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二十二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幕

第四百二十二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幕

  目前的三楼,真的如同陆浩宇想象的那样安全吗?也许经过一部分坍塌之后,确实如此,凶手也不会想到有人再回到三楼上去。

  我们的视线进入那幽暗阴森的角落里,黑影正摆弄着什么?看不清他手里的东西,只觉得一大团黑乎乎的,在他的双手下面若有似无的移动着。

  没有人敢靠近,就连鬼魅也是如此,徘徊在空气中的虚无暗影,好像一点也不会打扰黑影的工作,反而让他更加专注。

  楼道里传来细微的脚步声,黑影立刻被吸引了,他停下手中的动作,仔细倾听,发现脚步声正在朝着自己的方向移动。

  ‘这个时间会有谁来呢?他们不是全都下去了吗?’黑影暗自揣度,转头看向外面稍稍有一些亮光的走廊,人也站起来,慢慢移动到了靠近门口的地方。

  脚步声越来越响亮,伴随着的是一个男人战战兢兢的喘息声,可以听得出来,这个男人非常害怕,害怕到连呼吸都在颤抖。

  黑影嘴角咧开一个冷笑,他没有吱声,而是把身形隐没进了黑暗深处,不带一丝犹豫。

  外面的男人靠近了,战战兢兢朝黑影所在的房间里看了一眼,当他目光落到地上那团黑乎乎的东西身上时,明显瑟缩了一下,迅速掠过房门口,生怕被什么东西抓住一样。

  黑影听到他低声嘟囔:“我得去找个安全的房间躲起来,找个能把门锁上,外面的人也进不来的房间。”

  ‘他还真是不死心,看来我的事情又多了一项。’黑影在心里想着,慢慢从黑暗深处探出头来,确定男人已经离开之后,才重新回到地上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旁边,继续开始他的工作。

  整个三楼很快恢复了宁静,诡异的气息围绕着它,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和臭味,那是两具被抛弃在这里的尸体散发出来的。

  褐色塔楼内部

  恽夜遥正在一点一点解开三重血屋还有文玉雅的失踪之谜,当事人就坐在他的面前,可惜,到目前为止,她还是不愿意开口说出实话。

  首先就是这两个谜题同他们在三楼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子,有什么关系?也就是说,同纸牌别墅的结构有什么关系?这就要从沐东东的陈述开始讲起了。

  以下是沐东东讲述的事情:

  “我先从我们第一次带走西西开始讲起吧,当时塔楼里刚刚发现凶杀案,刑警几乎瞒着楼下所有的人,而我,作为西西的近亲,一开始就参与进来调查之中,也有遇到任何突发状况的心理准备,所以他们并没有瞒着我,而是让我配合枚警官的工作。”

  “西西发出尖叫的时候,我听得清清楚楚,而且那个时候我就在陆浩宇的门外,正准备敲他的房门。陆浩宇当时还不能知道真实的情况,因为他会引起恐慌,事件一下子爆发开来,大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刑警很难控制场面。”

  “所以我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先把陆浩宇引到楼下,然后再想办法救自己的妹妹,而且我也必须让楼下的柳爷爷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这样子之后的行动就会更顺利。这之间发生的第一桩奇怪的事情就是,我敲了很久陆浩宇的房门,都没有人来开门。”

  “根据恽先生的分析,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陆浩宇被人下了迷药,要么就是他故意假装昏迷不开门。第一种可能性代表当时凶手需要利用陆浩宇的房间做某些事情,所以不得不迷晕他。但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当时还无法猜测。”

  “第二种可能性代表陆浩宇是凶手的帮凶,故意假借昏迷来回避楼上发生的事情,反正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性,我顺利避开凶杀现场,把陆浩宇引到了楼下。柳爷爷当时非常生气,质问我们的时候,我故意和他对着干,就是希望能把他引到众人看不到的地方,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但是后来这件事,下楼来的谢警官帮了我一把,柳爷爷知道之后,也没有再责难我,我们一起上楼查看尸体,却发现中年妇女的尸体已经被人莫名其妙带走了,而且现场除了血迹之外,几乎清理的非常干净。”

  “当时塔楼里一直有刑警进进出出,最长的空当时间也最多十分钟左右,我百思不得其解,凶手到底是如何将尸体带走的?直到后来,发现了褐色塔楼衣柜里的密道,我才明白原来尸体可以从房间里被运出去,而不是通过外面的楼梯走道。”

  “我和柳爷爷在凶杀房间里发现了一截断指,被烧焦的那种,当时我让柳爷爷交给我保管,后来这节断指被我不小心遗失了,至于是怎么遗失的,等一下我会配合恽先生的推理详细告诉大家。”

  “然后柳爷爷回到一楼,我则前往小魅所处的房间,因为在此之前,小魅已经和我配合把西西带到了她的房间里。本想好好照顾妹妹,替换出小魅来的,但等我到达那里才发现,两个人竟然都不见了,而且房间里还喷满了鲜血,这让我心急如焚。”

  “我立刻跑出去找到谢警官,当时他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谢警官同样着急,他让我不要声张这件事,交给他来处理,还安排给了我一个特殊的任务,那就是到户外去找人。”

  “因为在户外,还有一个刑警的帮手,那就是真正的颜慕恒,更正确的来说,是第一重人格控制下的颜慕恒。他就藏在杂货店老板夫妇的家里,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身份被谢警官利用了,所以他不能出现。”

  “当时雪还不是大到完全无法外出,谢警官让我赶紧去找颜慕恒,看看枚警官和西西有没有到他那里去。”

  沐东东说到这里,桃慕青插嘴说:“我记得一件事,我们刚到山上的时候,琪儿曾经怂恿大家去买纸牌,说是晚上可以打牌,但我们都不同意。当时这件事并没有被我放在心上,因为琪儿就是那么一个总喜欢跟大家唱反调的人。”

  “但是现在想来,有几点真的是非常蹊跷,第一,我不止一次听到小遥把这栋别墅比喻成纸牌别墅,虽然我弄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如果过去就有人这么形容过,那么琪儿当时坚持非要买纸牌,就让人觉得并非像表面上看来的那么简单了。”

  “第二,她说要到门口有一条狗的杂货店去买纸牌,现在想起来,我印象中根本就没有看到过狗,红柿、曼曼,你们两个看到过吗?”桃慕青对着身边的两个女孩问道。

  夏红柿和文曼曼两个人随即都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有印象。

  桃慕青继续说:“事情就是这样,我不知道死去的人有没有看到,但活着现在在这里的同伴,应该都没有发现有什么狗。而且大雪封山,琪儿是怎么弄清楚哪家店是杂货店的呢?我觉得,她应该事先就知道,哪一家是杂货店。”

  “现在琪儿死了,我的这些话也无从对证,还有一点,当时秦森非常强势的抢走了琪儿拿出来的钱,塞回他的背包里,每一次琪儿有什么任性的行为,都只有秦森能够阻止得了她,我们都觉得他们两个人一个是在暗中偷偷交往。而且容我说一句比较武断的话,我觉得琪儿死亡的时候,秦森那种悲痛不像是作假。”

  说完,桃慕青睁大眼睛看着恽夜遥,演员先生说:“我明白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对推理非常有用。”

  “真的吗?那太好了。”桃慕青如释重负,挪了挪身体,和夏红柿靠在一起。

  恽夜遥示意沐东东继续把要说的话说完。

  “我根据谢警官指出的方位,很快找到了杂货店,那家店的门面和其他餐馆并没有什么两样,我敲了很久的门,都没有敲开大门,更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能在雪地里久留,很快就会被冻僵,所以用了很多方法没人回应之后,我只能离开那里,回去找谢警官再商量。”

  “你从哪里出去?又是从哪里回来的?当时可还没有发现密道,而且我们一直都聚在客厅里,也没有发现你进出。”颜慕恒突然问道,他一直在全神贯注听沐东东的讲述。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