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五十二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四十一幕

第四百五十二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四十一幕

  恶魔一直在扮演一个旁观者,他知道的不多,行动也没有什么成果,但利用和欺骗是他的拿手好戏,已经有一个挡箭牌为他殒命了,还有一个挡箭牌失踪了,这些他都不担心,失踪的是个笨蛋,三两下,相信了他的话。 

  现在想起来,恶魔都在偷笑,世界竟有如此好骗的人,不费吹灰之力,那个人让自己变成了出头鸟。至于其他人,他们知道的再多也威胁不到恶魔,这栋房子里有钱那是最好,没钱恶魔也不在乎,反正事后,房子里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恶魔只要躲在那些人后面,坐享渔利行了。

  偷偷弯起嘴角,恶魔看着刑警先生怀的人儿,说句实话,他算是够聪明的了,居然能分析到如此地步,要不是他的计划,三天刑警根本不可能了解到那么多信息。不过那计划也真够冒险的,得亏有刑警先生在。恶魔想着,不自觉砸了咂嘴。

  ——

  房间里回荡着恽夜遥的声音,大家都屏住呼吸,仔细聆听,恶魔也混在人群思考着可能发生的状况。

  “X第一天晚不打算再行动,于是他回到房间里静待天亮,然后是王姐和住在蓝色塔楼里的姑娘过来打招呼,X本想顺势和她们一起到餐厅去,却没想到众人只走到小小的房门口,被管家先生叫出去了。现在想来,管家先生那个时候会亲自来楼招呼,也有些怪。”

  “怖怖来敲我房门的时间,与管家先生来招呼的时间相差只有几分钟,当时管家真的没有注意到怖怖吗?我觉得不太可能。假设,管家知道怖怖楼的事情,他又为什么要在餐厅里否认这件事呢?”恽夜遥停顿了一下,对着厨娘问:“婆婆,这个家以前来过借宿的客人吗?”

  厨娘没好气的回答:“你们根本不相信我,为什么要问我问题,问王姐不行了?”

  “因为现在屋子里有对诡谲屋过去生活了解的人,你没有办法说谎。”恽夜遥完全不顾虑厨娘的心情,直截了当说出了原因,厨娘的眼睛里几乎要喷火了。

  “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没有必要说谎,一切都是你们在胡乱猜测!恽先生,我告诉你,现在我不想回答任何问题,所以请你放过我这个老太婆吧!!”说完,厨娘闭眼睛,一副随便怎样的神情。她愠怒的脸庞泛红,胸口激烈起伏,王姐很担心地看着她,轻声对恽夜遥说:“小遥,你不要再刺激婆婆了,她心脏不好。”

  恽夜遥低垂下眼眸,说:“不是我要针对婆婆,而是我真的为管家先生感到难过,他像是一头囚在笼的困兽,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失去了一生的自由,虽然诡谲屋的事情不是婆婆一个人的责任,但……唉!算了,怖怖,我问你吧。”

  “好。”怖怖出乎意料爽气的点了点头。

  “怖怖,这个家以前有人来借宿过吗?”

  “有过,但很少,都是些偶尔山迷路的过客。我不明白,借宿的问题和管家否认看到我楼有什么关系?”

  恽夜遥说:“你先回答完我的问题,等一下我会解释的。”

  “好吧。”

  “一般来借宿的人都是谁接待的呢?”

  王姐举起手来说:“是我,我负责接待陌生人和打理别墅的卫生。”

  “明白了。”恽夜遥转向王姐问:“你会带客人去哪栋塔楼住宿?”

  “解决客人住宿问题的一向是管家先生,我从来不管,这次因为人数太多,所以管家才让我带领大家去塔楼的。”

  王姐话音刚刚落下,怖怖插嘴说:“一个两个陌生人,管家会安排在蓝色塔楼,从来不带他们进入褐色塔楼,因为那里太容易发现机关密道了。”她指的是塔楼里的衣柜容易被人打开。

  柳航这个时候也说了一句:“我觉得算住在褐色塔楼,也不容易发现衣柜里的秘密。”

  恽夜遥问:“为什么呢?”

  “因为那衣柜太脏了,一开始看到房间里的摆设,我觉得衣柜简直像是从废旧收购站出来的东西,又脏又破。抱歉,王姐,我没有质疑你工作成果的意思。”柳航说道,还不忘跟王姐道歉。

  王姐说:“没关系的,因为褐色塔楼从来都不是我在搞卫生,我只负责主屋和蓝色塔楼,那边两栋房子都是管家先生自己处理的。”

  “哦,反正我觉得其他家具都很干净美观,是衣柜很脏。”柳航为自己的话做了一个总结。

  恽夜遥继续问怖怖:“除我们之外,以前真的没有任何客人进入过褐色塔楼吗?”

  怖怖想了想,看向玉雅,给人的感觉有些犹豫,恽夜遥也同他一起看向玉雅,餐馆老板娘的表情看去同他们差不多,并不是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模样,她回望怖怖,问:“你看我干什么?”

  “……阿姨,”怖怖张了张嘴,好像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玉雅为好,最终她勉强用和其他人一样的称呼,然后说:“你不记得了吗?在前年,来过一个迷路的客人,他得了重感冒,整张脸都被口罩捂住了,是你引领过来住宿的,当时我也在你那边帮忙。”

  “我记得啊,和他有什么关系。”玉雅更加怪了。

  怖怖接下来说了句让人听不懂的话:“他最后不是和你带走的吗?”

  “是我送他下山的,没错!怖怖,我听不懂你想要说什么?”玉雅的样子显得很真实,恽夜遥和刑警们都在观察着她。

  怖怖说:“如果不是恽先生提到住宿的人,我也不会想起他来,我记得他是晚九点多钟到诡谲屋来的,当时你陪着他,我才回到屋子里不久,还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管家把他领到娱乐室里,让我们都去睡觉了。”

  “后来他到底住在了哪间房间,我没有看见,不过,第二天早发生了一件怪的事情,管家先生说来人不告而别了,是天还没亮的时候走的,但我不太相信,因为大门的备用钥匙一向是放在管家那里的,我们睡觉之前,管家会锁门,陌生人不可能出得去。”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s:////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