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七十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八

第三百七十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八

  通道并不长,到尽头之后,文曼曼和同伴的眼前就一片漆黑了,他们只能用手摸索。

  文曼曼摸到了熟悉的东西,她说:“是沙子,干沙子,这里怎么也会有?刚才过来的通道里一点都没发现。有干沙子就说明墙壁对面还是空心的,要不我们来找找看有没有可以打开的地方吧。”

  还没有等同伴回答,墙壁对面就突然传来了一个女孩惊愕的声音:“是谁?”听上去很慌张。

  文曼曼停顿了下来,仔细分辨着,她是个聪明的女孩,记忆力也很好,很快就发觉是谁了,于是赶紧问:“你是夏红柿,对吧?”

  “!?……曼曼?是曼曼吗?”

  里面的人确实是夏红柿,她刚才因为不舒服蹲在了墙壁边上,正好听到了文曼曼的说话声,此刻夏红柿发现是朋友,赶紧告诉柳航。

  “小航,曼曼在后面。”但是她急匆匆也没有把话讲清楚,只是把柳航往后拉,闹得其他人也跟着惊吓到了。

  桃慕青小声埋怨她:“红柿你干什么?这种时候还一惊一乍的,吓死人了。”

  夏红柿说:“我没有一惊一乍,我听到墙壁外面有文曼曼的声音,她还回答我了,真的。”

  话一出口,柳航马上推开夏红柿把耳朵贴在了她背后的墙壁上,大声问:“是曼曼吗?”

  “是我,我在墙壁夹层里,我不知道怎么打开这里。”文曼曼同样大声回答,简单说了他们遇到的困难。

  柳航说:“墙壁里面有什么异常吗?比如松动的木板,或者可以掰开的缝隙等等,你找找看,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这里有沙子,可我找不到它是从哪里流出来的。”

  文曼曼的话让柳航冷静下来,沙子?为什么这里会有沙子呢?二楼的沙子根据推理都应该进入出入口下面了,他问文曼曼:“是干的还是湿的?”

  “是干沙子。”

  “干沙子……”柳航自言自语重复着文曼曼的话,双手在墙壁上开始移动,他是想确认木头是否是干燥的,但手边摸到的墙壁都很潮湿,甚至墙缝里都黏黏糊糊的。

  “这就奇怪了,她那边有干沙子,我这边的却都是潮湿的,沙子和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柳航努力思考着,模糊的视力和疼痛大大阻碍了他的行动,甚至陆浩宇接近身后也没发现。

  此刻,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午,没看到谢云蒙的枚小小和单明泽依然守在一楼,而楼上谢云蒙正在一步一步按照颜慕恒的指示行动,颜慕恒说可以有下楼的方法,为了受伤的人,谢云蒙选择相信他的话。

  恽夜遥和柳航的伤势都很严重,而楼上已经没有药品了,唯一还存有药品的地方就是厨房里面。谢云蒙担心恽夜遥的手如果不及时治疗,会留下后遗症,目前虽然毒素已经清除,但伤口裂开的地方却一直没法结痂,看着让人心疼。

  而且柳航脸上的伤也是如此,他现在不在老刑警身边,柳桥蒲的担心可想而知,只是他不会说出来而已。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文曼曼上楼之后,所以现在,我们的视线还是回到文曼曼和柳航那里。

  “你想要干什么?!不许靠近我们!”夏红柿突然之间尖叫起来,伸手啪地打开了什么东西。

  柳航被他吓得不轻,赶紧回头确认,却看见陆浩宇红着半边脸站在他身后,那发红的地方一看就是遭到了夏红柿的殴打。

  “你……没事吧?”柳航憋了半天,才问出几个字。

  陆浩宇却不领情,反问他:“墙壁里是谁?”

  “我们干嘛要告诉你?你说不定就想着杀人!”夏红柿借着刚才一巴掌的勇气,冲他吼道,被桃慕青拉到了一边。

  陆浩宇很奇怪理都没有理夏红柿,又问了一遍柳航同样的问题:“墙壁里是谁?”

  “是文曼曼,她不知道为什么钻进墙壁夹缝里去了。”柳航回答说:“我问你,你刚才在门外听到的脚步声,是不是文曼曼的?”

  “不……啊,是的,我想起来了,就是文曼曼。”陆浩宇犹豫一下,肯定的说,他的犹豫让人起疑,柳航明显不相信刚才的人是文曼曼,但表面上没有说什么。

  陆浩宇继续说:“柳航,你这幅样子行动不便,女人们又心惊胆战的,让我也帮忙吧。”

  “你怎么不害怕了?”柳航问,陆浩宇改变得实在太快,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明白陆浩宇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知道自己一定会被怀疑,陆浩宇应该已经有心里准备了,他站在那里死死盯着柳航,现在只要柳航还愿意相信他不是凶手,那些女人就没话可讲了。

  见他不回答,柳航只好放弃第一个问题,继续提问:“你要怎么帮忙?”

  “撞碎木板看看行不行,这里的木板应该很……”陆浩宇伸手推了一下潮湿的墙壁,猛然停下说话声,像碰触到电板一样缩回了手。

  随即柳航也产生了第三个问题:“你碰到了什么?”一边问,老刑警的孙子一边回头去碰触陆浩宇刚刚碰到的地方。可是那里没有任何异常。

  柳航不免疑惑的再次看向陆浩宇,陆浩宇说:“我没碰到什么,是你太敏感了。”

  “是吗?

  就在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墙壁上正在逐渐发生细微的变化,一个小小的像三角形一样的铁片正在插进墙壁缝隙里,在那些黏糊糊的东西里划动,不一会儿又缩了回去。

  墙壁另一头

  “哎!这样能行吗?我看扣到猴年马月也扣不完。”文曼曼身边的人说着,语气里完全没有信心。

  但文曼曼不一样,她说:“不一定,幸好我保留了这个东西,刚才地板上的盖子也是靠它打开的,现在不妨试试同样的方法。”

  “算了,我来一起帮忙。”同伴叹息着,伸手从文曼曼手中拿过工具,开始用力划墙壁的缝隙,狭窄的空间里已经没有刚才进入时感受到的那一点温暖了,身下的全都是阴冷,两个人哈着白气,努力想办法救出柳航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