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十九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七幕

第四百十九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七幕

  听到这些,唐美雅的眼眶又湿润了,但过去的感情并不能消灭她心中的恨,所以唐美雅说:“小恰,感情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后来小泽怎么样了?他和安泽又有什么关系?”

  “十几年前,我收到了哥哥寄来的一封信,巧合的是,就在收到信的几天之前,我的女儿和女婿刚刚遭遇车祸,将小雅雅托付给我。哥哥在信中告诉我的事情,让我感觉发生的一切,简直是老天爷给我们兄弟两个的报应。”

  “信中说,哥哥的一对双胞胎孙女失踪了,而且,他怀疑就是他之前的某个同伙干的。这些人一直在找他。哥哥当年离开,留给了他们一大堆烂摊子,甚至让他们因为措手不及而被警方通缉。所以,他们一直痛恨着哥哥,想要找到他的踪迹。”

  枚小小问:“那于泽先生的儿女呢?”

  “我哥哥只有一个儿子,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信中也没有提起,这些年里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连我也不知道。”

  “于泽先生的儿子与雅雅的父母差不多年龄吗?”

  “不,应该要再年轻一些,如果活着的话,到现在应该40多岁吧。”

  “40多岁吗?和这个家里的男人年龄都不相符呢。”枚小小自言自语说,她问年龄的目的就是想要对号入座,不过现在看来这一点行不通。如果是接近50岁的话,那么管家先生和厨师先生就比较可疑了。

  于恰没有理会枚小小的话,自顾自说着:“哥哥托付我一定要找到他那对双胞胎孙女,但当时的我沉浸在悲痛中,根本就是心力交瘁。后来无奈之下,我想到了雅雅,雅雅有能力抚养我的外孙女长大,而且是唯一一个会真心实意爱她的人。”

  “我不能够将哥哥的事情如实告诉雅雅,所以只好编排了一出假戏。当时我花钱雇佣一个即将临盆的妇女装作是自己的女儿,然后写信对雅雅说自己得了重病,希望她能来见上最后一面。”

  “我知道雅雅一定会来的,本以为她来看一眼就会走了,没想到她居然衣不解带的照顾我的假女儿直到出月之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唉…当时本想将婴儿调包之后,让雅雅带走小雅的。可是因为自己舍不得,最终没有将戏演完。”

  “同样流淌着她身上的血,你为什么会看不到?”男人张口就问,他明明知道答案,却依然要逼问无意义的问题,因为不问出这些问题,他感到自己就要崩溃,多年来的压抑让他连睡觉都睡不安稳,平时的行为态度也明显有抑郁症的倾向。

  “你没有告诉任何人你知道的事情吧?”男人问道。

  女人沉默的摇了摇头,男人继续说:“他们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这对你有好处,以后你不许再去那间书房,明镜屋刚刚建好,她才是这里的女主人,而你不是!”

  “那我是什么?是一个被你收留的,被贩卖过的,穷困潦倒的小姑娘对不对?”女人第一次鼓起勇气,对男人提高了音量,但是男人明显无动于衷。他甚至把手指比在嘴唇上,还在示意着女人说话要轻一些。

  好不容易控制住泪水,女人低下头继续听那让她厌恶的话语。她知道男人的心思,也知道问题的答案。只是一下子没有控制住情绪,开口询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女人柑橘一股懊恼在心中流窜。

  她强迫思绪回到过去,回到那还有亲人在身边呵护的年代。温柔的母亲,熟悉的小弄堂,还有那卖脸面的老婆婆,虽然很多很对年都已经过去了,这些人在女人心中依然清晰如昨。

  最后,女人想起了那个来装修房子的小工人,这是她现在唯一可以抓住的幸福,默不作声的,女人也开始有了自己的盘算。既然一定要留在这栋像鸟笼一样的明镜屋中,那么,就和他一起留下来。

  可是要怎么一起留下来呢?不要说男人绝对不会同意外人介入房子,就算是小工人也不会愿意失去自由。这太难了,女人闭上眼睛,心中的苦楚在一点一滴向外溢出,直到她的耳朵自动忽略掉男人的话语为止……

  可是要怎么一起留下来呢?不要说男人绝对不会同意外人介入房子,就算是小工人也不会愿意失去自由。这太难了,女人闭上眼睛,心中的苦楚在一点一滴向外溢出,直到她的耳朵自动忽略掉男人的话语为止……

  女人把恶心丑陋的东西拖到了岩石地洞里面,这东西本来藏在偏屋书房,现在她准备安置到主屋去,主屋那里自从安泽死后,就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塔楼密道在哪里了,她完全可以找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藏起来。

  只是从岩壁上方的出入口进出,很容易被正在忙碌的家里人发现,而起容易在经过的地方留下痕迹。幸好最好事的那个女仆现在在偏屋里面,其他人没什么事不太会随意走动。

  想起刚才在书房里和她交谈的男人,女人就有一种因爱生恨的感觉,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他最终还是想要财富和自由。女人知道,一旦让男人掌握了财富,就等于让他掌握了自由和自己的命脉。女人绝不可以让这种事情发生。

  她已经对不起了一个亲人,再对不起第二个人她也觉得无所谓。

  可是就在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一心一意解决手中烦恼的时候,在她刚才放弃进入的岩石缝隙另一端,一个勾腰驼背的男人正逐渐向她靠近,这个男人看上去有点年纪了,很瘦,但身高并不矮。他穿过缝隙之后,站在那里盯着女人看。

  新来的人并没有刻意隐藏,不,他也不能算是新来的人了,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在明镜屋中不为人知的生活,只有一两个人知道他的存在。而女人完全不可能知道。

  这个女人自以为了解明镜屋的所有秘密,但事实上,她一直愚蠢的被人利用着,也包括她的计划。红色的火魔照亮了女人的心扉,但火魔所带来的罪恶却给男人铺平了未来的道路。

  “喂,你想要把他拉到哪里去?他已经够可怜的了。”刚刚出来的男人对着女人喊道,声音并不低,把女人吓得差点摔倒在地上。

  男人继续说:“放下来吧,如果你不想被任何人知道,那就把他交给我来处理。”

  “你!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一松手,手里的东西‘嘭’的一声掉在地上,溅起一些薄薄的水花,水花沾湿了女人的裙子,也让她感到从未有过的绝望。

  “好!我马上去!”引导者还算拎得清,赶紧回出去把守了。

  谢云蒙倒不是害怕他们会遭到袭击,而是不想让外面的人突然进来,人一多,计划就容易出现纰漏。

  引导者离开之后,谢云蒙就开始在他所处的空间里去找工具。能够找到工具那是最好,万一找不到工具的话,谢云蒙就只能回到一楼去找趁手的工具了,因为徒手是绝对不可能把锁整个卸下来的。

  他现在所处的空间看上去很奇怪,大门对面的墙壁弯弯曲曲的,有好几个突出的角,就像是墙壁砌好之后,又从两边用力挤压了一下,使得中间压变了形,谢云蒙仔细观察着这些突出的角。

  他想起一楼的结构,在心中与之对应着,谢云蒙并不是个不会动脑筋的人,他只是相对恽夜遥和莫海右来说,没有他们的脑筋那么快。楼下总共分为三个区域:头一个区域是书房和客厅,与这里相距太远,可以排除。

  第二个区域是餐厅和厨房,整个形成一个巨大的四方形,可以分出五片墙壁来,四周四片和正中间一片横向的墙壁。靠近客厅的那片墙壁可以排除,因为它是与客厅共享的。

  与娱乐室共享的那一片墙壁是关键,那里肯定是承重墙,也肯定在二楼这些房间的中心点上。围绕着它总共可以形成四个三角形,也就是四个墙角。

  横亘在餐厅和厨房之间的墙壁与承重墙之间呈T形,可以形成两个三角形。一个开口朝下厨房,一个开口朝向餐厅。也就是说‘纸牌城堡’首先有了两个支点。然后是娱乐室,除了共享的那一片墙壁之外,娱乐室还剩下四片墙壁。

  排除掉靠近卫生间和塔楼的那三片墙壁,就只剩下了大沙发背后的另一片承重墙。娱乐室和餐厅的位置最起码要有三片承重墙,要不然的话,二楼那么多房间撑不起来。

  娱乐室大沙发和书报架背后的那片墙壁,其实和同餐厅共享的承重墙也形成一个T形,只不过这个T形空间是一大一小,而不是像餐厅和厨房那么平均。

  想起小遥脖子上的吻痕,谢云蒙突然之间一股怒气冲上心头,狠狠的一拳砸在墙壁上,墙壁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吓得离他不远的引导者回头朝着他的方向低喊:“喂,我说你,干嘛呢?!”

  “砸墙!”谢云蒙没好气地回怼。

  “砸墙和砸门有什么区别?你要想让上面听到的话,索性砸门得了,我们还能省力点呢!你砸墙算什么意思?”

  “让他们听错声音的方位,搞不清楚我们在什么地方?”谢云蒙其实是在胡乱找理由,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刚才那一下是无心之失。

  “我的天哪……”不远处的引导者扶额叹息:“不愧是老爷子的徒弟,你们俩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比我还像!还能不能有什么好的理由了?那么窄的空间,你砸这边或者那边有什么区别?明明就是失手,还死不承认!!”

  “你少说几句吧!小心我砸你!”谢云蒙正在火头上,拉起来就吼,不知不觉音量又提高了几个分贝,站在他不远处的人只好禁声,再吵下去,不知道刑警先生还会说出什么话来。

  这是在诡谲屋中谢云蒙第二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第一次是因为恽夜遥莫名其妙被人吻了,第二次是因为恽夜遥瞒着他单独和颜慕恒在一起,反正都是为了恽夜遥,他想不承认自己的感情心里都过不去。

  扶墙叹息了一声,谢云蒙努力稳定心绪,他这样一次又一次失态可不是好事,他需要好好配合老师和小遥,凶手现在还躲在暗处,所有人的秘密在一点一点公之于众,他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差错。尤其是小遥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

  我们来回顾一下娱乐室里的状况:纵观整个屋子,里面软包的墙壁看上去非常厚实。靠近蓝色塔楼大门前,是巨大的乒乓球台,越过球台,可以看到覆盖着蓝色灯芯绒布罩的长沙发。

  沙发右边是简单的历史书架,沙发上面挂着电视,比一般的家用电视要大一些。

  沙发左边是音响,差不多和沙发靠背一样高,以上介绍的这些东西除了乒乓球台之外,全部紧靠在能够打开暗门的那片墙壁上。

  诡谲屋别墅我们就不用东南西北来区分了,简单一点,诡谲屋正面朝向山道,背面朝向悬崖。以面朝悬崖背朝山道的姿势站立,右后方是偏屋所在的地方,偏屋地基比主屋地基要矮得多,除非从天桥上面往斜后方看,要不然的话,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看到完整的偏屋。

  好,我们现在同样以面朝悬崖,背朝山道的姿势站在娱乐室中央,之前所说的沙发、音响和书架紧靠在正前方的墙壁上,与餐厅厨房之间间隔的墙壁呈一直线相连,两堵墙壁都是承重墙。

  说到房屋的结构问题,确实可能会复杂啰嗦一点。不过请大家耐心听我讲述,我现在必须逐步逐步将‘纸牌’别墅的结构详细告知大家,因为不久之后,顺着剧情的需要,我们将首先进入第一个解谜篇,解析主屋三楼的隐藏之谜,和至今还蒙着神秘面纱的女主人身上所有的秘密。所以现在的叙述是必不可少的。

  我们的视线回到诡谲屋主屋一楼娱乐室内,除去面对的墙壁,左右和后方就都没有比较显眼的家具了,身后除了蓝色塔楼的入口之外,还有卫生间的房门,以及一个双人沙发。

  下面就要说到重点了,也就是这些大型家具如何成为墙壁的支架?大家可以回到56章看一看,我对此的描述已经突出了重点。

  家具的边缘部分都出奇统一,呈凹槽型,沙发、书架和音箱高度相等,与墙壁连接的部分,看上去像是镶嵌在里面的。恽夜遥当时所看到的凹槽边缘非常特殊,它就像是小孩子吃饭用的那种防漏凹槽。

  虽然我在当时没有说明防漏凹槽和普通凹槽有什么不同,但我想大家都可以看得出来,普通我们看到的凹槽缺口是朝向视线的,而防漏凹槽的缺口必然是朝上的。这样当家具与家具之间卡在一起的时候,才更不容易松脱。

  右后方墙角面对娱乐室,左后方墙角面对餐厅。柳桥蒲他们进入的时候,隐藏在楼上移动墙壁的人,是已经秘密潜入二楼,受伤的单明泽。他站在十字形右后方顶板上面,将中间一横顶上的右边一半墙壁向后拉,只需要拉动一点点,维持住不变就行了。

  柳桥蒲他们进入的地方在十字形右前方,那么这个时候哪里的顶板会打开呢?当然是隐藏空间的顶板,再具体点说,是与厨房共用的那一半墙壁右边,

  这里的顶板,以墙壁为分界点,从厨房和隐藏空间的中间断开,上面墙头上可以走人。悬梯就连接在断开的边缘,靠近墙角的位置,单明泽一拉,它不就靠近暗门前面了吗?进入的人只要沿着墙角移动几步,就能顺利爬上悬梯。

  (还是那句老话,暂时没有房屋结构的图纸可以呈现给大家,作者对电脑绘图也不十分熟练,但我会尽力抽空学习和制作的。目前每一栋别墅的详细结构还存在于我的脑海中,包括罗雀屋别墅和《恽夜遥推理》中所有房屋的详图,嗯…只能请大家耐心等待了,真的非常抱歉。)

  解释完主屋一楼的进入方式,接下来就应该是三楼出入口的结构了。这里先不说,先来看恽夜遥与柳桥蒲带着所有人进入三楼之后的行动。

  恽夜遥进入之前已经弄清楚了文曼曼失踪的原因,他通过楼梯间墙壁缺口看到的事情,让他非常担忧,不过暂时,他也不能急于回到刚才和颜慕恒在一起的房间里。

  上到三楼之后,眼前就呈现出弯弯曲曲的走廊了。每一条走廊的折角都挨得非常近,走廊与走廊之间很多地方都是共有墙壁的,也就是紧贴在一起,如同折断的管道一样。

  管道上方有很多看不见的暗门,熟悉掌握它们的人可以找到捷径,直接到达自己想要去的房间,而不熟悉它们的人,就只能像之前的恽夜遥一样,绕来绕去寻找了。

  她刚刚完成这些动作,身后的柳桥蒲就接上话头,说:“第三个拐弯处第一扇门,婆婆,这是谁写的门牌?管家先生吗?”

  “……我不太清楚,大概是管家先生吧。”

  “可是我数了数,刚才我们没有经过三个拐弯啊!”

  “也许……我也不记得自己走过几个拐弯了,问问前面的人吧。”

  “那就等一下再说。”柳桥蒲结束了话题,他几个厨娘和王姐之间,向恽夜遥的方向走去。除了颜慕恒和恽夜遥,其他人都盯着老爷子看。

  这个时候,颜慕恒背对着老爷子的方向,恽夜遥站在最前面,被颜慕恒挡的严严实实,一点都看不到。

  ——

  诡谲屋主屋内部

  插曲一:第一,第二,第三个男人的互动

  “叩叩叩……叩叩叩……”敲门的声音不知道是从前面还是从后面传过来的,刚刚向前走的人(第一个男人)又倒转了回来,他自言自语的说:“好像是后面有人在敲门吧?”

  听到他的这句言语,本来站在前面的某个人(第二个男人)也挤了过来,与此同时,被他挡住的身影(第三个男人),和打开一条缝的墙壁一起呈现在大家面前,瞬间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第二个人问第一个人:“你听到后面什么动静了吗?”

  第一个人反过第二个人:“你没做梦吧?”

  第二个人晃了晃左手说:“裂开了,疼死了,我还有心情做梦吗?”

  第一个人松了一口气说:“那你去看看吧,好像后面有人在敲门,我在这里等着。”

  “好吧,等一下,我们一起在挤到前面去。那个……女士们最好站在两边不要动。”

  第二个人说完,消失在了黑暗中,第一个人没有食言,果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着他。一两分钟之后,同样面目同样身高的第二个人回来了,他走到第一个人面前说:“你听错了,我们赶快挤到前面去吧。”

  于是第一个人让第二个人先走,自己随后跟上,他经过几个女人之间的时候,胳膊肘不小心碰到了上了年纪的人,第一个人赶紧道歉,并帮忙扶稳差点被他推倒的女人。

  对于颜慕恒突然变得强势的态度,恽夜遥好像并不介意,他乖乖调换了两个人的位置,站到颜慕恒身后。

  后面正好是桃慕青和夏红柿,两个小姑娘立刻紧挨进他的怀里,好像逮到了一个安全港一样。颜慕恒稍微听了一下动静,就一把推开了眼前的暗门,真想要回头招呼恽夜遥跟上,却一下子对上了他左拥右抱的样子。

  这种情况颜慕恒能说什么呢?抱的又不是自己女朋友,他也只好扶额了。

  “……进去吧!三个人并排走不过,你们两个还是到后面排队去吧!”

  说完,他一把拉过恽夜遥,走进了暗门。

  “喂,他怎么变了?”桃慕青说。

  “是啊!会不会同文曼曼一样,我可是吓死了。”这是夏红柿的声音。

  “快走,你们密谋什么呢?”后面的秦森开口,一下子惹到了两个小姑娘。

  胆小的夏红柿一声不吭跟上恽夜遥,桃慕青狠狠朝他瞪了一眼,说:“你才是那个密谋的人呢!”跟在夏红柿身后离开了。

  秦森脸色阴沉,他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也没有心情继续回应桃慕青,跟着她进去了。接下来的几个人,在柳桥蒲的催促下,也陆续记住了暗门。诡谲屋三楼最靠近出入口的三段走廊,很快回到了之前空空如也的状态中。

  三楼上所有的人都进入了所谓的‘第三个拐弯处第一扇门’,其实除了恽夜遥和颜慕恒之外,其他的人根本不清楚,他们究竟走过了几个拐弯,只是一味跟着走而已。

  甚至连柳桥蒲都没有关注走廊和房间的位置,老刑警最重要的工作是将所有人看牢了,一来是为了保护他们,二来也是为了不让某些人再有私自行动的机会,尤其是刚刚想要置西西于死地的那个人。

  秦森的心里越来越不安定,不仅仅是文曼曼突然失踪给她带来的影响,还有刚才颜慕恒和恽夜遥的互动,秦森明显感觉到,颜慕恒左手插在口袋里,这个动作很不正常。

  颜慕恒的左手受了很重的伤,这一点大家都知道,本没有什么可以奇怪的。可是在进入三楼之前,颜慕恒都没有把他的那只手伸进口袋里,为什么停顿了一会儿,讲了几句话之后,手就插进口袋了呢?而且颜慕恒和柳桥蒲挤到所有人后面去,到底在讨论什么?

  另一个人只是撇了一下嘴,并未吱声,他选择忽略掉同伴的话,继续做个安静的听众。心里却在想:‘你就得意吧!谁知道之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也许我的另一种人格会给我带来过去的秘密和财富,也许我根本就没有那么正义,谁知道呢?’

  脸上缠着纱布的人继续说:“他当时只是让我闭上嘴巴,听他说话。他说他已经摸清了路线,然后他给了我一张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上面标记了三个地点,大致就是从入口处开始数,第三个拐弯处第一扇门、第四个拐弯处最后一扇门和你们两个呆过的那间房间,也就是房门底下有隐蔽的房间。”

  “我还以为他当时用了点手段让你昏倒了呢,对了,他脖子上的吻痕真的是你造成的吗?”

  “我怎么知道?另一个人干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甚至在雪地里,在仓库里,他到底干了什么?我都想不起来。”包裹着左手的人沮丧的说。他说的是实话,永恒之心虽然存在于他的体内,但在幽暗森林里的恶鬼到底干了什么?他的的确确是没有任何记忆。

  “我问你,你真的喜欢他吗?我觉得刑警先生好像对你面色不善啊!”

  “刑警先生和女警是男女朋友,你不要胡说八道了好伐!小心被听到了挨女警的拳头!”

  两个男人说到这里,视线同时看向所在空间的大门口,那里是两扇玻璃门,移门外面还有厚厚的门帘遮着。此刻门帘缝隙中,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怒瞪着他们,嚷嚷说:“你们两个吃饱喝足,在这里聊什么聊?!快把东西拿出来,不管老人和女生了,是吧?!!”

  “好了,好了,我们这就出来,不过是想聊聊刚才经历过的事情嘛!受了惊吓,还不许人倾吐一下啊!”脸上包着纱布的男人虽然嘴里抱怨,但脚下却没有挪动脚步。

  而左手包裹严实的男人立刻跟着门口的女人走了出去,女人对他说:“你先和单先生照顾一下于爷爷,我要问小航几个问题。”

  走出去的男人并未在意,只是朝着后面挥了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这个男人此刻还是他们的帮手。

  当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女人表情严肃的说:“你见到过女主人了?”

  她知道有一条捷径,可以同时避开这两个地方,这条捷径安泽以前曾经使用过无数次,为了躲避那些上面来催逼他继续做梦的人。

  女人急匆匆向塔楼上方走去,进入不同颜色的楼道之后,又一路向下,然后,她打开了那里最后一扇房门,这扇房门的机关可以通往不同地方。

  其实说房门的机关并不正确,这和房门并没有多大的关系,是整栋房屋建造的时候,就留下来的谜题。30多岁的女人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安泽是如何设计房屋的?也没有亲眼看到工匠在这里是如何劳动的,但是她有一点清楚知道,那就是这种房屋里的空间,有很多重叠的地方,也有很多可以活动的地方。

  正是这些重叠和活动的地方,让一扇看似普通的房门,从不同的方向打开,可以进入不同的地方。至于其中的原理是什么?女人搞不明白,也不想去搞明白,她只要方便自己使用就行了。

  反向打开房门之后,女人看到了意料之中的情景,不是全封闭式的房间内部,而是一条长长的吊桥,吊桥连接着她锁在房门口和钟楼顶部的位置,女人小心翼翼的进入钟楼。

  站立在大钟机械室相对的地方,朝前看去,从这里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偏屋所有的房子,脚下的路途是倾斜的,虽然已经进入了4月份,但山上的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白色中显露出直通向下的长长的滑梯。

  女人没有犹豫,身体往下一沉,整个人就伴随着积雪向斜下方滑落下去,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她手边并没有可以抓握的东西,全靠自己本身保持平衡。所以女人的身体拼命向后仰,用力躺靠在背后的积雪上面,不让自己由于向下的惯性,头重脚轻,整个人倒置过来。

  当身体滚落到下面的时候,女人感觉背上的衣服都快要撑破了,头皮摩擦得生疼。爬起来之后,他伸手搓抚着后脑勺,回头看了一眼天桥的方向,那里空无一人,抓紧时间,女人快速跑向偏屋最中间的那栋房子,里面是地下室的入口,只要把入口封死,在岩石地洞里的人就不可能出来了。

  身体稍稍恢复一点之后,年近花甲的男人就迫不及待地绕过麻袋,朝偏屋地下室方向走去。麻袋扔在这里,暂时可以不用去管,等晚上的时候再处理也来得及,反正臭味根本弥漫不到屋子里面去。

  ‘得想办法除掉三楼上那个小姑娘,让她一起变成白色骨骼,至于控制这栋屋子的中年女人,她一个人知道我的存在,并没有大碍,而且控制她也不难。最麻烦的就是永远处在夹缝中的老太婆,无论如何我都要让Eternal远离她的身边。’

  想法总是比行动要容易的多,很多年以前,男人曾经产生过千千万万的想法,尤其是当那个与他血脉相连的人,向他求助的时候,男人毫不犹豫的夺走了他的爱情,将藏在自己怀里的‘毒罂粟’狠狠埋入血亲的身体里面。

  这是他当时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可以让他的想法成为现实,又省去了很多行动带来的麻烦。自此以后,这个男人便开始变本加厉了,他学会了用一颗残酷的心、一张温柔的脸、一双怯于拥抱的手和像刺猬一样的后背,来撑起他全部的生活。这让他得到了,比面临危险的行动更方便,更快把想法变成现实的途径。

  20岁以后,第一个十年,让他摆脱了与血亲共同犯下的罪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明珠’,‘明珠’分为两种,红色和蓝色。第二个十年,他用爱情和友谊的牵绊,将红色‘明珠’分别送到了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身边。

  这三个人,第一个是个女人,她得到了最小的‘明珠’,在热闹的城市里经营着学校,未来,男的希望再次出现在她们面前的时候,能够一起构建一个安逸舒适的家庭。

  第二个是个男人,他得到了最悲伤的‘明珠’,这颗‘明珠’为沉默自卑的地理老师,带来了财富和名声,也成就了雪白色山崖上的诡异之屋。让男人可以在这里躲过他应该得到的所有惩罚。

  第三个也是个女人,她得到了两颗‘明珠’,一颗被她阴错阳差弄丢了,流落到了城市的角落里,另一颗被第二个男人发现,锁闭在了那无人问津的楼层之上,终日郁郁寡欢。这个女人也因此自责了一辈子,但她恰恰是所有‘明珠’,现在唯一剩下的亲人。

  听到老爷子怎么说?秦森的紧张情绪稍微放松了一点,他放下捂着嘴的双手,轻声对老爷子说:“我是在想曼曼的事情,曼曼在下面楼梯间莫名其妙消失,您不觉得很奇怪吗?”

  “这件事确实很奇怪,那个楼梯间除了楼梯上的缺口之外,应该没有任何出入口,但这个问题和你又没有关系,你这么害怕,反而会让大家觉得你心里有鬼,知道吗?”柳桥蒲像是在指导秦森要怎么做,语气郑重的说。

  秦森连忙点头,说:“柳爷爷,我知道这个问题和我没有关系。可有的时候还真是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尤其是在这种狭窄阴暗的地方,就更容易害怕了。”

  “对了,小秦,刚才在餐厅的时候你就坐在娱乐室门口,你看到西西到哪里去了吗?”柳桥蒲话锋一转,提起了西西,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在秦森和其他舞蹈学院学生的面前提起西西了。

  西西是在他们进入主屋二楼之前失踪的,在不知情的人眼里,她同文曼曼一样,都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失踪的,根本就让人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秦森的回答自然也同之前一样,表示他完全不清楚西西到底发生了什么?柳桥蒲不再问下去,继续跟着几个年轻人向前走去。在他身后的黑暗中,王姐和厨娘依偎在一起,只能看到人影晃动,她们现在似乎成了两个完全孤立的人,与前面那些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房间里被黑暗笼罩着,不时有磕碰的声音响起,好像这里摆了很多家具。恽夜遥在最前面对大家说:“大家先在这里停一下,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房间,在我们身边有一张椭圆形的长桌子,小恒已经去点灯了,我们先自己搬椅子坐下吧,我有些话要对大家说。”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空间里就传来了一只脚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恽夜遥拉开了最靠近他身边的一张椅子,首先坐下。

  隐隐约约看去,眼镜先生边上确实没有颜慕恒的影子,应该如他所说去找电灯开关了。但是大家很怀疑,这种很久没有人来的地方是不是还能打开电灯?

  两个人互相瞪着对方,谁也不肯让步,在诡谲屋中已经耗了两天的时间,事实上,大家的耐心都快要耗完了,是因为侦探和刑警不断在采取行动,所以他们才愿意再等一等,有的时候,在特殊的环境里有人出来做个主心骨,要比大家乱糟糟的各执己见好的多。

  但时间耗得越久,当事人之间的信任感就会越低,而且降低信任感的后果,就是发生冲突。任何一件小事,一个不当的举动都会很容易引起争吵,如同现在的颜慕恒和陆浩宇两个人。

  恽夜遥想要说出口的话,被他们俩生生打断。他站起来拉了拉颜慕恒的胳膊说:“小恒,其实你坐到对面的位置上去也没有关系的,何必非要坐在这里呢?而且陆先生已经先坐下了,你和他抢位置确实不对!就不要再吵了好吗?”

  “你傻呀!”颜慕恒脱口而出,本来不打算开口的柳桥蒲听到他这三个字,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指着颜慕恒大声说:“小子,别吵了,你坐到对面去!”

  不知道为什么?柳桥蒲的话好像对颜慕恒很有作用,他定定地看了几秒钟老刑警,脸上的表情渐渐缓和,正当大家以为颜慕恒会乖乖坐到对面去的时候,他却突然之间做了一件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事情。

  颜慕恒对着陆浩宇低下头说:“陆先生,刚才确实是我不对,我原本以为这个椅子小遥替我占着了,所以……算了,现在我向你道歉,你能不能把这张椅子让给我?请你坐到对面去,谢谢。”

  颜慕恒突然改变的态度,吓到了气势汹汹的陆浩宇,他倒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整个人由愤怒变得尴尬,然后朝柳桥蒲看了看,又朝着恽夜遥瞅了瞅。

  可以看得出来,陆浩宇有了坐到对面去的想法,就是不开口说句什么,他好像有点手足无措。

  这个时候,恽夜遥即使给出了一个台阶,“柳爷爷,要不让陆先生坐到您身边吧,秦森先生坐到对面去,这样陆先生也可以安心,您觉得呢?”

  “我没问题,只要你们几个同意就行,小秦,你同意吗?”柳桥蒲说着,看向身边的秦森。

  “西西自己从餐馆跑出来了,现在大概被困在雪地里,我们得赶紧去救援,还有,你们快点把杂货店老板带到屋子里去休息,他是冒着生命危险穿过山崖来报信的。”

  果然,杂货店老板站在玄关里像个雪人一样,整个身体僵直,浑身上下几乎已经看不清面目和衣服的颜色,如果不想被冻伤的话,就得赶紧把他带到温暖的地方。

  枚小小没有时间浪费,她指着身后的人继续命令道:“小航,跟我出去找人!至于你,赶紧带着杂货店老板进屋子里去!”

  “为什么是我?我要去救西西。”

  “对,他去了多少也是个帮手,让我来照顾杂货店老板,我会看着屋子里的人,等你们回来。”客厅门口突然传来了第三个男人的声音,他是一个刚刚从楼上下来的人。

  但枚小小似乎对他并不是很信任,反问道:“小恒,现在文玉雅女士和你都还不能控制自己的改变,何况还有一个怖怖,你能看得住大家吗?”

  “我可以的,”小恒重新扬起自己的手,向枚小小展示那渗出鲜血来的厚厚纱布。继续说:“我最多再做一次同样的事情,为了他,我愿意这么做。”

  枚小小瞬间意识到,小恒话语中的他指的是谁?在危难时刻,枚小小也只好赌一赌了,她对眼前的人说:“请你不要让所有人睡着,看好于爷爷和唐奶奶,拜托了。”

  “没问题!”小恒一边回答,一边冲到玄关处用自己高大的身躯抱住了瑟瑟发抖的杂货铺老板,和他一起向屋子里面走去。

  等不及两个人消失在玄关走廊处,枚小小带头冲进了白色天地中,他身后的两个男人比她更加着急。很快,三个人的背影就被漫天急落而下的白雪覆盖住了。

  细小的碎片不停击打在脸部,风几乎吹得人无法站立,枚小小再怎么样也是个女人,她向前走的步伐非常艰难,每走一步,地上的白雪都没过她的膝盖,身上虽然有羽绒服,但却依然冻得每一寸皮肤都在收缩颤抖。

  紧跟在枚小小身后的小航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使劲用领口去遮掩他那伤势严重的面部,因为伤口已经疼得让他受不了了,但是羽绒服的领口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他鼻子上方的肌肤还是暴露在冷空气中,就像被人拿着刀子剜割一样。

  “在他们的膝下,还有一个小女孩,这个小姑娘在梦中时常盯着我看,眼睛一眨不眨的。我本来以为,这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但是,做梦的次数多了,我就开始注意那个小姑娘的脸,无论是五官还是脸型,都与我自己小时候非常相像。”

  “这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虽然我的父母很有钱,但是他们常年在外工作,又一直逼着我到处搬家,我跟他们根本就谈不上有多少感情。渐渐的,我越来越相信梦中的小女孩就是我的亲人,我开始每天,每天仔细分析梦中见到的场景。”

  “思考开始让我头痛,而且越演越烈,每当太阳穴抽搐的时候,我就会忍不住睡着,然后不是亢长的梦境,就是走进了阴森森的幽暗森林之中,见到另一个自己。”

  “另一个我性格与现实真的完全不同,她冷酷、自私,只想要离开幽暗森林,永远控制我的大脑。所以每次,我都会在梦中和她激烈争吵,可是当她说出‘幽暗森林中的家人’这几个字的时候,我就不得不妥协了,我也不知道这几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可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所以,我变成她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一长,当她出现的时候,就会用我的笔记本写留言给我,每一次留言,都会写下一点点关于诡谲屋的事情,这让我对诡谲屋越来越感兴趣,我想,或许我也是诡谲屋中的一分子。这里才是我朝思暮想的,有亲人陪伴的家。”

  “于是借着这次机会,我提议大家到戴宗山来游玩,带大家到半山腰看雪也是我提出来的,那帮家伙一个都没有怀疑,真的很可笑,明明平时都对我不屑一顾,现在居然全都一个一个那么信任我。”

  “可我并非有什么计划,我只是想看看诡谲屋而已。”孟琪儿一边说,一边从地上爬起来,她身体下面还在滴落着鲜血,大片大片的鲜血。

  ‘颜慕恒’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他看着孟琪儿身上的鲜血问道:“你,这些血迹从哪里弄来的?”

  “是她给我的……”孟琪儿说道。

  “是谁给你的?在哪里给你的?是不是餐馆里那些鸡的血?”

  刑警们正在为褐色塔楼里的血屋之谜烦恼,到时,舒雪无论怎样都无法脱离干系,说不定就会被刑警以案件嫌疑人的身份暂时囚禁起来,这是‘颜慕恒’最最想要看到的结果。

  耳朵边上听着痛苦的呻吟声,和衣料摩擦地面的声音,‘颜慕恒’消失在墙壁外面。刚刚与温暖空气接触过的身体,一下子投入进寒冷冰封的户外,他感觉浑身就像刀割一样,但是这一切必须忍受。

  双手攀上冻僵的悬梯绳索,‘颜慕恒’奋力朝塔楼上面唯一的小门爬去,他要再次回到温暖的房间里,将恽夜遥带走。

  恽夜遥不管是外表还是行为,总是让他联想起过去自己深爱着的人。那个人在‘颜慕恒’眼中是唯一不可代替的存在,恽夜遥和他还是有一些差别的。也许是‘颜慕恒’太过于想念了,才会忽略掉这些差别。

  ‘颜慕恒’一边向上攀爬,一边努力让自己的思维集中起来,不去想浑身上下的寒冷和疼痛,手脚也运动得越来越麻利。他虽然没有刑警先生的武力值,但相较一般人而言,也不是一个弱者,他有信心自己可以制服恽夜遥达到目的。

  ——

  黑暗通道在向前不断延伸,‘舒雪’觉得今天要走的路特别长,她的手好不容易接触到通道尽头,感觉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头疼就像炸裂一样铺展开来。几乎每一个灰色脑细胞都在叫嚣着,都在表达着无法忍受的疼痛。

  ‘舒雪’没有想到,藏在她身体里的那个‘人’会不断做出反击,现在弄到进退两难的地步。但是,她绝不能再次被夺走意识,那样就会再做一次伤害刑警的事情,也会称了‘颜慕恒’的心意。

  控制着自己的大脑,‘舒雪’脚步踉跄冲出了褐色塔楼的密道,打开大门之后没有风雪,只有另一条更加幽深亢长的通道,除了周围墙壁的颜色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改变。

  ‘舒雪’继续向前,她首先走进一间空荡荡的房间,环顾四周之后,没有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她没有停留,立刻捂着头部离开了房间,脸上的神情看上去比刚才更焦虑了。

  但恽夜遥的下一句话,让厨娘婆婆瞬间哑口无言。

  “我的问题是,女主人和管家先生是在提醒你们?还是在提醒客人?”

  “……”

  王姐替厨娘回答说:“管家先生前天确实让我和厨娘提醒大家,千万不可以到主屋二楼和三楼上去,我亲耳听到他这样说的,婆婆没有说谎。”

  “我不是说管家先生说谎,也不是说厨娘婆婆在说谎,我是问她管家先生和女主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提醒?”恽夜遥继续耐心的提出问题。

  王姐说:“他们也许是不想让新来的客人随便走动吧,毕竟三楼只有女主人和管家可以去。”

  “王姐,你看到过女主人上三楼吗?”

  “这个……”王姐被恽夜遥问得愣住了,她只能说:“我没有看到过,这十年来,女主人没有出现在过我们眼前,都是怖怖和管家先生在照顾她。”

  “那么女主人要对你们说什么?也都是怖怖和管家先生来传话的吗?”恽夜遥问王姐。

  “是的,大多数时候是管家先生,怖怖传话的次数比较少。”

  “大家可以想一下,如果这个家里真的除了管家先生和女主人之外,其他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怎样进入主屋二楼和三楼,那他们提醒又有什么意义呢?只要他们两个自己不说,刚才我们进来时所看到的那种机关,我想根本不可能有哪个新来的客人会无意之中打开的。”

  “他们本可以保持沉默迎接客人,谁都不会怀疑什么,但是这样一提醒,反倒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也许有的人就会在屋子里研究一番。作为一直小心谨慎处理事情的管家先生来说,他会这么傻吗?”

  “再说女主人,她整整十年都没有出现在家人面前,如果真的是因为烧伤或者精神状况不愿意见人,那她索性躲到三楼上去就行了,为什么还要住在主屋这里?要怖怖照顾她呢?”

  “厨娘婆婆,”恽夜遥说:“前天您还对我说过,你们曾经问过很多次怖怖,让她给你们指出上楼的入口在哪里?可怖怖总是摇头,一副完全不知道的样子。就连于恒问他的时候,怖怖也只是摇头。我还问您,怖怖会不会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说出来。可是您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陆先生,你耐心听我讲下去,你的房间是褐色塔楼最靠近钟楼的那一间,其实在塔楼底部的小门只是一个伪装,真正能够进入钟楼的出入口,是你的那扇房门。这件事要归功于小航,要不是他发现书房门的秘密,我们也不可能发现,其实你的房间才是进入钟楼的真正出入口。”

  “管家先生以为你们都睡着了,偷偷溜进钟楼,乔先生无意之中听到他的声音,打开房门偷看,才发现他进入了陆先生的房间。当时,乔先生还以为是你们在密谋什么事情?但是他趴在陆先生房门上什么都没有听到,他把这件事告诉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很疑惑。”

  “我们一直都没有找到正确的原因,后来,管家先生出事之后,乔先生来敲你的门,让你跟他一起下楼。他敲了很久都没有听到回应,最后你出来的时候还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我和柳爷爷都怀疑你是不是被人下了迷药?”

  “联想起午饭之后,为我们准备饮料的正是管家先生,再加上管家先生偷偷进入你房间的事情,我们就大致认定,应该是他给你下了迷药,才让你在房间里一直昏睡不醒。可光有这一点,我们还是不明白,他到你的房间里要干什么?”

  “直到小航发现双开门的秘密,我们才恍然大悟,管家先生是想到钟楼里面去,而且,他根本就不是从天桥上摔下去的,而是从钟楼上面被人推下去的,要不然的话,当时那么多人在塔楼里移动,任何人想要把管家的尸体搬到天桥附近,都不能保证一定能躲过所有人的视线。”

  “大部分人都集中在那个时间点回大楼休息,如果嫌疑人直接走楼道,完全就是自掘坟墓。如果走密道的话会更加麻烦,两栋塔楼之间的密道并不通过天桥,要想到达天桥只有两条途径:一条是从某一间密室里进入没有人住的空房间,然后再从正常楼道进入天桥,这和直接走楼道没有任何区别。”

  “另外一条是直接走过全部密道,再从房子的其他部分绕到天桥上,那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屋顶了,外面的风雪那么大,一个人要单独爬上屋顶都很困难,何况是拖着一个肥胖的人,我想,就连小蒙不借助梯子的话,也没有办法完成这样的任务。”

  “婆婆,我并不认为您就是诡谲屋连续杀人事件的真凶,您也许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但是,回避问题不是最好的做法,还是请您实实在在告诉我们,这15年以来到底发生过什么?您在管家先生死亡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看到了什么?”

  事情到了这一步,厨娘婆婆再也没有办法伪装,她在王姐的搀扶下,慢慢坐直身体,对恽夜遥说:“你们还真是难缠,为什么一定要我说出真相呢?15年前的过去是那么悲伤,那么痛苦,你们就不能放过我这个老太婆吗?”

  “如果没有发生杀人案,”恽夜遥说:“无论您15年前经历过什么?我们都不会来追根究底。但现在,已经有好几个人被杀了,我们不得不探究每一个人背后隐藏着的秘密,来还原事实真相,所以婆婆,请您说给我们听听吧!”

  “15年前的事情真的有这么重要吗?”厨娘婆婆嘴唇颤抖着,她看下演员先生的眼眸中,渐渐变得浑浊。

  恽夜遥用力点了点头说:“重要,非常重要,这有可能关系到被贩卖的孩子!”

  “……好吧,我告诉你们真相。”

  “哎!等等,”这个时候,陆浩宇抢着插嘴说:“恽先生,难道你把我们带上三楼,就是为了来听15年前的故事的吗?”

  “不是,但是在接下去行动之前,必须先来听一听,十五年前发生的事情,听完你们就会明白了。”恽夜遥不紧不慢地说道,他把颜慕恒的手电筒拿到手中,然后照着颜慕恒向房间一角走去,不多一会儿,房间里就变得灯火通明,大家的心情也因为这透亮的灯光而放松了不少。

  恽夜遥和颜慕恒回到两个人的座位上,在路过某个人身后的时候,恽夜遥还特意拍了拍他的背部,这个人离开通往三楼的楼梯间之后,就一直都没有开过口,也没有人关注他,就好像再次消失了一样,不过他的的确确一直跟在众人的身边。

  坐定之后,恽夜遥开口说:“婆婆,请您开始吧。”

  这个时候,因为不用再伪装,厨娘的声音显得洪亮了不少,不再那么有气无力。

  “而且,婆婆本身就是安泽收养的孤儿,安泽与其找其他人来管理明镜屋,还不如找自己熟悉的人,这样更容易他掌控一切。”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过去的女主人又是怎么回事呢?我来到这里的时候,的的确确是见过一次女主人的,她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皮肤光滑漂亮,根本就和婆婆不是同一个人啊!”王姐随即又问道。

  “小王,这个你听我说完,自然就会知道了。”厨娘说:“一开始,家里也会经常来一些客人,大多数是一些来求教预言的考古界人士。后来,小小的安茜因为寂寞,再加上父亲逼迫过甚,所以梦境越来越少,患上了抑郁的毛病。”

  “今后每天都疯疯癫癫的,安泽实在没有办法,就把她囚禁到了明镜屋三楼之上。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就几乎旅行了女主人和管家的所有职责,而安泽,不是出门,就是每天在书房里搞些神神秘秘的东西。”

  “那么安茜的母亲呢?难道她没有来关心过女儿吗?”恽夜遥问。

  “安茜是安泽辞去地理老师工作多年以后,才结婚生下的女儿。这件事我并不是很清楚,因为我既没有参加安泽的婚礼,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他的妻子,只是当安泽把小安带回家的时候,听他随口提了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