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四十一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四

第三百四十一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四

  “什么?”柳桥蒲简直不可思议,什么叫做不是想的那样?难道沙子既不会流进大厅地板中央,也不会流进出入口附近吗?他瞪着眼前的女主人,话语戛然而止,没有办法接下去说。

  怖怖继续说:“沙子的存在本来就不是为了杀人,而是我父亲为了防止永恒之心离开,所以房子不会完全倒塌,只会有一部分封堵而已,我这样说,你们应该明白了吧?”

  柳桥蒲怎会不明白怖怖话中的意思,她等于明确肯定出入口那边会出事,老爷子没有打招呼,就想要向来时的方向冲出去。

  “老师,等等!”恽夜遥猛然直起身体,不顾自己手上的伤势,用力撑着谢云蒙的肩膀喊道。

  柳桥蒲回过头来,说:“小遥,那些人很危险!”

  “可是,您回去能做什么呢?这样子单枪匹马谁也救不了!”

  恽夜遥的话是对的,就算现在他们一起出去,房子倒塌下来,他们也只会是炮灰,根本无法拯救任何人,柳桥蒲停下脚步,冲回怖怖面前,此时老爷子非常焦急,他一把抓住怖怖的衣领,大声吼道:“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因为,我只想自己活命,那些人与我无关!”怖怖偏过头去,不看柳桥蒲愤怒的瞳孔。

  谢云蒙用力抱紧恽夜遥的身体,让他放松下来,两个人头挨着头,刑警先生看着怖怖的眼神中有愤怒也有无法理解的部分,而恽夜遥眼中却只有怜悯和悲伤。

  平复下心绪,恽夜遥语气温和地说:“怖怖,我们始终这样称呼你,不管你是过去的女主人,还是现在的小女仆,你所有的罪行只是辜负了文玉雅母女和杀了连帆。也许你所寻找的风景与颜慕恒是一样的,但是,不能因为如此,你就弃其他人与不顾。告诉我,出入口还有多长时间会倒塌?”

  终于,怖怖抬起头来,柳桥蒲放开了她的衣领,几个人沉默下来,只有女主人一个人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鲜血,你们还记得那些鲜血吗?带进褐色塔楼房间里的鲜血……有人利用了它们,制造凶杀案,这个人就在你们之中,他一点破绽都没有,是你们的信任纵容了他的行动。”

  “我没有办法再多说了,过去的孩子们回来了,永恒之心也回来了,我相信他还活着,一直活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里看着我们,跟着我们。恽先生,就像你一样!”说完,怖怖伸出手指,直直指向恽夜遥的脸庞。黑暗中,她的表情怪异,仿佛是从过去回来的幽灵。

  “……你还没有回答小遥的问题。”谢云蒙提醒了一句,不管怖怖的话是什么意思,那都是之后才要去研究的问题了,现在,谢云蒙只想尽快脱离危险的地方,救下剩余的幸存者。

  就在这时,柳桥蒲突然之间发现身边的柳航不见了,老爷子以为孙子偷偷回到刚才的出入口去了,再次想要冲出去,刚刚迈开脚步,柳航的声音就从墙壁里面传了出来。

  “爷爷,你看谁来了?”

  几个人同时回过头去,站在柳航被袭击房间里的人正是颜慕恒,此刻这家伙浑身都湿透了,脸上,衣服上都是沙子,他一边清理,一边朝着谢云蒙的方向走过去。并刻意把受伤的手心展示在柳桥蒲和谢云蒙面前,手心里还在流着血,证明伤口刚刚被撕裂过。

  对于这样的颜慕恒,刑警都没有防备,柳航则一脸高兴,认为颜慕恒有可能找到了安全出入的地方,怖怖再次低下头,昏暗的光线中看不清她的表情。

  只有恽夜遥,在所有人都不注意的瞬间,他却显得异常紧张,一双眼眸死死盯着颜慕恒走过来的身影。

  “颜慕恒?你……从幽暗森林里出来了吗?”恽夜遥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用手拍着谢云蒙的胸口提醒他。

  但已经来不及了,颜慕恒猝不及防挥出一拳,将谢云蒙打的整个人向一边倾斜过去,刑警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眼看着就要和恽夜遥两个人一起倒下的时候,颜慕恒却又及时出手,将恽夜遥拥进自己怀里。

  “唔!好痛!!”

  急速移动的手碰触到伤口,恽夜遥痛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谢云蒙和颜慕恒同时发出惊呼:“小遥,不要紧吧!”

  刑警先生的反应相当快,他整个人在半空中扭转过来,左手紧抓住恽夜遥的手臂,右手顺势握拳向上挥起,直击颜慕恒面门。

  这一拳如果打中,颜慕恒鼻粱骨必断无疑,他可没有自信鼻梁骨比房门门板还要硬,刚才不过是钻了刑警先生的空子而已。所以颜慕恒快速向后退却,希望带着恽夜遥脱离谢云蒙的攻击范围。

  身后的柳桥蒲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反应过来之后,人已经站到了袭击者身后,一手推向他的背部,另一只手则绕到前面勒住了颜慕恒的脖子。

  “小蒙,他的目的是小遥,你先把人保护好。”柳桥蒲的话阻止了谢云蒙的拳头,他很轻松就从被牵制的颜慕恒怀中重新夺回恽夜遥,见他得手,柳桥蒲立刻撤离,老刑警不想多过于纠缠。

  转瞬即逝的交手之后,颜慕恒安静下来,他低头喘息了一会儿,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的怒火清晰可见,“谢警官,小遥伤成这样,你的保护还真是得力啊!”

  恽夜遥被两个人折腾得冷汗盈盈,但他没有忘记替谢云蒙辩解:“……小蒙已经尽力了!”

  “小遥受伤是我没有保护好,”谢云蒙说:“可你是怎么回事?突然冲上来就为了说这个吗?还是你的第二重人格又想要把小遥当人质?”

  “等等,你们先不要吵,现在最重要的是商量怎么救人,还有三楼上的沙子到底会压垮哪一部分房子?还需要多久?怖怖,我请你回答我的问题!”柳桥蒲制止了几个人的争吵,回头问怖怖。

  颜慕恒抢先说:“你不用问她了,我知道,我来就是为了带你们下去,不管我现在是谁,我都不想让你们死在三楼之上。还有安茜,关于过去永恒之心的真相,你最好把你知道的那一部分老老实实告诉我,要不然的话,我会杀了你!”

  明显的威胁,而且是在刑警面前,颜慕恒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看上去冷酷,无情,充满了杀气,怖怖不由得向后倒退了几步,压抑着的恐惧渐渐浮现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