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三十一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九幕

第四百三十一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九幕

  “我一直想不通,如果你不是凶手,那么回到客厅里的目的是什么呢?就算你是凶手,那个时候也应该跟我们在一起才最正确吧?所有的人即将上三楼,探知过去的秘密,你大方的打开了通道,然后心无旁骛的和我们在一起,不管你做了什么,只要没有证据,这些行为都足以让我们相信,你是清白的。”

  “可是你却反其道而行之,甚至在书房里袭击了乔克力,要知道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说明乔克力的身份,光凭他一直在参与我们行动这一点,大部分人应该都会猜测,他也是一个刑警,你袭击他要做什么呢?”

  “以上的问题,再加上之后你一直留在客厅里,对小乔讲述过去的故事,我可以确定,你一定是在守护某样东西,但环顾客厅,里面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所以,进一步推断的结果是,你在守护的不是东西,也不是人,而是女主人的房间,就像你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你不希望任何人进入女主人的房间,这证明你们一定有关于女主人的真实信息。”

  说到这里,恽夜遥又转向柳桥蒲说:“老师,对不起!有一件事我对你隐瞒了,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是不久之前才知道的这件事,现在,有必要让小航来说说看他的想法,再继续我们的话题。”

  等所有人把视线都转向了柳航,才慢吞吞的开口说:“昨天凌晨,你们决定让我参与行动,我是很高兴,因为这代表爷爷已经认可我了,而且,我可以为西西的事情出力。”

  “我一直自认为并不是一个很笨的人,也不像爷爷说的那么胆小,虽然这么说有些惭愧,但我对诡谲屋中发生的事情,还是有一些不同看法的,一开始你们全都去找女主人了,我被留在了屋子里,怖怖一直都很担忧害怕,尤其是听到爷爷和管家先生想要去偏屋废墟的时候,我感觉怖怖好像快要哭出来了,她毫不犹豫就跟了出去。”

  “于是我偷偷挪到门边,看她的行动,我发现怖怖在跟出去之前,居然转回女主人房间呆了一会儿,我还听见了打开抽屉的声音,等到怖怖出来之后,我居然看到她脸色却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

  “嗯……其实她还是很紧张的,只是感觉上去稍微缓和了一些。”

  这时,边上传来柳桥蒲的声音:“小赤佬,别废话连篇,说重点,这些事情我们都知道。”

  “我知道了啦!爷爷,你别打断我,我会讲不清楚的。”柳航抱怨着,用手捂着脸上的纱布,继续说:“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怀疑女主人房间似乎有什么,但没有机会和你们讲,直到晚上,你们决定让我第二天假扮单明泽,参与行动,可是爷爷却说只要我冒充个身份就行了,等到确定单明泽隐藏的秘密,还有其他人中是否有与山下凶杀案有关的人之后,就让我们换回来。”

  “说实话,爷爷还是不相信我能做什么大事,所以我决定,趁着落单,要去女主人房间搜索一遍,就算有可能遇到凶手,我也去,当时只想着给自己争口气,其他的什么也没想。”

  “所以行动开始之后,我一直在等待机会,爷爷假装中毒,带着所有人上三楼,我就偷偷潜进的女主人房间里面,当时是绕到了雪地里,然后再翻窗户进去,出去的地方就是卫生间的那扇窗。”

  “其实这里我要说一句,小遥你应该早就看穿了我的想法吧?我一个人坐在娱乐室里面的时候,你故意和我互怼,说那些让人听不懂话,其实是想掩护我的行动,对吗?”

  对于柳航提出的疑问,演员先生对他露出一个微笑,并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

  片刻之后,柳航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出去的地方,就是娱乐室卫生间里的那扇破损的窗户,窗户是我之前偷偷打碎的,没有告诉任何人,我相信就算有人发现,也不可能分心去修复。”

  “我一进入女主人房间,就发现房间里有人,只能躲起来等待,房间里的人就是怖怖,这个很好猜测,当时怖怖被爷爷安排,事先躲进了二楼出入口的机关后面,等待给他们开启机关。至于跟在爷爷身边的‘怖怖’,大概是几个小姑娘跟着王姐和曼曼演得一出戏吧?‘多了一个,又少了一个’,戏码是这样的吗?小遥。”

  这一回,恽夜遥开口说:“没想到小航你连这件事都发现了,老师,您真的低估了小航哦!”

  柳桥蒲只回应了两个字:“是吗?”不过看他的脸色,倒是有些许得意。

  柳航说:“其实,怖怖应该对机关轻车熟路,所以她趁着等待的时间,溜回了女主人房间。”

  “我藏了很久,怖怖才离开,在此期间,她根本什么都没有做,我感到很疑惑,所以等她走后,立刻开始翻箱倒柜,连浴室都没有放过,全都检查了,我没找到什么日记,或者女主人留下的只言片语,但我找到了比这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房本,以及一份安泽留下的遗嘱。”

  说到这里,所有人的注意力空前集中,全都盯着柳航,等待他的下文。

  柳航说:“遗嘱上面清清楚楚写着的名字,不是安泽,而是于泽,还有一个名字:文玉雅。内容大致是于泽把诡谲屋的所有权以及所有财产,无条件过户到文玉雅名下,并且可以由她自由支配。房本也是文玉雅独立拥有的。看到这些我非常吃惊,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房子居然是餐馆老板娘的。”

  “这些东西,我全都把它们偷偷交给了爷爷,刑警先生和小遥也早就知道了。”

  “那么说,你在三楼上故意确认我是女主人,就是为了隐瞒这件事喽?”怖怖追问。

  恽夜遥回答说:“是的,我不这样说的话,你根本不会安心。只有让你安心认为所有的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我们才能顺利行动,对文玉雅女士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