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五十三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十六

第三百五十三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十六

  陆浩宇说话间,牙齿都在不停打颤,柳航几大步跨过去,脸上的伤口接触到冷空气,疼得他倒抽凉气,胸口的刺伤此时也开始作怪。

  柳航单手捂住胸口,对陆浩宇说:“你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万一被凶手伏击怎么办?”

  “这是不可能的。”

  “你怎么那么肯定?”柳航奇怪地问道。

  陆浩宇说:“外面几分钟就能冻死人,凶手如果在这里伏击我们的话,恐怕没等到我们来就冻死了。”

  他的这句话看似很有道理,柳航却瞬间皱起了眉头,带柳航没有继续反驳陆浩宇,而是像认可他的解释一样探头朝外看了看,外面除了风雪什么都没有。

  柳航的头只能探到小门口,因为外面的风雪太大了,稍微伸出去一点就会迷了眼睛,根本没法看到小门下面的窗户。

  缩回来之后,柳航说:“陆先生,这里转移出去太危险了,不过你既然发现了小门,有可能就是凶手袭击我们的出入口,你们现在的位置不是房子会倒塌的部分,这样,你们先一直往房间另一边走,那里会有出去的口子,我刚才和谢警官进来的时候没有关闭。”

  “那你呢?”陆浩宇一边被柳航拉回比较温暖的地方,一边迫不及待的问。

  柳航等到他和众人在一起之后,才回答他:“我要回楼上去报告刑警,这里发现暗门,让他们下来调查,而且,这里的水缸也有很多疑点要调查。”

  “不能送我们到楼下吗?楼下不是也有枚警官在吗?”陆浩宇似乎一下子变得疑问很多,而且神情也一直很焦急。

  柳航反问他:“你好像很奇怪?”

  “我有什么可以奇怪的?”陆浩宇赶紧说:“我不过是想要更安全一点而已,多一个人总比少一个人好吧。”

  “那个……我可以说一句话吗?”桃慕青小心翼翼的举起了手,说:“我觉得陆先生的担心不奇怪,你要是走了,就剩下我们四个女人和陆先生一个男人,万一发生什么事情的话,陆先生没法保护我们。”

  桃慕青的言下之意是陆浩宇可能会明哲保身,不管她们,只不过她不能当面直接了当的说出来而已。

  柳航想了想说:“好吧,那我就先跟你们一起下去。”

  说完,他走回去拉上了那里的暗门,门上有一个锁扣,但已经冻住了,应该是不久之前才冻住的。

  柳航哈着冻疼的双手,指挥众人朝着他熟悉的方向出去,一会儿之后,几个人就消失在了小房间里面,二楼六边形大厅恢复了一片宁静。

  又过了几分钟,一个男人偷偷从暗门更深处探出头来,嘴里骂了一句:“笨蛋。”立刻又消失在黑暗之中。

  ——

  视线此刻要回到枚小小那里,她一个人面对着楼下发生的状况,面临的问题也很严重,唐美雅和雅雅两个人一直在为失踪的于恰担忧,文玉雅一脸淡定坐在一边,没有再发疯,但也同怖怖一样,什么都不说。

  枚小小一个人继续研究墙壁,那些墙壁带给她的疑问越来越多,并不是没有水和沙子漏下去,而且很少,所以枚小小没有因此太过于在意和紧张。

  颜慕恒已经离开很久了,枚小小的心思不断围绕着他,无法集中起来。楼上人的安危是她此刻最最担心的,还有于恰的失踪到底是自主行动还是他人所为?会不会对楼上人产生隐患?枚小小心里全都没有底。

  反反复复察看着主屋一层的所有墙壁,枚小小让单明泽看着娱乐室里的那些人,自己走进了客厅里面,这间客厅除了一开始有仔细观察过之外,其他时间路过这里都很匆忙。

  墙壁上那些奇形怪状的小房子,现在看来依然很怪异,枚小小站在客厅与餐厅连接的门口,看了一眼娱乐室方向,除了单明泽露出一个背影之外,其他人都看不到,但可以听到声音,似乎是单明泽与唐美雅在交谈。

  视线调转方向,枚小小仔细观察着墙壁上的每一个小房子,小房子是由长条形的木板组合而成的,木板的一部分镶嵌进墙壁里面,与水泥墙完美融合在一起。

  但木板与木板之间的连接,却并不十分契合。有些地方甚至留有很宽的缝隙,只是远看的话,由于遮挡和阴影的关系,不仔细看并不会发现这些缝隙。

  枚小小凑近过去,这些小房子近看和远看真的完全不一样,如果人站在房间中央,墙壁上的东西看上去就是装饰物,只是有些怪异而已,绝对不会让人产生其他的疑惑。

  但凑近看去,则完全不一样,木板与木板之间都是断开的,每一块木板的倾斜程度和歪斜程度也都不一样,绝对不会让人认为它们组合出来的是一栋小房子的形状,也就是说,只有后退到一定距离,才能看出木板组合出来的基本轮廓形状。

  怎么说呢?反正从刚才观察到现在,枚小小对这栋房子里的墙壁装饰物虽然做出了一些分析,但总体还是抱着满腹的疑团,根本不明白房子这样弄的意义究竟在哪里?

  所有的一切表面上看上去都很清楚,奇怪的地方也好,松散的程度也好,包括是否有可能对整体房子造成什么样的不良后果,都可以猜测,但这些组合在一起的意义,则让人无法理解。

  还有就是书房的那涮双开门,到现在,枚小小都不知道他通往室外的原因是什么,是方便过去的某些人出入吗?或者方便一些秘密行动吗?但就算户外可以连接塔楼,行动不是还要在屋子里面展开吗?屋子里有那么多密道,在枚小小看来,书房的门莫名其妙可以通往户外的意义,除了方便杀人凶手逃跑之外,根本就是多余的。

  但这种想法她不会说出口,因为对于一个刑警来说,武断的下定理论是不可取的,枚小小深知这一点。但是一时之间,她又无法找出答案来,不免得心情变得有些急躁了。

  ‘该死的,小蒙和老师在这里就好了。’枚小小心里骂了一句,她并不是不依赖谢云蒙,只是倔强的性格让她没有办法像恽夜遥一对谢云蒙展示软弱的一面。

  娱乐室那边不能晾着太长时间,枚小小准备先回过去再说,此刻在女警的心里,主屋一楼已经隐隐有些危险的意味了,虽然没有答案,但她决定让众人撤离到塔楼里再说。

  担忧让女警的脸色发白,从心里来说,她确实爱着谢云蒙,不是那种想要成为知己的爱,而是真真正正想要相守一生的爱,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多年以后,对自己信誓旦旦的谢云蒙,居然会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两个人之间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