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七十五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十三

第三百七十五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十三

  ‘也许他就是雪的化身呢!永恒的守护者。’

  Eternal从唯一走得通的那条路回到了三楼上面,楼梯间里还是一尘不染,两扇对外的窗户,此刻还是显得阳光明媚。不过,Eternal觉得这阳光是没有活力的,死板的,就像是贴在墙上的画布一样。

  三楼上的人现在在哪里?Eternal并不能肯定,让他大致可以猜测一点,自己从褐色塔楼那边过来,也稍微研究了一下这栋房子所表现出来的异常情况,包括沙子。

  对于某些专业知识方面,Eternal可能比恽夜遥和谢云蒙都要精通一些,这和他的工作有关系,不过,这次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目的是什么?Eternal自己也有些模糊不清。

  是那些连续不断骚扰他的梦境,把他带到这里来的,过去的记忆中,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向他招手,尤其是那个隐藏在纯白色幽暗森林中的幕色人影,让他无法忽视。

  Eternal没有小时候的记忆,一点点都没有,他只有在母亲过世之后,不断反复的梦境,他也不知道这些梦境代表什么?只是有时候会控制不住去追寻,当然这种追寻,在他因工作忙碌的时间里是不会去做的。

  Eternal并不害怕尸体,他猫着腰从刚刚自己检查过的现场穿过去,在凌乱的地面上又留下了几个新的脚印。

  弯弯曲曲的走廊就在眼前,朝左还是朝右?Eternal没有多过于纠结,他只是凭直觉稍微选择了一下,就匆匆消失在走廊里。

  与此同时,文曼曼正好第二次站立在将柳航他们封闭的门扉前面,谢云蒙,恽夜遥和柳桥蒲还被锁闭在柳航遭到袭击的房间里。

  文曼曼到达二楼,其实与Eternal离开二楼并没有相隔多长时间,此刻小姑娘拿着手里唯一的工具,正在帮助柳航抠挖门缝隙中的粘土,她以为这里会像她抠挖餐馆小房间的地板一样容易。

  她的同伴也在边上帮忙,“曼曼,门缝里的黏土怎么那么多?抠也抠不完。”

  “我怎么知道,不过餐馆那边倒是没花多长时间,是不是这里囤积的沙子特别多啊。”

  确实,这里不像餐馆,门缝里黏糊糊的东西似乎怎么也弄不完,而且里面的人也在不断努力。文曼曼停下手里的动作,思考着。

  “柳航,你听得见吗?”文曼曼在门上又敲了三下。

  他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柳航的声音,于是有敲了三下,文曼曼想要听听柳航的建议,不过里面回应的却是三声沉闷的撞击声。

  ‘哎?这是怎么回事?’

  ——

  “喂!陆浩宇,你突然撞门干什么?”现在每个人都如同惊弓之鸟,桃慕青厉声质问陆浩宇。

  “我想试试撞不撞得开,都已经刮那么久了。”陆浩宇没有回头,只是晃了晃柳航给他的小刀,他是想要展示小刀上面粘着的污垢,但看在桃慕青眼里,他这就是在示威。

  桃慕青小声抱怨柳航:“你干嘛要给他刀,现在弄得大家都危险。”

  “他就算是帮凶,也不敢在这里杀人,我是想从他的行为中看看门外究竟是谁?”柳航说:“我觉得不像是我爷爷,爷爷要是到了的话,早就在外面大喊大叫了。”

  “也许柳爷爷的声音被门挡住了,传不进来呢?”

  “怎么可能?刚才曼曼的声音不是很轻易就传进来了吗?”柳航指了指后面的墙壁,猛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回到那处墙壁前用脚踢了一下,‘砰’,发出的声音清脆而又响亮。

  柳航有跑回陆浩宇附近,同样用力踢了一脚墙壁,‘嘭’,发出的声音却是沉闷的,好像踢在沙袋上一样。

  “哦,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个地方会有一截人腿,凶手可真是什么都想到了。”柳航大声说着,将几个女人全部拉回到拐角处,不顾陆浩宇的注视,对她们说:“出去,从另一头出去,那里肯定有路,不需要再想办法打开这里的门了。”

  “不是,那边有人腿,你忘了吗?而且那里的门刚才不是打不开吗?”王姐完全不明白柳航是什么意思。

  柳航说:“我有办法开门了,你们跟着我就行,走,快点!”

  “那曼曼怎么办?她还在墙壁里。”桃慕青说。

  “曼曼是个聪明的女孩,她既然可以从餐馆到这里,就还可以回出去,我们不用担心,现在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柳航说着,连推带搡带着四个女人朝着隔间另一头跑去,陆浩宇呆愣愣看着他们的行动,突然他趴在面前的门扉上大声喊了一句。

  “快过去!你快过去!!”

  说完转身就跑,也许是没看清路,一头撞在拐角墙壁上,人瞬间瘫软,晕了过去……

  ——

  “快过去!你快过去!!”

  声嘶力竭的声音终于传到了门扉外面,文曼曼隐约听到有人在喊叫,叫她快过去?

  “你听见了吗?”文曼曼问她的同伴。

  同伴把脸靠近门扉,摇了摇头说:“听是听见了,但听不清楚说了什么。”

  “他让我们快过去,我不明白要过去哪里?”

  “是要过去找刑警……咳咳咳……”

  就在文曼曼纠结的时候,她身后传来了老人的咳嗽声,回头一看,文曼曼当场懵了,眼前的人居然是于恰老先生。

  “于爷爷,您……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人是谁?”没等于恰回答,文曼曼边上的同伴就开口问道,因为她根本没见到过于恰。

  文曼曼说:“是我们在诡谲屋中救出来的老人,他被人囚禁在地下室里了。”

  “就是刚才那个岩石地洞吧?”

  “是的。”

  “那现在怎么办?”同伴问道。

  文曼曼说:“于爷爷,您是怎么来这里的,我们等一下再说,现在要怎么出去,您有办法吗?”

  “出不去了,我们只能回三楼。”

  “可是我们刚才……”同伴想要说出他们过来时的出入口,被文曼曼堵住了。小姑娘继续说:“那么刑警他们在三楼吧。”

  “是的,不过我认为凶手也在。”于恰的回答让文曼曼疑惑。

  “为什么呢?”她问。

  于恰捂着嘴巴咳嗽了一阵,才回答说:“我是躲在这里才躲过一劫的,我刚才看到颜慕恒气势汹汹上去了,那样子恐惧极了。”

  “现在三楼上,他有可能和刑警在一起,你们还要上去吗?”

  “就凭这个不能断定他就是凶手。”文曼曼走过去扶着于恰说:“我们上去看看,不过这样子不行,我们不知道三楼上的状况,我得换个身份,就冒充一下老刑警的孙子,怎么样?”

  “为什么?这样做有用吗?”

  “您不要管有没有用,按我说的做就行。”

  “可是怎么冒充?”这一回换于恰迷惑了。

  文曼曼也不解释,对身后的同伴说:“你来扮演我,我来扮演柳航,只要找到几件衣服就行,刚才小航的外套不是放在我们那个角落里了吗?你现在陪一下于爷爷,我去拿。”

  “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