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七十二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十

第三百七十二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十

  “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发现这里不对劲。”女人的声音在空间里回荡,听上去战战兢兢,好像害怕极了。

  随后,男人的声音也传了出来,听不太真切,那是因为寒冷的缘故,男人应该是站在雪地里同女人讲话,听上去牙齿都冻得打颤了。

  “我不能再这里久留,三楼上的其他人还没有下来,我必须尽快回去,你说的事情我记住了,但事实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判断,而且根据我们已知的线索,他应该没有动机。这样吧,你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先回去,自己小心防范,如果他对你不利,或者有什么危险的举动,就可以确定你的话了,如果他还是和之前一样,那就没事。”

  说完,雪地里传来男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而女人急促的呼吸声中明显可以听出她内心的不安。许久之后,女人才转身坐在了一张陈旧的小方凳上面,开始冥思苦想。

  要是她还在三楼上的话,那么至少安全可以得到保障,两个刑警在身边,还有一个那么聪明的演员先生,女人几乎可以肯定自己说明事也不会有!(这个女人不知道恽夜遥受伤,秦森和连帆被杀的事情。)

  但现在她要面对的是一个自己猜测与凶杀案有关,而刑警却十分信任的人。听刚才男人的口气,似乎已经将女人心中猜测的那个人排除在嫌疑人之外了,什么叫做‘根据已知的线索,他应该没有动机’?调查者说话能这么武断吗?万一她因为这件事死了,那么算是刑警的错,还是凶手的错?

  越想越觉得男人不负责任,女人站起身来,狠狠踢了一脚边上的柜子,发泄不满,但是她很快意识到这个举动会引起某些人的注意,所以马上停手了。转头朝门外看了一眼,等待五分钟之后,发现并没有人喊她的名字,女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坐下思考对策。

  门口的黑影此刻也松了一口气,看来,男人并不相信女人的话,幸好他没有按照自己的心意动手,要不然的话就真的会被抓住把柄了,现在,自己该是要回到同伴身边去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因该是他才对。

  依然像来时一样,黑影一步一骤慢慢潜回原来的地方,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当身体重新松懈下来,困意也立刻袭上了黑影的脑细胞,两天两夜没有好好睡觉,让他的思维极度渴望进入休眠状态,反正已经确定了,只要不行动,就不会有大声,所以黑影索性大大方方的开始睡起了觉。

  “水和沙子会顺着开口往下流淌,何况,我们刚才打开机关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好好复原吧,那里的漏洞肯定很大。小小不是个新手,她察觉楼上有东西流下来,而且墙壁看起来不牢固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带着大家撤离,然后再想办法联系我们。”

  “凶手要是想压垮那里的墙壁,被发现的风险很大,可能会得不偿失,甚至被我们察觉到房子的秘密。从唐美雅口中,我们已经知道了过去拐卖儿童团伙的存在,结合这栋房子里找到的线索,我相信这里应该是他们所有秘密的隐藏地,凶手绝不可能希望我们知道的更多。”

  “老师,我一直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小航的担忧,我不得不承认我也有,万一沙子真的是流到出入口附近,而且没有被楼下的小小发现,那情况就要危险得多了,那里的墙壁承载着上下机关通道,牢固度肯定比其他地方脆弱得多。”

  “一旦小小他们没有及时撤离,后果不堪设想,光是上面那些活动地板砸下去,就……更何况,楼上的幸存者都需要通过那里,凶手只要掌握好时间点,一口气就可以让大部分人都受伤,甚至死亡。这栋房子之所以分成那么多密室和密道,我猜测,其中很多部分应该不是一起建造的。”

  “厨娘婆婆说过,诡谲屋建成之后,安泽时常会请装修队来重新维修,这就相当奇怪了,您想,房子若是一个整体,地基墙壁都牢固的话,怎么可能需要时常找人维修,更不要说是刚刚建成的房子了。”

  “房子若是很多块拼起来的呢?那么这些分开的部分之间的关节就比较容易坏,经常维修保养也说得过去了。就像之前说起过的,房子如果不会全部倒塌呢?用一半废墟来掩埋掉所有知道真相的人,保留住另一半栖身之所暂时藏起来,这对凶手是有利的。”

  恽夜遥一口气说完,看着柳桥蒲和柳航,他眼中的担忧与柳航如出一辙,柳桥蒲此刻也沉默了,是啊!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他们说对了,那刚才出去的人和楼下女警保护着的那些人就都危险了,他们已经知道了那么多事情,保不齐凶手选择狗起跳墙。老刑警咬着牙,脑海中飞速思考解决的办法。

  “小遥,我们现在回过去也做不了什么,你和小航又都受伤了……”

  但从外表看来,厨娘满脸皱纹,身材矮小,看上去比柳桥蒲要老的多,说她七十岁以上绝对所有人都会相信。

  不管厨娘有没有谎报自己的年龄,来证实她那些故事的真实性,反正她若是安茜的母亲,年龄上毋庸置疑是可以成立的。

  再者说了,厨娘是诡谲屋中服务时间最长,也是最了解女主人和房子的人,为什么事到如今她就算被迫开口,也只讲了自己和安泽的关系,对安茜还有永恒之心,以及安泽发家史的具体细节,都未主动提及呢?难道不是在维护隐藏的‘女儿’吗?

  恽夜遥趴在谢云蒙耳边,轻声把自己的推理说给刑警先生听。两个人的动作因此显得非常暧昧,他们没有注意到,同时也在说话的颜慕恒看到刑警这边,瞳孔中几乎要喷出火焰来。

  永恒之心忘了过去的爱人,却和现在的爱人如漆似胶,颜慕恒不明白自己在这场感情游戏中被置于了何地!也许他的想法有些偏激了,他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恽夜遥就是过去的永恒之心,相似度以及心中的妒忌和愤怒除了能让人加深思念之外,什么都说明不了。

  但强烈的思念能很轻易让人武断下定论,并且越来越憎恨自己假想中的对手。总之,躲藏在黑暗中破坏二楼,启动沙子机关的人现在如果知道颜慕恒的心理活动,应该会很高兴才对。

  因为他的蛊惑起到了作用,照这样下去,之后的行动中颜慕恒肯定还会与谢云蒙起冲突,而且恽夜遥受伤会让这种冲突白热化,说不定就会给暗中行动的人创造更多机会。

  谢云蒙注意力全部在恽夜遥身上,听着他的分析,但老刑警可没有松懈,他默默观察颜慕恒和怖怖的反应,渐渐开始意识到颜慕恒袭击谢云蒙的真正原因,老刑警心里的一根弦瞬间绷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