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四十九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三十八幕

第四百四十九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三十八幕

  “现在我们暂且把楼底下的人叫做‘X’。手机端 m.”恽夜遥说:“X达成目的之后,躲进了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我认为他并不熟悉这栋房子,也不知道这里有密道和机关。所以第一天晚他应该不打算杀人。毕竟被害人当时还在昏迷,不马行动也不要紧。”

  “何况,他在山道已经有过一次失败的行动,再次出手必须小心才行。王姐,这里经常发生雪崩吗?”恽夜遥问道。

  “不会,虽然这里每年都会下大雪,但雪崩的次数很少,我来的这十年间,除了三天前,也发生过一次,那年的雪真的非常大,超过了其他所有的年份。”

  恽夜遥说:“是我第一个看到了雪崩,当时不停有雪块从山顶砸落下来,顶还传来轰隆的声音,幸亏我是远视眼,才能看到山道有类似人的物体。”

  王姐说:“我知道,小遥你在猜测雪崩是不是人为造成的,实话说我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毕竟人为制造雪崩自己也会有生命危险。不过,在我们这里,了解雪崩的只有管家先生,所以不能给你准确的答复。”

  “没关系的,王姐,这个并不是最重要的,事后刑警可以调查得出来,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X有机会在西西他们山之前拦截住他们,也有机会摸清西西的行踪,在山道,他本来已经得手,算不雪崩,受伤的人在那样的天气躺在雪地里,也活不了多久。所以接下来一个问题,我要问单明泽了,你当时有看到袭击你们的人吗?”

  单明泽的回答出乎了所有人意料,他说:“根本没有袭击我们的人,当时是我和西西发生了冲突,因为我想要强行带她回家,而她以为我是杀人凶手,不愿意跟着我,拉扯之间,边的保姆掏出了防身小刀,攻击我,我肋骨边的刀口是那个时候造成的,后来,我在夺刀的时候,又不小心伤到了西西,保姆也受了伤。”

  “所以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承认,自己的脾气不算好,也偶尔会因为西西不愿意恢复关系而打她,对于山道的事情,我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单明泽一边说,一边对沐东东投去抱歉的目光,而后者只是偏了偏头,表情很冷淡。

  反倒是恽夜遥,微笑着问:“可是你们的伤都不是导致昏迷的主要原因,你再仔细想想,当时真的没有看到其他人了吗?”

  “没有了……当时我们三个一起倒在地,雪层又深,西西的保姆不顾一切拉着我,在雪地里打滚,然后西西扑到我们身,我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西西扑到你身的时候,你看清她的脸了吗?”

  “怎么可能看清?眼前都是白茫茫一片,但我可以确定那是西西,因为朦胧我看到了她身穿的那件衣服。”

  “还有呢?你还看到或者感受到了什么?再仔细想想!”恽夜遥不愿意放弃。

  单明泽说:“真的没有了,西西扑到我身的时候,我用手挡了一下,当时……”话讲到这里,他突然停下来了,看着自己的手,似乎记起了重要的东西。

  恽夜遥等的是这个反应,他没有催促,而是等待着单明泽自己想通,许久之后,单明泽才抬起头来,说:“我还是不确定,真的。也许是我记错了吧。”说完,单明泽用手摸着肋骨和胃部之间的位置,好像那里的伤口开始疼痛了。

  柳航问:“单明泽,你具体说说,记错了什么?”可他的话没有引起单明泽注意,对方持续抚摸着伤口位置。

  恽夜遥说:“小航,不要着急,他一下子想不起来也是正常的。单明泽你好好回忆一下,我等一会儿再问你。”

  ——

  窒息的房间里,恶魔松了一口气,刚才一段时间,侦探的话一直让他提心吊胆,差那么一点点,侦探要联系事实真相了,恶魔怎能不着急。

  不过还好,毕竟他做过的那些事都没有放在台面,侦探和刑警不可能从那些人口听到什么。

  恶魔一直在扮演一个旁观者,他知道的不多,行动也没有什么成果,但利用和欺骗是他的拿手好戏,已经有一个挡箭牌为他殒命了,还有一个挡箭牌失踪了,这些他都不担心,失踪的是个笨蛋,三两下,相信了他的话。

  现在想起来,恶魔都在偷笑,世界竟有如此好骗的人,不费吹灰之力,那个人让自己变成了出头鸟。至于其他人,他们知道的再多也威胁不到恶魔,这栋房子里有钱那是最好,没钱恶魔也不在乎,反正事后,房子里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恶魔只要躲在那些人后面,坐享渔利行了。

  偷偷弯起嘴角,恶魔看着刑警先生怀的人儿,说句实话,他算是够聪明的了,居然能分析到如此地步,要不是他的计划,三天刑警根本不可能了解到那么多信息。不过那计划也真够冒险的,得亏有刑警先生在。恶魔想着,不自觉砸了咂嘴。

  ——

  房间里回荡着恽夜遥的声音,大家都屏住呼吸,仔细聆听,恶魔也混在人群思考着可能发生的状况。

  “X第一天晚不打算再行动,于是他回到房间里静待天亮,然后是王姐和住在蓝色塔楼里的姑娘过来打招呼,X本想顺势和她们一起到餐厅去,却没想到众人只走到小小的房门口,被管家先生叫出去了。现在想来,管你先生那个时候会亲自来楼招呼,也有些怪。”

  “怖怖来敲我房门的时间,与管家先生来招呼的时间相差只有几分钟,当时管家真的没有注意到怖怖吗?我觉得不太可能。假设,管家知道怖怖楼的事情,他又为什么要在餐厅里否认这件事呢?”恽夜遥停顿了一下,对着厨娘问:“婆婆,这个家以前来过借宿的客人吗?”

  厨娘没好气的回答:“你们根本不相信我,为什么要问我问题,问王姐不行了?”

  “因为现在屋子里有对诡谲屋过去生活了解的人,你没有办法说谎。”恽夜遥完全不顾虑厨娘的心情,直截了当说出了原因,厨娘的眼睛里几乎要喷火了。

  “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没有必要说谎,一切都是你们在胡乱猜测!恽先生,我告诉你,现在我不想回答任何问题,所以请你放过我这个老太婆吧!!”说完,厨娘闭眼睛,一副随便怎样的神情。她愠怒的脸庞泛红,胸口激烈起伏,王姐很担心地看着她,轻声对恽夜遥说:“小遥,你不要再刺激婆婆了,她心脏不好。”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s:////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