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三十八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一

第三百三十八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一

  现在,整个屋子里的真正危机才刚刚开始,而演员先生和刑警先生所得到的线索,再加上他们目前对过去的了解,还不能将所有的真相全部拼凑起来,至少厨娘婆婆所说的话还有所保留,怖怖到目前为止没有真正开过口,还有于恰身上逐渐体现出来的疑点,以及第二重人格控制下的颜慕恒到底了解多少真相?还有就是那个钟楼上的Eternal,他是真正的永恒之星,还是用永恒之心来作为代号的某个与过去有关联的人,目前这些都不得而知!

  视线回到餐馆内部,夜已经很深了,杂货店老板也没有多少兴致再和文曼曼交流什么房子里隐藏的秘密,毕竟一天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昨晚又折腾了半个晚上,他也累了,正靠在老婆身边打盹。

  床上和地板上的血污只是被简单处理了一下,看上去还挺触目惊心的,目前也没有人再去在意,毕竟在外围的人与诡谲屋里的人比起来,神经要放松很多。

  文曼曼此刻一个人坐着,她一点睡意都没有,总觉得有一种无法说出口的不安,在心里反复回转着。这种不安的感觉就如同考试考砸的孩子,在等待着向父母汇报的那一天,心里所承载的战战惶惶的情绪一般。

  小姑娘一会儿站起身来朝外张望,一会儿又坐下,一双眼睛愣愣的盯着墙壁。她所表现出来的样子并不是单纯的发呆,而是在努力思考,思考餐馆里发现的秘密到底代表什么意思?

  介于信任和不信任之间的态度是不是和它的主人一样呢?Eternal看出了黑猫是个训练有素的宠物,一定有主人,也就不再与它互动了,只是说了一声:“谢谢。”便自顾自朝着房门口走去,但是十几秒之后,他又无奈地停住了脚步,因为黑猫居然在背后拉扯他塞在床底下的衣服。

  “喂,你不要乱动,这些衣服等一下我还要穿的,破了可不好。”Eternal喝止黑猫,但完全没有用处,于是他伸手想要抱住黑猫的身体,小家伙发现身后有手伸过来,立刻放开口中的衣服,窜到了墙角边,盯着男人看。

  等男人退开几步,它又如法炮制去咬床底下的衣服,反复几次之后,连Eternal的耐心也耗光了,他趁其不备,一脚踩在了黑猫的尾巴上,这一回,小家伙除了惨叫,什么辙也没有了,只能在原地打转企图挣脱身后的束缚。

  “说了,你不要乱动我的衣服,我现在要回去验尸,你也乖乖到别的地方去。”

  Eternal像对待不听话的孩子一样再次伸手想要抱起黑猫,猛然间听到身后传来少女的声音:“小遥,这是我养的宠物,它没有我的命令,不会离开塔楼里面。”

  这种死不瞑目的状态应该是人为的,也就是凶手在死者刚刚死亡,身体还没有硬化的时候,用手把死者的眼睛掰开,这样子掰开了以后,远远看上去不会有什么破绽。但凑近了看就可以知道,一般真正死不瞑目的死者,瞳孔中会充满了怨恨或者恐惧,但人为做出的假象,瞳孔就会让人感觉死气沉沉,什么情绪都看不出来。

  确定了以上几点之后,Eternal爬出了水槽,他这一回是再也忍不住了,顾不上手脏不脏,直接解开了保暖外套领口的两颗扣子,在保暖外套里面,是薄款的羽绒服,羽绒服里面居然还有黑色的西装和毛衣,这个人穿的也确实是够多的。不过穿得再多,在这种冰天雪地的环境内,怎么样也不会感觉到燥热吧?

  他两次因为这个原因,想要解开衣服领子,还真的是很奇怪。暂时不管这些,Eternal呼出一口白气,蹲到管家先生的尸体边上,开始了检验。

  他不时掏出一些可以封口的塑料小口袋,在里面装上一点点东西,然后掏出很短的一次性圆珠笔,在口袋边缘的小标签上写几个字,戴着厚厚的手套,小圆柱笔很难拿稳,他五个手指并拢,像抓阄一样抓着圆珠笔的尾部,然后用一个很难看的姿势在标签上写字。

  写完之后,还要仔细确认一遍,然后再放进保暖外套的口袋里。如果掏出来的是破损的塑胶袋,他就立刻随手扔掉,一点也不在意会被别人捡去。

  管家先生虽然没有被分尸,但尸体本身能够判断出来的线索,却比中年妇女的尸体要多得多。

  颜慕恒一副疲惫的样子,摇了摇头,他那只受伤的手垂在身体一侧,看上去整个都肿起来了,很可怜。

  “小乔怎么没有喝你一起回来?”枚小小继续问,她看颜慕恒的脸色好像不对。

  已经在女警不知情的状况下改变人格的颜慕恒缓缓开口回答说:“他很快就过来,刚才我们通过密道一直到钟楼那边,除了冻僵的尸体和血,什么都没有。”

  “那么说……小恰被杀了?!”唐美雅突然站起身来,浑身颤抖,几乎要晕过去,思念了那么多年的人现在又要失去,老夫人根本无法一下子接受。

  枚小小赶紧走到唐美雅身边,伸手扶住她的身体,宽慰说:“唐奶奶,你先不要着急,颜慕恒的意思并不是发现了老于的尸体,而是说他没有看到任何人,老于和凶手可能都到了什么地方。这也可以说明,凶手并不想马上杀了老于,要不然,他完全可以扔下尸体逃走,带着死人是很难逃掉的。”

  “真的吗?”唐美雅问,枚小小对她报以一个温柔的微笑,表示自己不会欺骗她,唐美雅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其实解释的话语,枚小小自己也觉得很勉强,可是唐美雅却选择了相信,因为除此以外,她没有任何支持于恰还活着的理由,这里的凶手有多么残忍,她见过了,死亡的恐惧就像被刀刻在心里一样深邃。

  重新安抚好唐美雅和雅雅的情绪,枚小小脸上也添了一层担忧,她问颜慕恒:“刚才柳航带你下来的路,你还记得吗?”

  “还记得,我们要怎么办?”颜慕恒反问。

  枚小小停顿了一会儿才说:“必须有人通知楼上的人立刻下来,我觉得这栋房子很危险,首先承重墙会如此松散,就足以证明楼上并不安全,无论楼上人有没有达到计划安排的目的,都要让他们尽快下来。”

  颜慕恒自告奋勇:“我去!”

  枚小小想要开口应承,但是却没有发出声音,她还是在由于到底应不应该完全信任颜慕恒,他要是在半途中干煸人格的话,一切就有可能会往坏的方面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