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十一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四十九

第四百十一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四十九

  “怎么办?我们就算从这里出去,也活不成的,外面太冷了,曼曼。”同伴有些气馁。

  文曼曼没有被风雪逼退,她选择了赌一赌运气,示意同伴站在比较温暖的地方,自己则走到小门边缘,伸手在门框周围摸索着。

  “你在找什么?我也一起来帮忙吧。”同伴不放心她,毕竟这里是二楼,摔下去就算有雪挡着也会够呛。

  “我……在找墙壁……墙壁边上有没有……梯子……”文曼曼艰难地回答,她的脸和手都感到一阵阵疼痛麻木,嘴巴眼睛几乎张不开。

  “你省点力气吧,要不我们就在这里等救援,你会被冻僵的,再说就算找到梯子,难道我们要到户外去吗?”

  “户外……户外至少可……以绕到主屋……大门口……”

  “哎呀!你,你真的是急死我了,快回来吧,那里绕不过去的。”同伴说完,就要上前拉文曼曼。

  两个人退回来的时候,文曼曼一只手拉住了门框边缘,突然,一块长方形的木板毫无预警就从墙壁上掉落下来,文曼曼被吓得惊叫一声,跌坐在地上。

  “呼,还好,你刚才的位置真的会摔下去。”同伴抱怨着,还想把文曼曼往里拉,但回过神来的文曼曼却不愿意听她的,还是挣扎着往小门口走去。

  “你干什么?不要命了吗?”

  “不是……让我看看……”文曼曼顾不上多说话,伸手在墙壁一侧胡乱摸索着,很快,她大声喊道:“有了,有了,就是这里,墙壁是空心的,我们可以进去!”

  “真的?!”同伴立刻也跑过来,伸手一摸,果然木板与木板之间居然有缺口,“刚才掉下去的木板应该就是封住这里的,我们快点进去吧。”

  “可万一老板在里面怎么办?”文曼曼有些担心。

  同伴说:“这样吧,我先进去,如果里面有人我就大声呼喊,他认得出我的声音,不会袭击我们。”

  “可他刚才还……”文曼曼条件反射拦住同伴,欲言又止。

  “好了,曼曼,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们在这里等也不是办法,万一刑警都下去了,谁也不会再知道我们的方位,所以快点吧。”

  在同伴的催促下,文曼曼终于和她一前一后慢慢爬进了墙壁的夹层里,到了里面就好过多了,风雪刹那间被挡在外面,身体也暖和很多。

  可是,等到凶手回归,尸体和西西已经被小魅发现了,那就会导致凶手第二次还是没有办法处理尸体,他只能藏在褐色塔楼某个角落里等待。

  小魅发现尸体之后,第一个就去找了乔克力,并把昏迷的西西交给他保护,两个人的互动肯定不会在房间内部完成,所以凶手依然没有机会动手。接着,乔克力跑到房间门口目击凶杀现场,再跑出去通知颜慕恒和恽夜遥。

  这个时候是个空档,因为小魅留在了乔克力房间里面照顾西西,而陆浩宇还在做梦,不可能有人发现凶手的行动,如果这是他快速动作起来的话是有可能将尸体带走。

  但是,最后进来的颜慕恒还是看到了房间里的尸体,那是为什么呢?应该还是时间问题,乔克力跑到蓝色塔楼先通知的颜慕恒,然后他回到自己房间隔壁去叫醒陆浩宇,此刻,以颜慕恒的启动速度,可以肯定已经在凶杀房间里调查了。

  为了不让陆浩宇看到尸体引起恐慌,所以颜慕恒一定是将房间门关闭的。

  再往后推断,乔克力和陆浩宇两个人来到一楼客厅,在所有人面前,乔克力没有办法,只能继续跟柳桥蒲演戏。片刻之后,颜慕恒从褐色塔楼出来。他实际上不是被柳桥蒲的怒吼声引到客厅里面的,颜慕恒原本就是过来通知老爷子第二件凶杀案的。

  这个时候,乔克力的身份第一次揭示在柳桥蒲面前,他也成功排除嫌疑,成为了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顺利瞒过所有人带到消息之后,颜慕恒回到蓝色塔楼守护恽夜遥和管家所在的房间,小魅和西西依然在乔克力房间等待,而乔克力和柳桥蒲两个人赶到褐色塔楼。

  这样一算,从颜慕恒看到尸体出来到柳桥蒲进入凶杀现场大概有七八分钟的时间,这段时间虽然是调查者行动过程中空档最长的一段,但也不足以支持凶手将尸体所有的部分都藏起来,然后逃走。

  第三个难题,此刻就呈现在柳桥蒲和乔克力面前,那就是应该在乔克力房间里的西西和小魅不见了,而且这里本来关闭的房门大开,里面俨然已经成为了第三个血屋。满床满地的鲜血再次占据了老刑警的眼睛和大脑,让他第一次感到了对凶手的恐惧……

  眼睛奇怪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中年女人只能战战兢兢地朝外呼喊着:“有人吗?有人在这里吗?”

  没有回答,她又喊了一遍,依然没有任何回答,厚实的金属板似乎是隔音的,耳边除了沉重的滴答声之外,什么也听不到。

  这一回,中年女人终于开始害怕了,她开始怀疑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来到这个狭窄的金属物中,真的是因为梦游吗?也许是因为别的事情……

  猛然之间,他想起了那些活鸡,是的,就是那些活鸡!今天,小姑娘整整一天都待在厨房里杀那些活鸡。她因为和邻居聊天没有到厨房里去看一下小姑娘,中年女人现在后悔了,为什么她没有问问小姑娘要杀那么多活鸡是什么原因?

  现在看来,她也许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事情,也许是被人带到这个东西里面来到,因为她根本不记得进来之前自己在干什么?很长一段时间的记忆都消失了,而且在这段记忆之前,不应该是白天吗?白天她睡个什么觉啊!

  想法的改变让害怕的情绪也越来越浓烈,中年女人的嘴唇开始颤抖了,手也不自觉地揉着衣角,感觉额头上的冷汗不停滴落下来。

  就在她无所适从的时候,指针移动的声音中夹杂进了轻微的咔嗒声,好像是什么地方被扭动的声音。

  中年女人赶紧趴到声音的来源处,自己倾听,确实是一个地方在被打开。然后,金属与金属之间沉重的摩擦声传来,其中伴随着轻微人类的呼吸声。中年女人分辨出清楚呼吸声来自与男人还是女人。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些块状的条状的,还有黏糊糊湿漉漉的东西就被扔进了中年女人所在的空间里,然后咔擦一声,外面的那个人擦亮了打火机。

  当第一束光亮传进来的时候,中年女人感到一阵兴奋,她终于有救了!张大嘴巴正准备发出呼救声的时候,表情却停留在了虚空中。

  因为伴随着光亮一同而来的事一张瞳孔已经翻进头盖骨里面,脸色青紫,还在流淌出鲜血的死人面孔!这个人两条手臂垂在身体两侧,看上去比身体还要长出许多。

  “那么管家和厨娘是什么时候在诡谲屋工作的呢?”恽夜遥继续问。

  “管家据说在房子刚刚建成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至于厨娘,我不是很清楚,反正她在这里工作的时间也比我要长的多。对了,恽先生我想问一下,为什么你会让我知道管家先生已经死了,这件事你们不是应该瞒着所有人的吗?”

  “那是因为我举得你是真心爱着怖怖的,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跟重要的是,这个家里的所有人之中,你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也最不可能作案。”

  “原来如此,我一直把怖怖当作是自己的女儿。我能够留在诡谲屋也是因为怖怖请求女主人将我留下,从第一眼开始,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两个就很有默契地互相喜欢对方,也许真的是我女儿在天有灵,让我重新找到了幸福吧!”

  “王姐,我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了会不会生气,不过我还是想说,这十年来怖怖有可能做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这件事情绝非处于她自己的本意,一定有人在幕后主使她,我相信这件事至少涉及到女主人,管家和餐馆老板娘。不然她们不会接连失踪和死亡。”

  王姐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姑娘说:“怖怖是个善良的孩子,我也根本不相信她会做出任何违法的事情来,就算是做了,那也是在她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到。”王姐的语气非常坚定,可以看出她心里有多么信任小姑娘!

  可是恽夜遥却依然提出了与她相悖的意见:“王姐,不是我不相信怖怖,但是以我的判断,这件事如果怖怖不知情的话,那是不可能完成的。”

  “到底说的是什么事情?为什么你才刚到诡谲屋一天一夜的时间,就会做出这种判断呢?”

  “我想说的是,诡谲屋可能十年之前就没有女主人了,或者,更不好的猜测是,十年前那个女主人也是假的。也就是说,女主人和他的父亲安泽有可能一起在火灾中丧生了。”

  “好,这两处地方交给我完全没有问题!”柳桥蒲已经完全回到了以前的工作状态中,一双眼睛显示出刑警特有的锐利之色。

  王姐管家在边上补充说:“我也可以帮忙的,至少我能好好保护怖怖,请你们相信我。”

  “让你进来照顾怖怖是因为我们对你的信任,管家的尸体还需要在这里放一段时间,而你和怖怖需要偷偷转移,这样,等一下我和柳爷爷掩护你们,你抱着怖怖到褐色塔楼第三间房间里面去,乔克力先生和最后一位雪崩幸存者在那里,记得,进去的时候要和颜慕恒先生打个招呼,他会在外围保护你们的。”

  “好,好,我明白了。”

  事情现在变得越来越棘手了,从当天早上开始,先是餐厅老板娘和厨师失踪,然后是房间里的女主人失踪,着几个人之中,老板娘确实是被人囚禁起来了,目前刑警还无法知道她究竟被囚禁在哪里。

  根据之前的情节,陈深有可能当天根本就没有来上班,但是昨天晚上雪崩之后,厨师是在餐厅里面的,所以他的家也不可能是在山脚下。

  那事情就有些奇怪了,山上只有餐馆和杂货店,除了诡谲屋是单纯的住家之外,其它都是做生意和居住两用的房子。假设这个厨师昨天晚上确实离开老板娘那里回家了,那么他的家就只能是杂货店或者其它几间餐馆中的某一间了。

  如果厨师是杂货店或者其它餐馆的老板,那他为什么要到老板娘那里去打工呢?如果厨师也在其它餐馆里帮工,那就更奇怪了,这种偏僻的山腰间,再加上雪崩造成的影响,不要说晚上,就算是白天也不会有什么生意吧!没有生意聘请厨师干什么呢?

  反正这个厨师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小小的谜,要留待找到老板娘之后才能知道他的信息。

  至于女主人,恽夜遥之前已经有过疑惑了,她到底是存在还是不存在?如果是小女仆怖怖在代替女主人的话,那么怖怖的某后主使者是谁?这里只能肯定一点,那就是这个主使者一定是诡谲屋中的某位家人。现在管家死了,我们是否可以把怀疑目标放在厨娘和王姐身上呢?

  那么我们就要来看一看当时的时间点了,应该是在管家出事的时间范围里面,也就是说,西西醒来的时候,有可能凶手正在某个地方刺杀管家,并准备将怖怖和管家抛弃在雪地里。当然这只是一个大致的范围,具体时间点还要留待之后侦探们来分析和推理。

  在这个范围的时间点上,秦森,连帆、乔克力、陆浩宇这些年轻男人都有可能。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句,当时说是去上厕所的连帆,故事进行到现在,他似乎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从厨房里出来过,甚至都没有人亲眼看见他进入厕所。

  这个连帆,在我们诡谲屋杀人事件中是一个极其特殊的人物,所以我才会把第一个血腥密室放在他的房间里,至于怎么个特殊法,就请大家慢慢往下阅读吧。

  撇开连帆不谈,我们现在继续按照刚才的判断往下说。不管是那些人之中的哪一个,反正从他和西西的对话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在两个人来到这栋诡谲屋之前,应该已经发生了什么刑事案件,因为男人在话语中提到了报警这两个字。

  也就是说,这件事和这个神秘的男人,还有三个在雪崩中差点遇难的人绝对脱不了干系。

  然后,男人让西西去找雪崩时同他在一起的年轻男子,并要西西假装与他和好,稳住他等下山之后偷偷报警把他抓起来。于是,西西听了男人的话准备到隔壁房间去找那个自己并不信任的同伴。她因为不知道同伴的房间是哪一间?所以才错走了中年妇女的房间,并发现尸体。

  这里面就有点太戏剧话了,我们用甲、乙、丙来代替当时的三个人,甲让乙去找丙,却没有告诉乙要找到人究竟在哪个房间?一般人会有这种疏忽吗?

  我觉得完全不可能,这是一个条件反射性的问题,随便谁,只要不是记性太差的老人,或者是心不在焉的小孩。让别人去找人的时候绝对会条件反射在脑海中反应出要找那个人的地址。并且告诉去找的人。

  恽夜遥眯起眼睛思考着,他绕过乒乓球桌,视线回转到乒乓球桌的边缘。这件娱乐设施上倒是没有凹槽,但是边缘却是统一的向外凸出半圆形。恽夜遥用手指测量了一下半圆型的宽度,然后走到蓝色灯芯绒沙发前面,再次测量了一下凹槽向内弯曲部分的宽度。

  发现两部分是可以重合的,可是这个时候他又发现,沙发边缘并非是嵌入到墙壁里面的,墙壁上连一丝缝隙都没有。

  恽夜遥试着想要把家具边缘拆下来,这样也行不通,他不禁又停下了动作。脑海中突然想到以前谢云蒙行事时的作风,于是暂时先把对家具边缘的疑惑放在一边,用手去敲打软包的墙壁表面。

  墙壁表面发出很沉闷的声音,与正常的软包墙壁并没有什么两样,恽夜遥持续将四周的墙壁都摸索和敲打了一遍,没有找打任何可以突破的地方。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恽夜遥的疑惑现在已经充满了他所有的灰色脑细胞,甚至连鼻涕留下来都没有发现。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从旁边伸手帮恽夜遥抹去了鼻涕,这个人很矮小,几乎是踮起脚尖伸长手臂才够到了恽夜遥的鼻子下面。

  演员回头一看,立刻说:“厨娘婆婆,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想看看你们的进展怎么样了?人老了,总是特别容易担心,尤其是刚才还看到了那么恐怖的事情,唉!真希望是我老眼昏花看错了,怖怖现在这个样子,我要怎么跟小恒交代。”

  “小恒?”恽夜遥听到这个名字有些迷惑。

  “就是我那个总是到城里去打工的儿子,怖怖的男朋友,他也叫小恒,和那个颜慕恒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相同。”

  “哦,厨娘婆婆您放心吧!我们都相信怖怖不可能是伤害管家的人,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我们会查清楚的。”

  “那就好!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厨娘顺口问道,老太太的脸色看上去确实非常担忧,嘴唇也么有什么血色。

  柳桥蒲帮他要来了几乎所有人的房门钥匙,当然大家是在相信老刑警的承诺之下,才交出自己钥匙的,毕竟房间里都是每个人的私人物品。再加上现在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们能够给予老刑警信任也算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可是,就算这样,颜慕恒依然一无所获,褐色塔楼所有的房间现在已经在他面前全部打开了,从第一间开始向下看去,总共11个房间,除去其中的三间血屋,和一件空房间,还剩下期间客房。

  这七间客房中,颜慕恒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一点可疑的线索也没有。站在褐色塔楼的楼梯中央,颜慕恒真的感到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小魅是他非常重要的人,一起共事了那么多年,颜慕恒至今才鼓起勇气向小魅表白。

  可是,偏偏在这个地方,他就要面临失去小魅的风险,这让他怎么能够不着急不慌张?一手叉着腰,一手捂在自己嘴唇和下巴上。高大的男人甚至将脸上的疤痕都快要扯下来了,那皮肉的连接处已经被他撕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

  不知不觉之中,颜慕恒的视线转移到了最后的希望之门上面——塔楼底部那扇通往钟楼的小门。

  ‘只要撞开这扇门,我也许就可以直接找到小魅……’颜慕恒想着,脚步不由自主向楼梯底部走去。

  这个时候,他感到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正在磨蹭着他的脚裸,他以为是老鼠,所以抬起脚就想将碍事的东西踢走,没想到视线的角落里居然瞥见了一只黑乎乎的,比老鼠大得多的东西。

  ‘这是什么?’

  颜慕恒的脑子还没有完全反映出黑色的东西是什么,它就一瞬间穿到了墙壁阴影处,只现象出两只发光的眼睛,那幽蓝的颜色就像是魔鬼的视线一样。

  颜慕恒才不怕什么鬼怪一类的东西呢!他几大步跨过去,想要抓住那个小家伙。没想到这东西灵活之极,呼地一下又窜到了另一个地方,依然不让颜慕恒看清楚它的样子。

  可是,我们矛盾的地方不止这些。如果老板娘认识舒雪的话,那从她失踪之前的表现来看,她也同样对怖怖很熟悉。这一点不可能被人忽略。那么难道老板娘认为别墅里有两个小女仆?不,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餐馆老板娘是个爱打听的人,但凡是诡谲屋中经常要出门的人,她都打过交道,如果小女仆真的只有一个的话,她是不可能搞错的。

  我们面临的事一个矛盾的问题,不管你从哪个方面解释,怖怖和舒雪,小于和小恒都处在交叠的位置上面。大家也许会说,他们其中一个肯定是女主人,可是再仔细想想看,这真的有可能吗?

  很多年以前,诡谲屋发生火灾的时候,女主人就已经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姑娘,她现在的年龄至少和王姐差不多,甚至还要更年长一些。绝对不可能是像怖怖或者舒雪那样的年轻女孩。所以,这两个人之中有一个是女主人这样的说法也是无法成立的。

  说到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恽夜遥为何一口咬定,怖怖一定是说了谎呢?当然证据也应该在老板娘的餐厅里,和那间统一使用的视频仓库之中,读者可以回过头去看一看,我对于恽夜遥和颜慕恒在搜索食品仓库时的描述。

  在那几个疑点中,有哪一个确实可以和怖怖挂钩上关系。有时候看似完全没有关系的事物或者人,其实他们往往存在着某些最简单的联系。这里我不能再解释下去了。

  撇开这些不谈,舒雪和老板娘以及怖怖和老板娘之间,我们还能发现一些什么呢、那就是犯人一定要绑架老板娘的原因:让舒雪在此地完全消失!

  舒雪的活动范围只有诡谲屋和老板娘那里,诡谲屋中的人现在已经统一口径了,那么老板娘自然是要消失才能让舒雪不再被人发现。

  18个人在诡谲屋生活的第一天下午,怖怖在老板娘那里的时候,大家应该可以发现,我根本就没有描述到餐厅里有厨师,可是怖怖却说了老板娘是和餐厅陈深一起出门的,就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确定怖怖说了谎。

  片刻之后,他才问了一句:“你是在哪里拿到这件衣服的?”

  这句活问得实在是愚蠢,衣服上浸透了血迹,能在哪里拿到?当然是在中年妇女死亡的床边喽。但事实上,颜慕恒这个问题是脱口而出的,他原本想说的是:“你难道没有在这里发现别的东西吗?”

  但是问题已经出口,颜慕恒只能瞪着眼睛等待柳航的回答,他的手像钳子一样死死扣住柳航的手腕,柳航已经痛到呲牙咧嘴,却还是不敢出口反驳,可见这个男人骨子里有多胆小了。

  “嘶……我是在抽屉后面发现的这件衣服,这个有可能是死者自己的东西。”柳航在说出衣服来源之后,还不忘附上一句猜测。

  颜慕恒才不管他的这些猜测呢!在这方面,柳航是骗不了颜慕恒的。他说:“少来这一套!这衣服这么小,那位阿姨能穿得下吗?我看倒和先前昏迷在这里的女孩挺匹配的。”

  “不,不是她,绝对不是她,你搞错了!!”柳航听到这句话,马上开始不顾一切地辩驳,拼命否定衣服是西西留下来这个可能性,好像他之前同西西认识一样。

  “……你不会是认识那个女孩吧?”颜慕恒看出一点端倪,问道。

  “啊?我……”这句问话又让柳航结巴起来,正在两个人辩论不清的时候,柳桥蒲的声音突然从褐色塔楼大门外传进来。

  “喂!小赤佬,你在不在里面!”

  “我在!爷爷,我在这里。”柳航忙不迭回答,顺手想要推开颜慕恒往大门外跑去。

  可是,颜慕恒纹丝未动,脸色也没有因为外面柳桥蒲的到来而改变,他钳制着柳航的那只手微微一用力,柳航立刻感到手腕上面传来一阵剧痛,衣服不受控制地从手中掉下来。

  颜慕恒顺手接住衣服之后,才松开柳航,让他自己去和爷爷交代这件事。那只因为刀疤而歪斜的眼睛死死盯着柳航的背影,好像要盯出一个洞来。

  ‘希望你不要给你爷爷脸上抹黑才好!’

  柳航没想到颜慕恒居然是这么好的一个人,他有些诧异地回头看着那张依然丑陋的脸。

  柳桥蒲叹了一口气说:“这小子从来都是半吊子性格,说话也吞吞吐吐的,有时候我真搞不懂他在想些什么!唉!你要是能信任他,那就自己告诉他吧,我得去看看下面那些人,为了追这小子,我让小恽在主屋里看着呢!”

  说完,柳桥蒲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不过在他离开之前,还是把柳航找到的那个姓名牌交给了颜慕恒。

  等到老爷子走掉,颜慕恒这才一把将柳航拉回褐色塔楼里面,说:“该告诉你的事情,等一下我会全都告诉你,现在,我问你,你是不是察觉到西西和小魅的失踪,才会偷偷溜到这里来?而且,你是从哪里溜进来?”

  “赶快告诉我,你是从哪里溜进来的?”颜慕恒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语。

  “我本来是想偷偷从楼梯那边溜上来,但无奈爷爷看得太紧。所以我……”

  “简单点!我告诉你现在西西和小魅都有危险,所以你最好两句话并成一句说,快点!”颜慕恒催促着。

  听到西西有危险,柳航也着急了,他对颜慕恒说:“这样吧,你跟我来,我示范给你看!”

  说完柳航直接朝褐色塔楼底部冲了下去,颜慕恒虽然弄不明白他想要干什么?但是现在没有时间多问,所以他紧跟在柳航身后,准备一探究竟。

  ——

  我想大家还应该记得之前描述过的内容,故事一开始,柳航就是因为喜欢上了度假村一个女服务员,所以才骗柳桥蒲来这里旅游,实际上是为了让爷爷看看自己爱上的女孩,希望爷爷可以认可。这一点可以证明,柳航对柳桥蒲的意见是非常重视的。

  这两个问题表面上看似放在这里有些突兀,而且很多地方还没有解释清楚,但是,既然已经提出来,那么之前就一定会有线索隐藏在里面。具体的解释我现在不做说明,但可以大致给出一些提示:

  第一吕布看到和听到了什么(王姐、怖怖、舒雪和厨娘其中之一);第二,关于房间里衣柜的描述;第三,褐色塔楼几个男人居住房间的排列顺序。第四,鲜血可以掩盖的东西;第五,黑猫;第六,还未出现的男人;第七,主屋各个房间与褐色塔楼的联系;还有第八,西西和陌生男人说过的话。

  好了,言归正传,现在柳航正带着颜慕恒两个人直接往褐色塔楼底层跑去,最后一间住的是陆浩宇,此刻,他的房间里面空空荡荡地什么也没有。

  柳航走到陆浩宇房间门口,对颜慕恒说:“你有没有发现这扇房门与其它房门有什么不同?”

  “不同,它不就是一扇普通的房门吗?”颜慕恒完全看不出柳航要表达什么意思,一脸疑惑地问道。

  柳航也不浪费时间,直接就说:“我也是刚刚从这里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的,这其实既是陆浩宇先生的房门,也是钟楼的房门。不信你看!”

  柳航把房门关上,颜慕恒可以看到这扇房门的底边和塔楼底部的墙角相连。在褐色塔楼里面,房门的位置不是在房间左侧,也就是靠上的方位。而是在房间右侧(靠下)的方位。

  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颜慕恒还是没有办法看明白,但是一分钟之后,颜慕恒就瞪大了眼睛,表示自己活到现在都没有看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因为柳航将房门反向打开以后,里面就变成了一个拱形的空洞,空洞外侧便是与钟楼相连的悬梯,而且旋梯是向下和向前双向延伸的。

  “这…这怎么可能?!”颜慕恒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

  柳航继续说:“具体原因我也不能够说明白,需要你们事后自己来调查,我只能告诉你,我就是从这里上来的,而且,在这条向下的悬梯下面,就是书房的门。”

  “!!!”

  “柳航,你怎么会在这里?”恽夜遥一边跑一边大声问道,他在娱乐室里根本没有看到除柳桥蒲之外的任何人进入蓝色塔楼。

  “是颜先生让我在这里等你的,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你。”柳航回答说,顺手拉了一下颜慕恒出去的那扇房门,让它稍微关上一点点。

  就是这么一个小动作,恽夜遥立刻注意到了,说:“这不是陆浩宇先生的房间门吗?你拉的方式不对啊!”

  “它即是陆先生的房间门,也是通往钟楼的门,但为什么从正反方向拉开就可以呈现出完全不同的空间,我们都没有搞清楚,这也就是颜先生让你过来看的原因之一。”

  接着,柳航就把自己对颜慕恒说过的话复述了一遍给恽夜遥听,最后他说:”我当时就坐在书房门前,背靠着门板。大家注意力集中在你们和管家身上的时候,我打开书房门朝里看了一眼。”

  “其实这只是一个无心的举动,因为我的心里一直在担心西西,所以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听你们讲些什么。当打开书房门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居然开反了,也就是从靠近主人房间的那一头将门打开了,而且更令我惊愕的是,本应该是阴暗的书房里面,居然是大雪皑皑的场景。门口明显悬挂着一条绳梯。”

  “于是你就攀着绳梯到了褐色塔楼上面,发现这里最后一扇房门也是可以反开的,对吗?”恽夜遥问道。

  “是的,进入这里之后,我来不及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立刻往西西房间那边跑去,当时我还不知道发生了恐怖的凶杀案,只是一门心思想要见到西西,在路过凶杀房间的时候,我突然看到血泊之中扔着西西的一件衣服。”

  “这件衣服我曾经看到西西在饭店里的时候穿过,所以立刻跑进了房间里想要拿走,没想到却被回过来的颜先生逮了个正着。”

  “我问你,你进入褐色塔楼的时候,小恒在干什么?”恽夜遥的表情开始锐利起来,他似乎已经开始有思路了。

  等所有人都进入餐厅之后,柳桥蒲才回身按照恽夜遥说的那样去拉书房的门,书房门的固定门轴与普通房门没有什么两样,上中下三个整齐排列着。

  柳桥蒲先用手在固定门轴上面拉了拉,纹丝不动,说明确实是紧连在墙壁和门板上的。

  “哎?这个怎么能打开呢?小恽莫不是糊涂了吧?”老爷子心里暗自揣测着,又把门板朝里推了推,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正在他寻找合适位置准备把门向外拉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文曼曼的声音。

  “柳爷爷,您在干什么?再不去吃饭饭菜可就凉喽!”

  柳桥蒲被吓了一跳,回过头去问:“你怎么过来了?”

  文曼曼突然话锋一转,有些羞涩地说:“那个…能不能让我参与一起调查案子?我其实很聪明的。”

  对于她这样的自夸,柳桥蒲只能表示很无奈:“曼曼,破案是刑警的工作,你们只要安心在这里等着就行。”

  “柳爷爷您先别急着拒绝我,如果我可以帮您解决眼前的问题,就让我和那位女警一起行动,好不好?”文曼曼并没有被柳桥蒲严厉的神情吓退,而是更进一步说道。

  这回换柳桥蒲搞不清楚了,他说:“你知道我在干什么吗?”

  “知道啊!您不就是要把这扇门从反面打开吗?我刚才看到了小航也这么做过,而且他还成功从这里出去了,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柳爷爷。”文曼曼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说道。

  听到她的话,柳桥蒲才相信恽夜遥可能没有说错,自己的孙子确实发现了什么秘密。他问:“你真的看见了,那你来试试看,这里怎么打开?”

  柳桥蒲让开一点,让文曼曼走到门前。

  文曼曼并没有同他一样去碰那些固定在墙上的门轴,而是直接在门轴前面一点点摸索着,她一边动作一边说:“我刚才看到小航的手无意之中碰到了什么东西,然后这里好像有什么弹开了,接着……哎!就是这个!”

  “给塔楼里的人送饭啊!饭盒我都找出来了,厉害吧!”文曼曼仿佛在炫耀一般。

  柳桥蒲也是被这个小姑娘打败了,只好挥挥手让她离开,不过,文曼曼确实很聪明,她在与柳桥蒲的对话中明确提到了女警两个字,说明她很早就猜出了里面几个人的身份,而且一直守口如瓶。现在,除了柳航之外,调查者的帮手又多了文曼曼,人员关系越来越复杂了。

  而我们之前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那就让视线赶紧回到恽夜遥那边,来看看他到底能破解出一些什么样的谜底!

  此刻恽夜遥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颜慕恒到底发现了什么问题,要让他在两次调查凶杀案现场之后,第三次再匆忙回到那里去。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一定与小魅有关,颜慕恒对小魅的感情恽夜遥心里很清楚,在确定颜慕恒的身份之后,他就明了了。

  恽夜遥刚才之所以打电话给柳桥蒲,只是为了保证客厅里不会再有人进入书房门,或者沿着悬梯爬上褐色塔楼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根据颜慕恒的行动,恽夜遥有一种直觉,可能小魅和西西的失踪事件,在所有的失踪人员中是一个例外。

  早上,有一件事管家和这个家里的人都说了谎,恽夜遥非常肯定管家一定知道怖怖去餐馆老板娘那里的事情,而且他认为怖怖不单单是到老板娘那里去拿食物的,有可能还有别的目的。

  恽夜遥刚才在等待柳桥蒲的时候,去厨房里看了一眼。表面上的理由是看看晚饭做好了没有,因为当时时间已经临近他们到诡谲屋头一天的晚上八点钟了(之前雪崩的那个晚上不算)。

  无意之中,恽夜遥看到了厨房里的食物储备,虽然不够他们这些人吃上三四天或者更久,但是两三天还是足够的。

  那么怖怖就完全没有必要去老板娘的餐馆里拿那么多食物了,难道是女主人不了解家里的食物储备,才会让怖怖去?恽夜遥认为不存在这种可能性。根据这个家的人描述,基本上大事小事都是管家在操心,管家都没有想到要去补充粮食,女主人怎么会想到?

  女仆怎么可能在柳航起床之前替他打扫房间?柳航没有必要杜纂自己的手表丢失这件事,所以管家一定又是为了掩盖什么事情。

  柳航和连帆的房间相连,连帆在此之前已经到餐厅去了,管家会不会是为了掩护在连帆房间里失踪的神秘人才这么说的呢?如果真是这样,就可以说明两个问题:第一,房间里有床头柜,而且是隐藏式的,有可能找到床头柜就可以找到秘密进入隔壁房间的通道。

  第二管家知道会发生血屋事件,至少也知道会有人进入连帆房间秘密做些什么事情。

  思维进行到这里,床头柜这三个字猛然跳跃到恽夜遥灰色脑细胞的最前面,他的视线一下子定格在柳航刚刚动过的床头柜上面,这是一件很小的方形木制家具,有两个小抽屉,已经完全被拉出来了,后面的木条框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他马上走过去,蹲下身体观察,木条框上沾染的血迹轮廓可以说明,那件女士外衣曾经被什么人塞在这个里面,应该是被柳航发现之后拽出去的。除此以外,床头柜里面就什么也没有了。

  恽夜遥看着干干净净的抽屉内部,伸手进去摸了一下,连一点灰尘都没有,一般人打扫屋子的时候,不可能抽屉内侧都要擦得如此一尘不染吧。何况还是一间以前都不怎么使用的屋子。

  然后,演员的手指又接触到抽屉内侧的木框,同样一尘不染,再向后移动,演员想把床头柜翻转过来,试了几次之后没有成功,他也就放弃了,转而自己整个身体移动到与大床相对的位置上面。

  他先是试了一下床头柜能不能和大床重合到一起,确定完全没有可能之后,恽夜遥的手伸到床头柜后面摸索了一下,也像刚才一样没有灰尘。接着,他站起身来,走到大床底部准备去检查那里管家说过的抽屉。

  这个时候,恽夜遥注意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令他忽略了刚刚想要检查的部分。

  没有时间多过于分析,颜慕恒相信等一下恽夜遥会做出详细推理的,而他现在,必须要先找到人才行,小魅和西西是绝对不可以被凶手杀害的。

  高大的身躯一头钻进钟楼内部,颜慕恒第一个印象就是这里像个亭子一样,四周都没有墙壁只有立柱。靠近钟楼内部边缘,朝下望去不知道为什么冰雪堆积成了斜坡的样子,再看斜坡底部,可以清清楚楚发现废弃旧屋所在的山崖凹陷区域。

  ‘如果尸体从这里扔下去,会怎么样呢?也许管家并非是死在天桥上面,怖怖不可能有这个力量将管家推下去,甚至撞破天桥坚硬的护栏。’颜慕恒一边观察一边分析着。

  确认下面没有小魅和西西的身影,颜慕恒把视线收回到钟楼内部,其实内部没有什么特别的摆设,只有一张长椅和大钟的背部机械室。

  这种机械室只要有特制的钥匙,就可以从背后打开,然后进行调整和修理,上发条的地方也在背部。不过,这种程度可难不倒颜慕恒,没有钥匙一样可以想办法打开大钟背后的铁门,只不过需要时间而已。

  颜慕恒回到钟楼入口处,大声对柳航说:“喂!你还在那里吗?”

  “在,在的,我一直都会守在这里。”柳航立刻回答,他把门缝开大了一点,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目前还没有,我需要进入大钟的机械室看一看,你守住门,最重要的是要随时关注小遥的行动,有什么危险立刻大声喊叫我!”

  “我知道了,颜先生你也小心!”柳航回应。

  颜慕恒缩回钟楼内部,立刻就开始寻找称手的工具,准备撬开大钟后面的机械室,他可不管这口大钟会不会报销,他只想要尽快救人而已。

  我们把视线回转到褐色塔楼内部,此刻文曼曼正端着装满饭菜的托盘向柳航走去,女孩子的步伐本来就轻,再加上穿着棉质拖鞋,走路还刻意小心翼翼。柳航一点都没有发现文曼曼下来。

  “……凭什么要立刻赶我走?或许我能够帮上你呢?”文曼曼的话语里带着倔强。

  “帮上我什么?帮我把一堆血块里面的人拉出来吗?你敢吗?!”

  颜慕恒接连的三个问题,确实让文曼曼有一股想要退缩的冲动,但是她努力克制了下来,依然站在原地说:“你一张刀疤脸,里面的人当然会更加害怕,我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就不同了,或许餐馆老板娘会把我当成小女仆的替身也说不一定啊!她本来就很信任怖怖。”

  颜慕恒想要反驳,但听到小姑娘说的最后几个字,他皱起眉头沉思起来。或许这个办法真的有用也说不一定。

  不过要看眼前的小姑娘到底有没有这个胆量了,于是颜慕恒问了一句:“你敢吗?”

  “既然说了,我就敢做!”文曼曼毫不含糊地回怼过去,扁扁脸庞上的表情也显得特别严肃。

  颜慕恒说:“既然这样,还不快出去!”

  “出去什么?”文曼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出去找王姐换衣服呀!你不是要演小女仆得到老板娘的信任吗?那就得扮的像一点不是吗?”

  颜慕恒的话让文曼曼如梦方醒,她讨厌自己这样脑瓜迟钝的样子,所以立刻转身朝褐色塔楼方向奔了回去。

  离开悬梯之后,文曼曼匆匆忙忙朝褐色塔楼顶部跑去,甚至连柳航叫她的声音都没有理睬。

  此刻在顶层第三个房间里面,乔克力、王姐正在抓紧时间吃饭,怖怖还没有醒过来。王姐给小女仆做了一个地铺,把床上多余的被褥放在地上,然后让怖怖躺在上面,再盖上一层毯子。

  回到索桥上面之后,文曼曼迫不及待让颜慕恒看到她的装扮效果,“英雄先生,你看,我还像吗?”女孩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却让颜慕恒想起了他从早上开始就有的一个疑惑。

  颜慕恒走到钟楼与悬梯的交接处,示意小姑娘轻点声,因为现在大钟里的老板娘还处于惊恐戒备状态,根本无法靠近。外面颜慕恒刚才所站的地方,此刻零零散散分布着老板娘丢出来的血肉。

  “我问你,为什么老是叫我英雄先生,啊?”颜慕恒压低声音问道。

  “这是秘密,和小遥的秘密。”文曼曼明显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而且她话语中提到了小遥,让颜慕恒瞬间更加疑惑。

  不过现在也不是多问的时候,颜慕恒对小姑娘说:“你进去吧,看看有没有效果。记住了,不要太靠近老板娘,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立刻跑回我身边。钟楼四周都没有防护栏,你要加倍小心知道吗?”

  “我知道了,放心吧!”文曼曼答应一声,就往钟楼内部走去,刚走了一两步,她就回过头来问:“颜先生,你和小魅真的是夫妻吗?”

  “……小魅是我的女朋友,以后也会结婚的。”颜慕恒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居然回答了这个问题。

  他的话一出口,眼前的文曼曼脸色立刻暗淡下去,女孩没有再说什么,打起精神去完成自己的任务了,只留下顶着一张问号脸的颜慕恒站在原地。

  文曼曼小心翼翼靠近餐馆老板娘,大钟里的尸块和鲜血此刻在少女眼中一目了然,她只好尽自己所能选择性忽视掉一些恐怖的东西。

  颜慕恒一直在钟楼入口处看着文曼曼的一举一动,准备随时冲上去帮忙,他不确定到底老板娘会不会对文曼曼动手,心里也是捏了一把冷汗。

  被凶手在大钟里面关了很久的老板娘,一开始注意力全部在颜慕恒身上,等他离开之后,便稍微放松了一点,在哪里自顾自地疯疯癫癫。直到文曼曼靠近大钟机械室门边,她才意识到有人来了。

  文曼曼是作为一个帮助这来到褐色塔楼的,现在我们暂时撇开一切怀疑,还是将文曼曼看作是帮助者来发展剧情,也许,在不经意的瞬间,我们就可以解开一切疑惑。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在褐色塔楼里紧张等待的颜慕恒终于看到文曼曼搀扶着餐馆老板娘向他这边走来,小姑娘还在和老板娘窃窃私语。确实怖怖这个角色起到了作用,颜慕恒隐约看到老板娘似乎露出了笑容。

  但是他感觉这个笑容有点怪异,好像老板娘看着一个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颜慕恒甩甩头,他从来没有自己暗格知己好友一样的敏锐直觉,所以也不会去多想。只是等待着老板娘靠近,然后好一把将她拉进来,控制在安全区域里面。

  让他们这边好好安置餐馆老板娘,目前只能等她的精神状况恢复,才能知道失踪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钟楼里面现在可以说是空空如也了,颜慕恒和文曼曼已经成功将老板娘带进了褐色塔楼,保护在了安全的地方。

  就在文曼曼他们离开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钟楼的侧边突然就探上来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他的头发上,领口的衣服上明显都积满了雪花。看样子,这个人是从外面爬上来的,可是,钟楼除去被大钟封闭的那一面,另外三面往下,都已经被雪全部都覆盖住了。

  也就是说,就算有人可以侥幸爬上来,也会顺着很厚,而且非常陡的积雪斜坡滑下去,根本不可能爬到那么高的钟楼顶部。(为什么会在高楼侧边形成积雪斜坡?大家可以自己先来猜一猜。)

  所以说,这个人突然探出头来,简直是太奇怪了!此刻,他的位置正对着大钟的背面,一眼就可以看到空空如也的机械室内部。

  再仔细端详一番之后,外面的人头颅慢慢的缩下去了,刚才,文曼曼和老板娘的对话,虽然颜慕恒没有听见,但是这个人却听得清清楚楚,他的脸上明显透露出惊恐和着急的神色,虚空中可以听到他身体急速往下滑去的声音,很快便消失在了钟楼范围以外。

  这栋屋子的厕所就在娱乐室最里面的角落里,柳桥蒲大踏步走进去一看,立刻就发现了原因,他对着外面说:“厕所里的窗玻璃碎掉了一块,大概是风太大的缘故吧!你们谁去问问厨娘,有没有塑料纸一类的东西先把这里封一下。”

  柳桥蒲刚刚说完,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致使老爷子张大着嘴巴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厕所门里面。

  “小恽?你怎么从这里出来了?”

  原来,是恽夜遥突然从他背后走了出来。恽夜遥顺手关上厕所的门,压低声音说:“柳爷爷,奥秘还是在门的上面,这边这扇厕所门和外面客厅里的门一样,都可以通往两个方位。而且我已经发现了这栋主屋的二楼和三楼到底在哪里?至少有11个入口可以通往那两个地方,或许还要更多!”

  “什么?!!”恽夜遥的话让柳桥蒲差点没有控制住声音,他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恽夜遥简直就像是在说天方夜谭一样,老爷子根本就无法相信。

  “外面客厅和书房之间的那扇门,虽然可以两头开启,但是我现在都搞不明白它为什么会是冲着两个方位的,你现在居然告诉我这扇厕所的门也是这样,这栋房子里的人到底在搞什么鬼名堂?!!”

  “柳爷爷,目前我也没有搞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栋房子每一个屋子的排列结构一定不像我们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样,有可能褐色塔楼和主屋也是镶嵌在一起的。而且娱乐室里我刚才也发现了一些奇怪的装饰,只是还没有来得及研究它们而已。”

  “柳爷爷,你先装作若无其事出去,我要回到二层和三层去仔细调查一下,刚才我下来的时候,发现黑暗中好像有响动,里面应该藏着人。”

  “哎你不要乱来啊!这种事情一个人行动肯定不行的,万一里面藏着的就是杀人犯呢?他在暗处你在明处,而且你又没有防身技术,想不吃亏都难!小恽,你这样,你赶紧回到褐色塔楼里面去通知颜慕恒,让他去,这家伙我知道,很少有犯罪分子能对付他。”

  “不行!我会担心……”

  凶手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杀了老板娘,他却没有动手,已经可以说明一点点问题了。还有恽夜遥和颜慕恒在外面仓库里发现的那些被抽干了血的肉鸡尸体,这些看似无用,却又能充分吸引注意力的东西,其实有的时候能起到的作用比我们想象中要大得多。

  视线回到凶杀现场,我们来看第二个问题:颜慕恒通过黑猫到底发现了什么线索?

  也是一个关于注意力集中点的问题,阴影的覆盖,让黑猫的身体消失,从而突出了它蓝色的瞳孔,足以让人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蓝色上面。

  同样是看似没有用处的行为,却可以让人瞬间想起遍布诡谲屋所有客房的生活用品——蓝色被套。

  王姐说过,塔楼里所有房间的被褥都是黑色里子,蓝色外套。这件事在说起之前,应该所有来诡谲屋做客的人都不知道。但颜慕恒是个例外,为了找到失踪的人,他几乎看遍了塔楼里的每一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