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五十五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四十四幕

第四百五十五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四十四幕

  “嗯,老师,当时管家先生和我们一起来查看连帆房间的异常,结果他走到这里停下脚步,开始敲门,然后解释说想要试试看房间里的病人有没有醒过来,你们还记得这间房间住着谁吗?”

  “记得。请百度搜索()”这次回答的是沐东东,他说:“住着单明泽,下面一间是西西的房间,第三间住的是西西家保姆。”

  “你倒是记得很清楚,东东,那你记得当时一起的人之,有谁不在吗?”恽夜遥问。

  “厨娘婆婆和王姐,他们两个还有家务没做完。”

  “很正确,还有怖怖。她既不在餐厅里,也不在塔楼里,假设女主人房间从一开始是空的,那么怖怖会在哪里呢?也许那个时候,她已经在替阿姨守着餐馆了,至于阿姨,大概早已在这栋屋子里了吧!”恽夜遥看向怖怖和玉雅的方向,两个人都不置可否。

  片刻之后,恽夜遥说:“你们不说,我算你们是默认了,当然我也要提出一点自己的证据,是身高,还记得我在餐厅里同管家先生描述的女仆模样吗?皮肤白皙,身高1米60左右。在三楼揭示怖怖身份的时候,我也说过,怖怖和曼曼其实有某些方面很像,虽然当时为了验证她是女主人,说了一些不太尽然的理由。”

  “但是对于她和曼曼有相似之处这一点,我确实是故意想要引起大家注意,为的是此刻证明第一天到顶楼的人并非是怖怖。我们现在撇开容貌不谈,光看怖怖的身高,她与曼曼确实是非常接近,曼曼你多高?”

  “嗯,有1米65左右。”曼曼回答。

  恽夜遥说:“怖怖,你站到曼曼身边去,让老师和大家看看。”

  怖怖并没有照着恽夜遥的话去做,她承认:“我确实接近1米65,不过那是穿着鞋量的,净身高也1米62到63这个样子,早你刚起床,迷迷糊糊的看错几厘米也是正常的。”

  “我早醒了,而且和女仆说过话,绝不会看错的。”恽夜遥否定,然后说:“怖怖,你不要自以为是的袒护什么,我们现在并没有把你和阿姨当做凶手,只是在分析案情。”

  接收到恽夜遥的警告,怖怖不做声了,但她脸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绝对戒备,也许只是不愿意这么快把真相说出来,想要看看恽夜遥到底可以猜到哪种程度。

  玉雅握怖怖的手说:“恽先生,过去怖怖吃了很多苦,都是因为我造成的,她也曾经很痛苦。我们会配合调查,只希望你在未找到真正杀人凶手之前,不要随意指责。”

  “那你们也要说到做到,不要阳奉阴违才好!”谢云蒙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他始终放不下恽夜遥,目光一直盯着颜慕恒和前面的几个人。

  恽夜遥对玉雅露出微笑,说:“放心吧,阿姨,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我说的话不过是为刑警提供参考而已。”

  “我可以肯定,当时我见到的女仆确实只有1米60左右,而且样子与我在三楼描述的也有所不同,她很年轻,大概看去曼曼还要小一点,也不可能是阿姨,那么会是谁呢?”恽夜遥环顾一圈众人,问道。

  柳桥蒲分析:“不可能是王姐和舞蹈学院的女孩子,她们在楼下和小蒙打招呼,不是怖怖,是个年轻的女孩,那只有没出现过的舒雪了。”

  “对,我和老师的想法一样。现在看来,那个人确实只可能是舒雪。她进入诡谲屋的理由也很好猜测,应该是为了帮助阿姨和管家先生。假设这个推断成立,那为什么不是舒雪留在餐馆里等待,怖怖配合阿姨和管家先生呢?”

  “因为女主人失踪的戏码是一开始安排好的,所以一旦我们开始寻找女主人和怖怖,在屋子里找不到,管家一定会引导我们去问餐馆老板娘,到时怖怖可以配合做戏,而舒雪不可能。舒雪的身份必须隐藏,不仅仅是为了方便随时改变计划,配合行动,我想应该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舒雪进入诡谲屋是最好的安排,却也给真正的凶手提供了便利,舒雪确实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帮助了凶手,原因是什么,我暂时还不能肯定,不过怖怖你现在极力掩护阿姨和舒雪,其实也是担心这一层,你害怕刑警将矛头指向舒雪,她已经死了,再背杀人罪名的话太可怜了,不是吗?”

  恽夜遥问怖怖的同时,目光却是朝向玉雅的,他看着玉雅的脸色,继续往下说。

  “舒雪故意挨个敲房间的门,而管家先生借安置铲雪工具的理由在天桥等着,他们原本只打算敲到连帆房间门结束,并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当时除了我之外,其他住客都在小小房门口聚着,不可能注意楼轻微的敲门声。”

  “他们需要一间有人住的房间,还有一个目击者,其他人最好都不要在场,当时感冒的我看去迷迷糊糊的,是最合适的目击人选,我楼住着假扮颜慕恒的小蒙,他高大可怕的形象让他们望而却步,所以连帆房间也成了制造血屋的不二选择。本来计划可能是由管家先引颜慕恒下楼,然后舒雪再来敲门,但半夜颜慕恒住进了小魅的房间,所以管家那一步省略了。”

  颜慕恒说:“那么说的话,王姐也很可疑,是她把几个小姑娘和柳航带到楼下去的,导致楼只剩下你一个人。”

  “可是王姐如果参与了管家和女主人的计划,她有什么必要把蓝色塔楼里的小姑娘都带进褐色塔楼呢?人多眼杂,何况女孩子在陌生的环境里,更容易产生好心,万一哪个人朝楼看怎么办?管家他们不希望计划被发现,只是想要制造诡异事件逼迫我们离开。”

  “因此我认为王姐并没有参与他们的计划,反而因为王姐带着小姑娘们进入褐色塔楼,管家才不得不跟来保护舒雪,以免事情出现意外。时间点真是卡得恰到好处,舒雪假扮怖怖敲响我的房门,同我打招呼的时候,王姐她们正在小小房门口攀谈,我不认识小女仆,自然不会怀疑什么,然后我向塔楼外面走去,舒雪则敲响了连帆的房门,故意让我听见敲门声和房间里的脚步声,还有内部被人故意反锁的声音。”

  “那个时候躲在房间里的应该是阿姨,她在等待着舒雪的暗号,听到敲门声之后,故意弄出脚步声,然后反锁房门,开始布置血屋,完成行动之后再从衣柜离开,躲进密道里面。”

  “接着阿姨要等待下一个暗号了,是计划成功的信号,也是管家先生敲门的声音。诡异的、布满鲜血的房间一定会吓破女孩子们胆,管家可以借此建议大家到餐馆里去住宿,并且假装和赶来的阿姨商量住宿问题。所以,管家先生才会在我们检查连帆房间之前突然敲响病人的房间。”

  “可是不对啊!”柳桥蒲反驳:“既然敲门声可以传入密道里面,那么管家直接敲连帆房间的门可以了,他没有必要先去敲顶楼第一间房门,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恽夜遥说:“管家先生必须要在我们进入连帆房间之前先提醒阿姨,让她潜回去解除反锁,这样我们才能进入屋子。这件事不能提前做,因为阿姨布置血屋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而住进诡谲屋的人太多了,他们不能保证可以将所有人都带到楼下吃早饭,万一有人听到连帆房间里的动静,突然打开门发现阿姨,事情会败露。”

  “而且,我说过了,他们非常忌惮厨娘婆婆知道这件事,管家先生事先敲门也许是约定好的暗号,如果那样做了,代表厨娘没有楼,阿姨可以定心去打开反锁的房门。如果直接敲连帆的房门,代表厨娘也在,那么阿姨不会解除反锁,他们会另找机会让大家看到血屋。”

  恽夜遥的推理确实是可能性最大的答案,柳桥蒲一边听一边仔细思考着,他相信目前的推理是事实,至于证据,只要山路开通,警方鉴识人员到场,应该不难找,毕竟只要在塔楼里活动过,一定会留下痕迹,按照早行动的过程来看,管家和玉雅没有销毁指纹脚印的时间,而之后,三间血屋除了调查者之外,也没有其他人再进入过。

  于是柳桥蒲说:“小遥,接下来应该是西西家保姆死亡的真相了吧?”

  恽夜遥说:“不,老师,还要再等等,我们得先去陆浩宇的房间,然后是凶杀房间,最后再进入小小房间,这才是正确的顺序。”

  “为什么?”柳桥蒲问道:“三重血屋与陆浩宇房间有什么关系?”

  “有很大的关系,没有陆浩宇房间,他们什么也做不成。”恽夜遥回答,然后他话锋一转,说:“我说到现在,大家一定很好,到底管家和阿姨一会儿让我们进入诡谲屋,一会儿又非要把我们赶出诡谲屋,其真正的原因在哪里?管家和厨娘之间又发生了什么?这些我想请大家耐心等一等,过不了多久,你们会听到两个故事,一个是关于厨娘的,另一个是关于真凶的,而且这两个故事都不会由我来叙述。”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  https:////x.html