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零七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四十五

第四百零七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四十五

  “老婆”杂货店老板实在受不了老板娘这种婆婆妈妈的说话方式,大声喊道“你直接说不就行了想急死我们吗”

  “我在猜,西西可能上山之前就已经怀孕了,因为月份还不足够,所以看不出来”

  老板娘的话一出口,单明泽立刻就跳起来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确实和西西有过肌肤之亲,但那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前的事情了,之后的时间里,西西和新男友做过什么,他完无法知道。现在在这个生死攸关的节骨眼上,西西如果真的怀孕,那她的身体怎么能够受得了

  “阿姨你不会是搞错了吧不可能的,西西怎么会”

  “单先生你先不要激动,现在,你们两个照我说的话去做,老公,你裹上羽绒服先到门外去,回避一下还有,到厨房去尽可能打水上来,不唉我真是蠢死了水龙头肯定都冻结了,老公,先把房子里所有的瓶装水拿到房门口来备用,然后到仓库去,能拿多少矿泉水就拿多少过来,记得出去要多套几件衣服,注意安”

  “好好,我马上去。”老板点着头,迅速站起身来拿上椅子上的衣服就往外走。

  等他离开之后,老板娘马上对单明泽说“关系到小姑娘的生死,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了,马上帮我到包里去把所有干净的毛巾和布头都拿出来。”

  “阿姨,你,你说西西如果真的怀孕的话,有可能会流产吗”

  “她肚子里如果是还不足月的孩子,怎么经得起这样来回折腾,要是我所料不错,孩子七七八八是保不住了,我们只能想办法保住大人,你就不要有别的想法了,专心帮我的忙就行”

  “可是可是”单明泽一边手忙脚乱把大包小包里的东西都翻出来,一边还想要提出问题,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是真的慌了,结结巴巴半天没有讲出个所以然来。

  “闭嘴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只想着自己,你知不知道,女人生孩子有多难我当年也是,半只脚都踏在棺材板里面,可那个老不死的还在在意孩子是男是女我说你们能不能在这种时候爽气一点啊”

  在楼下,同样有一个讲述者,一个观察者和一个提问者,只不过,楼下的讲述者演技并不好,观察者的分析能力远远不及老刑警,提问者的脾气有点暴躁。

  我们先来看楼上会如何发展

  颜慕恒问道“时间问题从我们一进入诡谲屋开始,就已经显露出来了。诡谲屋中除了大钟之外,没有任何钟表,王姐,你们家人的说法是女主人极其讨厌钟表,不希望听到任何相关的声音,现在我再问一遍,确定是这样的吗”

  “不是,”回答的人是婆婆,她说“在安泽女儿被关在这里之前,家里是有钟表的,但是后来都被安泽扔掉了,他说安茜很讨厌钟表,看到时间会让她精神状况更差,所以把部钟表都扔掉了。我觉得其实是安泽自己讨厌钟表才对。”

  “那么王姐呢你对此有所了解吗”颜慕恒转向王姐问道。

  王姐摇了摇头说“我所知道的都是管家先生告诉我的,他只是说不可以带钟表进屋子,其他什么都没说过。”

  “号吧,接下来一个问题是问其他人的,你们对此有什么看法在三楼最后一个房间里,我和小遥看到过日记中描述的那台座钟,已经不走了,不过看上去并没有报废。”

  “你想问哪方面的看法,是关于钟表还是关于曼曼或者女主人的”连帆反问,他的位置现在在文曼曼斜对面,可以看到斗篷遮掩下的脸庞。

  没等颜慕恒回答,陆浩宇直接说“时间的话,我认同婆婆的看法,不是安泽的女儿讨厌钟表,而是安泽本人,我觉得安泽能在这种地方建造房子,本身就说明他已经是一个疯子了。疯子做事总是不可理喻,所以我推测不出理由来。要说到曼曼,她一来就同婆婆吵架,自己奇怪的行为一点都没有解释,我认为她是在刻意回避。”

  “文曼曼,我不接受反驳,所以你最好闭嘴听我讲完。”陆浩宇对着想要发作的文曼曼说,看着文曼曼不得不闭上嘴巴,才继续往下讲“既然曼曼刻意回避,那我就来替她说一说。练舞蹈的人身体都非常柔软,如果楼梯间里的墙洞可以拉大一点的话,文曼曼也许就可以钻进去了。”

  “随便怎么样吧,小乔还是过去确认一下,这房子太诡异了,我们仔细一点总不错的。”

  枚小小坚持自己的意见,怖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也许枚小小觉得怖怖没有经历过15年前的火灾,再说她能的线索刚才已经和乔克力都说了,所以才会支派怖怖去做事。但又不放心怖怖一个人,才让乔克力跟着她。

  反正不管怎么样,女警又自己的考量,在楼下的人也不会对她的安排提出质疑,毕竟那些刺头都在柳桥蒲和恽夜遥身边。

  怖怖和乔克力离开之后,枚小小继续说“写日记的人说自己时常可以拿到一些玩具和钱财,还有好吃的东西,我想当时囚禁在三楼的女主人应该拿不到这些东西吧,尤其是钱财,安泽囚禁了女儿,不可能会给她钱财的。”

  唐美雅说“我认为不一定,这个家里的人不是一直找不到安泽赚来的钱到底藏在哪里了吗主屋一楼和塔楼里面我们也都看过了,根本没有藏钱的地方,也许安泽把钱藏在了三楼上呢反正他的女儿也不可能下来把钱带出房子,或者告诉其他人。”

  “不对,雅雅,他还有一个藏钱的地方。”于恰擦嘴说。

  “哪里”

  “就是囚禁我的那个供桌后面啊哪里即隐藏,又不会有人发现,外面还有伪装物遮挡。安泽不是常去哪里祭祀祖先吗把钱装进箱子或者袋子里,藏进那个后面也很容易吧”

  “可是,你怎么知道那里是安泽祭祀祖先的地方”枚小小有些疑惑地问道。

  “一半是猜测,另一半是刚才好像听哪个人说起过,我不记得是谁了。”于恰回答说。

  “也对,您在岩石地洞里关了那么久,是有可能听到很多人的对话,其中也许就有凶手,您回忆一下,在我们出现之前,岩石地洞里还有谁去过”

  “这个,你让我一下子想,我也没有办法想得起来,只能一些模糊的印象而已。”于恰显得有些为难,他被囚禁的时候一直都昏昏沉沉的,再加上年纪大了,所以没有关注到太多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那里究竟有什么,反正在书房里的时候,总觉得里面有脚步声。想来,就应该是女仆和小工人在约会吧。也许地下室的人口在别的地方,反正在书房里,我从来不知道该如何进入地下室。

  “那些一两年之前才发生的事情,现在想起来,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一样,当时我不觉得有什么开心,现在却觉得那时如同在天堂。父亲已经许久没有消息了,管家先生也不再上三楼来,我身边只剩下了书和笔记本,其他的东西都被偷偷搬走了,是谁搬走的我完不知道。“

  “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我们听这些日记,你们想知道什么”秦森突然站起身来吼道“我们上三楼的目的是什么找女主人找线索柳爷爷,你们能不能给一个明确的答复,要干什么,干完了就直接下楼,至于线索和日记,你们刑警直接找当事人单独谈不行吗要我们不相关的人呢跟着一起担惊受怕,我不明白是什么道理”

  因为太过于突然,恽夜遥被他吓了一跳,瞬间用惊愕的眼神看向秦森。

  秦森吼完,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心事重重地想要坐下,却被柳桥蒲叫住了“秦森,你们大部分人都和凶杀案有关系,我们现在无法下准确的定论。如果你有什么话要说,可以警官说出来,但是,我希望你这种浪费时间的话还是少说一点,多想想过去发生了什么吧”

  柳桥蒲的话非常严厉,而且意有所指,也不知道秦森听懂了没有,反正他的那张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尴尬无比。他的手心握紧,那里在楼梯间沾染上去的血迹,应该还没有擦干净。

  小安已经睡着很久了,年轻女仆看了一眼房间角落里的座钟,上面显示晚上10:50,她轻手轻脚从小安身边离开,一边走,一边抚摸着小肚子,那里的小生命一直都很不安分,就像小安一样,女仆必须尽可能安慰她们才行。

  女仆相信,肚子里还没有成型的小生命,也是一个女孩。在这座山上,生个女儿或许比生个男孩更好,那些上山的男游客,其中比较年轻的,也许会带着心仪的姑娘一起离开。那样子,就不用花费力气,自己去城里谋求出路了。

  年轻女仆慢慢移动到墙边,靠着墙壁,她绕过地上的躯体,来到大床边上,那里墙上有一个打开的小缺口,位置在女仆头顶上很高的地方。

  这个小缺口可以从房间内部拉大,但必须移开某件家具,然后用力把机关往下压才行。双手死死扣住沉重家具的边缘,使劲向外拉,女仆感觉到双手发麻,腹中一阵阵地疼痛。但是她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万一被人看到房间里的状况,她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可越是惊慌,事情就越是糟糕,家具的脚好像被什么卡住了,只拉开一点点,就再也没有办法移动,无论女仆怎么用力都不行。她想要强行挤进家具与墙壁的缝隙里,去压动机关把手。

  这个行为非但没有成功,反而因为挤压,让腹部的疼痛加剧,女仆实在没有办法忍受,只能扶着墙壁边缘蹲到地上,双手死死按压住腹部,希望疼痛能够缓解,让她可以再次行动。

  焦虑、不安,惶恐此刻一起侵袭着女仆的内心,她感觉这次自己再也没有办法平安度过,过去所做的一切,包括两个女儿和她们父亲的脸庞轮番呈现在女仆眼前。

  努力鼓励着自己,女仆想要重新提起信心来,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去做,怎么可以让自己在这里倒下呢

  “姐姐,你干了什么”身后传来细微的声音,那是安茜在呼唤她。

  女仆回过头去,看到了女孩被抑郁折磨得憔悴不堪的脸庞,她就站在房间门口,一动不动的看着地上的男人和女仆。

  “你快回去,去睡觉,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女仆想着安茜爬过去,她他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可是他的心依然关心着安茜,拼命努力想要让小姑娘主动回到刚才睡觉的房间里去,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回去睡觉。

  可是,最近没有办法做得到了,黑暗中,安茜的视线注意到了那熟悉的五官轮廓,再次抬头看向刚刚还信任万分的年轻女仆,“你杀了他”

  “不,我没有”

  “你杀了他,对不对”

  “小安,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为了挽回局面,女仆一会是用尽身力气,向着安茜喊道。

  可惜,她的话小姑娘已经听不进去了,她一边摇头,一边朝着门外退出去,对女仆吼道“你不要过来,你不要靠近我,是你杀了父亲”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的命要紧,其他的以后再说,你放手做就是了。”

  听到老爷子的回答,颜慕恒一手紧抓地上人的手腕,另一只手搭上小臂,轻喝一声,双手同时发力,只听到男人关节传来刺耳的咔咔声,整只手随着颜慕恒用力的方向,一点一点向上抬起。

  可是抬起的仅限于小臂部分,其他部位由于神经极度紧张,依旧紧绷着维持原状。

  颜慕恒在掰动过程中,对着几个小姑娘喊道“女孩子们部都转过身去,不要看接下来的一幕,听到没有,快点”

  其实不用他嘱咐,文曼曼、桃慕青和夏红柿已经吓得闭上了眼睛,她们都听到了老爷子和颜慕恒的对话,根本不敢看现场情景。其余的男人包括恽夜遥则紧盯着颜慕恒的手,注意力集中得可怕。

  此时一分钟就像是平时一个小时那么长久,大家等待着那可怖的断裂声传进耳朵里,心脏仿佛要停止跳动,又好像在等待着一声命令,然后剧烈运动起来。

  但是并没有想象中地动山摇一般的断裂声,地上人的关节只发出轻微的声音,然后颜慕恒就成功将男人的手从他嘴里拉了出来,原来,颜慕恒并没有掰断关节,而是将男人的关节卸了下来,这样子可以最大程度让他少受伤害。

  颜慕恒那样对柳桥蒲说,只是两个人在做好最坏的打算。颜慕恒也不知道在反抗力的作用下,他究竟会不会失手,所以提前打好招呼,省得大家到时更加惊慌。

  松开男人软绵绵垂在身体上的小臂,颜慕恒和柳桥蒲开始检查他的口腔,果然,手一拿出来,比刚才多好几倍的呕吐物就立刻喷出咽喉,里面夹杂着血丝。血丝和口腔内部的皮肤已经开始发黑了。

  “看来毒性很猛,必须尽快让他部吐出来,这样,我们把他翻过来,我来刺激他继续呕吐,你扶稳他的身体。”柳桥蒲命令到。此时他同颜慕恒讲话的样子有点像上司对下属的态度。

  而颜慕恒欣然接受,一点反驳都没有就立刻照做了,就在他们准备紧急救援受害者的时候,恽夜遥突然喊了一声“手我的手”

  他抬起颤巍巍的左手,那只手刚才一直垂在身体侧面,现在可以看到,上面多了一些小黑点,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扎到的一样,小黑点周围的皮肤泛起青紫。

  面对凶神恶煞一般的男人,所有的人都沉默了,许久之后,久到颜慕恒即将要爆发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终于从旁边传了过来,她回答的话语居然不是解释,也不是给自己脱罪,而是质问

  “你凭什么认为我们之中有凶手还有,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身份从柳爷爷和小遥对你的态度,我就知道,你不是颜慕恒,你是谢警官对不对,颜慕恒早已经和你互换身份,到了楼下去,你利用颜慕恒的身份混入我们之中,却不好好演戏,故意露出破绽让我们识破是为了什么”

  “也许小遥中毒根本就是假的吧,地上的也是,谁能保证待会儿我们离开后,他不会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你们是想吓唬我们让我们知无不言对不对最终,你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到楼上来寻找什么女主人或者从那些日记中分析线索,你们只是想要把我们这些嫌疑人关在三楼这个密闭的空间里,与其他人隔开。”

  “因为你们武断的认为,凶手一定在我们之中,对不对在非常情况下,刑警使用非常手段,也无可厚非。而我们,只能任凭摆布,在你们的威胁下说出实情,谢警官,你不要再演戏了,抱在你怀里的人真的受伤了吗那手臂上的伤痕,不会是你用死者的皮肉伪装出来的吧,就像你脸上的那条疤一样”

  女人的声音滔滔不绝从边上传过来,奇怪的是,颜慕恒低垂着眼眸,一眼都没有看向她,等到她说完,颜慕恒才抬起头来说“你倒是想得很多,居然可以睁着眼睛忽略事实,你不是应该帮助我们的吗可是现在,为什么要突然之间转移目标指责我们呢让你到楼上来的目的是什么怖怖”

  当这个名字说出口的时候,最最惊愕的人就要数王姐了,她一把拉开女人头上戴着的帽子,声音尖锐地问道“她,她不是文曼曼是怖怖”

  “是的,真正的文曼曼才是那个演戏的人,也是那个帮助我们的人,她给你们造成异常的印象,然后按照计划,脱离到你们的视线范围之外,那还要归功于小航的配合,怖怖帮我们打开机关门之后,就故意让自己回到了楼下,想要以此摆脱我们的视线,所以老师才让小乔跟着她一起下去。”

  “难道说怖怖就是这栋房子里的凶手”一边的陆浩宇惊叫起来,他的手无意识之中抬到胸前,似乎要去扼住女人的咽喉一般。

  “我觉得心很疼,就像小恒出事的时候一样。”

  “小恒是谁”枚小小问,她看到颜慕恒瞳孔中空洞的眼神,从唐美雅祖孙怀里抽回双脚,手也摆出了戒备的姿势。

  颜慕恒依然一动不动,说“小恒就是eterna,也是我的永恒之心”

  “是日记中提到什么,让你感觉到危险了吗”枚小小伸手从颜慕恒垂着的右手手指间接过黑色日记本,翻开到他刚刚看的那一页,却没有看到任何异常的词句。

  当女警再次抬起头来诧异地看向颜慕恒时,看到了颜慕恒朝向她的目光,颜慕恒问“你认为现在的我是谁”

  “是你自己,爱着小恒的小于,对不对”枚小小立刻回答。

  “是的,十几年来,我的感情从来没有停止过。枚警官,你听我说下去,我不知道日记是谁写的,也不知道火灾之前的事情,我在诡谲屋生活到现在,只见过怖怖、管家先生、厨师先生、王姐和厨娘,当然还有文女士。”

  “那么说,管家和厨师真的不是同一个人”

  “是的,厨娘也知道这件事,他们都是小工人,一个善良,另一个却贪得无厌,我不知道厨娘、怖怖还有王姐与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在诡谲屋中扮演小恒那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搞清楚过他们之间的关系。”

  “那你为什么要扮演厨娘的儿子小恒,欺骗她呢”枚小小连续提出问题,戒备一直都没有松懈,她知道,颜慕恒一旦改变人格,现在楼下只有自己一个人可以制得住他,单明泽留在了餐馆里,其他人中还有两个老人,枚小小必须保护他们。

  老师和恽夜遥在楼下的安排,枚小小承担的风险非常大。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然,谢云蒙虽然上楼去了,他也不会不管枚小小这里,后招肯定是留好的,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枚小小认为自己的能力不需要动用后招。

  回答的声音超乎想象般平静,颜慕恒坐回椅子上,把受伤那只手上的纱布一层又一层解开来,露出他那血肉模糊的手心,正对着枚小小,似乎是在证明自己并没有失去正常的意识。

  “呼”长出一口气,颜慕恒说“其实小遥让我带着日记下楼来,我就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想要试探我知不知道火灾之前的事情,毕竟我在那之前就已经是个懂事的孩子了,不可能一点印象都没有。”

  “而且什么你快说”

  “而且,有可能凶手就在楼上那些人之中,柳爷爷和谢警官根本不知道凶手是什么时候动的手,说不定他还会再次出手”

  “小蒙是怎么了让他上去不就是为了保护老师和大家的吗他是怎么做事的”枚小小差点怒吼出声,不过她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用双手掩住嘴巴,把声音压抑在仅乔克力可以听到的范围内。

  此时后面的颜慕恒已经跟上来了,他们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回到娱乐室里,看到两个人在门口留滞的样子,唐美雅和于恰也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唐美雅想要说话,被于恰拉了一把,示意她等一下再说。

  还有一个人听到了枚小小和乔克力的对话就是跟在他们身边不吭气的柳航,柳航慢慢向后退去,一直退到颜慕恒身后,趁着没有人关注他的当口,柳航迅速溜进了客厅里面,朝着他一开始无意中打开的扇双开门跑去。

  爷爷有危险,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释怀的事情,所以此刻一定要上楼去看看的人,从颜慕恒变成了柳航,而他的离开,枚小小还没有马上意识到

  “老伯你到底在干什么这么多东西会砸死人的,知不知道”少女惊呼道,她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杂货店老板,一幅愠怒的样子。

  老板也是很无奈,反驳她说“我从楼下上来,根本就没有看到你的人影,你怎么像个幽灵一样啊”

  “谁说我像幽灵我刚刚替你们打倒了一个幽灵,你们还不知道吧”少女挺起胸膛,貌似非常得意的说。

  她这句话把杂货店老板唬得一愣一愣的,连弯腰去捡矿泉水瓶的动作都停住了,他问少女“什么幽灵不幽灵的你究竟是谁”

  “我叫文曼曼,是诡谲屋中的刑警让我过来的,我们得到了两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喏就在这里。”文曼曼一边说,一边从羽绒服内部拿出笔记本,同恽夜遥和颜慕恒两个人手中的黑色笔记本一模一样,她把笔记本交到杂货店老板手里说“谢警官让你们好好保管,不能让诡谲屋里的人知道,尤其是凶手。”

  “而且什么你快说”

  “而且,有可能凶手就在楼上那些人之中,柳爷爷和谢警官根本不知道凶手是什么时候动的手,说不定他还会再次出手”

  “小蒙是怎么了让他上去不就是为了保护老师和大家的吗他是怎么做事的”枚小小差点怒吼出声,不过她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用双手掩住嘴巴,把声音压抑在仅乔克力可以听到的范围内。

  此时后面的颜慕恒已经跟上来了,他们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回到娱乐室里,看到两个人在门口留滞的样子,唐美雅和于恰也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唐美雅想要说话,被于恰拉了一把,示意她等一下再说。

  还有一个人听到了枚小小和乔克力的对话就是跟在他们身边不吭气的柳航,柳航慢慢向后退去,一直退到颜慕恒身后,趁着没有人关注他的当口,柳航迅速溜进了客厅里面,朝着他一开始无意中打开的扇双开门跑去。

  爷爷有危险,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释怀的事情,所以此刻一定要上楼去看看的人,从颜慕恒变成了柳航,而他的离开,枚小小还没有马上意识到

  “老伯你到底在干什么这么多东西会砸死人的,知不知道”少女惊呼道,她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杂货店老板,一幅愠怒的样子。

  老板也是很无奈,反驳她说“我从楼下上来,根本就没有看到你的人影,你怎么像个幽灵一样啊”

  “谁说我像幽灵我刚刚替你们打倒了一个幽灵,你们还不知道吧”少女挺起胸膛,貌似非常得意的说。

  她这句话把杂货店老板唬得一愣一愣的,连弯腰去捡矿泉水瓶的动作都停住了,他问少女“什么幽灵不幽灵的你究竟是谁”

  “我叫文曼曼,是诡谲屋中的刑警让我过来的,我们得到了两本黑色封皮的笔记本,喏就在这里。”文曼曼一边说,一边从羽绒服内部拿出笔记本,同恽夜遥和颜慕恒两个人手中的黑色笔记本一模一样,她把笔记本交到杂货店老板手里说“谢警官让你们好好保管,不能让诡谲屋里的人知道,尤其是凶手。”

  恽夜遥说“不,王姐,怖怖和文女士不一样,我说过,她就是安茜,而安茜并不具有双重人格。怖怖,一直以来,你伪装是为了什么我想你这张年轻的脸庞,是用你父亲的钱去整容得来的吧以你当时的年龄到现在。也应该是要超过30岁了。”

  “可整容是要有后遗症的,尤其是15年前的整容技术,还没有现在这样发达,所以,你不得不在脸上重新贴上伪装,来掩盖后遗症显露出来的破绽,这些东西,在你脸上已经很明显表现出来了。”

  顺着恽夜遥的话语,大家不知不觉凑过去想要看清楚怖怖的脸,在灯光照耀下,那张脸确实饱满得很不自然,同文曼曼一样有些扁扁的,不过,文曼曼的皮肤看上去细腻有弹性,而怖怖的皮肤看上去就像是饱满的橡胶气球,有些地方还有不自然的凹陷。

  “真的呢,”夏红柿说了一句,随即她又紧紧捂上自己的嘴巴,生怕其他人把谈论的目标转移到她头上来。

  桃慕青说“红柿,不要那么害怕,我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我相信听恽先生他们的安排,肯定不会有事的。”她这句话是在给夏红柿壮胆,也是在给自己壮胆,同时,桃慕青也想要再次对其他人重申,她们两个小姑娘真的是清清白白的,至少她自己是这样的。

  没有人接桃慕青的下文,恽夜遥继续说“我再重申一遍,我没有说你是凶手,现在我们还不能判定真凶到底是谁我只是说,你对管家先生的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无论理由是什么,这一点我都可以肯定,这也是你留在雪地里哭泣的原因。”

  “那么,既然怖怖的身份已经摆在大家面前了,我就来说一说,今天一天以来,我们安排的所有行动吧,这些也是时候让你们知道了,说完这些的时候,我想秦森先生的死也应该可以得到破解,他是一个例外,也可以说,他的死是咎由自取,与真凶没有任何关系,我现在只希望,西西可以平安无事。”

  “我想,你的希望有可能会落空。”怖怖的声音从边上传过来,不再激动,恽夜遥的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她再激动也没有用,现在她只想听听,恽夜遥到底能猜到多少真相怖怖冷笑一声说“在我上来之前,西西做了一件找死的事情。”

  原因还是要回溯到第一个白天,大家应该记得,第二人格的颜慕恒曾经与谢云蒙扮演的颜慕恒在褐色塔楼密道里见面,进入的地方就在褐色塔楼外围悬梯一侧的墙壁上,之前藏在阴影中的永恒之心对当时发生的事情作过详细描述。

  当时颜慕恒带着一个和文曼曼长得很像的小姑娘,她自己承认是舒雪,那是谢云蒙第一次看到舒雪,也是刑警第一次见到第二人格控制下的颜慕恒。

  刑警被他们两个欺骗了,才导致恽夜遥被颜慕恒带走,并做了那些让刑警愤恨不已的事情,而且现在可以告诉大家,死在蓝色塔楼密道里的女孩确实是孟琪儿,她的死绝不会像表面上看似那样简单。而更不简单的死者就是死在孟琪儿房间里的舒雪,她有着同文曼曼一模一样的脸庞。

  容貌导致柳桥蒲以为死者是文曼曼,要不是当天晚上文曼曼跟着枚小小出现在众人眼前,柳桥蒲和其他人都还想不到文曼曼的死会有蹊跷,他们还在绞尽脑汁分析少女那不可能的死亡方式。

  对于出现在颜慕恒身边的舒雪,和死在柳桥蒲面前的舒雪,第一个共同点就是容貌,用一句实在的话来讲,相同的容貌就可以证明,死者与文曼曼之间很可能有血缘关系。第二个共同点就是,她们出现的地点相同。

  虽然一个在褐色塔楼密道,而另一个在蓝色塔楼房间里,但是大家不要忘了,我之前明确叙述过,舒雪与颜慕恒分开之后,立刻前往蓝色塔楼密道,并通过密道藏进了某一间房间的衣柜里,在等待什么人。以她当时可以行动的时间来判断,这间房间只可能是蓝色塔楼里的房间。

  舒雪在等待的人也可以告诉大家,就是带走恽夜遥的颜慕恒,她与第二人格控制下的颜慕恒在梦琪儿房间里曾经有过一段对话。因此我们可以判定,舒雪藏进去的地方就是梦琪儿房间里的衣柜。

  也就是说,死在孟琪儿房间里的少女是舒雪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虽然还无法解释舒雪那令人恐怖的死亡方式,究竟是怎么办到的,但我们至少可以判断,之后参与行动的也许真的是文曼曼本人,她与舒雪从来没有互换过什么身份。

  “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利用今天的计划来套出真相。但是要在这么多人之中周旋,而且我、老师和小蒙几个调查者又不能消失在大家眼前,我们必须有一个人能够在暗中行动,不仅仅是帮助我们互换身份,更重要的是起到传递消息和监视的作用。这件事唯一合适的人就只有老师的孙子小航。”

  “乔克力先生虽然也值得信任,但是他的外表与单明泽相距太远,所以不可能帮助我们。”

  “你们为什么要选择单明泽呢”陆浩宇很不明白,他问“选择其他人的话也是一样的吧,反正只要消失一个,替补上一个就行了。”

  “不一样的,单明泽昨天一直都躺在床上,大家对他的印象最浅,甚至很多人都没有仔细看过他长什么样所以,伪装成他被识破的几率最小,而且他的身高体型和小航正巧差不多,还在雪崩中受了伤,就算是不在大家身边,也不会引人怀疑。”

  “昨天后半夜,在大家差不多都睡着之后,老师故意让我睡觉,让小航代替我值班守着大家,其实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是为了小航能够不知不觉给单明泽下药,我们使用的药剂是从管家先生房间里拿到的。”

  “他房间里有各种各样的药品,幸亏上面都贴有标签,要不然我们还真的分不清楚拿到的是什么药品。还有一点要告诉大家的是,这栋房子里除了管家先生之外,唐奶奶也因为工作的需要,稍微懂一些外科医学方面的知识,她能够分辨麻醉剂和安眠药剂,还有一些简单的药物,我们拿到的药剂都经过她确认无误之后才敢使用。”

  “小航起来之后就故意和坐在床上的单明泽套近乎,等到两个人熟络,小航找机会偷偷把安眠药粉洒在他的水杯里,这些行动程都在我和老师的监控之下,一旦被单明泽看见,老师就会立刻把那杯水拿去倒掉,立即改变计划。”

  “幸好一切顺利,所以第二天早晨小蒙和小航就偷偷把单明泽关起来了,当时大家都还没有醒来,他们是通过房间衣柜带单明泽离开的,小航回来之后就躺在床上,假装睡觉避过大家的视线。这个时候,小航只是换了装束,并没有进行其他的伪装,所以他不能讲话,也不能露面,不然就会被拆穿。”

  恽夜遥说到这里的时候,怖怖脸色惨白,紧咬着嘴唇,她感觉到自己的秘密正在摇摇欲坠,但是她还是不肯开口,因为她料定恽夜遥有任何证据,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在猜测而已。

  谢云蒙看着她的目光,几乎要将她灼伤,怖怖别过头去避开刑警,眼眸看向桌子底下交握在一起的双手,瞳孔中透着倔强,表示他并不认为自己错了,而且对演员所说的话充满了排斥。

  “怖怖,”恽夜遥尽量用温和的声音说道“请你告诉我们就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你、舒雪和文曼曼之间的所有事情,好不好就算是为了一直照顾你的文玉雅女士,请你说实话,她跟管家先生一样,到最后依然在保护你,昨天晚上,文玉雅女士为什么没有认文曼曼,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请你告诉我们实话。”

  “”

  “恽先生,既然怖怖暂时不想说话,能不能请你先解释一下,秦森的死因呢”陆浩宇在旁边插嘴,他很想知道刚才那诡异的中毒事件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恽夜遥接下来所说的话让他吃了一惊“秦森是被自己杀死的”

  “你开玩笑吧他能对西西下手,说明他很怕死,你们都还没有拆穿他的罪行,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杀死呢”陆浩宇提高了一点嗓门,他完弄不明白恽夜遥话里的意思。

  谢云蒙朝他瞪了一眼,说“别这么大吼大叫的,让小遥慢慢说,你没看到他很虚弱吗”刑警先生的警告很有用,陆浩宇只好隐忍下来,安静地听演员先生解释。

  恽夜遥说“秦森确实杀死了自己,但却不是他自愿的。究其根源,应该和我们手里的日记本有关,因为他认出了,我们手里的日记本根本就不是三楼上女主人的日记,而是单明泽的日记。”

  “为什么是单明泽的日记”恽夜遥越解释,周围的人反而越糊涂,这回连帆也按耐不住了,开口问道。

  “那是因为单明泽为了证明西西的清白,主动为我们了他的日记,还有他收集的证据,他才是心意爱着西西的那个人。而我到三楼之后,发现单明泽的日记本和当年女主人留下的日记本外表简直一模一样,只要不打开内页,绝对不会发现破绽。”

  “虽然不是凶手,但不保证你没有看到凶手,从你的角度,直接可以看到秦森、我、小蒙三个人的行动。怖怖,当时秦森在想办法阻止我念日记,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想你大概是看到了他的某些行动,想要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吧,你是在救我吗”

  恽夜遥的这句话一说出口,所有人立刻哗然,怖怖居然在救恽夜遥,这剧情反转得也太快了一点。

  恽夜遥忽略掉大家惊愕的声音,继续说“你当时为了掩盖真面目,一直都低着头,你的身体侧向我们,也就是说,你的视线是朝向斜下方的,你有可能会看到我和秦森的手部动作,以此来推理,我手里拿着日记在念,不可能做什么那么你注意到的应该就是秦森的手部动作了。”

  怖怖既然要隐藏秘密,又怎么会去救准备揭穿她秘密的恽夜遥呢从她那低着头的角度到底看到了什么这件事还真是让人感到蹊跷。

  就连谢云蒙也觉得不可思议,他认为恽夜遥大概是因为中毒,脑子糊涂搞错了,有些毒素确实对神经和思维会有一定的影响。

  他们的询问和推理正在围绕着怖怖和死去的秦森展开,我们先回转视线。去看看文曼曼所在的外围餐馆,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户外的大雪和冰雹越来越激烈,连男人都已经很难行动,文曼曼不仅轻轻松松到达了餐馆。而且还口口声声称,替杂货店老板和老板娘解决了一个幽灵。

  我们不知道这个幽灵是否存在,杂货店老板夫妇没有发现的,地板上莫名其妙出现的脚印,究竟是怎么印上去的又是怎么消失的

  反正文曼曼在准备解释这一切的时候,正赶上了西西命悬一线。所以她不得不放下所有的事情。帮助一起救援西西。但是结果令大家都非常失望和悲伤,由于严重冻伤和小产,西西最终还是没有挺过最后一关,被死神带走了。

  看到床上被鲜血浸染的爱人,单明泽瞬间抛弃了所有的理智,他像一头暴怒的野兽一样,在房间里横冲直撞,反复质问着,大声怒吼着。双手紧紧抓在胸前,好像要把已经碎裂的心脏也一起撕扯出来。

  回答的人是桃慕青,小姑娘想了想说“没有,我们都觉得秦森应该是讨厌琪儿的,因为秦森平时对琪儿没有什么好脸色。”

  她边上的夏红柿也补充说“确实如此,秦森平时总是教育孟琪儿这个错了,那个错了,而且不给她留什么情面。不过有一件事我始终觉得很奇怪,我们其他人如果对孟琪儿这样讲话的话,她绝对会激烈反驳,这个我想小帆应该是深有体会的。”

  说着,夏红柿朝连帆看过去,连帆点了点头,证明夏红柿说得很正确。

  女孩继续说“可秦森是个例外,不管秦森对孟琪儿说什么不中听的话,她都不会反驳,甚至有的时候还很听话。照我和小青平日里的猜测,我们觉得孟琪儿好像喜欢秦森,不过,这只是猜测,我们没有任何证据。”

  夏红柿说到这里,连帆也接上了话头,他说“小青桃慕青的话,琪儿也不会反驳,不过那是因为平时小青很照顾她的原因,我也觉得孟琪儿会听秦森的话很奇怪。”

  在这三个人的话语之间,其实已经包含了很多信息,恽夜遥对谢云蒙轻声说“问问桃慕青,她同孟琪儿的关系,她为什么会不排斥孟琪儿任性的性格”

  谢云蒙问“小青,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可以谢警官。”桃慕青立刻回应,她神贯注听着谢云蒙提出的问题。

  “你和孟琪儿为什么会这样要好我总觉得你们好像所有人都有点排斥她,为什么独独你例外呢”

  “嗯”对于这个问题,桃慕青有些犹豫了,她在实话和假话之中抉择,最终,桃慕青问刑警“我们能到门外去单独谈一下吗”

  他这个问题提出来,身边的人立刻用非常惊愕的眼神看向她,夏红柿问“小青,你不会是也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们吧”

  “这个,你们就不要知道了,这跟凶杀案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是给我留一点面子好不好”

  夏红柿还想再说什么谢云蒙打断她说“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小青,我们也不用去门外,你就过来凑在小遥耳边告诉我们吧,如果真的与凶杀案无关,我们会为你保守秘密的,还有,怖怖,在我们询问其他人的这段时间里,请你再仔细考虑一下,是否要对我们说实话”

  他继续对桃慕青说“如果你们的日常并没有被刻意改变的话,就证明孟琪儿并非讨厌你,你懂我的意思吗还是拿我来做比方吧,我会经常和小蒙攀比各自交到的女朋友,但实际上,我都没有女孩子在身边,只是在刻意炫耀不存在的事情。”

  “你是说”桃慕青一下子明白过来恽夜遥是什么意思,她看着恽夜遥的目光有些不可思议,再看看谢云蒙,终于将演员先生刚才的话语给消化掉了。

  “你明白就好,小蒙,你就不要问我是什么意思了好吗”恽夜遥阻止了谢云蒙想要询问的话语,朝着同样看向他的柳桥蒲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会越轨的,会保护小小的爱情。

  柳桥蒲没有说什么,只是收回了目光。

  我们来总结一下刚才得到的几点信息,第一,秦森追求过梦琪儿。第二,桃慕青和孟琪儿关系特殊,是那种不便于让别人知道的关系,但不一定已经发展到了某些程度。第三,秦森追求孟琪儿是为了钱,还是为了感情,目前还没有确定答案。如果是为了钱,那么孟琪儿在见到谢云蒙之前,肚子上挨的那一刀就有可能是秦森捅的。

  如果不是为了钱,那么秦森就绝对不可能去伤害孟琪儿,捅她一刀和杀死她的也许都是凶手。第四,孟琪儿有可能是儿童拐卖事件的受害者,刑警和演员要想了解孟琪儿的过去,只有找机会单独和桃慕青详谈,这件事已经在谢云蒙心中盘算了。

  以上这四点,引出了孟琪儿的死亡原因,虽然听上去还很模糊,但离破解应该不会太远了。至于怖怖,还不能太过于着急,当证据越来越多的时候,怖怖的心理防线也会越来越薄弱,她到底干了什么过去的安茜是怎么活下来成为怖怖的,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得到我们想要的答案。

  最后就是秦森的死亡原因,还有他是被人下毒还是自己无意之间毒死了自己,这些当然要留待恽夜遥的推理来破解,而且他们很快就会把话题再次转移到秦森身上。

  “也许就是恶鬼把父亲干掉了,很快他也会来带我走。”女孩的这句话稍微响亮了一些,心情也随之开朗起来。

  从刚刚回到房间门口开始,她已经好几次路过了自己的房门口,只是倾听着里面的拍球声,和稚嫩的笑声,就是不愿意踏进房门,这是她的罪孽,她必须消化干净之后才能回去,要不然的话,她一生一世都会被内疚掌控,就算活下来也没意思了。

  “我想要活下来,就必须利用她,而利用她,我又会对不起阿姨,会内疚,所以我要等到自己的心冷酷起来之后,再进去见她。”

  同样的自言自语,同样有规律的语调,迈着同样的步伐,女孩依然在走廊里徘徊,直到再也走不动为止,才拖着酸软的腿脚,进入自己的房间。

  她也许真的能像自己想的那样冷酷无情,也许并非如此,那种憎恨只有对自己的父亲才会有,至于对那个尽心尽力照顾他的女人,以及眼前比她还要小的小不点,就说不清楚了。

  一进入房间,她就匆匆忙忙伸开双手拥抱住了那个小小的身体,感受着比自己更小的,只有萤火虫般一点点温暖的小不点,女孩忍住不让自己的泪水落下来,拼命告诫自己要冷酷一点,再冷酷一点。

  “如果可以的话,就请你一直待在这三楼之上,代替我,成为我的影子,让我获得自由。你的母亲过来也不要紧,我会将你好好藏起来的,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母亲”

  亲吻着柔软的发丝,两个人抱在一起躺到了床上,皮球也滚落到了房间角落里,一阵弹跳声之后,慢慢安静下来。

  很快,被拥抱的小不点沉入了睡梦中,女孩却还是睁大眼眸望着天花板,她一点睡意都没有。

  小不点的母亲刚刚被地下恶鬼给带走,也许很难活着再回来了,也许从今往后,她就再也不用将小不点藏起来了。

  夜已经很深了,女孩也渐渐合上双眼,她的头侧向小不点一边,两个人眉眼对着眉眼,额头抵着额头,似乎陷入了同一个梦境之中。

  表面上看起来,这个女孩还算正常,虽然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打算将一个比她更小的小不点关在三楼之上,但她的行为,确实不算是疯狂,她会为此感到内疚,这就是证据。

  实际上,这个女孩的心从很早以前就已经掉入了泥潭之中,变得抑郁、阴沉、就同这三楼之上常年阴暗的光线一样,无法再恢复正常。

  小姑娘意识到,单明泽并没有向刑警以为的那样,什么都不知道,他在窥探刑警的行动,虽然说谢云蒙可以保证西西得到安救援,但是退一步来说,揪出秦森,确实是因为当时利用了西西对秦森造成一种威胁,从这方面来说,单明泽说得也没有错。

  文曼曼想问他“你不是昨天晚上的时候一直躺在床上吗你怎么会知道刑警安排的行动。”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因为这样说就变相证明了刑警确实利用了西西。

  所以,文曼曼瞪了他一眼,什么都没有说。文曼曼自己也是从一开始就进入了刑警的计划之中,而且一直在帮忙,坐到老板娘床边之后,文曼曼无意中看见了地上自己留下的血脚印,西西大出血的时候,地上也溅到了不少鲜血。

  她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告诉单明泽,在餐馆楼梯上遇到的幽灵脚印,于是重新站起身来对单明泽大声说“你确实有一个理由要回诡谲屋,但不是因为西西。”

  文曼曼的这句话一出口,单明泽当场就愣住了,他要是不为了西西,还有什么必要回到诡谲屋去

  见文曼曼的话奏效,老板娘赶紧催促小姑娘说下去,文曼曼继续说“刚才在这间房间外面,我看到了一个幽灵,我没有看清出他的真面目,只看到了背影和地上的脚印,但我可以肯定,这个人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杀死西西,他很有可能是山下的凶手。”

  “这说明了两点第一,刑警并没有想要利用西西,西西被带到餐馆完是出于突发状况。第二,你有必要帮助刑警揪出这个幽灵,还有弄清楚他是怎么逃开诡谲屋中所有人的视线,来到这里的。”

  文曼曼说完,单明泽立刻问“这个人呢他朝哪个方向跑了”

  “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只有诡谲屋,但是,我知道,这边雪地里埋了一个死人,一个还不知道身份的死人,是谢警官埋的,刑警们猜测,这个人有可能是诡谲屋中的某个人,被提前杀死,然后由其他人伪装进入了诡谲屋。”

  “你怨恨刑警没有任何用处,而且你别忘了,刑警知道你也是山下凶杀案的目击者,也是凶手的目标,他们为什么不利用你这个诱饵,而是要去利用没有反抗能力的西西呢这样子完不像刑警的处事风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