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八十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十八

第三百八十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十八

  一切似乎顺理成章,回到从三楼下去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那个装修漂亮的楼梯间里,一直都灯火通明,而三楼上的灯光却越来越暗淡了。

  几个人路过秦森出事那间房间的时候,谢云蒙朝里看了一眼,秦森的尸体还在原地,他仰面躺着,椅子翻倒在一边,看上去很可怜。

  谢云蒙在心里叹息,他们调查山下西西家案子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把矛头指向秦森,而是全部都集中在单明泽身上,因为能够轻易欺骗西西,在她家偷盗并且杀死保姆的人,除了单明泽之外别无他人。

  单明泽曾经和西西交往过,并且事发前一直在西西家附近出现,还借过好几次钱,西西的家人都不待见他。

  但是现在看来,真正贪财的人并非单明泽,而是眼前这个中毒死亡的舞蹈学院学生。

  “老师,”谢云蒙回头对柳桥蒲说“单明泽还在楼下,看来我们真的是冤枉他了,不过,现在西西已经不能再开口,我们要想破山下的案子,还是得从他身上入手。”

  走在两个人之间的怖怖侧过身体,贴近走廊一侧,让谢云蒙方便与柳桥蒲对话。

  柳桥蒲说“快走吧,这件事我想单明泽到如今的地步,应该会全力同我们配合的。还有,女主人你也不用回避,西西与这栋房子里的人究竟有没有关系,很快就可以查出来,我相信,你的父亲绝对是脱不了干系的。”

  “西西的身世小蒙调查过,她是被收养的女孩。西西为什么要到这座山上来她和同伴又为什么会在半山腰发生冲突这些与过去的拐卖儿童事件有什么关系都会查清楚的。”

  柳桥蒲的话让怖怖沉默了,她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但柳桥蒲身边的于恰却猛地颤抖了一下。老刑警假装没有看到,收住了话头。

  一行人在三楼上已经兜了好几个圈子,现在又回到原点,每个人看上去都精疲力竭,只有谢云蒙的状态还可以,他们走到接近出入口的最后一条走廊里,颜慕恒就停下了。

  他用完好的那只手指着墙壁上一扇打开的门扉里面说“小遥,这里你应该来过吧,是我带你来的,还记得吗”

  “我记得,当时我一直搞不清楚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他与二楼装修过的那间楼梯间相距不远,像是废弃的空间。”

  颜慕恒说“我还记得当时你的判断,虽然不是现在的思维控制身体,但我可以知道你们的对话内容。”

  “难道在变换人格的时候,你不会失去他的那一部分记忆”

  “会,但我失去的比较少,因为我比他聪明得多,你相信吗”颜慕恒焦狡黠的笑了。

  谢云蒙冲着他吼了一句“少废话,赶紧说正题。”

  “这些走廊的存在,就是为了混淆视听用的。我可以告诉你,这间楼梯间的正下方,就是被封起来的二楼出入口。”

  恽夜遥接上问“不可能,除非眼前的这条走廊不是直线。”

  “对了,它就不是直线。”颜慕恒马上附和道“这里的每一条走廊都不是直线,你来回走了那么多趟,难道没发现走廊里的拐弯全都不是直角吗所有的走廊都是按照底下六边形大厅的形状来设计的。”

  “这样说吧,你所看到的走廊都不是直线重叠在一起的,而是围着六边形大厅的空间盘踞在一起,就像家里点的蚊香形状一样,只不过不是圆的。”

  “可是拐弯的角度明显都是折叠式的,这比90度直角要更弯曲吧,这样子的拐弯,走廊形状不可能是你说的那样。”

  颜慕恒说“是折叠,如果是直角,确实不可能,但如果是折叠就有可能,因为这些折叠拐角本身没有意义,它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们认为走廊是平行折叠的。”

  “这就像你拿六张纸牌,把它们横向组成一个大的六边形,然后把其他小一点的长方形纸片一层一层放在中间,为了让这些纸牌和纸片之间有联系,你又在合适的地方接通拐角,这样一来,在灯光昏暗的情况下,绕行的人就会以为他一直在直线折叠的走廊里行动。”

  “如果走廊是六边形的,那我们应该可以感受到他的弧度吧”恽夜遥继续提出质疑,他心里已经开始拼凑出正确答案了,不过需要向颜慕恒进一步确认。

  “那就是隐藏房间的作用了,所有的隐藏房间都在走廊有弧度的地方,它们完美的掩盖了这些弧度,让你们以为走廊是平直的,你大概没有发现,第一次带着昏迷的你上楼,我就故意打开了很多隐藏房间的门。”

  “因为我不知道你的计划是什么也不清楚你是否是真的昏迷,我必须小心一点才行。本来我以为你们上不了三楼,没想到怖怖真的带你们上来了,所以我就一直关注着三楼上的动静,以便及时救援。”

  “可惜,半中间又被那家伙夺回了意识,才会导致现在这种状况。”

  “小恒已经帮了不少忙了,而且我们一直不太相信你,所以也在防着你。”恽夜遥替第一重人格的颜慕恒辩驳。

  不过只换来面前人的一声冷笑“那家伙不叫小恒,他叫小于。”

  “不管怎么样,”恽夜遥说“你带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现在可以说明了吧”

  “难道你还猜不出来吗”

  “我需要听你说才能确定。”

  颜慕恒回头看了一眼谢云蒙说“关键在于刑警先生手里的箱子,这些箱子里的东西,只要全部放到地板下面去,就会有好戏看的,纸牌别墅的意义就在于每一个机关都是独立存在的。”

  “整个别墅有的地方关联非常紧密牢固,有的地方却非常松散,甚至很容易坍塌,这些,你应该可以从过去安泽时常维修房屋的行为中看得出来。”

  “你放开我”

  恽夜遥突然说了一句,脸色也变得阴沉,他推开颜慕恒的手,绕过他,用能动的胳膊扶住谢云蒙说“颜慕恒,你去打开下面的地板,小蒙只负责搬箱子,并把箱子里的东西推下去。我知道你的办法肯定有用,但小蒙不能进入楼梯间,你去”

  “你就那么为他着想认为我会害他吗”颜慕恒问道,脸上是无奈痛苦的神情。

  恽夜遥说“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你让小蒙做的事存在风险,现在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要靠小蒙保护,他不能有一点闪失。”

  “我就不行吗”

  “不行”

  回答是斩钉截铁的,颜慕恒似乎有些生气了,他说“楼下还有女警,就算他受一点点伤,女警和我都可以代替他的作用,你是想要保护所有人还是只想要保护他一个人”

  恽夜遥也不甘示弱“不管怎么说,小恒,你都不可以命令小蒙,他必须照我说的去做。”

  就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一旁听得一知半解的谢云蒙把箱子从肩上卸下来,轻轻放到地板上,然后说“我谁的也不听,现在我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颜慕恒,你确定这样可以下去”

  “可以直接下去,只不过你得灵活一点。”

  “我明白了。”

  “小蒙,别听他的,你会受伤的。”

  “放心吧,小遥,没有我他办不成这件事,我虽然不是全盘明白你们的对话,但我知道他想利用我做什么”

  然后谢云蒙直视着颜慕恒继续说“在我打通之后,你必须保护小遥平安下去,如果他再受一点伤,我绝不会放过你”

  “这一点不用你提醒,我会保护他的。”颜慕恒毫不犹豫的回答,一把揽过恽夜遥的腰身,将他锁在自己怀中。

  刑警先生转身把第一个搬出来的大箱子挪到柳桥蒲脚下,凑着老刑警的耳朵轻声嘀咕了一句,回头说“我去把其他箱子都搬出来。”

  颜慕恒疑惑的看着他,想要弯身去碰触柳桥蒲身边的箱子,伸出的手却被老刑警打开了,老刑警说“你就安静在这里等着,让小蒙去行动。”

  这时,谢云蒙已经朝着来时的通路回了进去,这里他也算是熟悉了,不需要借助灯光就能找到正确的方位。颜慕恒收回手,默默看着谢云蒙的背影,什么也没说。

  箱子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真的像怖怖说的那样,是沙子吗不太可能,虽然箱子里面有发出沙沙声,但是那些沙子不进水分量很轻,如果颜慕恒的意思是要靠沙子来压垮这里的楼板,恐怕不太可能。

  此刻所有人都没有发现,怖怖的注意力一直在柳桥蒲脚下的箱子上面,她悄悄靠近,并坐在了箱子上,不知道为什么柳桥蒲并没有阻止她,边上的于恰倒是弄得一头冷汗,腰也更弯了。

  没有用多长时间,谢云蒙就将剩下的箱子全都搬了出来,这些箱子被叠在一起,移动的时候里面发出沙沙声,谢云蒙打开最上面的一个,看了一眼说“是沙袋,很多个沙袋,里面装填的很扎实。”

  “如果不装填扎实的话,根本不行的吧”颜慕恒调侃了一句,接着问“谢警官,现在你准备怎么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