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六十六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四

第三百六十六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四

  在柳航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个驼着背,身材矮小的影子正在悄无声息的离开,他已经在角落里观察很久了,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在他的掌控之中。

  事实上,从柳航他们进入最后的通道,被困在里面,一直到有人拼命撞门,Eternal来了又离开,都被他看在眼里,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等到周围平静下来,才走出角落。

  影子双手在脸上胡乱抹着,然后背靠墙壁向前移动到被封起来的小门口,伸手敲击了三下门扉,他敲的很轻很轻,好像受了重伤,有气无力一样。

  ——

  瘫坐在地上的陆浩宇突然之间振作起来,整个人都坐直了,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柳航一直在观察陆浩宇,此刻看他这副样子,就猜到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于是向陆浩宇所在的方位靠近过去。

  “喂!你不要去管他了,这个人大概是疯了。”桃慕青在后面喊,可是柳航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

  ‘到底陆浩宇听到了什么?’柳航心里想,他发现陆浩宇竖着耳朵在听门外的动静。

  “叩叩叩……叩叩叩……”

  终于,柳航听清楚了门外轻微的敲门声,那声音虽然微弱,但出奇的有规律。

  “谁?是谁?”陆浩宇猛的爬起来,趴在门板上问道,他仿佛又恢复了思考能力,一会儿之后,门板后面传来柳航听不清楚的话语,他想要凑过去,却被陆浩宇的身体挡住了。

  渐渐的,陆浩宇开始沉静下来,有一刹那,柳航甚至觉得他好像露出了一丝若隐若现的微笑。

  “你怎么了?听到什么了吗?”柳航忍不住开口问。

  陆浩宇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理都不理,反而越发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倾听。又过了几分钟,陆浩宇突然回头说:“是我们的同伴,他好像受伤开不了门,我们让他去报信,谢警官一定会过来救我们的。”

  “你……不疯了?”柳航脱口而出,后面那几个女人也完全不相信陆浩宇的话,她们反而把身体缩得更紧了。

  “你刚才还是一副崩溃的样子,怎么现在又冷静下来了?外面的人是谁?你到底听到了什么?”

  除了接二连三提出问题之外,柳航没有别的办法,他现在要保护的不是自己一条命,万一陆浩宇真的是在演戏,那么他们就危险了。

  把问题反复问了好几遍,陆浩宇却只是含糊其辞的解释,说刚才因为太过害怕,所以才会失态的,并保证现在一定没有说谎。

  陆浩宇越是这样解释,柳航就越不相信他,两个人僵持不下,陆浩宇索性不解释了,而是对着门外说:“谢警官他们在三楼,我们现在出不去,你赶紧回楼上去通知,让谢警官下来帮忙。”

  门外的人不知道回答了陆浩宇什么话,柳航看到他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然后陆浩宇说:“大家放心吧,外面的人去通知刑警了,我们等一下就能出去,只要和刑警在一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说完,自顾自坐到了离柳航最远的角落里,背靠墙壁,虽然陆浩宇的脸上没有做出什么表情,但柳航明显可以感觉到他的戒备。

  所以柳航一步一步退回女人们身边,对她们说:“我不知道陆浩宇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你们先呆在这里不要动,等一下如果谢警官真的出现,我爷爷一定会一起过来,别人的声音我不能保证,但爷爷的声音我一定不会听错。”

  “嗯,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小航你不要再走开了。”王姐在后面说,厨娘婆婆一直在发抖,让她很担心。

  几个人静静等待着,空气逐渐变得稀薄,让他们每一个人都觉得很不舒服,尤其是陆浩宇,他张开嘴巴喘息着,隔着一段距离都能感觉到他在极力控制自己的不安。

  ——

  餐馆地下居然也有岩石地洞,这大大出乎了杂货店老板的预料,开始他还能够定下心来向前移动,可时间越长,他就越不安。岩石地洞很长,里面阴冷潮湿,会有很多无法忽略的声音。

  比如什么东西爬过的沙沙声,到处都有的水滴声,还有长在岩石缝隙中的青色植物,总是让老板误认为有人在偷偷看着他,杂货店老板不停东张西望,脚步也显得越来越慌乱了。

  他虽然在这座山上住了半辈子,但从来都是风平浪静,就算有一些苦难,也只是生活中不可避免的状况,根本与恐惧无缘,所以老板觉得,他今天是把一辈子的恐惧和愤怒都释放出来了。

  老婆的死是致命打击,代表着就算此次的时间过去,他可以平安无事,也回不到过去的生活中了。这是杂货店老板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事情,至少当下,他是如此想的。

  脚步渐渐接近岩石地洞尽头,那里的通道也逐渐显露出来,两块岩石之间90度折角的地方有一人宽的夹缝,很轻松就可以通过。

  但老板还是小心翼翼躲在这一头张望着,因为岩石壁对面只能看到窄窄的一小部分,两边几乎都看不到,他害怕有人躲在那里,万一遭到袭击就麻烦了。

  这个时候,杂货店老板心中的恐惧似乎超过了愤怒,脑子也比刚才清醒多了,他等待一会儿,没有听到任何动静,才敢慢慢钻进岩石夹缝里去。

  殊不知他的这些动作,被跟在后面的文曼曼和某个人看得清清楚楚。

  “曼曼,你说他会过去干什么?”

  “……有些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文曼曼斟酌着语句说:“老板的心思我们现在基本上清楚了,不管你怎么想,我觉得我们应该阻止他,这样也许事情还有返还的余地。”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文曼曼的这些话,她身后的人开始低声啜泣,不一会儿又发出轻微的痛呼声。

  文曼曼赶紧回头问:“你怎么样?还好吗?”

  “我没事……就是他让我太伤心了。”后面的人摇着头,勉强止住哭声说,语气中充满了内疚。

  “那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必要因为不是你造成的死亡而谴责自己。”文曼曼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算不算安慰,她也不知道,但直觉告诉她,身边人的善良是真实的,而非做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