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七十四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十二

第三百七十四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十二

  像刚才一样,文曼曼依然用不轻不重的力气敲击门扉,每敲三下,她就停下来倾听一会儿,渐渐的,里面的声音听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同样击打门扉的声音,也是敲三下,停顿一会儿。

  ——

  不管柳航怎么说,陆浩宇就是挡在面前不愿意离开,他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在那里和柳航僵持着。

  到后来,两个女生实在看不下去了,也因为心里着急,想要赶快脱离困境,所以帮着柳航开始用力推陆浩宇的身体,柳航因为脸部受伤,没有办法和陆浩宇纠缠。

  隐藏在墙壁里的弯曲空间并不宽敞,几个人拉拉扯扯,总有人的身体时不时撞到墙壁,柳航使劲掰开陆浩宇抓着两个女生的手,把她们护到身后。

  警告陆浩宇说:“你拦着我,不让我到门口去,至少要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现在大家都急着想要脱离困境,你这样做只会让大家更加怀疑你。”

  “我只是不想让你过去冒险而已,万一凶手就守在门外,想要杀了你呢?”

  “胡扯,之前我们进入这里的时候,凶手就可以袭击我们,干嘛要把门封住,等那么久呢?我敢确定,凶手绝对不在门外,要不然他早就袭击曼曼了。”

  “文曼曼就那么可信?万一他是凶手的帮凶呢?想要骗我们出去一个一个杀掉呢?那边的那截人腿有多恐怖,你们都是看到了的,我刚才还差点被它吓疯了。”

  “陆浩宇,你既然被吓成那样?现在又为什么会如此冷静的来劝导我呢?或许你才是凶手的帮凶,想要拼命阻止我们离开这里吧!”

  “随便你说什么都好,反正我是为了你们的性命着想。”陆浩宇气吼吼的说着。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门外响起了叩击声,每敲三下停顿一下,瞬间,陆浩宇的整个身体都挺直了,手里的动作也停下来了。

  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倾听了十几秒的时间,陆浩宇转身趴到被封闭的门板上,又过了几分钟,他回头对发愣的柳航和两个女人说:“是,是救援的人来了!”

  “真的?谢警官和我爷爷都来了吗?”柳航脱口而出问道。

  “我不知道!听不清楚。”

  陆浩宇的回答根本不能让柳航和其他人相信。柳航大踏步走上前,想要拉开陆浩宇,却反被陆浩宇猛地推了一把,向后踉跄了好几步。

  “陆浩宇,你到底想干什么?”桃慕青愤怒的大声喊道,小姑娘尖利的声音在周围回荡,柳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叩叩叩……叩叩叩……”

  与刚才一样的叩门声传入耳朵里,柳航眼神闪烁了一下,他扶稳墙壁慢慢抬起头来,看着陆浩宇,眼神中的愤怒渐渐消退下去。

  也许在他心里,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要确认外面到底来的是谁?

  “那你来开门,”柳航说:“既然你担心我们会有危险,那你来开门,看看外面究竟是谁?”

  “我……我不知道开门的方法。”陆浩宇被柳航突如其来的镇定吓住了,犹豫一下才回答。

  “用这个刮掉门缝里的堵塞物,刮得越干净越好,不光是左右的,上下门缝也要弄干净。”

  “这样就可以开门了吗?”陆浩宇不解的问。

  柳航说:“不确定,不过有希望。”

  “是吗?”陆浩宇小声嘟囔,伸长手臂接过柳航手里的东西,那是一片小刀片,接过来的时候,陆浩宇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柳航刚才用这个东西偷袭他,那他有可能已经死了。

  ‘他不是没有刀片吗?’

  不管陆浩宇是怎么想的,柳航和其他人的目光此刻都盯在他身上,他不得不行动起来了。

  没有人明白陆浩宇为什么要执意增加自己的嫌疑,但目前看来,他的行为确实像是在掩护什么事情,或者人,而在他回过头去的刹那间,柳航的眼神中也染上了阴霾。

  不动声色的,柳航用几不可见的动作向后挥手,让桃慕青和夏红柿往后退,自己掏出另外一样东西,紧紧握在手心里,金属的光泽从拳头缝隙中闪烁出来。

  ——

  文曼曼持续有规律的敲着门,直到她看见有人开始刮门缝为止,小刀的刀尖从粘的很牢的地方刺出来,小姑娘瞬间放心下来。

  ‘看来他们理解我的意思了,可为什么一个人都不回答我呢?’文曼曼一边撤退,一边想着,不过她很快就自己有了答案。‘看来他们那边也有要防备的人呢。’

  没有人再敲门,文曼曼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同伴身边,此刻她的同伴还在努力想要挖开与柳航他们相隔的那面墙壁。

  见文曼曼回来,她带着疲惫的语气说:“曼曼,这里面过不去了,我挖了半天,木板还是纹丝不动。”

  文曼曼说:“别去管它了,他们已经知道该怎么出去的方法,现在我们走吧,得去那边门口帮一把忙,在这里时间太长,要是被人堵住进来的路,我们会有麻烦。”

  “外面还是没有人吗?”

  “我没来得及确认,不过,你放心,老板不会做傻事的。”文曼曼回答的声音很轻,她的同伴微微皱起眉头,眼神也变得暗淡了下来。

  “看来……我是追不上他了……”

  也许同伴语气中的悲伤,是文曼曼这个年龄的小姑娘无法理解的,所以她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拉着同伴粗糙的手往外走去。

  两个人回到风雪交加的门口,刺骨的寒冷之外,天色也暗淡下来,不知不觉中,最后一个白天也即将过去,本以为仍旧处在黑夜与凌晨交界点上的女人停下了脚步。

  “为什么不走了?”

  “原来不是快要天亮,而是快要天黑了。”

  “有刑警在就会天亮的,你不要胡思乱想,快走,这里冷死了。”

  “你没发现雪快要停了吗?雪在天黑以后停止的话,会带来厄运的。因为雪女一整个白天都在哭泣……”

  没有再说话,文曼曼将同伴狠狠拉了一把,两个人踉跄着离开冰雪覆盖的区域,立刻恐惧和阴暗又包围住了她们,她们环顾四周,心脏仿佛随着血管中的每一滴血液一起在颤动。

  ‘也许他就是雪的化身呢!永恒的守护者。’不知道是谁在心里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