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六十七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五

第三百六十七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五

  Eternal伸出手的时候,食指指尖不小心在碎木板上划了一下,立刻一滴鲜血在黑暗中滴入其他鲜血一起,瞬间融合了进去。

  他也没有在意,只是将连帆的尸体慢慢移动到看得清的地方,开始检查,连帆是在情绪紧张的情况下突然被刺穿心脏死亡的,起情况表面上与突发性猝死很像。

  为什么说是表面上呢?因为猝死的根本原因是因病突然死亡,在病情发生的时候,患者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即将死亡这个事实,连帆的状况也是一样。

  他的目的是救助恽夜遥,因为是他开灯导致恽夜遥受到刺激并倒下,而且原本恽夜遥就已经受伤了,在连帆的思维中,可能恽夜遥直接倒在床板上会令他的伤势加重,而他自己没有受伤,就算当一下肉垫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所以他奋不顾身扑到了恽夜遥身体下面,与此同时,怖怖也启动了机关,怖怖的本意也不是杀死连帆,而是将恽夜遥置于死地,同时扰乱谢云蒙的情绪,当时她很清楚,恽夜遥正在一步一步接近真相,事情对她来说已经到了不得不阻止调查者的地步了。

  阴差阳错之下,连帆付出了生命,而恽夜遥再次受到伤害,也确实让谢云蒙失去控制,忽略了怖怖这个实际上的杀人凶手。

  所以,这一切简单来说,就如同一个人意料之外的‘猝死’。但Eternal现在要得到更具体的验尸结果,诡谲屋事件发展到现在,除了在岩石地洞里,还没有真正描述过验尸过程。

  目前我们就把Eternal当成一个临时法医,跟着他看看连帆尸体的具体情况,尸体心脏组织被完全破坏,胸口留下一个大洞。

  伤口已经开始感染,多年未曾使用的木桩上不满了回城和细菌,再加上塔楼里的空气相对温暖,几个小时的时间足以让细菌在伤口处繁衍,导致伤口化脓腐烂。

  脑死亡一般在身体死亡30分钟之后,然后尸斑逐渐形成,大概6个小时之后,用手指按压尸斑的地方会出现褪色,超过12个小时就基本不会褪色了。

  小刀的刀柄下面堆起了一坨厚厚的东西,像是泥土,又像是什么粘稠的东西,反正很恶心就是了。文曼曼用力把小刀从地板缝隙中拔出来,然后拿出塞在口袋里的纸巾用力擦拭。

  黏在刀上的东西确实很难弄,纸巾都被它粘住撕碎了,文曼曼感觉这样不行,于是咬了咬牙,直接用指甲开始扣,等到扣完,文曼曼的手指也差不多要黏到一起去了,指甲里全是黑色的东西。

  “真恶心!”

  咒骂一句,文曼曼继续手里的工作,这一回她用双手握住刀柄,更加用力划开地板之间的缝隙。

  这项工作差不多做了十几分钟,文曼曼终于感觉地板松动了,她赶紧放下小刀,双手一左一右扣住地板翘起来的部分,用足全身的力气向上掀起。

  就在文曼曼满头大汗准备进入地板下面一探究竟的时候,杂货店老板夫妇房间里却发生了变故。

  不知道说起了什么话题,两夫妻都很生气,老板娘更是面红耳赤,小声训斥着丈夫,而老板急于解释,却漏洞百出。

  “我绝不相信事情会变成这样!”老板娘说完最后一句话,偏过头去,这是她感觉胸口闷得慌,喉咙也像是快要裂开来一样疼痛,所以捂着脖子干咳了几句,视线落到床头柜上的某一部分。

  老板赶紧扑过去保住老板的身体,轻轻替她揉着胸口。

  “老婆子,你怎么样了?不要吓我。”老板低沉急促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可是老板娘却突然之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她一只手用力掐住自己的脖子,一缕鲜血从老板娘嘴里流淌出来。

  为了让自己呼吸顺畅一点,又或许是想要对杂货店老板说些什么,老板娘张大嘴巴,另一只手颤颤巍巍指向房门口。

  第二条路就是与娱乐室后面秘密隔间想通的通道,这条路是恽夜遥发现的,当时柳桥蒲假装身体不适,让大家停留等待柳航,一是为了让‘单明泽’归队,二是为了确认恽夜遥的猜测是否正确。

  这第二条路柳航使用了三次,第一次是绕路从蓝色塔楼密道进入爷爷等待的地方,第二次是送谢云蒙上楼,并接应颜慕恒(第一重人格控制)回到一楼,第三次就是现在想要利用它带大家出去。

  实际上,这条路就在被封闭的二楼出入口右边,它就像是一个被压扁了的U形,开口正对着六边形房间出入口,藏在加厚的墙壁里面,一般不会被发现。

  绕过去之后,直接就可以到达出入口另一头,也就是大家待过的那个二楼小隔间,然后就可以通过隔间边上的悬梯下去,下面不是娱乐室后面隐藏的空间吗?这一部分空间我们当时只描述了一角,其余没有讲到,事实上,其余部分有一扇小门,连接着一条狭窄的走廊,可以从墙壁里直接绕过大半个娱乐室,进入蓝色塔楼密道。

  柳航现在只要推开面前的门,就可以进入出入口左边墙壁里,也就是U形通道里面。他很自然伸手推门,却没想到一下没有推开。

  柳航皱了皱眉,在手腕上施加一点力量,继续向前推,门是打开了,可他总觉得门轴好像很涩,不像之前那么灵活。为了以防万一,柳航让所有人向后退几步,自己则躲在门背后跟着一起移动。

  柳航的想法是,会不会有人躲在那里袭击,而门缝夹到了袭击者的衣服或者袖子。

  可门打开到最大,一个人也没有,柳航松了一口气,对身后人说:“大家跟上吧,这里没有危险。”

  他自己第一个踏进通道里面,脚下立刻传来一股黏黏的感觉,柳航踩了几下,确实是有什么东西洒落在地板上,沾着鞋底很不舒服。

  杂货店老板的脚狠狠踩在文曼曼身上,让粘稠的土坯糊进他嘴巴和鼻孔里,差点没让她窒息。

  文曼曼一动都不敢动,直到再也听不到脚步声了,她才敢把头稍稍抬起来一点,让眼睛和鼻孔暴露到空气中。

  也顾不得恶心了,文曼曼双手胡乱扣挖出鼻孔里的东西,大口喘息,好像这辈子从没有呼吸过新鲜空气一样。

  ‘呼……憋死我了,幸好他没有发现,我得回去看看老板娘出什么事情了。’文曼曼想着,用足力气从泥坑里爬出来,身上大块大块的东西粘的很牢,她不得不随时用手清理。

  “你怎么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文曼曼一下听出来人的身份,心里的害怕竟然消失掉一大半。

  “我没事,就是他刚才一直喊着要杀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听文曼曼的问话,她似乎很熟悉这个新来的人,不管怎么样?小姑娘暂时总算是安全了。来人帮文曼曼大致清理了一下身上的东西,在清理过程中,问:“曼曼,这些是什么?”

  “我有一些猜测,不过不能确定。”文曼曼说:“我们现在不能在这里逗留,要赶紧追上老板,我很担心他。”

  “唉!那好吧,你确定没有受伤吗?”来人又问了一句。

  文曼曼摇摇头,走了几步,表示自己可以出发,两个人随即朝着杂货店老板前进的方向追过去。

  柳航一行总共六个人被困在通往蓝色塔楼的出入通道里面,已经无计可施了,陆浩宇开始怀疑每一个人,他再次后悔,自己没有按照当初的想法,躲在客房里等待救援。

  “和你们一起行动最终只能带来死亡,我算是明白了,这栋房子里的人都是疯子,到处杀人,根本不止一个凶手,你和你,还有你,”陆浩宇的手指一一指向厨娘、王姐和柳航,继续吼道:“你们都是恶魔,我早就该自己保护自己了。”

  “你怎么保护自己?如果脱离刑警,你恐怕早就活不成了,事情现在正在接近真相,我相信爷爷他们一定会来救我们的!”柳航也毫不客气的怒吼回去。

  现在,大家的情绪都不好,厨娘头晕目眩靠在王姐怀里,王姐则吓得脸色发白,双手不停颤抖。

  两个小姑娘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不过,她们还算是信任柳航,也许柳航老刑警孙子的身份起了作用,桃慕青和夏红柿紧挨在他的背后,用惊恐的目光盯着面目狰狞的陆浩宇。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我受够了,我要自己想办法出去。”说完,陆浩宇用力撞向小门,他身体发力,连续撞了三次,然后停下喘息着。

  柳航想要拉开他,刚伸出手,没想到陆浩宇重新撞向小门,又是铆足劲连续撞了三次,可他的力气同谢云蒙完全不能比,门扉纹丝不动,连晃都没有晃一下,仿佛是在嘲笑他的无能。

  柳航在他喘息的时候,隐约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他一刹那冷静下来,竖起耳朵倾听着。

  他从情绪激动突然变得安静,桃慕青以为他吓傻了,在后面轻轻推着他:“喂,小航,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