小一听就是乔克力的,他好像很累的样子,枚小小和颜慕恒还有柳航赶紧跑进餐厅里去查看。

  果然,乔克力费力地挂在墙头上,颜慕恒赶紧过去托了他一把,才让他顺利落下地面。枚小小问:“怎么样了?”

  “没事没事,一切都好,有刑警先生镇场子,不会有事的?”乔克力打着哈哈,走过颜慕恒身边。

  颜慕恒问:“真的是这样吗?你没有骗人?”

  “怎么可能骗人?等一下他们下来不就全都知道了吗?上三楼的目的是什么?我想除了我们之外,只有你最清楚了。”乔克力毫不客气地回怼过去,颜慕恒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所以闭上了嘴巴,不过他心里的担忧依然没有散去。

  等到乔克力走到娱乐室大门边,与颜慕恒站立的地方形成视角盲区的时候,枚小小迅速靠近他问:“你说的都是实话?”

  “柳爷爷让我们镇住楼下的人,尤其是那家伙,楼上不太好,恽先生中毒,谢警官已经在暴走边缘了,而且又死了一个,虽然揪出了怖怖,但是情况真的很不妙,这些千万不可以让楼下的人知道。而且……”

  “而且什么?你快说!”

  “而且,有可能凶手就在楼上那些人之中,柳爷爷和谢警官根本不知道凶手是什么时候动的手,说不定他还会再次出手!”

  “小蒙是怎么了?让上去不就是为了保护老师和大家的吗?他是怎么做事的?”枚小小差点怒吼出声,不过她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用双手掩住嘴巴,把声音压抑在仅乔克力可以听到的范围内。

  此时后面的颜慕恒已经跟上来了,他们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回到娱乐室里,看到两个人在门口留滞的样子,唐美雅和于恰也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唐美雅想要说话,被于恰拉了一把,示意她等一下再说。

  还有一个人听到了枚小小和乔克力的对话就是跟在他们身边不吭气的柳航,柳航慢慢向后退去,一直退到颜慕恒身后,趁着没有人关注他的当口,柳航迅速溜进了客厅里面,朝着他一开始无意中打开的扇双开门跑去。

  爷爷有危险,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释怀的事情,所以此刻一定要上楼去看看的人,从颜慕恒变成了柳航,而他的离开,枚小小还没有马上意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