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五十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十三

第三百五十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十三

  “我爷爷他们暂时还不能出来,遇到了一些特殊状况,不过有谢警官在,暂时不会有危险,我出来是为了确认你们是否安全的,因为小遥的判断出现了一些偏差,现在看来没有大问题,就是想办法出去了。”

  再次确认过每一个人之后,柳航继续说:“还有一个不用从二楼活动墙壁那里出去的办法,你们跟我来吧,希望第二个出入口不要被堵住才好。”说完,他快速向楼梯下面走去,其他几个人也毫不犹豫跟上了他。

  一边走,夏红柿一边还在低声抱怨:“真是乌鸦嘴,没有出去呢,就说这种堵不堵上的话!”

  “你就少说几句吧,好歹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还不忘出来救我们,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桃慕青同样用很低的声音训斥他,这个女孩子从一开始就让人觉得很正派,做事说话都是这样。

  他们现在要通过的就是谢云蒙上楼时用的那条通道,可以直接到塔楼密道里面,不过能否走通还是个未知数,柳航也是因为心里有担心,所以才会说话直白了一些。

  这些人是否能平安和枚小小回合,暂时还要稍等一会儿,可是,他们刚刚离开的楼梯间里面,却逐渐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当时有一只小黑猫从那里跑了出来,柳航并没有再往上走,也就错过了发现躲藏在那里的黑影的机会。现在,柳航自然想起了那只小黑猫,但黑猫不可能堵门,它是什么时候跑进去的?柳航也不关心。

  柳航关心的是是否有人用黑猫作掩护,在暗中行动?当时若是自己坚持走到楼顶的话,也许就会在杀人发生之前,找到隐藏在诡谲屋中的暗鬼,也许就能阻止之后那些血腥恐怖事件的发生。

  柳航隐隐感到悔恨,胆小确实是他的软肋,也因此错过了很多能帮助爷爷的机会。

  ‘那么这一次,就让我来看看你的真面目吧!’鼓起勇气,柳航用尽全力把门向内推挤,果然,随着门缝越来越大,里面除了黑猫的声音之外,同时也传出了凌乱的脚步声。

  ‘确实有一个人在,很有可能他就是凶手!’心中的想法随着破门而入的动作一起发生,柳航整个人摔进门里,倾斜在边上的家居一角撞在他的腰部,来不及感受疼痛,柳航捂着腰部朝前看去。

  眼睛出现的场景并非她所想象的那样,整个一面墙壁已经没有了,呈现出来的是装修典雅的楼梯间,以及,大眼瞪小眼看着他的,应该早已经到楼下的幸存者们,还有……

  一个穿着黑斗篷坐在地上的人,那件斗篷就像是怖怖身上穿的一样。

  柳航来不及看一眼房间内部的状况,就大声喊道:“抓住他,他刚才躲在房间里,一定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谁?你要…我们抓住谁?”站在最前面的刘宏毅反问道,他的样子好像根本不清楚柳航在说些什么?

  柳航稳住身体,大踏步朝打开的墙壁外面走去,连帆的尸体还在大床里面,看上去并没有被人动过。柳航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那个黑斗篷的人身上。

  他不管不顾再次大声喊:“你是谁?快点把你头上的帽子揭开,让我看清楚你的脸。”

  可是黑斗篷只是微微颤抖了一下,并没有照着柳航的话去做,他身边的那些人也面面相觑,一个都没有行动,这下子柳航是真的着急了,最后几步他是用小跑走完的,正在手即将要接触到黑斗篷的衣服时,却被王姐一把拦住了。

  在合作的过程中,安泽发现了拥有着真实梦境的‘永恒之心’,他可以利用自己的地理知识判断对方的梦境是否具有可信度,在这件事情上,看安泽的执着程度就可以知道,他对永恒之心的梦境是非常有信心的。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努力,终于有人相信他的判断,跟他一起去梦中的地方考察。然后,成功带来的荣耀和财富,以及之后的诡谲屋别墅,表面都成为了安泽的囊中之物,但于泽呢?他在干什么?

  这里我们就要提到诡谲屋里的管家先生了,在对过去的描述中,虽然没有提到人名,但大家不难发现,管家先生不止一个,在十五年前,有一个老管家出现在过安泽的身边,还有诡谲屋隐秘的三楼上面,他令安泽害怕,见过安茜,以及上三楼送饭并陪伴安茜的女仆,还到过岩石地洞,了解诡谲屋中所有的机关。这个人根据年龄和与事件的关系,还有他可以隐藏身份的作为,我们都可以猜测,他就是于泽。

  如果于泽真的在诡谲屋中,那么永恒之心所带来的财富就不一定是安泽在控制,也许连安泽这个人都被于泽掌控并利用了。此说法成立,就证明安泽一定有什么把柄掌握在于泽手中,至于是什么把柄,就要关系到谢云蒙在山下的调查了。

  刑警先生为什么要和枚小小假扮夫妻上山,又为什么要颜慕恒和杂货店老板帮助他,不会仅仅是因为西西家保姆的死因,保姆一定和某些事件有着联系,要不然她也不会在昏迷中被人杀死,还用如此残忍的方法。

  除了颜慕恒之外,在她身上,我们若是能找到和安泽相关的过去,也许可以找到当年安泽是否受制于于泽的答案。谢云蒙和枚小小会用隐蔽的方式上山调查,也说明他们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但肯定没有得到核心部分。

  他爱着永恒之心,也想要找到永恒之心,他的举动说明,恽夜遥确实有很多地方和过去的人非常相似。在某些人对他的判断推波助澜之前,他就已经对恽夜遥做出过爱人之间才有的举动,而且并没有刻意避讳,以至于谢云蒙现在想起来都很愤怒。

  那一拳颜慕恒也算是挨得不过分,再说他不也打过刑警先生吗?扯平了!

  除了恽夜遥之外,接下来就要说到那些来山上庆祝旅行的大学生了,梦琪儿这个最单纯的人却是第一个被发现的‘红色珍珠’(过去被拐卖的女孩)。

  她的死至少暴露了颜慕恒拥有第二重人格这件事,虽然当时没有人想到这一层,但也有一点可以拿出来反驳,那就是身高问题,颜慕恒与谢云蒙一样高,这个毋庸置疑。

  但进入褐色塔楼房间袭击恽夜遥的人却并没有那么高,当时的描述非常清楚,他顶多和恽夜遥差不多,那么这个人又是谁呢?难道与谢云蒙在密道里见面,和袭击带走恽夜遥的人不是同一个?但后来颜慕恒又为何能够找到被安排在梦琪儿房间里的恽夜遥呢?谁给他传递的消息?

  在一栋充满了机关密室,还有很多心怀叵测者的别墅里,问题实在是太多了,无法理解的,混乱的事情也太多了,就像纠结在一起的毛线团一样,找到线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