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二十八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六幕

第四百二十八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六幕

  其他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老婆婆身上,没有一个人开口,但可以看得出来,因为恽夜遥的话,大家都在怀疑管家的死亡是否与厨娘有关,毕竟当时她也在凶杀现场,并且是唯一的目击者。

  终于,厨娘婆婆忍不住开口了,她苍老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显得沙哑而又无助“恽先生,你一直在分析文玉雅餐馆里的事情,我看不出这些事和我有什么关系,而且管家的事我并没有说谎,我是真的”

  “你撒谎了”恽夜遥立刻打断了她,这让谢云蒙看厨娘的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

  恽夜遥说“你撒谎了,管家死亡的时候,你就和他在一起,我说了管家很伤心这样的话,并不是信口开河,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脸上结了一层冰,当时并没有想到这层冰的意义,因为在雪地里,皮肤表面很容易结冰。”

  “但是后来,尸体在空调间里慢慢化冻,我无意之中把碰过她脸部的手指放到嘴里,发现那里的水渍居然是咸的,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管家在死亡之前曾经哭过。是什么导致他哭泣的应该只有15年前的往事。”

  “你在三楼上曾经对我们说过,你和管家15年前是一对情侣,我无法揣度这件事是真是假,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的回忆一定是你挑起来的,因为当时你就在现场。”

  厨娘立刻反驳说“怖怖15年前也在,难道她就没有可能挑起管家的回忆吗”此时老婆婆的情绪带上了愤怒,他佝偻的腰背因为激动挺了起来。

  恽夜遥依然在否定厨娘说出的话“婆婆,怖怖当时不可能在钟楼里面,她在寻找文阿姨,不管是独自一人在餐馆,还是回到了诡谲屋里面,怖怖都表现得惊慌失措,我们误以为她隐藏着什么秘密,但其实,她是在担心文阿姨,担心我们在她找到文阿姨之前,发现餐馆里的幽灵,怖怖,你说我说的对吗”

  “”

  没有回答,但是怖怖不再低头,而是第一次抬起头来直视着恽夜遥的目光。

  “当时你又不在塔楼里面,你怎么知道怖怖做了什么”厨娘还在辩解,她认为恽夜遥是故意针对她,想要把杀人的罪名按到她的头上,所以整个人都显得很着急。

  文玉雅则心靠在墙角,无论恽夜遥提到她多少次,都没有任何激烈的反应,仿佛听天由命一般看着几个人的方向。不过她的手却放在了文曼曼的手背上,似乎是无意识之中这样做的。

  恽夜遥环顾了一圈所有人,最后把视线重新定格在厨娘婆婆的身上,说“你撒了一个弥天大谎,是你自己讲的故事,让我意识到了这件事,还有你在三楼上的行为,一开始我们以为,你是最最熟悉诡谲屋的人,因为你的年龄最大,而且怖怖和王姐都说过,你在诡谲屋建成的时候,就已经在这个家里服务了,我们对此深信不疑。”

  “可是后来你的行为让我越来越怀疑,首先,你根本就不知道诡谲屋二楼和三楼要怎么上去,甚至连房子里一些小的密道机关你都不知道,还不如王姐这个之后过来的女仆,这对于一个房子刚刚建成,就在里面住的人来说,是很匪夷所思的。”

  “其次,你拼命在给我们造成一种假象,那就是你很熟悉诡谲屋,但是出于某种原因,你不愿意说出来。还记得我在检查娱乐室的时候,你来找我说的那些话吗那些话现在想来,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婆婆,你在暗示什么呢暗示你希望我们帮助怖怖,还是暗示你因为某个人而无法说出真相都不是,你只是想让我觉得,你知道的很多,你就像表面上看上去那样,是这个诡谲屋中唯一知道过去内情的人。”

  “就连你在三楼上讲的身世,都是出于这个目的,不过你编故事的能力稍微差了一点,并不能取得我们的信任。”

  “可是这一切都与你的行为自相矛盾,不论是上三楼的时候,还是在检查塔楼密道的时候,你都躲在所有人的后面,不仅没有帮上任何忙,甚至连最基本的意见和提醒都没有。我自己也观察过你,你那种对密道和机关陌生的感觉,应该不是装出来的。”

  “所以我确定,你根本就不熟悉诡谲屋中的机关,但问题来了,直截了当说出自己不熟悉,不就可以摆脱杀人的嫌疑了吗为什么你要反其道而行之呢我思来想去,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如果你说出真相,你就将被赶出诡谲屋,而你是绝对不愿意离开这里的。”

  “对此我做过很多假设,有可能你已经上了年纪,在外面又没有居住的房屋,所以才不想离开这里。或者说你对房子已经有了很深厚的感情,舍不得离开这里,毕竟你在这里住了那么多年。”

  “本来,这件事的答案我是没有办法确定的,但是你非要自掘坟墓,来跟我们讲你和管家之间的爱情故事,你把你们的爱情描绘的浪漫而又凄美,故意做出一副悲伤的样子,可你的眼睛里毫无光彩。”

  “你知道吗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如果你真的悲伤,真的思念,爱就会从眼神中流露出来,就像雪女的眼泪一样。”

  “雪女的眼泪”文曼曼喃喃的重复了一遍,随即看向柳航,指着他说“小遥,我看到过雪女的眼泪,和他一样。”

  文曼曼的这句话让大部分人不解,就连柳航的亲爷爷柳桥蒲都一脸疑惑,看向自己的孙子,但恽夜遥却笑了。

  他说“曼曼,你真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前天小航离开一楼之后,你大概偷偷跟在老师身后了吧”

  “是的,抱歉,柳爷爷,我当时只是想要看看塔楼里的情况,完全是出于好奇心。”文曼曼朝柳桥蒲道歉,后者没有训斥她,只是点了点头。

  文曼曼说“当时我看到的小航,没有任何动作,脸也被冻僵了,但是他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悲伤让我难过,我想他是真的以为刑警会把罪名按在西西头上,所以不顾一切想要向柳爷爷说明自己对西西的爱,希望柳爷爷可以因此缓和对西西的态度。”

  “还有呢”恽夜遥问。

  “嗯,是含在眼眶中的泪水,小航睫毛上的泪水始终没有被冻起来,但是他的眼眶下面去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这说明当时他眼中的泪水在不断涌出来,而他自己却想要强行忍住。所以眼泪在眼眶下结了冰,而睫毛却不断被新的泪水沾湿,就像天上落下的雪,慢慢结成冰的样子。”

  “是的,所以我把它称为雪女的眼泪,管家先生的眼眶底下也结了一层冰,我相信让他伤痛的也是爱情,但绝不是和厨娘婆婆你的爱情,因为你在叙述的时候,瞳孔中根本没有一丝悲伤。”

  恽夜遥说话的时候有些微微的咳嗽,因为背部很痛,所以他一直弯着腰,谢云蒙在他耳边轻声说“小遥,你先把三重血屋的真相说给大家听,厨娘的事,可以等一下告诉我或者老师,由我们来替你说。”

  “不,小蒙,三重血屋的真相与厨娘息息相关,我必须先解释清楚才行,你放心,我撑得住的。这件事从一开始我们就被套入了彀中,三重血屋与诡谲屋中的凶手根本就没有关系。”

  “你说什么”谢云蒙听到恽夜遥的最后一句话,一脸震惊,他从来没有想过,三重血屋居然不是凶手制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