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二十五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三幕

第四百二十五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三幕

  枚小小捂着鼻子,说道:“小蒙,陆浩宇一点声音都没有,他不会是已经逃出去了吧?”

  “不知道!但愿他没有逃出去,要不然就麻烦了,一个人在房子里乱走,很容易中凶手的陷阱。”谢云蒙一边回答,一边推开门扉,脚步在黑暗中前进。

  枚小小在后面提醒他:“小心一点,现在还不能确定陆浩宇到底是好是坏?我在想,他如果是凶手的帮凶,那就算逃出去也不会有大碍。”

  谢云蒙回答说:“如果是帮凶的话,那就更容易丢命,目前我们正在接近事件核心,陆浩宇不可能是主谋,所以一旦凶手打算灭口,帮凶肯定是首当其冲的。”

  谢云蒙的话说的有道理,枚小小不再反驳,而是认真跟着他一起观察周围的动静。

  刑警先生继续说:“小小,你留在这里守着门,我去里面找一找,有突发状况就立刻喊我。”

  “我知道的,你自己小心一点。”

  两个人面前一片黑暗,耳边除了风声之外,什么都听不到,谢云蒙沿着弯曲的空间向前移动,他的目光始终集中在脚下,因为陆浩宇如果还没有醒,就应该躺在地上才对。

  一直走到空间另一头的入口处,刑警先生都没有发现陆浩宇的踪迹,入口处的门扉打开着,走出那扇门,一股冷空气扑面而来,前面应该就是之前被神秘人打开的墙壁。

  文曼曼说:“枚警官,我现在不能解释,等一下恽先生推理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因为我现在也解释不清楚,所以请你耐心等一等。”

  “我直接从岩石地洞进入主屋二楼,位置就在小航他们被困的地方附近,我想,他们之所以出不来的原因,应该也是粘土把那里的门缝全部都堵塞了。”

  “所以我通过敲墙壁的方式吸引了小航的注意力,将秘密告诉他,但是在此期间,我发现陆浩宇的行动极为不稳定,他一会发疯似的与大家对着干,一会儿又配合着帮忙,大家根本就弄不清楚他想要干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文曼曼转头看向几个跟着柳航的女人,请她们确认自己的话,几个人纷纷点头,表示当时的陆浩宇确实是这种状况。

  站在他们身后的恽夜遥,此刻并没有听文曼曼讲述,而是一直听着柳航在他耳边轻声嘀咕,注意力全在柳航的身上,谢云蒙用高大的身躯挡着他,观察着其他人的表情反应。

  ——

  主屋二楼

  现在落单的人可不止陆浩宇,还有一个Eternal,送走文曼曼之后,他就要去完成自己还未完成的工作了,就是验尸。

  目前,初步看过的尸体除了褐色塔楼里的那几具之外,就只有楼上的连帆了,他必须再回三楼一趟,去看看秦森的尸体。

  秦森是中毒而死的,恽夜遥说他让自己中了毒,却并非故意,Eternal要想知道其中的缘由,就只有实地去看看了。

  黑暗中传来一声轻微的猫叫,是在六边形大厅里,羽绒服给了文曼曼,Eternal暂时没有办法到户外去,他回到大厅里面,刚才发生的‘事故’他都听到了,现在看着大厅一头巨大的窟窿,Eternal反而变得轻松了,因为下去的路有了。

  走到破损的地方,探头小心朝下看了一眼,下面还铺着厚厚的垫子,跳下去应该不会受伤。

  ‘人多就是好办事,不知道那个刑警先生怎么样了?’Eternal想着,顺便担心了一下谢云蒙。

  黑猫已经走到他的脚下,Eternal蹲下身体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然后带着它转身朝上三楼的楼梯间走进去。

  现在已经不用爬密道了,楼梯间一整面墙壁都打开着,反正他也不怕尸体,直接就从连帆死亡的房间进入了三楼走廊。

  房间里还是一片狼藉,连帆的尸体仰面躺着,血腥味浓重,小猫咪想要向尸体爬过去,被Eternal拉住后颈提了回来。

  “当时为了不让西西进一步受到刺激,我和枚警官两个人救下她,枚警官将她送到诡谲屋外面,是希望她可以远离秦森,可没想到西西还是为了秦森不惜丢掉性命回来。”

  “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我也不知道,单明泽,我只记得高中毕业之后,妈妈送西西去学过一段时间的舞蹈,也许秦森和她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

  单明泽脸色暗沉下来,又看了一眼照片上的西西,问沐东东:“能把照片给我吗?”

  “可以,说句实话,”沐东东朝他露出一个笑脸,说:“我到现在才明白,你虽然为人处事有很多诟病,但对西西的爱是真诚的,我替妹妹没有珍惜你的爱道歉。”

  “不是西西的错,是我自己毁了一手好牌,是我太混账了……”单明泽低下头,一边说,一边把照片小心的藏进怀里。

  恽夜遥见两个人互动得差不多了,才示意沐东东开始说正题。

  ——

  主屋三楼

  陆浩宇独自一人从昏迷中醒来,他感到大脑一片混沌,浑身上下也像针扎一样疼痛,一个人就像被死神的镰刀控制住一样,一点都动弹不了。

  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稍稍恢复一点清醒,陆浩宇试着从地上爬起来,环顾四周,他想要找一个同伴,哪怕是一个最胆小最不起眼的也好,总比自己独自一人要强的多。

  可惜,周围除了黑暗和阴冷之外,什么都没有,陆浩宇意识到自己被孤立了,他开始后悔之前做的那些事情,但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恐惧在陆浩宇心里不断发酵,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自己试着找出路,柳航究竟带着众人从哪里出去的?他不知道!只隐隐记得在昏迷之前,看到那些人向着发现人腿的那扇门跑去。

  可现在的陆浩宇根本没有勇气,再次去面对那些血淋淋的肉块,所以他只能选择跑向二楼内部的门扉。

  拖着酸软的双腿,陆浩宇移动到小门前面,他整个身体都趴在门扉内侧,并把耳朵贴在上面,努力听着外面的声音,就像柳航还在的时候,他自己做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