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二十一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九幕

第四百二十一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九幕

  主屋三楼

  陆浩宇独自一人从昏迷中醒来,他感到大脑一片混沌,浑身上下也像针扎一样疼痛,一个人就像被死神的镰刀控制住一样,一点都动弹不了。

  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稍稍恢复一点清醒,陆浩宇试着从地上爬起来,环顾四周,他想要找一个同伴,哪怕是一个最胆小最不起眼的也好,总比自己独自一人要强得多。

  可惜,周围除了黑暗和阴冷之外,什么都没有,陆浩宇意识到自己被孤立了,他开始后悔之前做的那些事情,但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恐惧在陆浩宇心里不断发酵,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自己试着找出路,柳航究竟带着众人从哪里出去的?他不知道!只隐隐记得在昏迷之前,看到那些人向着发现人腿的那扇门跑去。

  可现在的陆浩宇根本没有勇气,再次去面对那些血淋淋的肉块,所以他只能选择跑向二楼内部的门扉。

  拖着酸软的双腿,陆浩宇移动的小门前面,他整个身体都趴在门扉内侧,并把耳朵贴在上面,努力听着外面的声音,就像柳航还在的时候,他自己做的那样。

  可惜,当时能够听到声音,此刻却什么都听不到,很多时候,一个人越是紧张,越是希望得到帮助,就越没有办法摆脱无助和恐惧。此刻的陆浩宇也是如此,他控制不住开始朝着门外呼喊。

  “有人吗?……有人在那里吗?求求你,回答我一声……快回答我!”

  一声又一声的呼喊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外面还是一样寂静,寂静的好像那黑夜的空间已经被鬼魅占领了,不再属于人类一样。

  突然之间,变调的风声打破了宁静,如同冷笑,陆浩宇被吓得跌坐在地上,双手颤巍巍支撑着身体向后挪动,直到整个人都缩进角落里为止。

  耳边的‘冷笑’在持续着,不亢不卑,想带着尖刺的小锤子,一下一下锤击在陆浩宇的大脑和心脏上面,让他几乎要发疯。

  “谁来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在这里!!”

  颤抖的声音没有换来任何抚慰,陆浩宇开始哭泣,这个男人已经完全丧失了重新站起来的勇气,他现在明白,在这栋房子里,独自一人将面对怎样的恐惧?那种撕裂人心的感觉,现在只要有一个人出现,就会从他心中抹去。

  一分钟两分钟,等待让时间变得无限漫长,陆浩宇不断的发出求救声,他不愿意相信自己已经被抛弃,更不愿意想象恶魔即将向他伸出的尖利爪牙!

  ——

  谢云蒙和枚小小两个人沿着柳航脱离困境的道路向二楼返回,很快便到达了陆浩宇所在的地方,同时,他们也看到了那条还挂在门边的人腿,真正是从大腿根部齐齐被砍断了,残忍之极。

  枚小小捂着鼻子,说道:“小蒙,陆浩宇一点声音都没有,他不会是已经逃出去了吧?”

  “不知道!但愿他没有逃出去,要不然就麻烦了,一个人在房子里乱走,很容易中凶手的陷阱。”谢云蒙一边回答,一边推开门扉,脚步在黑暗中前进。

  枚小小在后面提醒他:“小心一点,现在还不能确定陆浩宇到底是好是坏?我在想,他如果是凶手的帮凶,那就算逃出去也不会有大碍。”

  谢云蒙回答说:“如果是帮凶的话,那就更容易丢命,目前我们正在接近事件核心,陆浩宇不可能是主谋,所以一旦凶手打算灭口,帮凶肯定是首当其冲的。”

  谢云蒙的话说的有道理,枚小小不再反驳,而是认真跟着他一起观察周围的动静。

  刑警先生继续说:“小小,你留在这里守着门,我去里面找一找,有突发状况就立刻喊我。”

  “我知道的,你自己小心一点。”

  两个人面前一片黑暗,耳边除了风声之外,什么都听不到,谢云蒙沿着弯曲的空间向前移动,他的目光始终集中在脚下,因为陆浩宇是昏迷的,假设还没有醒,就应该躺在地上才对。

  一直走的空间另一头的入口处,刑警先生都没有发现陆浩宇的踪迹,入口处的门扉打开着,走出那扇门,一股冷空气扑面而来,前面应该就是之前被神秘人打开的墙壁。

  往前走了没有几步,谢云蒙就发现了寒风进来的源头,那扇让杂货店老板和文曼曼到达户外的小门。仔细观察一番之后,他没有发现陆浩宇的身影,于是回进了二楼。

  “小蒙,找到了吗?”枚小小的声音传过来,透出一点焦急。

  谢云蒙回答说:“没有,但这里有一扇可以通到户外的小门,我想陆浩宇要不就是跑到户外去了,要不就是从我刚才摔下去的地方跑到了一楼。”

  “那有没有可能他重新回上了三楼呢?”

  “回上三楼应该不可能,”谢云蒙说:“上面已经没有什么隐蔽的地方了,而且还有两具尸体,我觉得陆浩宇不像是那么胆大的人。”

  “要不你先回来?我们下去和老师说一下楼上的状况。”

  谢云蒙没有采纳枚小小的提议,而是让她一起进来,两个人进入六边形大厅,搜寻过周围所有的空间之后,从刚才砸开的缺口再次跳了下去。

  这一回是从二楼跳下去,并不是很高,而且下面还垫了被褥和坐垫,所以根本就造不成任何伤害。

  回到一楼之后,周围一下子亮堂起来,空气也变得温暖,他们又在一楼里里外外看了一遍,也没有找到陆浩宇的踪迹,这一回,谢云蒙算是彻底放弃了。

  陆浩宇肯定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一个人跑出房间不知去向,目前他们只能先顾全大局,回到柳桥蒲和恽夜遥身边去,毕竟保护幸存的人才是最重要的,至于陆浩宇,只能祈祷他命大了。

  ——

  援救陆浩宇的行动就这样简简单单结束了,最重要的是,刑警和女警没有办法花费太长的时间,去寻找一个根本不知道在哪里的人。

  那么,苏醒之后的陆浩宇究竟去了哪里呢?他是不是还活着呢?

  当然还活着,恐惧只会让人更加敏感和疯狂,可不会要人的命,陆浩宇等不来救援,他只能自己行动。

  事实上,陆浩宇从苏醒到瘫软在地上求救,仅仅只有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可一个彻底被恐惧控制的人,怎么可能分得清楚时间的长短?每一分钟对于他来说,都会像一个小时那么漫长。

  所以,陆浩宇开始拼命想去打开眼前的门扉,寻找出路,对他来说幸运的是,柳航没有打开的那扇门,却被他轻易撞开了。

  也顾不得思考这是什么原因?陆浩宇踉踉跄跄跑向六边形大厅内部,他可没有勇气跳到户外去,他现在想的只是活命。

  六边形大厅的出入口已经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是一个巨大的缺口,上面和下面的墙壁都已经坍塌,陆浩宇朝下看去,下面空无一人。

  ‘我该怎么办?去一楼吗?不,他在那里!他已经不想再救我了,所以,一定会杀我灭口的。’

  站在六边形大厅的中央,陆浩宇不得不作出选择,他的选择只有两个,第一,回到刚才出来的空间里,跳下满是风雪的白色大地。这条路已经被他放弃过一次了,现在陆浩宇也不想再选择。

  因为到了雪地里,如果不选择回诡谲屋,他很快就会被冻死。第二,回到三楼上去,这也许是现在唯一能活命的方法,至少陆浩宇是这样认为的。

  和谢云蒙的想法完全不同,谢云蒙认为陆浩宇没有勇气回上三楼,而陆浩宇认为躲在三楼,是他现在唯一的活命法则,因为这个男人可以肯定,凶手已经离开了三楼,并且在这种状况之下,不会再回上去了。

  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陆浩宇确实是一个帮凶,看他到底参与了多少事件?是被利用的?还是自愿的?目前只有他能活下来,我们才能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