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四十九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十二

第三百四十九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十二

  左手边的房间一片漆黑,这里本来有一个小灯,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灯就不亮了,柳航也没有在意,径直朝着小屋子内部走去。

  根据房间的位置,大家可以知道,这里就是在隐藏起来的黑影,破坏三楼的地方,墙壁已经被拆开了,柳航也曾经发现了这里的墙壁可以被拆卸和组装这件事。

  第一个走进去的人不是柳航,反而是躲在众人背后的陆浩宇,柳航伸手想要制止他,却因为对方走得太快,没有制止住。

  “你干什么走那么快?”

  陆浩宇没有回应,而是快速进入了墙壁被拆卸的部分,一声不吭不知道在干什么,外面的人愣住了,这个时候,桃慕青在后面小声说:“他从刚才开始就不对劲,行动和说话都很奇怪。”

  “怎么个奇怪法?”柳航问道,他的脸还是一副让人不忍直视的模样,与他正面说话,连比较胆大的桃慕青都要转过头去。

  厨娘婆婆在一边插嘴说:“柳先生,你脸上的伤比刚才更严重了,一直都没有结痂,纱布也没有多余的了,我们是不是先下去再说,陆先生的话也许他只是想要尽快出去而已。”

  “……”听到厨娘给陆浩宇辩解,柳航一时没有想到合适的话语来反驳。

  这时,房间里面传来陆浩宇的喊声:“大家,这里可以出去,柳航没有说错。”

  陆浩宇刚才进入的方位根本就不是柳航准备带他们离开的方位,所以柳航一个箭步冲进房间里面,一下子居然没有看到陆浩宇。

  “你在哪里?”柳航急匆匆问道,他身后的人此刻全都挤进了狭窄的空间里面,黑暗和异常的举动增加了他们的恐惧,桃慕青再次想说什么,却被夏红柿拉住了。

  “小青,看情况再说话,我害怕!”夏红柿的声音都在颤抖,虽然上楼弄清楚了女主人的身份,但大家目前都陷入危险之中,夏红柿希望自己根本就没有上楼才好。

  紧紧挽住桃慕青的胳膊,夏红柿都不敢看阴暗深处到底有什么。

  柳航向前走了几步,他才发现在冷空气进来的地方,有一扇小门打开了,而冻得瑟瑟发抖的陆浩宇就在小门边上等着他们。

  “好了没有,赶紧过来吧,这里可以到户外。下面就是一楼的窗户了,我们抓紧一点时间转移进去,应该不会被冻伤。”

  道里面,不过能否走通还是个未知数,柳航也是因为心里有担心,所以才会说话直白了一些。

  这些人是否能平安和枚小小回合,暂时还要稍等一会儿,可是,他们刚刚离开的楼梯间里面,却逐渐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

  一双手慢慢从柳航躺着的床下面伸了出来,这双手上戴着半透明的塑胶手套,接下来,就是一条沾满血污的胳膊,再来是半个肩膀。

  当整个人从里面爬出来的时候,除了脸部,其他身体部分几乎都沾上了连帆的鲜血,还有床底下的污垢,这个人从脸上揭下了一层透明的东西扔在一边,我们才看清楚,他原来就是在楼上验尸的Eternal,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从哪里进来的,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发现他。

  柳航自然想起了那只小黑猫,但黑猫不可能堵门,它是什么时候跑进去的?柳航也不关心。

  柳航关心的是是否有人用黑猫作掩护,在暗中行动?当时若是自己坚持走到楼顶的话,也许就会在杀人发生之前,找到隐藏在诡谲屋中的暗鬼,也许就能阻止之后那些血腥恐怖事件的发生。

  柳航隐隐感到悔恨,胆小确实是他的软肋,也因此错过了很多能帮助爷爷的机会。

  ‘那么这一次,就让我来看看你的真面目吧!’鼓起勇气,柳航用尽全力把门向内推挤,果然,随着门缝越来越大,里面除了黑猫的声音之外,同时也传出了凌乱的脚步声。

  ‘确实有一个人在,很有可能他就是凶手!’心中的想法随着破门而入的动作一起发生,柳航整个人摔进门里,西西家保姆是一个中年妇女,十五年前,她应该只有二十多岁,诡谲屋建成之后,曾经有过三个女仆,第一个是十几岁的少女,第二个是二十几岁的年轻女仆,第三个是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

  这三个人之中,好像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仆已经结过婚了,而且她也是可以上三楼见到安茜的人,这个人最有可能就是文玉雅,她在火灾之后便离开了诡谲屋,得到一笔补偿,并在山崖上建造了属于自己的餐馆。

  这里面最大的问题还是她的两个女儿,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文玉雅执着地在山崖之间等待,却只字不提女儿的事情?还接纳怖怖来餐馆打工,他如果是照顾女主人安茜的女仆,那就不太可能认不出怖怖。

  十几岁的小姑娘最有可能是安茜,但也不排除是别的‘红色珍珠’。安泽能作为判断的参考,绝不能作为事实来处理。

  怖怖被确定为诡谲屋的女主人安茜,但她坚持不愿意提供事实真相,这也是一件很头痛的事情。王姐在管家死亡的时候就说出了自己来诡谲屋的原因。剩下的就是舞蹈学院的两个小姑娘,桃慕青和夏红柿了,她们是否是‘红色珍珠’,过去经历了什么?还没有提及过,不过看上去两个小姑娘与诡谲屋也没有多大关系。

  综上所述,再加上之前一些章节对过去事件的模糊描述,我们先来大致还原一个比较合理的真相看看,请大家先把现在的故事发展忘记,跟着我的描述走进过去的事件中。

  真正引申出过去的是在第12章的后半部分,这里我描述了一个躲在房间里的,慵懒,孤独,怨恨生活的女主人,她会在清晨很早就起床,然后站在床边

  也回不来了吗?”这种猜测是刑警最不愿意想到的,因为原来的颜慕恒有着此刻这个人所没有的善良和单纯。

  “他为了摆脱我,不惜自残,我当然也不愿意他再出来,当年的一切不能埋葬,而且,我还要唤醒永恒之心的记忆,让那边那个人见鬼去!”

  最后三个字,颜慕恒说的很轻很轻,但他的手指明显是指向谢云蒙的,柳桥蒲面不改色对他说:“那你也要有这个本事才行,何况这里没有你说的永恒之心。”同样很轻的话语,给人一种否定即是肯定的感觉,颜慕恒的瞳孔变得更深了。

  两个人的手分开的一刹那,谢云蒙的拳头也到了,颜慕恒直接躺平在地上,摔下去的时候撞翻了身边的椅子,还差点撞到柳桥蒲身上,老刑警向边上让了一步,巨大的倒地声之后,颜慕恒捂着半边脸好几分钟都没有动静。

  他没有想到的是,诡谲屋连环杀人事件成为了他开启另一种生活的契机,而几年后的罗雀屋连环杀人事件,则成为他真正与谢云蒙走到一起,放弃演员生涯的开端。

  说到这里,几个人在三楼上停留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分钟,刚刚从密道里下楼的那些人又经历了什么呢?照理说,要是没有特殊情况,这些人应该已经到楼下,与枚小小会和了。

  房子此刻还没有任何动静,刑警的心也比刚才轻松了不少,他们并不知道楼下有人失踪,颜慕恒也不打算现在把隐藏者的身份告诉刑警和恽夜遥,在互相利用的前提之下,谁也不会愿意把底牌先亮出来。

  那个隐藏者对于诡谲屋的熟悉程度,甚至超过了安泽和安茜,他也知道颜慕恒和永恒之心过去所经历的一切,还有更多的秘密,比如那些‘蓝色珍珠’看上去比柳桥蒲要老的多,说她七十岁以上绝对所有人都会相信。

  不管厨娘有没有谎报自己的年龄,来证实她那些故事的真实性,反正她若是安茜的母亲,年龄上毋庸置疑是可以成立的。

  再者说了,厨娘是诡谲屋中服务时间最长,也是最了解女主人和房子的人,为什么事到如今她就算被迫开口,也只讲了自己和安泽的关系,对安茜还有永恒之心,以及安泽发家史的具体细节,都未主动提及呢?难道不是在维护隐藏的‘女儿’吗?

  恽夜遥趴在谢云蒙耳边,轻声把自己的推理说给刑警先生听。两个人的动作因此显得非常暧昧,他们没有注意到,同时也在说话的颜慕恒看到刑警这边,瞳孔中几乎要喷出火焰来。

  永恒之心忘了过去的爱人,却和现在的爱人如漆似胶,颜慕恒不明白自己几个人同时回过头去,站在柳航被袭击房间里的人正是颜慕恒,此刻这家伙浑身都湿透了,脸上,衣服上都是沙子,他一边清理,一边朝着谢云蒙的方向走过去。并刻意把受伤的手心展示在柳桥蒲和谢云蒙面前,手心里还在流着血,证明伤口刚刚被撕裂过。

  对于这样的颜慕恒,刑警都没有防备,柳航则一脸高兴,认为颜慕恒有可能找到了安全出入的地方,怖怖再次低下头,昏暗的光线中看不清她的表情。

  只有恽夜遥,在所有人都不注意的瞬间,他却显得异常紧张,一双眼眸死死盯着颜慕恒走过来的身影。

  “颜慕恒?你……从幽暗森林里出来了吗?”恽夜遥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用手拍着谢云蒙的胸口提醒他。

  但已经来不及了,颜慕恒猝不及防担忧地问道,他们此时的位置正好在刚刚柳航被袭击的房门口,现在墙壁又恢复了原状,还没有人注意到。

  恽夜遥双手死死抓住刑警的衣服,努力探头对后面的柳桥蒲说:“老师,我想小航是对的,我似乎忽略了点什么。刚才我也一直在思考,是否有判断失误的地方。”

  “沙子通到楼下六边形大厅地板中央是没有问题,可是通到出入口下面就没那么容易了,刚才我反复分析了,那里的地板是活动的,还可以打开缺口,老师,凭你的经验,你认为沙子有可能在短时间里被水冲到那里吗?”

  “很难!”柳桥蒲停下脚步,扶着墙壁说:“活动地板就算和大厅地板严丝合缝,也不可能一点沙子和水都不会漏出去,毕竟被分割开来了,缝隙和错位不可避免。一旦沙子被水冲到那里,楼下小小肯定可以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