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四十六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九

第三百四十六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九

  做完对女主人安茜,也就是怖怖的分析,我们来综合一下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这里不明确说明时间了,因为之前在章节描述中都有提到过。

  安泽40岁的时候,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理老师,这说明他有一些地理考古方面的知识,是否精通不得而知,这要看一个人对学习和兴趣的认真程度。

  在没有找到永恒之心以前,安泽也想要发财,摆脱穷困可是苦于没有机会,他不会凭空想到要去利用梦境来预言,一定有什么契机让他接触到了这件事。

  我们眼前所能摆出来的契机只能是于泽的犯罪团伙,毕竟,安泽和于泽两个人,包括于恰的年龄相仿,会认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假设,安泽无意中与拐卖儿童的犯罪团伙挂上了钩,再假设于泽由于某件事情和安泽有了往来,这两个年龄和名字相仿的人会做什么呢?

  被拐卖的孩子出现在诡谲屋中绝不是偶然,于泽很可能利用了安泽对金钱的贪婪,将过去的孩子们隐藏在诡谲崖上面,避开警方的视线,暗中买卖。

  在合作的过程中,安泽发现了拥有着真实梦境的‘永恒之心’,他可以利用自己的地理知识判断对方的梦境是否具有可信度,在这件事情上,看安泽的执着程度就可以知道,他对永恒之心的梦境是非常有信心的。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努力,终于有人相信他的判断,跟他一起去梦中的地方考察。然后,成功带来的荣耀和财富,以及之后的诡谲屋别墅,表面都成为了安泽的囊中之物,但于泽呢?他在干什么?

  这里我们就要提到诡谲屋里的管家先生了,在对过去的描述中,虽然没有提到人名,但大家不难发现,管家先生不止一个,在十五年前,有一个老管家出现在过安泽的身边,还有诡谲屋隐秘的三楼上面,他令安泽害怕,见过安茜,以及上三楼送饭并陪伴安茜的女仆,还到过岩石地洞,了解诡谲屋中所有的机关。这个人根据年龄和与事件的关系,还有他可以隐藏身份的作为,我们都可以猜测,他就是于泽。

  如果于泽真的在诡谲屋中,那么永恒之心所带来的财富就不一定是安泽在控制,也许连安泽这个人都被于泽掌控并利用了。此说法成立,就证明安泽一定有什么把柄掌握在于泽手中,至于是什么把柄,就要关系到谢云蒙在山下的调查了。

  刑警先生为什么要和枚小小假扮夫妻上山,又为什么要颜慕恒和杂货店老板帮助他,不会仅仅是因为西西家保姆的死因,保姆一定和某些事件有着联系,要不然她也不会在昏迷中被人杀死,还用如此残忍的方法。

  除了颜慕恒之外,在她身上,我们若是能找到和安泽相关的过去,也许可以找到当年安泽是否受制于于泽的答案。谢云蒙和枚小小会用隐蔽的方式上山调查,也说明他们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但肯定没有得到核心部分。

  西西家保姆是一个中年妇女,十五年前,她应该只有二十多岁,诡谲屋建成之后,曾经有过三个女仆,第一个是十几岁的少女,第二个是二十几岁的年轻女仆,第三个是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

  这三个人之中,好像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仆已经结过婚了,而且她也是可以上三楼见到安茜的人,这个人最有可能就是文玉雅,她在火灾之后便离开了诡谲屋,得到一笔补偿,并在山崖上建造了属于自己的餐馆。

  这里面最大的问题还是她的两个女儿,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文玉雅执着地在山崖之间等待,却只字不提女儿的事情?还接纳怖怖来餐馆打工,他如果是照顾女主人安茜的女仆,那就不太可能认不出怖怖。

  十几岁的小姑娘最有可能是安茜,但也不排除是别的‘红色珍珠’。安泽真的会把女儿囚禁起来吗?会不会三楼上藏着的一直都是不断被买卖的‘红色珍珠’呢?那么安茜这些年来在干什么?她会不会因为不想出卖父亲而选择成为帮助者呢?

  最后那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厨娘说就是她,当时她承担的是管家的角色,如果于泽在掌控着一切,厨娘对诡谲屋来说就没有任何用处了,他们干嘛要拐卖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难道用来照顾隐藏起来的孩子们吗?

  不管从表面还是内在来看,这都是不太现实的,诡谲屋中有一个女仆就足够了,而且年轻女仆被允许上三楼,就证明她在安泽和于泽眼中,拥有一定的信任度,他们不会再需要一个照顾孩子们的角色。

  秘密知道的人越多,就越不好,我们不排除三个女人的身份有重叠的嫌疑,虽然时间点看上去相似,但不到最终答案呈现,任何可能性都会有。

  过去所呈现出来的真相,明确了一些调查方向,于泽和于恰是否还活着必须搞清楚。谢云蒙必须明确保姆背后的事实真相,也就是保姆的死亡原因。恽夜遥和颜慕恒周旋,有柳桥蒲在身边,会事半功倍,唯一要解决的就是安全问题。

  谢云蒙和枚小小两个武力担当的分工必不可少,厨娘的过去必须进一步调查,怖怖要想办法让她开口,这需要某些特殊的,能触动女主人心理防线的机会,关键也许就在第二重人格控制的颜慕恒身上。

  场外,文曼曼和杂货店老板对文玉雅餐馆内部的调查也会有所帮助,不仅仅是相似的房屋,肯定还会有更多。诡谲屋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是不可忽视的,也许在不知不觉中,你忘了他,而他却会突然带来令人震惊的线索。

  回到现在的事件中,谢云蒙、恽夜遥和柳桥蒲都被困在了三楼房间里,暂时出不来,也没有办法行动。但之后会有一个契机将他们带出三楼,不是颜慕恒和怖怖的作用,而是最后回到三楼,目前伤势不比恽夜遥轻的柳航。

  柳航从没有放弃过救人,自从爷爷表扬了那句‘半个男子汉’的话之后,他就一直在努力,在几个人对话的同时,柳航已经不知不觉离开了他们身边。

  柳桥蒲挡在谢云蒙和恽夜遥前面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让柳航从他身后溜走,而颜慕恒因为已经站在了房间里,所以完全没有发现。怖怖当时在门口,不清楚她发现了没有,不过从女主人一声不吭的样子来看,她就算知道也不想出卖刑警。

  柳航离开的方向是朝着连帆死亡房间而去的,根据目前的位置,他们距离那个房间会比较近,而且柳航看到过如何打开那里的机关,单独行动会比几个人一起行动要方便得多。

  柳桥蒲再一次让孙子冒险,而且是在受伤的情况下,对此,谢云蒙从心里是不同意的,如果说要冒险的话,也应该是他去,所以他在被关进房间里之前,一直在想办法出去看一看。

  恽夜遥同样担心柳航的状况,但他目前只能借着受伤的由头再次接近颜慕恒探索真相,其他行动他什么也帮不上,只能祈祷柳航可以顺利与大家回合,进入安全的地方。

  通过颜慕恒的说法,他们可以肯定沙子绝对能毁掉房子三楼的出入口,其原理在恽夜遥的推理中还有所欠缺,没有得到最终答案,而颜慕恒和怖怖却对此都不愿意开口。

  视线转到柳航那里,时间快要接近凌晨了,柳航站在房间门口,鼓足勇气伸手用力推了一下,房门没有如预期那样打开,他心里立刻警觉起来,又伸手推了推,依然是纹丝不动。

  加大一点力气,这回柳航发现房门并不是被锁住,而是什么人从里面堵住了,他想起袭击自己的凶手,也用了堵门这一招,此刻柳航心里不但有恐惧,他也意识到刚才没有发现的不合理之处。

  袭击者既然从内部堵住了门,那么他是怎么到外面锁门的呢?而且在柳航的记忆中,袭击者捅了他一刀之后,是朝着门口走去的。

  ‘说不定……’柳航浑身一凛,想到颜慕恒可能又骗了人。

  既然袭击他的人可以堵上门之后出去,就说明那间房间还是有其他出入口的,而且颜慕恒怎么知道他们没有从卫生间被叫出去呢?又怎么可能事先埋伏的隐藏房间里等他们呢?

  唯一的解释是,颜慕恒上楼之后发现了回归的刑警,然后从别的地方进入房间,装作等待的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

  想到这一层,柳航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想要立刻回去,不过,爷爷交给自己的任务也不能不管,思前想后,他觉得爷爷那边有谢云蒙在,而且不用担心房子坍塌,安全系数会高很多,自己应该专注于眼前,先确定刚才出去的那些人是否安全再说。

  于是他开始用的用肩膀顶门,房门向内开启,如果里面被家具堵住,从外面顶的话,应该会有用。

  果不其然,房门在他拼命施力之下,慢慢向里面一点一点打开了,耳边还传来家具与地面摩擦的声音,说明柳航的猜测是对的。因为肩膀和上半身在用力的时候,会牵扯到脸部肌肉,柳航感觉脸上的伤口火烧火燎的疼痛。

  又有一些湿乎乎的液体从鼻子上方流了下来,鼻腔里也开始湿润起来,这些东西流进嘴巴里,腥腥咸咸的,应该是鲜血,柳航顾不上那么多,继续加大力气。同时他也在防备着房门打开之后,会有人从里面袭击他,这种事他已经遇到过两次了,再不能被凶手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