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七十七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十五

第三百七十七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十五

  颜慕恒说到这里,谢云蒙的眼梢不自觉看向了怖怖,但恽夜遥却看到颜慕恒嘴角露出了冷笑。

  收回视线,谢云蒙说:“好吧,小遥,现在我们一起出去,然后我听你们的安排。”

  柳桥蒲自然是看住怖怖,谢云蒙想要同刚才一样抱起恽夜遥,却被演员先生拒绝了,他说;“小蒙,让我和颜慕恒在一起,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而且你必须答应我,行动步骤听颜慕恒的,最后决定听我的。”

  “为什么?”谢云蒙问。

  “不要问为什么,答应我就是。”恽夜遥眼中是不容置疑的神色,他很淡的会露出这种眼神。

  谢云蒙勉强点了点头,却听到颜慕恒一声叹息。

  颜慕恒说:“刑警先生,我想问一句,如果小遥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在你我二人中难以选择,你会怎么办?”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小遥永远都是我的知己,不会改变。”谢云蒙很纳闷,不过还是回答了颜慕恒的话。

  随即,问话的人转头对恽夜遥说:“他只是把你当知己,而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小时候的事情。”

  “小恒,不要再纠结这种问题了,现在和过去已经不同了,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吧,我估计之前出去的人还都被困在二楼呢,万一凶手要设计袭击,就麻烦了。”

  听了恽夜遥的话,谢云蒙勉强放开扶着他的手,让颜慕恒暂时照顾他,然后自己带头向门口走去,柳桥蒲立刻带上了怖怖跟在他后面,而颜慕恒因为恽夜遥速度慢,所以落在了最后。

  文曼曼已经在门口停留很长一段时间了,他看到刑警带着屋子里的人走出来,轻轻拉了拉身边两个同伴,凑在他们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文曼曼迅速朝着来时的走廊跑出去。

  谢云蒙和柳桥蒲同时看见一道黑影一闪而过,老刑警看了看谢云蒙的神情,发现他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于是自己也不吱声了,毕竟外面的人是‘柳航’,绝对不会做对他们不利的事情。

  几个人走到门外,谢云蒙将房门恢复原状,刹那间,走廊里的墙壁又变成了一整片,毫无瑕疵。

  “设计这些机关的人还真是用心,这栋房子要建造出来,恐怕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谢云蒙说道。

  没有人回应他的这句话,因为无需回应,刑警先生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大家必须尽快行动起来。

  此时文曼曼已经不见了,留在原地等待的只剩下一个人,谢云蒙走到这个人身边,扶着他说:“小遥,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于恰老先生,他刚才被小航从二楼救出来了。”

  “真的是救出来的?于恰在二楼遇到什么危险了?”颜慕恒抢先问,因为他知道于恰刚才从一楼消失的事情,并且一直在怀疑这位老先生。

  “我不清楚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小航不会说谎,等一下我们下楼之后,再仔细问一下就行了。”

  谢云蒙似乎刻意不让颜慕恒继续说下去,终止话题之后,他对恽夜遥说:“接下来要干什么,你来指挥,颜慕恒你参与意见就行了。”语气非常强硬。

  柳桥蒲明显不想参与年轻人之间的‘互动’,所以一直不吭声,只是监视着怖怖,老爷子总觉得,怖怖身上藏着的秘密,要比其他任何人都多,不光如此,这家里人每一个都让老爷子捉摸不透。

  就拿王姐和厨娘来说,一开始,他们还站着主导位置,但随着案件的发展,两个人反倒成了追随者,让人觉得连对房子的基本了解都没有,还不如他们这些外来者呢?到底王姐和厨娘是演戏还是真的如此,老刑警很想知道。

  颜慕恒对于谢云蒙那强硬的语气只是撇了撇嘴,也没有发表意见,一脸看好戏的态度,而恽夜遥则十分担忧。

  演员先生对谢云蒙说:“小蒙,找那个最重的箱子,那里有我们需要的东西,我刚才看见的。”最后几个字,恽夜遥似乎意有所指,谢云蒙应了一声,就过去找箱子了。

  颜慕恒在身边问演员先生:“你看见了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小蒙刚才好像搬到了一个特别重的箱子,想要确认一下。”

  “这么暗,刚才你怎么可能看到谢云蒙搬箱子的动作?”

  “因为我是远视眼啊。”

  恽夜遥不经意的话让颜慕恒心里猛的一抖,过去的记忆一下子拥入脑海——

  ‘小恒,你看到了吗?’小时候的永恒之心长着一双好看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他指着远处的雪地,那里是偏屋方向。

  因为两个人在三楼窗户口,所以能看到偏屋的房子。

  ‘看到什么?除了雪我什么都没有看到。’颜慕恒凝神看着远方,可他眼里只有雪。

  ‘是小雪,她在书房里呢。’

  ‘怎么可能,你能看到那么远的地方?’

  ‘是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听到永恒之心的反问,颜慕恒疑惑的看向他问:‘什么秘密?’

  ‘我是个远视眼,从很早以前开始,我就发现自己能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真的。’

  ‘嗯,那你说说看小雪现在在干什么?’

  ‘她走了,从书房里消失了,不过,刚才我好像看到她从书柜上拿了一样东西,也许是一本书吧。’

  ‘我相信你,不会告诉管家先生的,他总是那么严厉,我一点也不喜欢他。’

  ‘是啊,他总是那么严厉,要是换个人就好了。’

  永恒之心的声音渐渐远去,颜慕恒忍耐着心里的酸楚,眼中对恽夜遥的渴望更深了。

  ‘原来你真的和他一样。’

  恽夜遥一点也没发现自己居然拥有与过去人想同的特征,只是自顾自继续往下说:“我从小就是远视眼,是我父亲告诉我的。”

  “因为你没有小时候的记忆,对吗?”颜慕恒轻声问。

  恽夜遥回头对他微笑了一下说:“是啊,我不是之前就说过了嘛。”

  “好了,两位,最重的箱子在这里,然后要怎么办?”

  这时谢云蒙的声音插进来,他肩上扛着的箱子至少可以装下一个女人,刑警双手扶着箱子,轻微调整着位置,让人看上去好像箱子自己在微微颤动一样。

  颜慕恒看了一眼,说:“最好把箱子拆开,所有箱子里的东西都要带出去。”

  “里面都是什么?”柳桥蒲问道,他踢了踢离自己最近的一口箱子,里面发出沙沙的声音。

  “是沙子,能够膨胀黏在一起的沙子。”

  怖怖不经意间插嘴,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她继续说:“这里不是为了压死人而设计的,是为了封闭住永恒之心,但有个人把封闭的空间打通了,放走了永恒之心。”

  “你到底什么意思?”谢云蒙走上几步问道,怖怖居然看向了他的瞳孔,摇了摇头。

  恽夜遥因为谢云蒙挡着,看不清楚怖怖的动作,他问:“你是说这里另外还有通道可以下到一楼?”

  “……”

  怖怖还是对着谢云蒙摇头,看他没有反应,便走到了于恰身边,顺手勾住他的胳膊,似乎想帮助众人照顾于恰,可谢云蒙能看到,于恰在怖怖动作的时候,明显颤抖了一下。

  这边的疑惑还没有解开,恽夜遥那边又开口了:“小蒙,你能不能辛苦一下,把箱子原封不动搬出去,不要在这里打开。”

  “好。”对于恽夜遥的话,谢云蒙不需要问原因,直接都答应了。

  颜慕恒问演员;“为什么?这样子刑警先生不是会很吃力吗?他已经够累了。”

  “因为怖怖说里面是沙子,所以不能打开,沙子散了会坏事,我相信怖怖说的话。”

  颜慕恒的眼神暗淡下来,他看向怖怖,目光变得锋利,而怖怖则假装没有看见他。恽夜遥始终关注着两个人的互动,记住每一点疑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